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尋他得著!」

李豫又細細注視著石緋,看了好一陣子,問道:「你……不像是漢人。」

「我是吐番人!」石緋昂然應道:「我義父是吐番的馬將軍!」

「馬重英?!」李豫臉色一變,有土色。

馬重英是吐番首屈一指的將領,怎麼他的義子竟來到了中土?

郭子儀曾說過:馬重英,能背孫子、恤百姓,大將之才也。

每次吐番軍進兵靈州,不管是他李豫、或者是郭子儀,首先打聽的都是將領

何人,他們最怕的,便是馬重英領軍。

李豫臉色變異,那也只是瞬間,立刻又恢復如常,常人是難以查覺的,他泰

然問道:「馬公子因何來到中土?」心中則暗暗想道:莫非是來打聽敵情?暗通

江湖豪傑?若果然是,今日可不能放這些人活著離開!

「我沒和義父姓,我姓石,我是石公子,不是馬公子。」石緋對於自己只要

說錯一句話,立時便會丟失性命的處境毫無知覺,自顧地應道:「我來遊山玩水

的,也好久沒回吐番了……」說到這,臉上出現了一點思鄉神色。

李豫一直細細的觀查著石緋的表情,要看他有無作偽情態,但石緋說的話短

,也根本沒有可以考慮、參詳的依據,可叫他有點為難了。

不可濫殺無辜!一個聲音在李豫心頭響起。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時,也是七月。

皇太子李適的親娘沈妃,在安史亂髮時,被攻陷長安的安祿山部將孫孝哲擄

至洛陽。後來李豫收復洛陽,找到了沈妃,但未來得及送回京城長安,洛陽再度

為史思明所攻陷,沈妃從此失蹤。李豫登基之後,派使節四下搜尋,終是一無所

獲。

在十年前,壽州崇善寺有個尼姑,法號廣澄,聲稱自己便是李適的娘親、亦

即沈妃,李豫將她迎回長安后,覺得此人又不像沈妃,加以調查盤問后,才知此

尼姑僅是兒子李適的乳母而已!一怒之下,當即下令將廣澄亂棍打死。

但事後細想,餵奶也是種恩情啊!他自己的乳娘不也頗受禮遇么?兒子的乳

娘,雖非后非妃,也該好好對待,怎能打死了?此事教李豫好生後悔。

從此,李豫再也不濫殺無辜,寧可錯放一百,不願誤殺一人!

皇帝殺人,何其容易,一紙詔書而已!但若殺錯,那心囚卻是一輩子的……

因為,皇帝是不能認錯的,皇帝一旦認錯,接踵而來的,便是天下人的指責

、攻訐,史書也會記載,那麼,他就變成一個濫殺無辜的昏君了!

認錯,是昏君;不認,是暴君。源頭,則是濫殺,李豫決定不濫殺,矢志與

『昏君』、『暴君』徹底絕緣。

李豫輕輕呼出口氣,向石緋道:「我大唐山川百脈,可美?」

「各有其趣。」石緋應道:「邏些的岡底拉斯山,會積雪;我來到中土后,

大多都待在襄州,無山、也無雪。但江南的水色倒是不錯……」他說到這兒,心

中一動,忽然想起一個人,那是個生得很高、很美、但也很潑辣的姑娘,那是阮

修竹。遂又微笑道:「江南人也不錯。」

「是么?祝你玩得開心。」李豫和靄地一笑,跟著掃視眾人,道:「哪位是

昨日大敗赤心的好漢?」他才問完,便見王道微微抖動身子,似乎是奈不住坐,

他本是軍旅出身,立即看出王道身上帶傷,便道:「是這位吧?小兄弟是哪裡人

氏?姓誰名啥?」

王道一怔,結結巴巴地答道:「呃……我……小的是靈……那個靈州人……

姓……姓王,名……道……」

李豫笑了笑,道:「別緊張,朕不會吃人。王道?好名字。那赤心可是號稱

『回紇第二劍士』,也曾打敗過不少禁軍衛士,身手著實了得。你承藝何方?可

否召來作我禁軍劍術教練?」

王道啞口了,他原只是個孤兒,無人問津的孤兒,幼年時與父母到蜀中一游

,當時遊戲性的拜了成都首富的千金小姐作師父,這師父是有錢人,『有錢人』

,已是他人生中很罕見的一個階級了,如今面前的卻是皇帝,他如何不呆?

尤構率見王道已成了木人,便拉過腔來,道:「皇上若想找他的師父作教頭

,那是大可不必,他師父向來雲遊四海、不拘一格,萬無可能會到宮中來。」

「那是何人?說不準,朕聽過他的名字。」李豫說道。

「黑桐。」尤構率油然應道:「他使的劍藝,名為『鎮錦屏』。」

李豫眉頭一揚,道:「當初割據錦官的趙家絕藝,『勇冠天下劍』!嘿 ̄以

此劍藝打敗赤心,實也名不虛傳了!黑桐此人,朕卻未有所聞……」

「真正的高人,是不好虛名的。」懷空笑了笑,說道:「先師也是這樣說。

一個抱負大道的人,一旦有了官位、有了名聲,往往便要顧著規矩、顧著臉面,

作出來的事、與心裡想的事,便走樣了。故此,還是別要有名聲、別要有官位自

在得多。」

「令師是肅國公吧。」李豫點點頭,道:「果不愧一代高僧!可惜,可惜死

得太早了……和尚為何未著孝服?法號是?」

「先師已七十有六,也不算早,」懷空應道:「草民已奉先師遺命:守靈二

七后,即還俗歸塵。說法號也是法號、說俗名也是俗名,草民自懂事起便是釋子

,名為懷空,除此,無它。」

李豫道:「既已還俗,便得有個姓,人皆有姓,世上卻無『懷』此一姓……

」他思索一陣,又道:「朕賜你姓李。」

此言一出,近侍太監都愣了。

賜與皇家姓,那是立下了一等一的大功才能得獲的殊榮,他李務姓李,那是

本家姓!皇上今兒是怎麼啦? 招惹大牌女友 居然這麼輕易的賜一個才剛還俗的大光頭姓李?

