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流逝,三天的時間一晃即逝,洛天的雙腿終於好了起來,緩緩的站起身來,眼中帶著喜色。

「天意弄人!但是我堅信人定勝天!」洛天朗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堅定,雙手不斷舞動,神則在洛天手中傳遞而出。

隨著洛天手中的神則傳出,整個山洞開始不斷的轟鳴起來,滾滾的黑氣,從山壁之上散發而出,朝著洛天的方向匯聚而去。

「這是地脈!」補天石驚聲開口,感覺到那澎湃的黑氣朝著自己匯聚而來,被洛天吸入口中。

洛天手印翻飛,身上的氣勢不斷的攀升,不是修為增加的那種攀升,而是本質上的提升,無形的氣勢竟然漸漸的化成實質一般。

「這是界域么?卻又不像是界域!」補天石真的驚駭起來,感覺到在這實質一般的氣勢當中,洛天的實力增長了不少。

「雖然比不上界域,但是也算是一種強悍的手段,而起有了這東西的存在,這小子日後晉級仙王,界域必然能夠快速凝聚!」補天石心中感嘆,沒想到洛天竟然能在天地大勢中推演出這樣的東西來。

「我為此法命名為,天人道法!」洛天飛身而起竟然自己從補天石上掙脫,出現在了山洞之中,而山洞中那天地大勢,竟然朝著洛天碾壓而來。

「咔嚓……」無形的氣勢從洛天身上散發而出,化成實質,竟然同那恐怖的天地大勢抗衡起來,不斷的傳出咔咔的聲音。

方圓百丈,被洛天的氣勢包裹,對抗著那碾壓而下的天地大勢,而百丈的距離不斷地縮小著,最後縮小到了五十丈,不過洛天的氣勢隨著被壓縮,更加凝實。「走……」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終於找到了補天石的蹤跡,他原本就補天石的主人,此時方圓五十丈內,任何風吹草動,都逃不過洛天的感知。 「恭喜主人,感悟出了無上道法,有了此法足以讓主人在仙王之下無敵,甚至沒有感悟出界域的仙王,主人或許也能一戰!」補天石頗為阿諛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之中響起,雖然誇張但是補天石知道,現在

的洛天在真仙境少有對手。

眼下洛天能看到他的地方,自己再也躲不過洛天,因此補天石覺得自己還是小心一點比較好,畢竟洛天的那些禁制可是非常疼的,少受點罪。

「終於找到你這個王八蛋了!」洛天伸手一抓,補天石出現,落在了洛天的手中。

「大丈夫不對,大石頭能屈能伸!」補天石心中安慰著自己,任憑洛天抓住自己。

「走吧……」洛天輕聲開口,身形閃動,再次出現在了補天石的身上,五十丈內,再也不用補天石主動傳出波動,洛天自己也可以落在補天石身上了。

「若是再碰到惡魔領主,我有八成的把握將他幹掉!」洛天心中自語,任憑補天石朝著洞穴的深處飛去。

而與此同時,所有來到惡魔嶺的人們,真仙中期以上的人,全部都走在山洞之中,而且還被天地大勢所壓,艱難的朝著洞穴深處走去,相比於洛天的速度,他們真的不知道要走上多久。不過,眾人也沒有氣餒,感覺這是一次機遇,在天地大勢當中,壓力雖然有,卻是讓他們的修為更加凝聚,而且感受著天地大勢,也對他們將來晉級仙王有著好處,尤其是八大萬夫長,他們已經是真仙巔

峰的實力,眼看著就要晉級到半步仙王,在天地大勢之中,有著莫大的好處。

時間流逝,補天石飄飄蕩蕩的了半天,終於來到了洞口的深處,飛出了洞口。

而一座黑色的大山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黑色的大山周圍布滿了金黑色得氣息,整個大山給人一種威嚴之感。

整個大山黑霧繚繞,同樣也有仙氣環繞,一金一黑如同水火一般,只能讓洛天看不清山上有什麼東西。

「你,來了啊!」蒼桑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之中響起,讓洛天心神一震,這聲音一直都在自己的腦海中響著,進入到這裡之後,聲音更加清晰了,讓洛天知道,這聲音來自於這裡。

