「噫……」

觀眾鼓掌的頻率和大笑的頻率直線上升,這車速和高鐵比差不了多少啊。

「行了行了,咱們還是換個話題吧,你上過學?」

「上過啊,我和你說說,咱們師叔,大導演,大明星易陽師叔,那是我同班同學啊。」

「哦,你和易陽師叔是同班同學。」

「對啊。」

「那看來易陽師叔學習也不怎麼樣,比你大了那麼多和你同班,這得蹲多少次啊。」

易陽在後台臉一黑,他就知道,自己肯定逃不過去。

「你可別在台上拿我砸掛。」

易陽恐嚇著陶洋,阿陶表示聽不到聽不到真的聽不到。

「我師叔是大學畢業這是真的啊各位,他學的那個技術很高端。」

「高端?怎麼個高端法?」

「你不知道?那我給你說說,師叔學的那是計算機……」

「好啊,屬於高科技人才啊。」

「控制挖掘機……」

「也不錯,能為祖國添磚加瓦。」

「炒菜。」

「去去去,那邊去,你告訴我哪個學校有這個專業啊,得多大個馬勺啊。」

獨寵首席祕書 大霖講的時候小眼睛配著表情讓觀眾都是哈哈大笑,而且易陽現在也是名人,拿出來砸掛更有共鳴。

兩個人台上表演完這段我是文學家,台下觀眾一直處於興奮的狀態,導致第三場上來的有一點兒弱,不過第三個節目是傳統節目,兩位演員的基本功很好,到也得到不少掌聲。

第四場兩個人用的也是一個傳統節目,倒是沒用易陽砸掛,不知道為什麼,易陽還覺得有點兒開心……

「師叔到咱們了。」

兩個人準備好,隨著台上那句去你的吧,兩個人拉開帘子走上台。

「易陽,易陽,阿陶……」

這回喊易陽的明顯增多,也是,這麼多大火的節目,再沒有知名度,易陽也可以金盆洗手了。

上台鞠躬介紹,讓觀眾歇了嗓子,這才開始說。

「我和我師叔表演次數最多,剛才我師叔臨死的時候啊……」

「你先等會兒吧,我還站在這呢,怎麼臨死了呢?」

「臨走的時候?」

「那也不好聽啊。」

「臨上台的時候?」

「這個可以。」

「剛才啊,我師叔臨出台的時候還和我說……」

「噫……」

陶洋被易陽推了一下,這段易陽對詞兒的時候絕對沒有,她就說這倆孩子憋著壞呢。

籃壇指揮官 「什麼出台啊,臨上台的時候。」

「我說錯了?」

「可不是嗎。」

「各位見諒啊,我這耳朵進水了,嘴不好使,臨上台的時候……」

說著看了一下易陽,易陽馬上接過來。

「這回對了。」

「對了吧,臨上台的時候我師叔把我叫到一邊,就說我來到津市了,這麼大的地方,還是相聲的發源地,我擔心我說不好怎麼辦,我一聽我得安慰啊。」

「這話對,你得安慰安慰我,這樣我心裡就有底了。」

「我就說,師叔你別有心理壓力,您得這麼想,除了你,別人都比你強,這樣一想什麼壓力都沒有了。」

「去去去,你這麼勸人啊?壓力是都沒了,我就怕到時候錢不給結啊。」

「您就擔心這個?」

「不是,我意思是啊,別讓觀眾白花錢。」

兩人也是你來我往熱鬧的很,這個節目他們表演了好幾次很有默契,雖然中間陶洋總會弄出點兒事情,都被易陽接了下來,觀眾還以為是排好的呢。

可以說這次表演不能說多出眾,但是反響確實不錯,從頭到尾掌聲響起來的次數真的不少。 大門外,林楠一家三口大包小包的等待著,臉上帶著笑容,哪怕是三人都不喜歡這個吳培軍,但為了周穎的事情,三人也必須笑臉已對,爭取換來吳培軍的好印象。

吳培軍第一時間確實想要怒聲趕人,但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抹不開臉,畢竟他吳培軍在村裡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伸手不打笑臉人,更何況這是自己的妹妹一家。

「哥!」林母開口叫了一聲,林長河也是一臉的賠笑,即便是林楠也老老實實的叫了一聲舅舅。

看到這一家三口的模樣,吳培軍反倒是有些奇怪了,搞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而正在這時,吳俊凱已然從屋裡走了出來。

「小姑、姑父來了,快進屋啊,還站著幹嘛?」吳俊凱一邊說著,一邊順手將林母和林長河二人手中的東西接了過來,很是客氣,這種情況之前肯定見不到,因為吳培軍的關係,他對這小姑一家也很是不待見。

之前的時候,何曾有這麼熱情的一幕。

不僅林母二人看著驚訝,哪怕是吳培軍也突然間有種不認識兒子的感覺,能這麼主動了?

