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國偉!」李蓉萍生氣,咬了咬牙,雙手往腰間一插,瞪著他。「你這說的,好像我就活該給你們席家做牛做馬一樣。」

唐小芯和席麗瓊面面相窺,不禁同時兩人笑出聲來了。

李蓉萍那性格是變得和善一些,但本質可沒改變,還是喜歡佔便宜,還是喜歡跟席國偉吵嘴。

但就是這樣,那才叫生活,那才叫過日子。

……

到了工廠門口,王海燕就讓席飛虎感覺回去幫老高的忙,畢竟老高現在是他師傅,當學徒哪有不幫師傅打下手的。

「那你自己要多注意身體,等我有空了,我再過來你了。」

「不用!」王海燕就將下個月要到滷味店打工的事,跟他說了。

聞言,席飛虎一喜,「這麼說,以後我們兩個在一塊做事了。」

「嗯!」

「那好,我到時再過來幫你收拾東西。」

「不用,我自己來就可以了,你來了,還多跑一趟。」王海燕拒絕他之後,就讓他先回去。

席飛虎也想著老高在廚房裡忙活,他就先走了。

王海燕提著水果進了工廠,回到宿舍,門口就站著鄭立軍。

看見他,王海燕也有點訝然,「這個時間不是應該在工作間做事的嗎?你怎麼跑到女宿舍來了?」

「你昨天去哪了?一個晚上都沒回來?」

「我去哪有這麼重要嗎?」而且她為什麼要告訴他呀!

說實在的,鄭立軍和席飛虎雖是表兄弟,但她對鄭立軍真的不是很喜歡,甚至還有點反感,之前還好,自從席麗瓊結果了周揚名之後,鄭立軍就很奇怪了。

原本是跟周麗蘭經常有話說的,現在是跟周麗蘭保持了距離,反而經常老喜歡找她說話。

弄得周麗蘭老是喜歡找她吵架,還動不動就喜歡找她麻煩,這也是她不想待在工廠的原因之一。

而對於周麗蘭,她更是無感,周揚名就是周麗蘭的哥哥,當初席麗瓊嫁到周家去的時候,周麗蘭可沒少給席麗瓊下絆子,還經常挑刺。這些話都是後來,她偶然間聽席飛虎在信上說起的。

「好歹我們也是同村子的,要是萬一你出了什麼事,你爸媽找上我的話,我怎麼跟他們交代呀!」

「我的事,我自己可以負責,不用你在這邊操心,我爸媽那邊,我也會跟他們說的。」她不喜歡鄭立軍的原因還有一個,那就是老管自己的事,好像自己放個屁,都跟他有關係一樣。

「海燕是不是周麗蘭又來找你麻煩了?所以你才這樣對我?」

「她沒來找我,我只是覺得我的事,我自己可以處理,我已經是成年人了。」再說了她是家裡的長女,她也知道怎麼來照顧自己,不用鄭立軍對她的事,指手畫腳的。

「我先進去了,等一下我還要做事去。」

——————-

PS:親愛的小仙女們,好久沒跟你們聊天了,喜歡80的文,多多留言,愛你們!么么噠!接著,我還有2萬2的目標,我要去奮鬥了!加油!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王海燕越過鄭立軍身邊,大步邁入了宿舍,然後當著鄭立軍的面,將宿舍的門關上。

鄭立軍站了一會兒,宿舍的門還沒開,繼而,他等來的是周麗蘭。

「剛才車間主任找你,你跑到這裡做什麼,你要想找王海燕?」周麗蘭話題一轉,變得犀利起來,彷彿就好像是抓到了出軌的丈夫一般質問起鄭立軍。

「這是我的事,跟你沒關係。」

聞言,周麗蘭這可就不幹了,緊揪住了鄭立軍的手臂,「怎麼跟我沒關係?你忘了?我們之前可是快要到談婚論嫁的地步,如果要不是我們家發生了席麗瓊和我哥的事,那我們兩個現在就已經是夫妻了。」

「那我也跟說過了,我們家是不會允許我娶一個家裡親哥是個強了她人的對象,我也會尊重我家裡人的意思。」面對周麗蘭的無數次糾纏,鄭立軍已經對她失去了耐心,不打算繼續搭理她,繞過了她身邊,打算去往車間做事。

