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年輕人只不過是手下厲害,自己到底有多大的實力還不知道呢?翡翠王我可是親眼見過的,眼睛一亮,場中石頭當中有沒有翡翠,心裡立刻就知道了,買翡翠的時候眼睛都不長,反正只要被翡翠王看上的石頭裡面九成九的都有翡翠,剛才那個秦二爺據說是翡翠王的親戚,誰知道後來鬧掰了,也不知道這人怎麼想的,簡直就是丟了個金娃娃呀…」

這位仁兄只看了後半段,沒看前半段,如果看到前半段李天說秦二爺是老岳父的話,肯定就能夠聯想出李天的身份,至於他說親眼見過李天,肯定是胡扯的,剛才看見李天那麼長時間,一點兒也沒有認出來,這會兒只是為了嘩眾取寵罷了,硬說自己認識翡翠王。 「呵呵,美麗的百合小姐似乎對我的來到很是不滿呢?」暗毫不在意少婦那冰冷的語氣,隨意的走到旁邊的一塊坐墊上,卻沒有學山島百合一樣跪著,而是就這麼盤坐在起來。

「組織派遣給你的事情,你一樣都沒有完成,你有什麼面目來這裡?」山島百合眼見暗如此沒有禮貌,不由的心中一陣怒火,可是想著如今暗在組織的地位,只能夠忍下了這股怒氣。

「我為什麼不能夠來?如今青幫已經大亂,雷門和穆家也即將火拚,青幫的隕落是遲早的事情,我來這裡看看百合小姐難道有錯么?百合,你不要忘記了,你是組織派給我的女人,也就是說,你是我的女人,你用這種口氣對我說話,你是不是太沒禮貌了一點?」暗很是色迷迷的打量著山島百合那露出來的香肩。

「那是等你完成任務之後的事情,如今你的任務還沒有完成,我和你只是合作夥伴關係而已!」山島百合卻是冷哼了一聲。

「你放心,遲早我會把你壓在身下好好折磨一番……」聽了山島百合的話,暗狠狠的說道。

「說吧,你到底來做什麼?」山島百合沒有理會暗的怒言,直接開口說道。

「我要你幫我對付一個人……」

「誰!」

「雷傷!」暗狠狠的說道。

「噢?」山島百合一臉的不解。

「這個傢伙我一直小看了他,這次五色絕花竟然栽在了他的手中,如今雷門和穆家已經勢同水火,只要再製造點什麼,他們就會徹底的大亂,我不想在這個時候出現一個不定因素!」暗狠狠的說著,想到那五朵嬌艷的花朵自己還來不及摘踩就已經被人殺死,他心中就是一陣怒火。

「好,我答應你!」山島百合點了點頭,不等暗說話,又繼續開口道:「現在你可以離開了,好好的去辦理你自己的事情吧!」」聲音冷漠,充滿了絕情,氣得暗身體一陣啰嗦,看了看山島百合拿嫵媚的神態,再看了看她那細白脖子,暗狠狠的冷哼了一聲,轉身走了出去。

直到暗走遠之後,山島百合才從坐墊上站了起來,朝旁邊的那名相士說道:「阿龍,我們也走吧,該去台北看看了!」

「一個小小的雷傷而已,何必要小姐親自出手呢?」那名相士確實疑惑不解的說道。

「能夠把雷動天和穆家雲玩弄於鼓掌之間的人物且是小人物,說不定在他的身後還有著一個更為厲害的人物,為了組織,我們必須走一趟!」山島百合淡淡說著,人卻已經走出了大廳。

阿龍搖了搖頭,也跟著山島百合一起走了出去。

靜海市新區,星曜會天門堂堂主趙漠所管轄的範圍,春節即將到來,整個新區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趙漠穿著一套黑色的外套,外面套著一件巨大的風衣,在數名小弟的帶領下行走在新南街上,作為整個新區最為繁榮的街道,這裡一直是天門堂發展的重點所在。

許多黃金鋪面,酒樓,超市,餐館都是星曜會旗下的產業,而這裡,也聚集著整個天門堂最為精銳的力量,所以,就算如今知道雷婷婷等人就潛伏在靜海市,趙漠也敢只帶著十來名小弟行走在大街之上。

「大哥,時間不早了,我們還是早點回去吧,這巡視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吧!」這個時候,趙漠的直屬小弟阿狼走到趙漠的身邊,恭敬的開口說道。

「呵呵,大新年的,躲在家裡作甚,我們四處逛逛,然後去楓哥的地方逍遙快活……」趙漠揮了揮手,毫不在意的說道,他的目光不斷的掃著那些燈火通明的店鋪,臉上充滿了自豪的神色,從小跟隨著葉星辰一起廝混,他們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成為靜海市最大的幫派,如今,這個願望他們實現了,而且這個目標還在不斷的膨脹,這叫他如何不滿意。

幾名小弟聽說要到楓哥的地方逍遙,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會心的笑容,紫楓所管轄的地方娛樂場所居多,對於這些熱血男兒來,自然有著極大的吸引力。