「來吧,我已經等你很久了……」依然還是那個蒼桑的聲音,讓洛天心中升起了陣陣的危機之感,猶豫著要不要登上這山峰。

山體不高,也就幾萬丈而已,想要登上山頂,洛天卻是感覺千難萬難。

「上去吧,小……哦不……主人,若是能將這山收服了,我感覺我的實力會恢復一些,到時候,你就可以用我去砸人了!」

「即使收服不了,我們兩個保命還是能夠做到的……」補天石沖著洛天開口,不過洛天卻是聽出了補天石聲音之中的心虛。

「尼瑪……」洛天總感覺補天石是個坑,跟他在一塊,自己就沒消停過。

不過洛天想到了自己的實力還有補天石的本事,最後咬了咬牙邁步踏進了黑色的迷霧。

「吼……」剛一進入黑色的迷霧,陣陣的嘶吼之聲便是在洛天的耳中響起,那覆蓋在黑色大山之上的迷霧頓時捲動起來,最後瘋狂的凝聚,化成一隻只鬼物,朝著洛天沖了過來。

「咦?」洛天眉頭微微一皺,一掌拍出,一隻堪比真仙初期的鬼物便是直接被洛天一掌拍碎。

「你讓我上去的,現在又阻攔我,到底是幾個意思?」 https://tw.95zongcai.com/zc/62828/ 洛天大喊,聲音之中帶著不屑。

但是那個聲音卻是彷彿沒有聽到洛天的話一般,一直重複著之前的話。

成千上萬隻鬼物,一隻只的凝聚著,不過之後卻不是朝著洛天攻擊過來,因為另外一面,金色的仙氣也是瘋狂的涌動,最後凝聚成一名名身穿金甲的士兵,手持長矛,朝著那些鬼物殺去。

轟鳴不斷,洛天看著士兵和鬼物們戰鬥,心中有些疑惑,不過卻是沒有理會,來到了黑色大山的山角下,邁步走上山路。

山上光禿禿的,只有一條通往山頂的石路,兩旁倒是有不少的破敗的建築,洛天神識掃蕩之下,卻沒法現什麼特別的地方。

「我倒要看看,你這裝神弄鬼要到什麼時候!」洛天冷哼一聲,邁步朝著山頂走去。

雖然有些壓力,但是洛天施展天人道法之下,這壓力也不能構成威脅,洛天腳下生風一般,飛速的朝著山頂走去。

「十丈……千丈……萬丈……」行走了一刻鐘,洛天距離山頂只剩下了不到千丈的距離,以洛天的眼力,已經隱約間能夠看到山頂上的東西。

一道虛影站在頂之上,背著雙手,身上泛起強大的氣息,讓洛天停下了身軀,目光凝重的看著那道虛影。

洛天發現他身後再次被迷霧所籠罩,看不到身後的景象,只能看到山頂上的畫面。

而虛影的身前是座棋盤,一黑一白兩色的棋子,落在棋盤之上,虛影時而挪動一下棋盤上的黑色的棋子,而金色的棋子卻是自行移動著。

洛天眉頭緊皺但是卻依然邁步,朝著山頂走去,只不過,隨著洛天邁步,洛天才發現,自己每上一個台階,棋盤上的黑子便是挪上一步,而那道虛影始終背對著自己,彷彿沒有發現自己一般。

「他是在與誰下棋,這人又是誰?」洛天心中凝重,不敢繼續往前走了,總感覺自己若是再走下去,黑棋會輸。

「快來吧,我一直在等你……」聲音一直在洛天的耳中回蕩。

「這老頭,太他媽恐怖了!」就在洛天疑惑間,補天石的聲音卻是在洛天的腦海中響起。

「這老頭,不是人,只是一縷投影……」

「而老頭是在跟天道對峙,以天地為棋盤,以天下萬物為棋子……」

「這老頭絕對是一名超級大能,甚至是超脫了天道的無上存在!」補天石聲音之中帶著顫抖。「你現在或許還看不懂,也許是老者曾經居住過此山,而你剛才看到的那些鬼物和金甲士兵,則是棋子,這裡的一切都是虛幻的!」補天石一向天不怕地不怕,但是洛天卻是在補天石的聲音之中聽出了無限