「那這事不是已經過去了嗎?我那麼愛你,那麼喜歡你,你怎麼就因為這一點小事情,就把我給拋棄了?」

鄭立軍突然回過頭,看著她,「你不要把話說得那麼難聽,之前我們就是牽個小手,啥都沒幹,就算是分開,我也沒對不起你。」

「可你怎麼突然調頭就去追王海燕了?」周麗蘭歇斯底里質問他。

「我喜歡追誰,那都是我的事,但如果我要是娶了你,我家的名聲就在村子里給敗壞了,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我不要!」周麗蘭哭哭啼啼地朝他沖了過去,張開雙手緊緊從後面抱住了他,「立軍我們結婚都是我們的事,大不了我們就不回村子裡頭生活就行了,我那麼喜歡你,你不要離開我,更不要去喜歡王海燕,你是我的。」

鄭立軍將她雙手硬生生從他腰上使勁扯下,他連著退後了幾步,雙手還是緊握住了周麗蘭的雙手,很嚴肅的表情看著周麗蘭,跟她說,「我們是不可能的,你要記住,你不要再糾纏我了。」

「我……」

鄭立軍甩開她的雙手,轉身,迅速離開了。

換了車間工作的衣服的王海燕出來,一看見走廊上的周麗蘭,丟個魂一樣,傻愣愣地站著,直直望著走廊的另外一頭。

她原本關心都不跟周麗蘭怎麼好,王海燕就打算不做聲,從她身邊過去。

她剛要邁過去步子時,當即就讓沉浸難過之中的周麗蘭給拽住了手臂。

「周麗蘭你要幹嘛?」

「不要臉的賤人!」說著,周麗蘭還抬起另外一隻手往王海燕臉上甩去,王海燕從她拽住手起,就心便立了警惕性,所以在周麗蘭揮過來的時候,她眼疾手快給握住了,不悅對視周麗蘭,「你要耍瘋就去找別人,我不是隨意讓你拿捏的,我更不是你什麼人,你憑什麼拿我來出氣。」

「我不是要拿你出氣,而我要打死你這賤人,誰讓你勾引立軍的?他是我的男人,你太不要臉,賤人。」

又是因為鄭立軍,王海燕眼中逐漸湧現了不耐煩和氣憤,頓時,她將周麗蘭推開,憤憤地說:「鄭立軍也只有當他是寶貝,我不稀罕,你讓他離我遠一點,跟個老頭子一樣煩死人了。」

「王海燕你少在這裡當兩面派了,你心裡肯定是沾沾自喜,覺得鄭立軍喜歡你了,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家裡是什麼樣的家庭,拖家帶口的,你有是資格配得上立軍。」

如果說其他的還好,王海燕一聽到周麗蘭批評自己的家裡,她氣憤懟了回去,「我是沒資格,我也不要這樣的資格,但是你以為就有什麼資格了嗎?家裡有一個強行對女孩子下手的哥哥,這有什麼了不起的,你要鄭立軍,那你就憑你自己的真本事去追呀!少在這裡跟我嗆聲,真是人噁心。」

王海燕就當周麗蘭完全就是一個瘋婆子,與其跟周麗蘭在這邊爭吵,那她還不如回車間回去忙活掙錢去。

周麗蘭憤怒瞪著王海燕離去的背影,雙手握緊了拳頭,咬牙切齒地跟自己說:「鄭立軍一定是我的,我不會別人搶走的。」

到了五點多,吃晚飯的時候,周麗蘭一如既往一樣挨著鄭立軍一塊,還特地跟鄭立軍說,自己另外買了一份五花肉,獻殷勤給鄭立軍夾了。

鄭立軍看都不看,他不想吃,周麗蘭就在旁邊不顧其他人的目光,她撒嬌地跟鄭立軍說:「真的很好吃的,你這些天也累了,你該吃點肉補補。」

「我不想吃。」

「吃嘛!」

兩個人就在你推我推的過程中,那一盤子的五花肉直接打翻在鄭立軍腿上,老抽在鄭立軍褲子上留下了一大塊油跡。

周麗蘭驚呼,「怎麼辦呀!立軍你趕緊去換了,這個要用水泡的,不然就洗不幹凈了。」

「你真的很麻煩!」鄭立軍煩躁看到了自己身上髒了的工作服,隨意扒乾淨了面前的米飯,他就離開飯堂。

沒過多久,周麗蘭也跟著離開了。

王海燕跟同車間組的同事一塊吃飯,對方是個女孩子,一看到周麗蘭舉動,很八卦地跟王海燕說,「你都不知道,這個周麗蘭還真是不要臉,鄭立軍都說不喜歡她了,她還倒貼上去。」

