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爺爺答應你,快跟爺爺去廳堂吃放。」蘇戰天笑著開口道。

他倒是想多留葉飛一段時間,不過蘇戰天深知,此子並非池中之物。

這次出關之後,怕是會引起武道界的一場不小的轟動,今後在華夏也註定是矚目的存在,豈是他能夠留得住的。

就在這時,遠處蘇家的一位下人,此時急匆匆地向著後山這邊跑了過來。

「老…老爺子,不好了,孫家家主孫連,帶人闖進了我蘇家莊園。」此人一路小跑,氣喘嘻嘻地站在了蘇戰天的跟前。

這件事情發生的極其突然,現在沒有半點的預兆,讓蘇家人有些措手不急。

「什麼!他們來了多少人?現在在哪?」蘇戰天面露嚴峻之色,連忙開口問道。

按理說以孫家的實力,還沒這麼大的膽子,敢帶人闖進他們蘇家。

除非現在的孫家,已經找到了無懼蘇家的依仗,想到此處蘇戰天心中,頓時生出一縷不好的預感。

「來的人倒是沒多少,只不過他們中有位,身穿長衫的青年,一路走來蘇家無人可擋,現在應該已經道廳堂了。」這位下人談起此人,眼中忍不住閃過一絲驚恐。

蘇戰天聞言,忍不住眉頭緊鎖,看來這位長衫青年,應該是位實力不俗的武道中人。

孫家之人明顯來者不善,此時的蘇戰天也是不再多想,轉頭交代自己的孫女,就呆在後山內不要出來。

說完之後,他自己則是隨著蘇家的這位下人,快步向著廳堂的方向走去。

一旁的蘇雅,本想一同前去,但最終還是被蘇戰天攔下,嚴聲交代讓其守在此地。

如此同時,蘇家莊園內,孫家的家主孫連,以及大小姐孫嵐,加上一位長衫青年,另外還有幾位身穿黑衣的男子,此刻已然走進了廳堂內。

這些人中,除了孫家的父女之外,看樣子似乎全部都是武道中人。

「孫連,你這是什麼意思?」蘇鐵軍一臉怒意,盯著眼前的眾人怒聲斥喝道。

廳堂聶的孫連,只是輕撇了蘇鐵軍一眼,似乎是懶得理會他、

「讓你家老爺子出來說話,你還不配跟孫某談。」孫連輕喝一聲,同時招呼身旁的眾人坐下。

孫嵐站在一旁,始終沉默不語,而那位長衫男子,只是輕笑一聲,隨即轉身坐到了一旁。

「你…」蘇鐵軍面色漲紅,顯然被眼前之人話語,氣的有些不輕。

但如今的情況,他也沒有絲毫的辦法,想要動手也不是那人對手,只能先等老爺子來了再說。

不多時廳堂的後方,蘇戰天在下人的帶領,也是直接走近了其內。

他一眼就看到了,方才下人所說的那位長衫男子,此人大約二十七八歲,相貌較為英俊,臉似乎總帶著一縷自信的微笑。

「閣下既然是武道中人,為何無故闖我蘇家?」蘇戰天一來,廳堂內的氣氛,頓時變得凝重了許多。

廳堂內的孫連此時剛想開口,便是被一旁的長衫青年,直接揮手打斷了其話語。

只見那長衫青年站起身來,向著蘇戰天禮貌地抬手,臉上的笑容始終不曾有什麼變化。

「蘇老爺子,晚輩敬重您的身份,這次來只是有一事相求。」長衫青年抬頭望向蘇戰天,向其開口低語道。

蘇戰天臉上表情,始終帶著凝重之色,只見他隨即開口道:「你既然有能力硬闖我蘇家,有什麼事就直接說吧。」

那長衫男子微微一笑,掃了一眼廳內的眾人,最終把目光從角落的葉靈身上一掃而過。

葉靈眼中閃過一絲驚慌,連忙向後退了兩步,今天本是周末,學校放假她正巧還呆在蘇家莊園內。

「晚輩吳野,淮江吳家之人,今天不請自來,正是為了葉家的二人。」長衫男子不知是否認出了葉靈,沉吟少許後轉頭望向蘇戰天開口笑道。

蘇戰天面色有些難看,難怪孫家今天如此大膽,原來是有吳家在背後撐腰。

這位青年看樣子氣度不凡,想必吳家也不是平常之輩,如今葉飛正處於閉關之中,此事怕是有些難辦了。

「老夫不太明白你的意思。」蘇戰天沉默了半響后,低聲開口道。

廳堂內的孫連,一聽這話臉上頓時露出不悅之色,抬頭掃向前方的蘇家眾人。