忽然間,正在朝前行走的趙漠猛然停了下來,目光望向了一百米開外的一個人影,一個穿著白色休閑服,戴著一個金絲眼鏡的男子。

「馬俊傑?」趙漠口中喃喃說著,身影猛地竄了出去,他身後的數十名小弟眼見自己的大哥奔了出去,一個個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還是第一時間就朝趙漠奔去。最為聰明的阿狼更是撥通了電話,開始召集人手,看到自己的大哥這麼匆忙,他知道一定有什麼大事發生。

正在購買飾品的馬俊傑似乎也感到了什麼不妥,不由的回頭一看,就看到趙漠率領著十多名小弟狂奔而來,不由的驚出「一身冷汗」轉身就朝旁邊的一個小巷奔去。

「通知在這裡的所有人,立馬出動,一定要把那個男人給我抓住,馬俊傑,這次看你怎麼死!」趙漠看到馬俊傑就這麼奔了出去,哪裡肯放過,一邊率領著眾人朝馬俊傑追去,一邊命人全部出動,一心想要殺掉馬俊傑的他卻忽律了一件事情,馬俊傑為人謹慎,怎麼可能一個人跑來他的地方閑逛?

一行追出了足足五百多米,趙漠身後的小弟已經多了接近百人,整個新區的小弟還在不斷的趕來,可是一直朝前狂奔的馬俊傑,卻忽然停了下來,一種不祥的預感出現在趙漠的心中,可是看到近在咫尺的仇人,他哪裡還會顧忌那麼多,抽出隨身攜帶的戰刀就朝馬俊傑撲去。

這個時候,黑暗的小巷之中,忽然湧出了大批身穿黑衣,手持軍刀的男子,每一個人臉上都寫滿了肅殺之色,一看就是那種久經沙場的人物,繞是趙漠一心想要除掉馬俊傑,也不由的渾身一顫,這明顯是一個陰謀,一個針對自己的陰謀,他這個時候才想著要退,可是這群黑衣人已經包圍了他所有的退路。

不僅趙漠意識到事情的不妙,就算是阿狼眾人也是一個個心知不妙,對方的人馬起碼有四五百人,而自己這裡才不過百人,能夠堅持到自己兄弟的支援么?

「殺無赦!」看到趙漠竟然這麼容易的被自己引進包圍圈,馬俊傑的嘴角浮現出一絲陰冷的獰笑,直接下達了格殺的命令。

「兄弟們,隨我一起殺出去,只要堅持十分鐘,我們的兄弟們就會趕來!」此時已經無路可退的趙漠口中大聲叫囂著,可是心中的那股不安的感覺卻越來越深。

殺戮隨之而起,數道刀光閃現,這一切來的是如此突然,趙漠剛剛奔出幾米遠,就已經遇上了一名黑衣人,手中的戰刀橫向斬出,就朝黑衣人的胸口斬去。

那黑衣人眼中閃過一絲差異之色,似乎沒有料到趙漠的應變能力這等強悍,不過手中的軍刀卻瞬間出現在自己的身前,擋住了趙漠劈來的戰刀。

「噹啷!」一聲巨響,軍刀和戰刀碰出了道道火花,趙漠的身子連連後退了三四步,那名黑衣人卻不過後退了一步而已,一眼看出,趙漠明顯處於下風。

那名黑衣人嘴角冷笑一聲,身子猛然朝前跨出,手中的軍刀再一次朝趙漠斬去,他已經摸清楚了實力,根本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

面對疾馳而來的軍刀,趙漠眼神出奇的鎮定,他沒有紫楓那瘋癲的身手,沒有王小虎那一身蠻力,更沒有葉星辰的天生巨力,可是他卻是所有人中最能夠忍的一個人,要不然當初一直呆在馮家霆的身邊就不會是他了。

能夠一直潛伏在馮家霆的身邊而不露出一點痕迹,這足以說明他本身的堅韌,黑衣人的這一刀不管力度還是角度都堪稱完美,完全封鎖了趙漠所有的退路,可以說,除了硬抗之外,他在沒有其他的選擇,可是趙漠硬是沒有出刀,他就這麼冷冷的望著那朝自己劈來的軍刀。

黑衣人笑了,笑得如此得意,笑得如此燦爛,他還以為趙漠已經放棄了抵抗,接受自己的命運呢。

就在軍刀要劈中趙漠的瞬間,一直沒有動的趙漠忽然消失了,或者說,忽然從黑衣人的眼前消失了,而幾乎是同一時間,他感受到了自己的心口一陣劇痛,低頭一看,一把匕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插在了上面。而趙漠,卻手持著一把戰刀,撲向了自己的另外一名同伴。

這……這是怎麼回事?他是怎麼做到的?黑衣人的腦海中一陣疑惑,可是卻沒有時間再去思考什麼,他的意識逐漸的模糊,他的身子就這麼慢慢的倒了下去。

一刀斃命,星曜會所有成員的戰意被趙漠的這一刀徹底的煥發,他們一個個捍衛不死的拿著隨身攜帶的戰刀沖向了黑衣人,一個個守護在趙漠的身邊,不斷的朝前沖著。

鮮血不斷的飛灑,染紅了那白凈的街面,濃厚的血腥味彌散開來,也幸好這裡是一個較為偏僻,即將搬遷的小區,在這裡居住的居民不到十家,否則這樣的殺戮還不知道會引起多大的反響。