「爹,小姑他們都來了,怎麼還站在門口呢,二爺爺你們也都進屋坐吧。」看到吳培軍不為所動,吳俊凱再度開口說道,連其他人都一起招呼起來。

吳培軍雖然有些沒有反應過來,但也只能按照吳俊凱的做法,將林楠一家三口迎到家中,至於其他人站在門口閑聊著兩句便各自散去了,直到離去的時候,還有人在不斷的誇讚著吳培軍有著這麼一個有出息的外甥,感嘆林楠一家終於有了起色,甚至那位老漢更是直接告訴吳培軍,不要再犟下去,畢竟那是親人,之前吳培軍對林楠一家的態度,不少人都知道。

先前林楠一家人在門口給這些人的印象都不錯,自然有人願意主動開口勸說。

好不容易等這些人走了,吳培軍這才關上大門,轉過頭來,看著林楠一家三口,再看了一眼態度有些不一樣的吳俊凱,臉色都顯得有些微微陰沉下來。

先前當著那麼多人的面,他確實拉不下來臉,但此刻關上門,當即就不一樣了。

總裁強寵:痞妻不拒愛 「你們來幹嘛?還有那些東西,都給我拿走!」吳培軍沉著臉開口,前幾天還殺到林楠家去,更是看到了林楠和周穎在大棚內的一幕,都要氣急敗壞了。

他對林楠現在極其提防的態度,甚至對林楠一家人都在提防著,自然不給好臉色看了。

「哥,你看你這是幹啥,還是不是俺親哥了?」林母看著吳培軍這個態度,連忙開口說道,上前要拉住吳培軍。

「哼!」吳培軍冷哼一聲。

「哥,咱這些年都過去了,眼下林楠也有些出息了,之前的事情咱能不能都一筆勾銷了,怎麼說也是您親外甥,對吧?」林長河也開口說道,態度都很客氣的那種。

父母都開口了,林楠哪怕的不想,但也只能硬著頭賠笑。

「舅舅,之前是我不懂事,連累爹娘,也惹的您不高興,我這裡給你賠不是,還請您不計前嫌,為此今日特地帶來一瓶好酒。」林楠笑著說道,為了討好這位舅舅,投其所好,林楠特意準備了一瓶醉玲瓏,自己這位舅舅精打細算,平常不抽煙不打牌之類的,唯一的愛好就是喝酒。

吳培軍雖然愛好這麼一口,但也不傻,一時間搞不清楚這一家人來這裡的目的,這種情形,也是第一次見到,自然對於林楠的好酒也沒有什麼興趣。

「少來這套,你們想幹嘛?別以為現在比俺家有錢了,就想來炫耀!」

聽到這話,林楠有些無奈,正不知道該如何之際,突然間吳俊凱開口了。

「爸,生那麼大氣幹嘛?既然姑姑一家現在都主動來給你道歉了,畢竟都是一家人,那可是您親妹妹呢,我親姑姑呢。」

林楠等人這般主動,吳培軍有些懷疑,也不敢接受,但吳俊凱這麼一說,也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正如他所言,那畢竟是他親妹妹,雖然之前有些惱怒與怨恨,但畢竟自己也就那麼一個妹妹,血濃於水,這些年該發泄也發泄的差不多了。

如今林楠一家人主動前來講和認錯,他也算是有些觸動了,再加上吳俊凱的話,甚至林楠舅媽也在一旁勸說著,吳培軍這才稍稍態度好上那麼一些。

「都坐下吧,還站著幹嘛!」吳培軍沉聲說了一句,話雖然沒有太多的客氣,但總算是有著不少的改變,讓林楠一家人鬆了一口氣。

「舅舅,這是我專門搞來的一瓶好酒,您嘗嘗看,我百分之百保證您滿意,而且一口就醉!」林楠笑著說道,也是一種激將法,這位舅舅很愛喝酒,而且酒量也大。

聽到林楠這麼說,吳培軍當即不樂意了,雖然是在鄉下,但周穎也經常買一些好酒送回來孝敬,他也算是喝了不少,對林楠送來的什麼好酒,他有些嗤之以鼻,更不要說一口就醉了,他可不相信。

「哼,就你瞎說,今天就讓你們爺倆陪我喝酒,你們能把我喝醉了,之前的事情一筆勾銷,我才算是認下你和你爹!」吳培軍冷哼一聲說道。

林楠聞言,頓時大為高興,若是以前他們爺倆一起也不是吳培軍的對手,但眼下林楠身體素質大幅度提高,一點酒水還真不懼,更不要說醉玲瓏這種靈酒,只怕一口下肚,吳培軍就要暈頭了。