「蘇老爺子,明人不說暗話,把葉飛兄妹二人交出來,孫某立刻離開你蘇家,如若不然…」孫連的話語沒有說完,最後的聲音明顯陰沉的許多。

前幾天南豪苑區內,葉飛的別墅被毀,自然逃不過孫家人的眼睛。

同時淮江吳家那邊已經確認,那葉飛就算不死,估計也是重傷不治,再加上有一位武道中人作陪,孫家人便是更加的有恃無恐。

「不然怎樣?姓孫的,你還敢跟老夫動手不成!」蘇戰天雙眼一瞪,猛然轉頭掃向孫連。

前方的孫連面色微變,蘇戰天雖說已經年邁,但身上的氣勢仍在,這忽然的怒喝,讓他一時間竟忘了開口反駁。

此時廳堂內的那位長衫青年,忽然哈哈一笑,抬手示意孫連不要多言。

如此同時,此人也是向前走了一步,隨即抬頭開口道:「蘇老爺子,我吳家兩位宗師強者,在江東忽然失蹤,於情於理,都得要一個交代,晚輩今天來是奉吳家家主之命,來請他兄妹二人去我吳家做客,順便弄清楚事情的緣由而已。」

蘇戰天皺了皺眉頭,眼前之人將吳家家主都搬出來,這次來此怕是志在必得。

葉飛現在正在閉關,他只需要裝作不知道便可,但此時葉靈正在廳堂內,又該如何是好?

就在這時,一旁的蘇鐵軍,似乎也察覺到了老爺子心中的為難,掃了廳堂內的眾人一眼后,便是示意葉靈藏到自己身後。

「你先離開這裡。」蘇鐵軍用他的身子,擋住葉靈的同時,悄悄地開口說道。

葉靈也很是乖巧,輕輕點了點頭后,便是慢慢地向後內堂後面退去。

可就在這時,還沒等葉靈退出兩步,廳堂內的那幾位一直跟在孫家身後的黑衣人,其中的一位忽然站出。

緊接著在眾人的目光下,此人身形一閃,瞬間出現在了蘇鐵軍的跟前。

惡魔軍官,寵寵我 「你…你要幹什麼?」蘇鐵軍瞳孔微縮,下意識地開口道。

他的話音未落,整個人就直接被擊飛出去,砸在了一旁的石柱上,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

那位黑衣人,此時似乎並沒有停手的意思,抬手一揮之下,將一旁的葉靈抓入了手中。

「放開我!你們這些壞人,哥哥不會放過你們的!」葉靈一邊開口呼喊,一邊不斷地掙扎著。

但任憑她使多大的勁,都始終無法掙脫,此刻抓住她的那隻大手。

廳堂內的那位長衫男子,向著前方的黑衣人使了個眼色,此人也是瞬間會意,手中勁氣陡現,看其模樣是準備將葉靈震暈過去。

就在這時,葉靈的手臂上,忽然閃出一道閃電雷霆,穩穩地劈在了這位黑衣人身上。

「轟隆!」伴隨這一聲悶響,此人頓時癱軟在了地面上,看上去怕是不死也活不長了。

這一切都發生的極快,廳堂內的大部分人,此時甚至還沒有反應過來。

一旁的孫家之人,更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那葉飛就已經夠難纏的了,他這個毫不起眼的妹妹,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厲害了。

此時葉靈,也是從驚慌中回過神來,下意識地抬手手臂,目光落在了手臂上的那塊月牙手鏈上。

「哥哥…」葉靈眼眶有些微紅,忍不住輕聲低喃道。

方才擊中黑衣人的閃電,正是從葉靈手中的月牙法器發出,其威力足以擊殺內勁強者。

那另外的幾位黑衣人,此刻也是不敢輕舉妄動,轉頭看向一旁的長衫青年。

「法器,哈哈…哈,沒想到一個小丫頭身上,還有法器護身,此寶看威力似乎不俗,也不枉我吳野來江東一趟。」吳野在看清楚情況后,忍不住大笑開口。

對於一個武道中人來說,沒有多少東西,能夠比得上一件法器的誘惑。

吳家雖然勢大,但法器實則並沒有多少,畢竟現世中懂得煉器的武道中人,幾乎已經絕跡,法器在武道界一直都是,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