可是這群黑衣人的實力實在是太強,趙漠的手下幾乎要兩三個才能夠對付一個,而對方的人數卻遠在趙漠一行人之上,幾分鐘過去了,現場已經倒下了七八十人,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掛滿了傷痕,i鮮血不斷的噴洒出來,哪裡還有再戰的能力,有的更是直直的躺在那裡,顯然已經死翹翹。

看著自己的兄弟一個個的就這麼倒下,趙漠的心冷到了谷底,對於馬俊傑的恨意更是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看著不遠處那一臉微笑的馬俊傑,趙漠恨不得將其碎屍萬段,可是他卻知道,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他必須活下去,必須等待自己小弟的到來。

同一時間,整個新區的凡是隸屬趙漠的娛樂場所都遭到了一群黑衣人的襲擊,整個新區頓時一片大亂,甚至很多普通市民也牽扯到其中,當很多天門堂的成員想要尋找趙漠的時候,卻不知道自己的堂主去了哪兒。

一個又一個夜總會,酒吧,桑拿洗浴中心,甚至是一些飯店,網吧,都被這群黑衣人騷擾,就算偶爾有香主知道趙漠遇難,自顧不暇的他們如何趕去營救?

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多分鐘,趙漠身邊就剩下不到五人還能夠戰鬥,可是馬俊傑的人手起碼還有好百多名,而馬俊傑根本沒有停手的意思,他深深明白一個道理,趕盡殺絕,絕對不能夠給敵人任何喘息的機會。

「阿狼,他們要殺的是我,有機會,給我衝出去,講今天發生的一切告訴楓哥!」似乎已經意識到今日自己的下場,趙漠冷漠的朝身旁的阿狼說道。

「大哥……」阿狼眼中淚光閃閃,不要說這麼多人自己能不能夠衝出去,就算能夠衝出去,他也希望那個衝出去的是自己的大哥,又怎麼會獨自離開呢?

「不要廢話,跟我殺!」趙漠卻是打斷了阿狼的話語,身子再一次就朝對方衝去,這麼久了,自己的援兵都沒有到,很可能已經遇上了什麼重大的變故,想要活命,就只能夠靠著自己了。

看到自己的大哥開始拚命,阿狼幾人哪裡還會保留,一個個發瘋一般的就對方撲去,他們的眼中已已經露出了必死的決意,他們絕對不能夠讓自己的大哥死在自己前面。

幾個人的氣勢瞬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硬是壓得馬俊傑百多人一陣驚嘆,就在這個愣神的時候,小巷的那頭忽然響起了一個巨大的聲響:「馬俊傑,今日就是你的死期!」隨著話音的落下,數百名同樣穿著黑衣的男子從四面八方奔了過來。

「雷刀,你他媽的造反不成?」馬俊傑雖然沒有看到來人,但卻從對方的聲音中聽到了對方的身份。

「老子就是造反你又能夠怎樣,兄弟們,給我殺了這群雜碎!」雷刀的聲音繼續響起,而湧現的黑衣人卻也越來越多,行為謹慎的馬俊傑哪裡肯冒險,也不管趙漠等人根本堅持不了多久,直接下達了撤退的命令,而趙漠的臉上卻是閃過了一絲放鬆的表情,他可是從陳小龍那知道雷刀的目的所在,至少目前看來,他應該是自己的盟友吧? 進入這個會議室之後,李天突然感覺自己進入了貧民窟,這裡是玉石集團的會議室嗎?中間有幾個破桌子,旁邊的椅子甚至還有斷腿兒的,堂堂玉石集團,連一個好的會議室都沒有嗎?剛才那個王胖子的辦公室也沒有這樣吧,玉石集團的會議室竟然是這樣的,簡直讓李天大開眼界了,玉石集團每年的交易上百億,難道連修一個會議室的錢都沒有了嗎?誰不知道會議室是一個企業的門面呀,他們這邊就這樣會過日子嗎?李天顯然是不會相信的,看那個王胖子就知道,幾萬塊錢都入不了他的眼,玉石集團能沒錢嗎?

「他們這裡一年也開不了幾次會,基本上都是電話決定了,表面上看是國企,但是掌握權力的就那麼幾個人,他們幾個人基本上在會所里開會,所以會議室都是不怎麼用的,也就沒必要修得那麼豪華了。」 絕愛黑帝的隱身新娘 別看胖子是個挖煤的,但是對這邊還是很了解的,這個會議室曾經進來過一次,裝進來的時候也是這樣一副表情,看李天的表情就知道李天想的什麼,所以趕緊湊過去解釋了一下。