的恐懼。

「怎麼可能!」洛天心中也是掀起了驚濤駭浪,若是一切都是虛幻,自己肯定會有所感覺。

但是從始至終,洛天都感覺到這裡一切都是真實的,甚至連天然的幻陣都算。

「這老頭,絕對跟我當年的主人有一拼,甚至可能還超越了我的主人!快走吧,這地方呆不了,就是輪轉殿的那個黑白無常來了,說不定都會留在這裡!」

「雖然是投影,但是卻也足以讓仙王巔峰止步……」補天石沖著洛天開口,讓洛天心中頓時大罵起來。

「我說我不來,你非讓我來,你大爺的!」洛天大罵補天石,將補天石罵了個狗血淋頭。

「明明是你貪戀這裡的機緣才來的……」補天石心中自語,但是卻不敢還口。

「你快來啊……」就在洛天苦澀的時候,那個聲音再次響起,讓洛天嘴角抽搐。

「我他媽不敢走啊!」洛天心中大罵,不過之後,洛天卻發現,那道虛影再次落子。

隨著虛影的落子,洛天發現自己的腳不聽使喚了,竟然自己朝著山頂之上走去。

「給我停下來啊……」洛天心中大吼,感覺自己已經身在了棋局之中,身軀都不受自己掌控。

「神仙打架,你們別扯上我啊……」洛天心中大喊,猛然間,周圍的景象再次發生了變化,廣闊的天地,自己換上了一身黑甲,手持龍淵劍,身後更是跟著大片的士兵,不斷地躲來躲去。「完犢子了,完犢子了,你已經被捲入到了棋局,若是不破掉棋局,你真的可能被當成棄子被弄死,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破局,從這老頭的棋局之中走出來。」補天石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讓洛天差

點哭了。

「該死,這該怎麼破……」洛天心中暗罵之時,一堆金色的士兵便是將洛天還有洛天身後的士兵們圍攏起來。

「嗡……」龍淵劍爆發出強大的威能,毀天滅地的波動傳遞而出,洛天完全是以另外一種形式看著自己,斬死那些金甲士兵。

而洛天此時卻是異常的強大,發現龍淵劍強的可怕,完全比洛天自己施展的時候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一翻拼殺下來,洛天身後的士兵,也是沒剩下多少,卻是成功的殺出了重圍。

「差一點,差一點就死了……」洛天看著身後的士兵,心中暗嘆。

「得跑出這棋局啊,若是跑不出去,說不定哪次就變成了棄子!」洛天心中暗怒,這種被人操控的感覺,讓洛天非常的不爽,非常的憤怒。

而就在洛天思索著如何破局的時候,虛影老者再次抓起了一把黑色的棋子,而同時,張子平,雷永,季晨等人卻是出現在了山角下。「怎麼回事?我剛才明明在頂著壓力走,為什麼突然間出現在了這裡!」所有人心中都是疑惑不以,隨後便是看到了山頂之上的洛天。 所有人都是一臉發矇,不過當眾人看到山頂上的洛天的時候,神情頓時驚駭起來。

「這山頂上一定有著大機緣,我們快過去不能讓這小子自己獲得!」天斧等人神情一頓,頓時朝著山頂之上衝去。

「有些奇怪,小天為什麼不登上山頂,不斷的在那些台階之上邁來邁去?」張子平眉頭微微一皺,不過僅僅只是疑惑而已,擔心洛天的安危之下,也是帶著雷永和季晨兩人邁步走上了山頂。

雖然天斧等人都是補天城的修士,但是在這機緣面前,他們還是會爭奪,就好像當初在地藏王宮之中,天斧和他大打出手一樣。

「嗡……」不過在他上台階的一瞬間,張子平便是有些後悔了,因為他驚駭的發現,自己竟然不聽自己的使喚了,整個人飛速的朝前移動,超越了提前登上台階的天斧等人。

「該死……」四周的畫面席捲,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作用在了張子平的身上,張子平根本沒反應過來,便是跟洛天一樣,進入到了棋局之中。