吳野走上前來,目光落在葉靈的身上,眼中忍不住泛起了綠光。 蘇家的廳堂內,葉靈見此情景,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兩步,同時伸出左手捂住自己的手臂。

這條月牙手鏈,是哥哥送給她的第一件禮物,無論如何葉靈也不會交給眼前的這些壞人。

「你們幾個一起上,先把這個小姑娘拿下。」吳臉上露出冷笑,既然已經撕破臉皮,那麼行事就無需向之前那般顧忌了。

周圍那幾位黑衣人,在聽到吳野的命令后,稍有遲疑片刻,但還是硬著頭皮為了上去。

孫家的父女始終在一旁冷眼旁觀,而蘇家的眾人,在武道中人面前也是沒有絲毫的本辦法。

「你…你們不要過來。」葉靈聲音有些顫抖,眼淚在眼眶中打轉。

就在幾人快要靠近葉靈之時,她手臂上的月牙法器,再次爆發出陣陣雷威。

一道道細小的閃電絲線,在葉靈的周身圍繞,將其身子完全保護在了其內,同時發出陣陣的悶響聲,如似在警告一般。

「嘶…這些雷霆絲線,我等硬抗不得。」黑衣人中的一人,此刻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也是不敢在向前半步。

隨著他腳步的停下,此人身旁的幾人,也是同時不敢上前。

畢竟他們都是武道中人,一身實力得來不易,誰也不想就這樣,不明不白地死在這裡。

廳堂中蘇家的眾人,此刻也是稍稍放下來,蘇戰天隨之轉身走到了自己兒子的身旁,將其從地上扶起身來。

「小兔崽子,沒事吧。」蘇戰天攙扶這自己的兒子,同時低聲開口道。

蘇鐵軍擦去了嘴角的血跡,輕輕搖了搖頭后,隨即開口問道:「沒事,老爺子,您看現在怎麼辦?要不去請葉大師出關?」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蘇家已經無能為力,唯一能夠扭轉局面的,也只有葉飛了。

「不行,葉大師之前說過,他閉關時絕不能受到任何的打擾。」蘇戰天馬上反駁了,自己兒子的話語。

除去這一條不說,就算他們有意請葉飛出關,後山的那間密室,此刻就算是蘇戰天也沒辦法從外面打開。

蘇鐵軍聽聞,忍不住暗嘆一聲,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葉靈身上,但願這丫頭手中的寶物,能夠讓吳家的人知難而退。