如果從會議室的情況來看,玉石集團的這些人還算是很務實的,平時用不到的地方乾脆就不修,這也算是節約錢了。

距離李天他們不遠處的副總辦公室,王副總在辦公室里走來走去,今天這個事情他全部都知道了,雖然還不知道李天的底細,但是從剛才的表現來看,李天這個人絕對不是個簡單的人,王副總是整個樂視集團的副總,他不可能跟那個二級主管一樣,下去說兩句菩薩話就完事兒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恐怕就該換人了,事情到了他這個級別,基本上就應該做一個終結,不能夠把事情繼續的上報,如果把事情繼續上報的話,他們老總還要副總幹什麼呢?每天處理這些狗屁倒灶的事兒就行了,就不需要在大山裡開礦賣了。

想到自己的老總,王副總的眼睛一亮,好像是想起了什麼,那個不是湘江秦氏集團的秦二爺嗎?秦二爺這個人他印象很深,但是印象最深的還是秦二爺的女兒那位秦冰小姐,秦冰小姐在湘江可是芳名遠播,很多人都想一親芳澤,包括自己老總的大公子,在秦冰小姐在西北的時候,那是展開了最強大的攻勢,但最終卻是沒有收穫什麼,據說從那以後就得了相思病了,最近一段時間可是很少見到大公子了。

當初玉石公司的大少爺追求秦冰小姐,這在大西北地區不是什麼秘密,幾乎都搞的大西北地區全部都知道了,雙方的老人也沒有說什麼,都覺得這是一次強強聯合,玉石集團雖然掌握了貨源,但他們並沒有多少的銷售渠道,所以獲得的利潤也不是很多,雙方如果能夠進行合作,可以說是一拍即合,如果這兩人能夠生下下一個兒子,那這個大集團可算是後繼有人了,可無奈秦冰小姐對這位大少爺不感冒,所以雙方的這個合作計劃也就沒有進行下去,本來這就是你情我願的事情,既然人家不願意的話,那也就沒什麼好聊的了。

可是這位大少爺是個痴情的人,自從在門派出來之後,整個人都是眼高於頂的,對於西北地區的各家大小姐,基本上都是看不上,就看上了秦家的秦小姐,可人家是湘江世家,對內地的人有些反感,而且還有很多生活不習慣,所以拒絕了這位大少爺,自從那之後,這位大少爺就很少出來了,如果能夠稍加利用的話,這個事情沒準就能過去了,反正也不知道李天是什麼人,就算是哪家的大公子,也不可能強過自家的大少爺去,除了是玉石集團的大少爺之外,咱們這位大少爺還有很多的身份,隨便拉出一個來就了不得。

王副總的眼珠子一轉,很快就明白該怎麼做了,這件事情得把大少爺拉進來才行,只要是大少爺牽連進來,那這件事情就比較好解決了,雖然秦小姐看不上大少爺,但大少爺卻能夠為秦小姐做一切的事情,現如今秦總裁陷入了糾紛,當然得讓大少爺上去表現一番了,沒準大少爺還能夠記住自己呢。

整個玉石集團可是有三個副總的,王副總這個位置就比較尷尬,排名不在前面,能力不在前面,就靠自己拍馬屁了,這才有了自己的位置,如果能夠在大少爺那裡留下個好印象,將來太子登基,自己這邊可就妥了。

而且這件事情有可能變成一個好事兒,大少爺幫助秦總裁解決了麻煩事,秦總裁自然是看的上大少爺的,到時候沒準就招為上門女婿了,雖然秦小姐不願意,但走岳父路線也是可以的,這年頭,只要是條路,那就得鑽營才行,如果這門親事成了,不但大少爺感謝自己,就算是總裁那裡也會感謝吧,畢竟總裁很早就想找一個銷售渠道,但無奈玉石集團太龐大了,能夠跟他們聯合的銷售渠道有限。

想到這裡,王副總簡直感覺自己就是個天才,竟然能想到這麼好的主意,不但能夠化解自己的麻煩,而且還能給整個玉石集團找到一條新的路,這傢伙樂呵呵的拿起了電話,給大少爺那邊打了過去。

會議室中。

李天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這個茶水,這可真是茶葉沫子泡的,雖然李天對茶葉不挑,但是喝一口水一嘴的茶葉末子,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感覺到不舒服的,可是多少年了,玉石集團就是這樣招待人的,人家的手裡有貨源,你願意在這裡干就在這裡干,不願意在這裡就到別的地方去,反正大家也不是來喝茶的,所以對於玉石集團的做法,大家也都是相當忍耐的,不然又能怎麼辦呢?難道有其他的道路嗎?當然是沒有的,誰讓人家是壟斷企業呢。 雷刀一行人起碼五六百人,就這麼朝馬俊傑等人殺去,可是馬俊傑似乎早已經準備好了一切,帶著一行人分成三路,躲開了雷刀的追擊,從容的逃竄而去,這讓雷刀很是鬱悶,好不容易抓住了一次絕佳的機會,竟然被馬俊傑逃脫,而且自己還徹底的和他們決裂,這可不是一件好的事情。

可是不管此次事情的好與壞,雷刀都知道,自己已經沒有退路可走,只能夠一條路走下去,他是一個充滿野心之人,可不願意久居人下,如今和馬俊傑徹底的決裂,救代表著他已經被雷門的人排斥,自己或許只能夠徹底的投靠星曜會,可是那樣一來,自己且不是依舊要聽命於一些小娃娃么?