「師兄……」洛天此時又是殺出了一條路,正好碰上了剛剛進入棋局的張子平。

「連他們都進來了……」洛天心中苦笑,而張子平也是看到了洛天,心中也是苦澀無比,兩人都沒有說話,因為現在他們已經變成了棋子,根本無法溝通。

「大意了,這地方不是我們能闖進來的……」張子平心中自責,以為自己成為了半步仙王就能夠保下洛天他們,卻沒想到將洛天他們帶到了溝里。

若是他們剛剛解解決掉惡魔領主他們之後就走的話,說不定還能夠走出去,可現在事已願為,已經深陷棋局,連他都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

天斧等人看著張子平飛速的沖了上去,並沒有意外,因為張子平是半步仙王,實力比他們要強上不少。

不過隨著時間的流逝,一百人卻是發現了可怕的地方,行走之後竟然無法看到之前走過的台階,只能向前走。

「不對勁!絕對不對勁!」眾人行走間,同樣也是看到了山頂之上的虛影,心中震撼,感到了虛影的強大,知道洛天和張子平兩人或許是中招了。

他們現在有心想要退去,但是卻根本無路可退,感覺若是走下台階便是萬丈深淵。

「這他嗎哪裡是機緣,分明是在送命啊……」眾人頓時大喊起來。

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虛影不斷的落子,天斧,雷永等人也是漸漸的不受控制的變成了棋子,看的眾人心中發虛。

「已經有三十多個了……」還站在那裡的人們眼中帶著震撼,看著那道虛影,眼中寫滿了驚恐,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嘭……」終於在人們驚駭的目光下,一名真仙中期的修士直接化成了一團血霧,彷彿被抹殺了一般,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死,死人了……」眾人顫抖起來,沒想到這麼快就有死傷,而死的那個人,正是站在洛天的身邊一個青年。

「該死……」洛天心中暗罵,剛才他親眼看著旁邊的那個人死去,直接被對方一劍斬殺,只差一點,殺的就是自己。

「大哥,大爺,你可得看好了,別下錯子……」洛天心中不斷的祈禱著,祈禱著張子平,雷永他們不會有事。

「該死,祈禱不是辦法,得想法破這局!」不過隨後洛天心中便是清醒起來,知道不能將自己的生死寄托在別人的身上。

「假的一切都是假的,一定要掙脫出去!」洛天心中不斷的大吼,腦海之中也不斷的想著辦法,以自己這點實力,肯定是掙脫不出去了。

「紀元之書!」思索了片刻之後,洛天猛然想到了許久不曾動用的紀元之書,從來也沒讓自己失望過的紀元之書。

「嗡……」想到這,洛天開始嘗試勾動起紀元之書來,讓洛天驚喜的是,紀元之書的確產生了波動。

陣陣的金光從洛天的身上散發而出,而隨著紀元之書上波動的散發,那虛影也是不再落子,背對著眾人,虛幻的棋盤開始震動起來,棋盤之上一枚棋子開始晃動起來。

「怎麼回事!」看到那棋盤開始震動,人們再次驚呼起來。

「是洛天,洛天身上的金光是什麼東西,為什麼讓我感覺到威壓!」人們臉上帶著驚駭,發現了渾身金光的洛天。

而隨著金光的散出,棋盤震動的越來越劇烈,終於一顆棋子竟然從那虛幻的棋盤之中掙脫出來,如同一道流星一般,改變了本身黑子的顏色,變成了金色。

「崩……」隨著這枚金色棋子的掙脫,虛幻的棋盤隨之崩塌,轟鳴之聲在眾人的耳中響起。

「唉……」長長的嘆息之聲,在眾人的耳中響起,雖然只是一聲,卻是如同天音,蘊含著無上的大道一般。

「轟隆隆……」轟鳴升起,隨著棋盤的崩碎,洛天等人瞬間恢復了神智,而那道虛影也是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紀元之書大爺,你真是大爺!」洛天心中激動無比,沒想到竟然真的掙脫出來。