此刻的蘇鐵軍沒有注意到,他的父親臉上的表情,此時忽然露出一絲複雜之色。

沒有過多的話語,蘇家老爺子的目光,一直緊盯這前方廳堂的情況,那雙深邃的雙眸內,似乎閃過一道難以察覺的微光。

「全部滾開!幾個沒用的廢物,一個小丫頭都拿不下,吳家養你們何用?」吳野忍不住低喝一聲,同時親自走上前來。

前方的幾位黑衣人,被罵的有些面紅耳赤,隨之低頭退到了一旁不敢再有多言。

只見此刻的吳野身上的氣勢凝聚,手中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塊奇異的古銅鏡。

「要是本少爺猜得不錯,這小丫頭應該並不會控制,這件強悍的雷霆法器。」吳野咧嘴冷笑,方才那溫文爾雅的模樣,早已經不知被丟到了何處。

葉靈靠在廳堂中央的石柱上,此時正滿臉警惕地望著,眼前向她走進的吳野。

「你要做什麼?」葉靈一邊護住手腕上的手鏈,一邊小聲開口問道。

吳野的身子不斷逼近,目光落在葉靈的身上開口道:「乖乖取下你手腕上的法器,本少爺興許能夠饒你一命。」

前方的葉靈一聽這話,連連搖頭的同時,再次向後退了幾步。

「這是哥哥送我的,絕不能給你。」葉靈眼中儘管帶著驚慌,但此時臉上卻是露出堅決之色。

逐漸向其靠近的吳野,似乎早就料到了回事這個答案,只見他忽然舉起了手中銅鏡,體內的真氣也是隨即融入其內。

在廳內眾人的目光下,只見古銅境上,忽然湧出一道靈光,將葉靈的身子籠罩在其內。

而此刻葉靈手腕上的月牙法器,卻是並沒有發出攻擊,如同忽然陷入了沉睡一般。

「怎麼會這樣?」葉靈下意識地低語,她的身子此刻已然無法移,手腕上的月牙法器,也不再發出雷電之力。

如同是被那銅鏡法器封印了一般,就連葉飛留下的那一縷氣息,也別完全地壓制。

「沒用的,小姑娘,本少爺這件法器,在品質上完全可以壓制你的手鏈,除非這手鏈的真正主人來此,不然它不會在自發護主!」

吳野臉上露出笑容,這把古銅鏡可是他的至寶,就算在吳家全部的法器中,也能排進前三。

而如此同時,蘇家的後山密室內,此刻處於閉關之中的葉飛,對於蘇家此刻發生的事情,幾乎是一無所知。

如果他知曉現在蘇家情況,以他的性格,怕是就算拼著實力倒退,也會強行出關。

「觀這樣的提煉速度,估計至少還需要三天…」葉飛內心此時暗道,他並沒有睜開雙眼,始終還處於修鍊的狀態。

由於葉飛全部的心神,都投放在修鍊上,原本應該感應道月牙法器異常的他,此時卻是沒有留意。

此時的葉飛,經過五天的修鍊,已經將體內的五百年份人蔘,已然煉化了大半。

可以說半隻腳已經邁入了化境之列,現在正是關鍵時刻,只要將藥力全部吸收,便能夠真正踏入化境。



蘇家莊園,此時廳堂內的氣氛,顯得有些緊張,蘇家的眾人見此情景,每個人臉上都是帶著憤怒之色。

廳內的蘇戰天,臉上的把表情極其嚴肅,轉頭向著身旁的蘇鐵軍小聲低語了兩句。

蘇鐵軍聽到自己父親的話語后,臉上頓時露出古怪的表情,看其樣子好像有些愣神。

「臭小子,還不快去!」蘇戰天瞪了自己兒子一眼,開口低喝道。

他說完的同時,也是隨即走出了人群,直直地走到葉靈的身旁,整個人擋在了她的前面。

一旁的蘇鐵軍,此刻也是不敢多言,立刻轉身退到了人群後方,同時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廳堂內的蘇戰天,抬頭看了前的的吳野一眼,開口沉聲道:「吳家的小子,你不要太過分了,給老夫一個面子,今天的事情到此為止如何?」

蘇戰天目光深遠,聲音中帶著幾分威嚴之感,若他面對的只是個普通人,怕是沒人敢反駁他的話語。

但很明顯,此時的吳野,並沒有把眼前之人放在眼中。

「老東西,吳某之前已經很給你面子,別在這裡倚老賣老,在我吳家面前,你什麼都不是!」吳越輕喝一聲,同時並沒有停止腳步。

葉靈躲在蘇老的身後,身子忍不住有些微顫,廳堂內的氣氛頓時下降到了冰點。

此時的蘇戰天,臉上的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但身形沒有后隊半步。

如果葉飛的妹妹,在他蘇家莊園內出事,等到葉飛出關之後,蘇戰天怕是也沒臉站在其面前。

「嘟…嘟!」忽然一陣平常的電話鈴聲響起,稍有緩解了一下,此時廳堂內的氣氛。

「嗯?二叔…」吳野微微一愣,忽然停住身形,望著手中的手機屏幕。

按下接聽鍵之後,聽著電話那頭的聲音,吳野臉上的表情,頓時變得陰沉下來。

「蘇老爺子今天不能動,你先離開蘇家,來日方長…」電話那頭,吳家二叔最後說了一句,隨即掛斷了電話。

吳野忍不住咬了咬牙,抬頭深深地看了蘇戰天一眼,沉默片刻后,將手中的銅鏡收起。

Prev Post
「姑娘為何女扮男裝?」
Next Post
一旁的護衛看到了,忍不住叫了一聲,這刀耍得極好!就連他都看不出她的手法,簡直太快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