不關她的事,王海燕就沒插嘴,繼續吃自己的飯。

「對了,主任說晚上有活,大家都加班,你等一下是去洗澡?還是走走,等到晚上下班之後,再去洗?」

「晚上下班之後。」

……

鄭立軍一進宿舍,立即就脫下髒了的褲子,這時周麗蘭也隨後跟了進去,鄭立軍又是背對著她,此時周麗蘭眼中閃過了算計。

就在鄭立軍拉上褲子的時候,突然一個身軀撲了過來,還緊緊抱著他。

當即就把鄭立軍給嚇到了,急忙回過頭一看,發現是周麗蘭,剛要訓斥周麗蘭時,他就發現周麗蘭光著身子,惱羞成怒:「你這是幹嘛?趕緊把你衣服穿好。」

「不要!」周麗蘭那小手一從鄭立軍腰間往下,她就握住了鄭立軍那面前。 「放手!」鄭立軍想推開她。

周麗蘭偏偏就不願意鬆開,繼續握住了他,周麗蘭還用她面前貼著鄭立軍,「立軍,我喜歡你,讓我成為你的人吧!」

鄭立軍慌忙之中,還是能夠感覺到那柔軟,而下面也在周麗蘭的握住之下,漸漸發生了變化。

二十歲的他也是正處於容易被挑起火的男孩子,而且內心深處也是對這方面的需求,一下子就被放大無數倍。

在周麗蘭前面攻擊的前提下,漸漸的,就連周麗蘭自己都感覺到,鄭立軍不再推開她了,這無形給了周麗蘭希望。

「你瘋了!」鄭立軍雖然沒再推開她,但腦海里還還是保持著一絲的理智,他咬牙切齒地訓斥了周麗蘭。

「我是瘋了,那都是被你逼的,誰讓你老想著躲避我呀!」

周麗蘭更加放肆了,從身後站到了鄭立軍面前,「你看看,你都有了反應,我就在你面前,我們在一起吧!」

「你……」鄭立軍瞪著她,下面好像漸漸脫離了他自己的控制了,他直僵著身體,站在原地。

周麗蘭笑了,她主動將鄭立軍推到在上面,然後跨坐在他上面。

由於周麗蘭的主動,就顯得鄭立軍很被動,他盯著周麗蘭一粒紐扣解開他上衣……

看著周麗蘭那誘人的面前,還是個處的鄭立軍腦中一熱,理智那一根弦頓時啪嗒斷了,他朝周麗蘭壓了過去……

吱吱吱聲不斷穿來,床上也一直在晃動……

當一切平靜時,鄭立軍恢復了理智,撿起地面上的衣服穿好。

目光看向周麗蘭時,總有道不盡的複雜。

周麗蘭彷彿沒看見那般,嬌羞扶著腰起來,就這麼走到了鄭立軍身邊去,頭親昵依偎在鄭立軍肩膀上,「現在我都已經是你的人了,你以後可不許不要我了。」

「你趕緊把衣服穿了吧!等一下其他人就回來了。」

「好!」周麗蘭嬌羞聽話。

接下來一兩天,周麗蘭根本就不給鄭立軍逃避他的機會,逮著鄭立軍單獨一個人的時候,她就拉到鄭立軍到無人角落,又對鄭立軍進行的誘惑。

鄭立軍也是新手,對這種事情,他就沒有多少抵抗力,半推半就,又跟周麗蘭在一塊了。

等事後,他有點後悔,但下一次,還是又跟周麗蘭在一塊。

他們的事,一直反反覆復好多次……

……

很快就到了下個月去,王海燕離開了工廠,來到了唐小芯的滷味店工作,唐小芯特地把她調到粵香大飯店去,讓王海燕跟席飛虎在一塊也有伴。

廖雲虎這邊送來的賬本,唐小芯看了,總算是掙了一點錢。

但是,她心裡還有另外的打算。

而胡曉曉肚子四個月之後,她就一直惦記唐小芯說的話,廖雲虎老是出去,不在店裡,反正她現在也可以走動了,於是她就到兩家店子走走。

她發現了廖雲虎並沒有在店子里。

等廖雲虎晚上到家,她就會廖雲虎上哪去,廖雲虎就說忙活去,她心裡很明白廖雲虎其實就在撒謊,但她並沒有拆穿廖雲虎。

胡曉曉查崗十多次之後,她開始發現不對勁了,這種預感越來越強烈。

終於在有一次,她打算找唐小芯聊聊心事,在去的半路上,她看見了廖雲虎,剛想著喊他,結果這時,廖雲虎身邊出現了一個女孩子,模樣長得還算是不錯。

她很快就注意到那個女孩子挽著著廖雲虎的手臂,她下意識就去注意廖雲虎的神情,廖雲虎眼神溫柔,嘴角還掛著笑容,頓時,胡曉曉覺得胸腔內傳來了窒悶,她站在原地,突然她發現自己動彈不了,她就這麼在看著他們兩個人說說笑笑離開她的視線。