「好,今天外甥就陪你好好喝點!」林楠大笑道,很是高興,一旁林母也很是高興,拉著嫂子聊了起來,他們這兩家人太久沒有這種親熱的坐在一起了。

林長河雖然話不多,但也還是耐著心思的陪著吳培軍,林楠則陪著閑聊一會就和吳俊凱二人來到小院中站著閑聊著。

「謝謝了!」林楠道謝了一聲,吳培軍能那麼順利的改變態度,吳俊凱功不可沒。

「哼,林楠我可告訴你,以後你若是敢欺負我姐,我給你拚命!」吳俊凱雖然有部分是被林楠的糖衣炮彈收買,但也不傻,明白了其中的關鍵,原本他也猶豫過,不過想到周穎這位老姐,他才願意真正幫忙。

而且,他也明白一些,林楠還真不是什麼壞人!

「放心吧,你姐的眼光你還不相信啊!」林楠淡笑了一聲回道。 吳培軍家,哪怕是他對林楠一家依舊沒有徹底改變態度,但至少沒有掃地出門,也算是給了機會,林楠一家人大包小包的重禮前來,主動道歉求和,吳培軍再怎麼說也要講點舊情,那是自己的親妹妹!

林長河陪著吳培軍,林母陪著嫂子在一旁嘮嗑,林楠則和吳俊凱在院子里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著,倒也還算是不錯。

不多時,兩家人一起去田地里祭拜林楠姥爺姥姥,雖然吳培軍依舊有些板著臉,但也算是好上了太多太多,當著父母的墳前,林母幾乎是哭著將這些年家裡的情況說了一遍,也讓吳培軍大受觸動,更是一語不發。

中午吃飯,吳培軍坐在主位上,也許是之前的觸動,讓他對林楠一家的態度轉變了不少,不再沉著臉,留下他們一家一起吃頓飯,而且之前就和林楠說了,只要父子倆喝的過自己,之前的事情就真的翻篇過去了,林楠這哪裡會客氣。

醉玲瓏一出,吳培軍就變色了,作為一個常年喝酒的人,好賴還是分的清楚的,這酒剛一打開,還沒有喝到嘴邊,便讓人有著一種特殊的享受,讓吳培軍暗自點頭,果然是好酒。

然後,林楠倒酒,敬酒,吳培軍倒也乾脆,直接端起就是一大口……

再然後,吳培軍就這麼一杯酒下肚,醉了,而林楠父子還不曾動過,這也算是成功將這位舅舅給灌醉了,看的一旁的林楠舅媽和吳俊凱皆是好奇不已。

「你這什麼酒,我爸這麼好的酒量一杯就醉了?」吳俊凱就坐在一旁,看的是稱奇不已,自己老爸什麼酒量,他很清楚,平常白酒也能來個斤把重的,絲毫沒問題。

林楠笑著將醉玲瓏也倒了一小杯給他嘗嘗。

「你自己感受下,不過切記只能一點點的抿,千萬不要大口喝!」林楠解釋道,並且給一大家人都稍微倒了一些,請他們品嘗醉玲瓏的好。

不僅僅是因為這就是好酒,更多的這是因為這酒對人身體的好處!

之前在省城林楠和周穎初次嘗試,一口即醉即倒!但仔細想想,這酒的功效也體現了出來,第二天的時候林楠後來也發現身上的腥臭之味,都是體內的廢渣之類的,要知道林楠之前可是數次用大力丸改善過體質的,體內的大量污垢早已排出過,而它居然還能有效,足以說明了問題。

再加上周穎後來的情況,林楠也就明白了,這醉玲瓏靈酒,和大力丸一樣,同樣有著改善體質的特大好處,周穎雖然只是一口酒,但第二天卻發現自己格外的舒坦,身上都好似輕盈了不少。

「舅媽,你也喝一小口,下午好好睡一覺就是了,這東西對你們身體有大好處!」林楠大獻殷勤,自然也少不了爹娘,眾人坐在一起,林楠很小心,有著之前的經驗,可不敢讓大家多喝,一次一點點抿上一口就足夠了,否則一個個都喝倒了也是麻煩。

這種靈酒,哪怕是沒有喝過酒的人也會心動,味道太好,吸引人去嘗試,眾人按照林楠的提示,小心品嘗,當即一些特別的感覺便紛紛冒出,讓眾人感到一種特殊的舒適感。

緊接著,便有些頭暈目眩的,哪怕僅僅是抿上一口而已,林母和林楠舅媽也有些承受不住了,後勁太大,林楠和吳俊凱當即一人攙扶一個,扶到房間內休息去了。

「林楠,你這到底什麼酒,那麼厲害?」吳俊凱看到林楠這一點點酒接連放倒三人,這心中的震驚可想而知,他也嘗了一些,雖然沒有暈倒,但也有著一絲的醉意,這讓他心驚,而且喝下去的那種感覺,讓他倍爽。