想到這裡,雷刀的心中就是一陣鬱悶,看著馬俊傑遠去的方向,雷刀狠狠的跺了跺腳,難道自己真的就只能夠一輩子做別人的走狗么?不行,自己絕對不能夠再做別人的走狗,自己要走出一條自己的道路,馬俊傑不是要殺掉趙漠么?若是趙漠真的死了,紫楓等人會做出什麼反應?一定會很瘋狂吧,到時候他們肯定會對馬俊傑和雷婷婷趕盡殺絕吧,若是自己將自己的勢力隱藏起來,等他們兩敗俱傷的時候……

想到這裡,雷刀的臉上逐漸浮現出淡淡的笑容,或許,自己該好好的為自己打算打算了。

「兄弟們,跟我來^……」雷刀心中已經有了決然,帶著自己的一桿小弟不再追逐馬俊傑,回頭就朝趙漠等人的方向撲來,可是當雷刀趕到原地的時候,整個人卻傻在那裡,只見到紫楓,王小虎,陳小龍,歐陽軍,林翱翔,羅隱,何家傑,等等星曜會的巨頭全部呆在趙漠的身邊,上千名星曜會的小弟穿著黑色外套,手裡擰著一把透亮的戰刀將周圍團團的圍了起來,上百名穿著護士服的女子正在搶救那些星曜會的成員,至於馬俊傑的手下,就算沒有死的,也全部被補上一刀。

剛才還渾身充滿殺氣的雷刀整個人傻在那裡,這是怎麼回事?星曜會不是分裂成兩個派系了么?難道他們是在演戲?可就算是演戲,也不用這麼早就匯合在一起了吧?難道說這場戲演完了?

他哪裡明白,在知道趙漠遇難的時候,紫楓,陳小龍,歐陽軍等人就立馬放下手中的事情,風風火火的趕了過來。

「呵呵,雷刀兄弟,剛才謝謝你及時趕來,否則我今日鐵定難逃馬俊傑毒手,只是不知道雷刀兄弟,這馬俊傑可被抓住?」趙漠看到雷刀迴轉過來,臉上掛著微笑,在王小虎的攙扶下,走上前朝雷刀道謝。

紫楓,陳小龍,歐陽軍等人也是滿臉笑意的望著雷刀,似乎都在感謝雷刀的好意,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雷刀總感覺他們的笑容中還藏著一把冰涼的匕首,恨不得將自己撕成碎片一般。

「呵呵,趙兄哪裡的話,我不過是剛好趕到而已!」雷刀燦燦一笑,趕緊朝趙漠行了一禮,不過身子卻不敢朝前踏出一步。

「呵呵,剛好趕到,雷刀兄弟真是好樣的,剛好趕到也會帶這麼多兄弟?看來雷刀兄弟對我們靜海市的治安很沒信心呢?」陳小龍卻是怪異一笑,笑容中說不出的殺機綻放,直讓雷刀身子一寒。

「陳堂主說哪兒的話呢,靜海市有星曜會的兄弟們坐鎮,怎麼會治安不好呢?只是……」雷刀正要解釋,卻被王小虎的話語打斷。

「只是你故意將四哥的消息放給了馬俊傑,然後帶著一干人等埋伏在周圍,等四哥和馬俊傑拼得兩敗俱傷的時候,你從中坐收漁翁之利,只是可惜馬俊傑還是跑掉了,而你卻想著趕回來殺掉四哥,嫁禍給馬俊傑吧!」王小虎身高馬大,可是此時的聲音卻是陰陽怪氣的,直讓人直起雞皮疙瘩,特別是雷刀,在聽到這句話后,整個人臉色一陣劇變,他……他是怎麼知道的?

「王堂主,我……」雷刀想要解釋,可是他的臉色早已經落到了紫楓等人的眼中,本來這不過是陳小龍的一個猜測而已,故意讓王小虎這個看似粗人的人說出來,從雷刀的表情中,他們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你也不用多說什麼,雖說你設計陷害我四弟,不過你總算最後關頭救了我四弟一命,今日我就放你離開,你走吧!」紫楓直接打斷了雷刀的話語。

雷刀看了看紫楓,又看了看滿臉殺氣的王小虎,以及滿臉疑惑的趙漠,心中知道,自己再解釋什麼也已經沒用,只能夠憤憤不平的轉身離去,可是他剛剛走出幾步,就聽到陳小龍的聲音響起。

「朱雀堂所有人聽令,非我兄弟者,殺無赦!」

「陳小龍,你這是什麼意思?」雷刀轉頭怒斥陳小龍,很是不解,紫楓明明已經答應放了自己,這小子為何還要為難自己?

「放虎歸山,後患無窮,雷刀,你能夠設計一個這麼漂亮的局,將馬俊傑和我們都玩弄於鼓掌之間,就證明了你本身的恐怖,這樣的敵人我是不會放過的!」陳小龍很是直白的說道。

「你卑鄙,紫楓明明……」

「那是楓哥不想跟你這種人一般見識,可和我沒關係……」陳小龍很是無恥的說道。

「你……紫楓你……」雷刀氣得快要噴血,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無恥的人?