愣愣地,一直都沒回過神,突然她肚子里的孩子踢了她一下,她恍然回神,嘴角勾起了苦澀的笑容,她腦中回憶起之前廖雲虎對她的承諾……

而現在看來,這根本就是朝她心口刺上了一刀。

唐小芯從粵香大飯店回總店的路上,剛好遇見了胡曉曉,她很自然上去跟胡曉曉打招呼,然而,當她目光觸及胡曉曉面頰的淚痕,以及她眼底的苦澀與黯然時,當場她就怔住了,「曉曉你這是怎麼了?」

沉浸在難過里的胡曉曉,在聽到熟悉的時候,從中抽離,無助而茫然地望向唐小芯,「我該怎麼辦?小芯你說我該怎麼辦?」

「什麼該怎麼辦?」

「……」胡曉曉就這麼定定看著她,一直都不出聲。

唐小芯實在不太放心她,親自將胡曉曉送回胡家去。

而胡曉曉的父母又都在上班,家裡就剩下胡曉曉一個人了。

唐小芯找到了廚房,給胡曉曉倒了一杯溫開水,回到大廳的時候,她遞給胡曉曉,「你先喝口水,有什麼事,你跟我說,我給你出出主意。」

胡曉曉捧著杯子,雙眸無神,跟個木頭一樣,半晌都不出聲,要不是唐小芯幾次催促她喝口水,她可能都直接跟傻掉了一樣坐著不動。

「你到底是怎麼了?廖雲虎人呢?」唐小芯是覺得身為丈夫,胡曉曉都這樣了,好歹廖雲虎也要陪在胡曉曉身邊才對。「你告訴我,我幫你去找他。」

「不要!你不要去找他……」胡曉曉的情緒一下子變得很激動,「我不要見到他,我現在不想見他。」

「好好好!」唐小芯連忙安撫她,「我不去找他,那我來陪你吧!你跟我說說,你到底是怎麼了?」

「唐小芯!」胡曉曉無助的雙眸,蓄滿了淚水,望著她,頓了好幾秒鐘之後,她再說:「我看見他跟其他的女孩子在一起,他們……」一邊說,胡曉曉的聲音已經出現了哽咽。

聞言,唐小芯神情十分驚愕看著胡曉曉,看著胡曉曉如此難過的樣子,她瑩眸忽然閃了幾下,就是心裡對廖雲虎出自於懷疑,所以她之前就讓殷文聰幫忙調查一下廖雲虎,而沒想到的結果是,廖雲虎除了私吞盈利之外,還在外面有人了。

她都還想著要不要告訴胡曉曉這件事呢,結果胡曉曉就自己知道了。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她只能說,廖雲虎這是報應不爽,但她又不能落井下石,願意是胡曉曉現在還懷著孕,牽扯到孩子,兩個人應該說什麼都會靜下心來想想吧!

胡曉曉沒聽見她出聲,她抬眸與唐小芯的目光對視,「小芯你說我該怎麼辦?」

貧民天后明亮的星 唐小芯沉默,「你想著怎麼處理呢?」

「我不知道。」胡曉曉失魂落魄搖著頭,雙眸仍然充滿了無助。

「你想聽聽我的意見?」

「嗯!」胡曉曉很是依賴地看著她。

「應該跟他坦白這件事,看看他怎麼說,再然後就是看你想不想原諒他,如果想原諒他的話,那就讓他離開那個女孩身邊,如果不想原諒,那面臨就是分開,但你要知道,你現在還懷著孕,你要為孩子著想,也要為了你自己著想,也不能讓自己過得太委屈了。」這也是她給的中肯建議吧!當然,他們兩個的事情最後怎麼處理,那都是在看胡曉曉的決定。

胡曉曉一直不出聲,心情有些低落,唐小芯也一直在她身邊陪著她,直到了胡曉曉的父母回來了,她再回去。

唐小芯原本打算找廖雲虎算賬的,但因為廖雲虎出軌事件,也要鼓勵胡曉曉的感受,所以她就沒那麼快找廖雲虎算賬。

……

方海軍從部隊回來了,由於他和席麗瓊並沒有擺酒,席麗瓊只是敬酒給李香蘭他們而已,他總覺得虧欠了席麗瓊,又再加上李蓉萍他們也在這裡,他就跟家裡商量一下擺酒的事。

李香蘭那邊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兩家雖然平時也見著,但也不是算正式。

Prev Post
葉簡汐感覺到他情緒的滴落,趕忙拉上衣服,扯起抹笑著岔開話題:「對了,阿琛,我把你給我的戒指,當給了別人,你不會怪我吧?」
Next Post
這個時候強子和奎奎也接到老謝的電話,兩個人立即衝出了家門向著深圳趕去。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