孰不知,大唐朝廷為回紇欺壓已久,用千里馬的價格,以劣馬易金帛非止一

遭,若非國中軍力十分衰弱,僅是抵抗吐番便已顯力窮,否則李豫萬無可能答應

回紇每次的交易!

尤其赤心那獐頭鼠目,擺明佞臣,李豫見了他,更氣!

這些人是將赤心打得重傷的民族英雄,他不怕赤心會怒而回頭慫恿出兵 ̄出

兵倒好,就看我大唐江湖好漢,打得你屁滾尿流,教你從此不敢再小覷大唐!

他今日心情真的好極了,興之所至,隨口便賜上一姓。

懷空也感受到了李豫的心情,暗中為大唐子民在亂世之中,能有得英明天子

道了聲喜,即伏身磕了個頭,道:「謝皇上賜姓。」

「平身吧。」李豫笑道,笑得很開懷。

這些人其實都是流民,不事生產、不務農作、亦不從軍,對國家在財政、軍

事上都沒什麼貢獻,在李豫當太子時,最討厭的便是這班子人!但自從僕固懷恩

叛變后,一切都不同了 ̄

回紇、吐番聯軍駐紮涇陽城,帝京為之震動,打是打不贏的,一代名將郭子

儀能想出的唯一辦法,便是和談。

豈料一談而成,回紇退軍了!吐番孤軍深入,不敢久待,也急急退去。一次

可能發生的滅國之禍,便如此化消了。李豫極興奮,大賞郭子儀。

後來才知道……原來,在郭子儀出發和談的前一天夜裡,就是有這些不事生

產、不務農作、也不從軍的討厭傢伙,夜襲回紇大寨,將葯羅葛移地健嚇得尿灑

褲底!這才急急接受了郭子儀的和談而撤退。

得到這消息,李豫大感振奮 ̄他知道了,除了朝軍之外,還有一股力量在保

護大唐!保護他的國家!

但李豫轉念一想:這股力量究竟是在野的,不好駕馭、不好使用,也不能期

望每次出事,這股力量都會出現啊!終究還是將他們納入掌握為是。正巧,他在

李九兒、曾遂汴身上找不出什麼特徵以資開腔,便向他二人道:「你們可願意入

朝為官?或是從軍?諸位立有大功,若是願意,朕可立詔封你們為中央宮員,只

要你們在朝,也可壓制赤心這種外臣……」

九汴未來得及回答,君聆詩乾咳一聲,抬起頭正視李豫,肅然道:「皇上貴

為天子,國務繁重,原是不得一時清閑,方見如斯憔悴。今日,皇上召草民等前

來,應該不僅僅是為了談一些瑣事、閑話家常吧?且不才身無所長,唯好琴而已

。可惜,不才也不想為皇宮伶人!」

此言一出,李豫怔了一怔、近侍都嚇呆了,便是曾遂汴等六人也感到訝異。

君聆詩一直是個彬彬有禮的書生,今日怎地爆火了?

其實他們搞錯了,君聆詩一向不重禮節,但這不是重點。

而是 ̄李豫想召他們入朝為官,惹火他了!

因為,他這輩子只被兩個人騎在頭上過,這兩個人對他而言,都是絕對無法

替代的人物!他再也不會接受任何人指使自己!

「切入正題吧!」 七零之農婦逆襲手冊 君聆詩正色道:「別再浪費時間。」他有戒心、有警惕。

李豫一直與他們說些閑話,甚至還坐到他們身前不到一丈的距離,難道不會

是引他們鬆懈?若是等等李豫藉故離開,無論什麼理由,這裡是皇宮、而他是皇

帝,他們還是只能乖乖坐著等而已。

這一等,會生什麼事?誰也無法預料!

君聆詩極恨這種不能掌握的感覺,決定開門見山!

李豫一怔之後,即時恢復如常,正眼與君聆詩對望著。

一個是九五之尊的皇帝、一個是天賦異才君聆詩,兩人都略無退縮之意。

半晌后,李豫終於說道:「你們知道昭明嗎?」 ?「那是鄱陽劍派前任掌門。」李豫話聲一落,懷空立即應道:「去年九月初

過世了。」

李豫道:「沒錯,就是他。其實武林大勢,朕也略有所聞,那皇甫望、徐乞

是為北武林的領袖,是八年前擊退回紇、吐番聯軍的大功臣,這些朕也曉得。」

君聆詩不發一語,雙眼瞅直盯著李豫。

若李豫心虛,神色必然會有所改變,便是那改變僅有眨眼之瞬也好,萬逃不

過君聆詩的眼界。

李豫繼續說道:「南武林之中,朕也有幾名魚雁好友,昭明是其一,另外還

有雷斯林、寒元、以及『苦海無涯』四位大和尚……」

這些人在武林之中,雖算不上一等一的人物,也算略有薄名,李豫與其交好

Prev Post
時間流逝,三天的時間一晃即逝,洛天的雙腿終於好了起來,緩緩的站起身來,眼中帶著喜色。
Next Post
不等他說完,羅征又一巴掌呼過去。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