「青龍堂所屬聽命,保護老四,不許對雷刀兄弟的手下動手……」紫楓直接打斷了雷刀的話語,看也不看雷刀一眼,轉身就朝一旁走去,他準備好好的看一場戲。

「星曜會所屬,除了青龍堂成員外,其他人聽令,不許放走一個!」這個時候,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歐陽俊冷冷的說完了這一句,身子已經率先沖了出去,手中的無鋒更是不知道何時已經出現在自己的手中,在燈光的照耀下散發著陣陣冰涼的寒意……

雷刀傻傻的站在那裡,他實在不明白,自己到底哪兒出了差錯,為什麼本該相互火拚的人會全部聚集在這裡?更重要的是他們怎麼說殺就殺?;連一點商量的餘地都沒有?他們每一個人的眼中為何充滿這等強烈的殺意?、他卻不知道,他的一個局,差點將趙漠陷於死地,這對於將兄弟情意放在第一位的紫楓歐陽俊等人來說,是絕對不可饒恕的事情,至於所謂的道義,對於受到葉星辰影響的他們來說,那完全是扯談,將敵人徹底的斬殺在搖籃之中,這才是他們最喜歡做的事情,對於傷害自己兄弟的人,更是要趕盡殺絕。

雷刀還在愣神,歐陽俊的殺招已經襲來,本能的抽出自己的戰刀朝歐陽俊的無鋒迎去,噹啷一聲脆響,雷刀靠著自己的蠻力硬是將歐陽俊的無鋒盪開,可是他還來不及抽回戰刀,林翱翔的雙截棍已經朝他砸來,雷刀趕緊回刀擋去,可是林翱翔的雙截棍卻彷彿一條靈蛇一般,繞過雷刀的戰刀,直接砸在了他的手腕之上,差點將手中的戰刀掉落。

就在這個時候,王小虎手持一把黑鐵長棍,巨大的身子更是已經撲到了身前,狠狠的一棍就朝雷刀的腦袋砸去。

雷刀的幾名親屬想要向前營救,可是他們都是被比自己多出幾倍的星曜會成員圍住,哪裡有機會營救雷刀。

面對呼嘯而來的鐵棍,雷刀根本不敢硬抗,只能夠朝後面急速退去,可是羅隱那敏捷的身影瞬間繞過王小虎,手中薄劍風寒沒有帶起一點破空的聲音,已經來到了雷刀的心口,雷刀心中大駭,趕緊朝左邊閃去,可是依舊被鋒利無比的風寒劃出了一道長長的口子,鮮血滴答滴答的往外直流,臉上更是一片痛苦之色,可是他卻知道,他不能夠就此停下,一旦停下,等待他的就只有死亡一條路,他不能夠死,他還要成為一方的王者,他隱忍了那麼久,聚集了那麼多的勢力,就是為了能夠成為一方的王者,不再成為別人的附庸,如今眼看自己就要成功了,自己又怎麼能夠死在這裡呢?

忍著心口的劇痛,雷刀一個翻滾,起身就朝左邊跑去,而他的幾名直屬小弟眼看自己的老大想要突圍,也一個個奮起反擊,他們可以死,但死之前,一定要保證自己的老大突圍出去。

歐陽俊,羅隱,林翱翔,王小虎四人同時朝前竄去,想要攔下雷刀,可是卻被他的幾名小弟給攔下,王小虎大喝一聲,手中的鐵棍狠狠的橫掃而出,將幾名小弟的武器全部砸飛,而歐陽俊等人同時暴起,手中的武器發出陣陣寒光,瞬間奪走了幾名小弟的性命,可是雷刀卻已經突破了一個口子,眼看就要逃離出去,卻見到一頭紫發的紫楓忽然攔在了他的身前。

雷刀還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應,就見到一道紫色的刀芒在自己的眼前亮起,接著就感到自己的脖子一痛,一股殷紅的血液自自己的脖子前冒出,是如此的絢麗。

「紫楓……你……你一向一言九鼎,今日為何出爾反爾……」雷刀立馬雙手捂住自己的脖子,生怕那鮮血流的太快,眼中更是充滿憤慨之色,他很是不明白,一直以來,一言九鼎的紫楓竟然會出爾反爾,他既然說了要放過自己,陳小龍等人無恥的動手也就算了,可現在,他竟然親自動手,這不完全違背了他的話語么?

「說話算話,這是我做人的原則,但是為了兄弟,我可以放棄一切原則……」紫楓冰冷的留下這一句話,手中的紫月刀再一次劃破長空,竟然直接將雷刀的腦袋斬了下來,他的眼中依舊是一片冰涼,不過隱隱望去,卻有一團火焰在燃燒,那是一股憤怒的火焰,當初他們兄弟幾個,如今還剩下這麼幾人,要是趙漠真得再出現任何差錯,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原諒自己?