一旁,林長河也看著林楠,這種好酒他之前都沒有見林楠拿出來過,更不曾聽說過。

「兔崽子,這種好酒之前都沒捨得給老子拿出來嘗過!」林長河笑罵了一聲。

林楠尷尬一笑,這有了女朋友還真是有些不孝敬了,好東西竟然第一時間想到周穎,差點忽略了爹娘,不過這也怨不得林楠,這種酒太貴了,而且酒勁太大,若非對付這位舅舅,林楠還捨不得拿出來一瓶,三千靈氣值就這麼一點點而已。

「這個我也是剛剛搞到的,叫醉玲瓏,這可不是一般的酒水,是我同學專門寄給我特種美酒,有錢都買不到,就那麼一點點,以後只要你想喝,隨時管我要就行!」林楠回復了一句,也順帶解釋了這種酒水的來歷,撒個謊,否則林楠還真沒辦法解釋這種特殊的酒水。

「經常服用這種酒水,不說能包治百病,至少強身健體肯定是沒有問題的。」

吳俊凱和他老爹一樣,也頗為好這一口,聽著林楠這麼介紹,當即眼中發亮,這可絕對是好東西,雖然有著吳培軍的教訓,他不敢在大口品嘗,但卻將酒杯端起慢慢聞著這種特殊的味道,也是讓他欲罷不能。

「林楠,你看能不能給我也搞兩瓶?」吳俊凱開口說道。

林楠聞此言,直接白了他一眼,還真以為這是大白菜啊。

「我實話告訴你,就這麼一瓶酒水,若是去販賣的,上百萬都買不來,你知道它的價值了吧?」林楠開口說了一句,三千靈氣值,算下來還真值這個數目,而且只多不少。

「什麼?」聽到林楠這麼一說,無論是吳俊凱還是林長河都是大驚失色,滿是不可思議的看著林楠,看著桌上的這瓶酒,原本端在嘴邊的吳俊凱更是一激動差點將一杯酒給灑落一地。

「林楠,你沒騙我吧?」吳俊凱有種咋舌的感覺,但注意看去,林楠這怎麼都不是開玩笑的模樣,林長河也是一陣盤算著,按照這個價格,再按照這一口的量,算下來讓他這個樸實的農民有些不真實的感覺。

「俺這一口酒,可能就是上萬塊,甚至數萬塊?」

且不管價格多少,也不管二人的震驚與咋舌,林楠答應回去就給林長河搞一瓶,至於吳俊凱那就看錶現了,至少今天表現的還不錯,否則吳培軍也沒有那麼快改變態度,也算是幫了大忙了。 專場結束已經十一點多了,易陽本來想直接回帝都,他都是無所謂,許帥還怎麼晚了,還有孩子家人的,也就沒走,又住了一晚。

第二天大霖和陶洋坐他的車,其他人都高鐵回去的,這兩個非要去易陽家蹭飯,也不知道打得什麼鬼主意。

早上就出發,到帝都的時候正趕上堵車,易世界還在市中心,易陽現在真的考慮要不要把公司搬到郊區去,起碼不堵車。

當然這也就是個想法,畢竟公司那麼多員工呢,不可能弄的太偏僻。

到了公司易陽直接把人交給了張明,又告訴許帥這邊結束去林冰那裡看看,有沒有什麼需要兩個人碰一碰的地方,其實就是擔心他剛回來會不適應。

「二位少爺想吃什麼?我可告訴你們,有什麼計謀最好說出來,要是被我發現了我會打死你們的。」

「我們就是想吃好吃的。」

兩個人連連擺手。

「奇怪了,今天是休息嗎?怎麼感覺剛才公司人好少。」

易陽也就是想想,也沒深究,有李傑在,他放心。

他嘟囔不要緊,給大霖他們嚇的汗都出來了,還以為易陽發現了什麼呢。

「要不然吃韓餐吧,我也好久沒吃了。」

「師叔,我不喜歡吃韓餐。」

「那泰國菜?」

「也不喜歡。」

「那你們自己選吧。」

Prev Post
段飛大言不慚地吐槽著壯子,完全忘記了剛剛自己進門的時候也傻愣了好半天才認出來。
Next Post
「哈哈,再來……」阿奴根本就不給屠夫反應時間,拳頭又攻了過去。屠夫也怒了,竟然被阿奴壓著打,太憋屈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