龐大的山體開始崩裂,滾滾的黑氣席捲而起,眾人來時的路也是終於出現,那不斷廝殺的鬼物和金色的士兵也是隨之破碎,化成了滾滾風暴,席捲八方。

「太可怕了……」眾人連忙朝著山下走去,剛走一半,一條條黑色的長龍,便是從四面八方的山洞口中沖了出來,朝著這不斷碎裂的山峰席捲而來。

「這是地脈的氣息!」

「難道是我們破解了這裡,對我們的獎賞?」所有人眼中都是帶著激動,看著那席捲而來的地脈。

澎湃的長龍,比起之前惡魔領主操控的地脈之力更加濃郁,超越了數倍,堪稱恐怖。

「我若是能吸收這百條地脈,必然能夠進入到半步仙王,甚至可以衝擊仙王!」天斧等人眼中露出驚駭

「看誰吸的多!」天斧等人臉上也是露出激動,地脈之力無論是地獄之修還是仙界之人都可以吸收,自然不會讓洛天獨享。

天斧幾人伸手一抓,一道道鬼脈,頓時被眾人哄搶起來,一百道地脈也有濃郁和稀薄之分。

一百條地脈瞬間被眾人瓜分乾淨,幾乎人手一條,開始吸收起來,而其中最粗壯的那條地脈自然落在了洛天身上。

眾人也並沒有說什麼,因為眾人也猜測,能從棋局之中走出來,跟洛天有關。

「爽!」黑色的長龍從天而降,洛天八條鬼脈之中鬼氣涌動,澎湃的鬼氣不斷的轉化成真仙之力,被洛天丹田中的小人吸收。

一百人每個人眼中都是帶著激動,這場機緣對眾人來說,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是對於那些即將突破的人們來說,絕對夠用。

「咔嚓……」天斧臉上帶著激動,身上傳出陣陣的脆裂之聲,一口吞掉那強悍的地脈,身上的氣勢開始劇烈的升騰起來。

「哈哈……」天斧忍不住仰天大笑起來,氣勢竟然升騰到了半步仙王,如同天神降臨,霸氣滔天。

「半步仙王!」看到天斧晉級,眾人的臉上露出羨慕之色,不過心中也是激動,他們雖然沒有晉級到半步仙王,但是實力上也是精進了不少。

時間流逝,突破之聲不絕,不過萬夫長們卻是沒有突破過半步仙王。

洛天睜開了雙,眼中露出一絲笑意,他能夠感覺到他的修為也快要圓滿了,即將進入到真仙巔峰的前兆。

而讓洛天驚駭的是,陣陣的金光,出現在了洛天的丹田之中,而金光的來源,則是來自丹田中盤坐的小人的眉心。

「棋子!」洛天差點沒驚呼起來,瞬間看清了那眉心之上金光閃閃的棋子。

「這就是跟我同級的東西,只不過,他沒我厲害!」補天石頗為忌憚的開口,他竟然認不出這枚棋子是什麼材質做成的。

「這地方變成這樣,應該是這枚棋子的關係,深埋在地下,日積月累,竟然形成了地脈,而且還將曾經的影像演化了出來!」

「那個老頭,絕對是個超級恐怖的人,這枚棋子我感覺不是什麼好東西!不過這棋子的也算是一樣攻擊手段,是扔是留你自己拿主意!」補天石沖著洛天開口,聲音之中難得的露出鄭重之意。

洛天眉頭緊皺,他也能夠感覺到這枚棋子很強,留下必然會是自己的一大殺器,同補天石配合在一起,能夠鎮壓不少人。

但是若是留下,必然會跟那個背對蒼生的老者扯上莫大的因果,能夠跟這樣的人扯上關係,洛天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

「等找個沒人的地方扔掉吧!」洛天心中自語,長長的嘆息了一聲,隨著棋盤和山峰的崩塌,那個呼喚之音也是終於消失不見,洛天等人也是再次看到了戰場之上那黑暗的天空。「洛天,這次多虧了你啊,要不是你,我們說不定會被那奇怪的棋局磨滅!」天斧大笑著開口,聲音之中帶著激動,要說這些人誰最高興,當然要數天斧。 眾人沒有再在惡魔嶺多做逗留,此時的惡魔嶺已經變成了平地,隨著眾人的出現,那等待著洛天等人的補天城的修士們頓時震動起來。

Prev Post
魏靈與北川球也早就見到君棄劍待在樹上,確定四周並無他人後,便趕到近
Next Post
人尋他得著!」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