雷刀的腦袋高高的飛起,他的眼中充滿了疑惑,疑惑之後,卻是深深的明白,似乎,自己做錯了一件事,那就是低估了紫楓等人之間的兄弟情意,一切的一切,鬥不過是一場戲而已。

而自己,似乎就觸動了他們心中的逆鱗,這,難道就是自己的命運么?

雷刀腦袋重重的落在了地上,雷刀也徹底的失去了意識,而他那還在噴血的身體卻慢慢的朝下倒去,數十名一直跟隨雷刀的小弟看到自己的大哥已死,一個個口中大叫,彷彿吃了興奮劑一般,沖向了殺掉雷刀的紫楓,就算他們知道報仇無望,但希望陪著自己的大哥一起死,可是星曜會的這群小弟都是訓練過的超級精銳,幾人組成一個小組,輕而易舉的收割著這些小弟的性命,至於其他的那些小弟,看到雷刀已死之後,則是一個個宣布了投降,他們可不想陪著雷刀一起死。

一場針對趙漠的伏擊就這麼結束,眾人臉上並沒有露出任何勝利的興奮,相反,每一個人的臉色都極其的沉重,這一次,要不是歐陽俊一直強調著心中的不安,要不是陳小龍加倍了巡查的力度,要不是他們及時趕到,很可能趙漠已經遭了毒手,一個雷刀就這麼難以對付,那麼一直隱藏在後面的馬俊傑和雷婷婷呢?

自己能夠找出他們么?如今他們已經公開露面,這條消息也該傳到了馬俊傑和雷婷婷的耳里,他們會做出什麼樣的反應?

最後的決戰,就算是真的擊敗了馬俊傑和雷婷婷,又會保證所有人都沒事么?

趙漠的傷勢雖然不致命,但卻極其的嚴重,不得不好好調理一番,整個新區陷入了短暫的空白期,也不知道是不是陳小龍等人的有意安排,一股神秘的黑道力量在新區逐漸的崛起。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眨眼已經是除夕之夜,葉星辰沒有返回靜海市和眾人團聚,更沒有去澳大利亞陪伴蘇姍等人,他只是呆在台北,等待著什麼?、、 「我看看是什麼人,這麼大膽,竟然敢欺負秦伯父,實在是無法無天了,在我西北玉石集團的地面上,竟然還有人敢於動手,站出來讓我看看,什麼人難道不要命了嗎?」就在他們這些人坐著的時候,走廊上突然傳出了一個囂張的聲音,玉石集團的人立刻臉色大變,這個人可不是普通人,這就是她們的大少爺,在西北地區一個無法無天的存在。

秦二爺剛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也有些納悶兒,很明顯在他的腦海里並沒有印象,但是看到進來的人的時候,臉上就露出了笑容,這個傢伙差點兒成為自己的女婿,秦二爺知道今天這個是有的了,自己可沒有叫這位大少爺出頭,是這位大少爺自己冒出來的,就看看你李天有多大的本事吧,在魯東省,雖然你很厲害,但這裡可是大西北呀,你能不能壓住這位大少爺,就只能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秦二爺這個時候有些感謝秦冰的母親了,給自己生了一個這麼優秀的女孩兒,追求女兒的人都是比較厲害的,不管是現在的李天,還是以前的這位大少爺,又或者是湘江的一些公子哥兒,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一片天,只是女兒已經跟了李天了,其他的這些人無福消受了,也怪自己當初不願意得罪家裡的其他人,秦二爺現在是很後悔的,如果讓他再回去一次的話,肯定會不顧一切的守護住自己的女兒,只有女兒才是一顆經久不衰的搖錢樹,其他的人都是扯淡,可惜現在沒有後悔葯啊。

李天有些詫異的看著進來的這個傢伙,身高大約只有1米65左右,這個身高就算是在江南也不算是高的,不過在日本人那邊應該算是高的,誰讓日本人的身高都不高的,在大西北地區,大家基本上都是人高馬大的,1米8以下的都是很少見的,這傢伙身後跟著幾個壯漢,實力的確是很強,以李天的眼光來看都很強,就更加不要說其他人了,尤其是這傢伙身後的老者,進門就一直盯著李天不動,這是一種強者的共鳴,只有強者才能夠感覺到其他的強者。

「原來是展堂賢侄啊,只不過就是一點小事情,所以就沒有打攪你,我知道最近你在清修這些世俗間的事情,還是我自己來處理吧,一段時間不見,看你好像比原來好了不少,這一段時間一定沒少修鍊,真是羨慕你們這些修真之人,可以讓自己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好,對於我們這些老傢伙來說,只能是慢慢的坐在沙發上等死了,返老還童的事情不可能發生在我們身上。」秦二爺客氣的說道。

對於這位大少爺,秦二爺也是要敬著的,銷售集團有好幾個,秦氏珠寶集團現在又在走下坡路,可是玉石集團就不一樣了,只有這一個玉石集團,而且玉石集團的老總也只有這一個兒子。

「秦伯父說的哪裡話,多年前我們的那次見面可以說是一見如故,我們雙方也是忘年交,當初我就給你說了,如果在西北地區遇到什麼事情,直接找我就可以,如果不是我們王副總給我打電話的話,我還不知道今天這裡竟然發生了這麼惡劣的事情,我們真是對不住您了。」這傢伙竟然主動道歉,讓玉石集團的人都感覺到驚訝,要知道這個傢伙沒理也要胡攪三分的,道歉的事情從來不會發生,不過看看對面的人,大家也就明白是怎麼回事兒,既然是看上了人家的閨女,道歉這種小事兒也就不在話下了,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兩個人邊說邊聊,竟然把其他人都當成了無物,至於玉石集團的人,那也沒有什麼好反應的,他們大少爺說什麼就是什麼,誰都知道總裁很寶貝這個大少爺,就算集團內部的一些事情,大少爺說了就算。

包括一些副總在內,都是挖空心思的討好這位大少爺,除了是玉石集團的大少爺之外,還是某個大門派的繼承人,據說咱們大少爺的師傅可了不得,在整個修真界都是鼎鼎大名的人,至於說到大少爺的師祖,那幾乎站在了華夏修真界的頂峰。

而且咱們這位大少爺的母親也是來歷不熟的,在京城那邊是一個政治大家族,掌握了很大的權力,要不然也不可能只找玉石集團那麼長時間,就是因為這個原因,這位大少爺比京城的一些貴族子弟還要厲害,雖然遠在西北地區,但是實力卻很強悍,屬於華夏二代當中頂尖的一部分,而且是最頂尖的一部分。

對於這位大少爺的來歷,李天是沒有那個功夫去管的,不管你有多麼強的後台,也不管你這個人有多麼的厲害,反正哥們今天是依足了手續來的,你們就得給我一個交代,如果這個交代讓我不滿意的話,哥們就繼續在這裡鬧下去,反正你們什麼時候有個妥善的解釋,哥們這裡就什麼時候收工。

兩個人聊了有15分鐘,李天在那裡打遊戲的聲音傳了過來,這個聲音在別的地方都沒什麼的,等人的空閑玩手機,這是最正常的一個操作了,但是在這樣的場合下,就顯得有些不合時宜了,這個大少爺聽到這種聲音,立刻就感覺到腦子要炸了的感覺,這小子是沒把自己放在眼裡啊,當這位白大少爺進門的時候,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事兒,唯獨李天在那裡玩手機,白大少爺還以為李天是個小孩兒呢,所以也就沒怎麼在意,這點氣量還是有的。

但現在仔細觀察了一下,發現遠不是這個樣子,雖然這傢伙長得跟個高中生一樣,但周圍的人引以他為中心,這就說明這小子是一個核心人物,你作為一個核心人物,不尊重老子,那你的好日子可就來了,在西北這塊地方,還沒有人敢不尊重老子的呢。 台北市,穆家所在的莊園內,到處貼滿了年畫,對聯,花籃等等,僕人們也穿上了新衣,一個個房間更是張燈結綵的,一副喜氣洋洋的樣子,春節,對於所有中國人來說,都是最為神聖的節日,就算海岸的這一邊,依舊如此。

而穆家的停車場,更是車滿為患,雖說穆星澤死去的消息已經傳遍了整個台北,但依舊有許多人士前來拜年,穆家龍離家做了和尚,穆家靖成為了穆家名以上的家主,如今正帶著自己的弟弟穆家傑呆在大廳之中接待台北各界的名人名流。

穆家莊園所在的後院之中,卻是一座優雅寧靜的小公園,和外面張燈結綵一片喜氣洋洋的環境比起來,這裡顯得安靜了許多,甚至在這裡,感覺不到任何過節的氣氛。

不過這個時候,一名穿著大紅色唐裝,留著一頭長發的男子慢悠悠的走在走廊之上,修長的身影是如此的脫俗,就彷彿一團火焰一般,是如此的絢麗,給這寒冷的冬季帶來那麼一點點溫暖。

只是男子臉上卻掛著一抹邪邪的笑容,特別是嘴裡叼著的一根香煙,完全破壞了這熱烈的美。

「星辰,你過來!」這個時候,小花園的一間房門忽然打開,一身黑衣的穆星澤站在門口,朝著葉星辰招了招手。

「厄……」葉星辰點了點頭,轉身就朝穆星澤走去。

「你小子穿得這麼紅做什麼?」看到從頭紅到腳的葉星辰,穆星澤很是納悶的說道。

「紅紅火火唄?難道你想我和你一樣,大過年的,還穿的一身黑不溜秋的,就像家裡死了人一樣?」葉星辰一副你很白的表情。

「你……」穆星澤被葉星辰這句話氣得夠嗆,想要辯駁些什麼,可是忽然發現和葉星辰爭吵的話簡直就是浪費時間,只好轉移話題:「今晚雷動天要舉行一次宴會,我打算今晚前去,給他一個大大的驚喜,你覺得呢?」

Prev Post
一旁的護衛看到了,忍不住叫了一聲,這刀耍得極好!就連他都看不出她的手法,簡直太快了!
Next Post
她翻了個白眼,等她白眼翻回來她才發現這根本就是她看上的那副畫。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