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家三爺,自己不出手,卻是命令着,兩個呂家死士。

“對付,區區的七品神境的中位神,本尊,還需要使用妖術嗎?”

南天發出一聲,低笑聲。

“你不是天屠!”

呂家三爺,等人,渾身一凜,本能地感覺自己,寒氣直冒!

“是不是,天屠,無所謂。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都得死!”

南天一笑,或者說是:神爐,不屑一笑。

“呼啦!”

神爐大手一揮,藉助南天的身軀,大展神威。

基本上,一拳一個,兩拳就秒了剩餘的兩個七品神境。

兩個七品神境,掛掉後。

剩下的呂家三爺,直接是癱軟在地上。

事到如今,他才知道,自己真的是惹錯主了!

“天屠,你饒我一命吧!”

“我雖然不值一提,但是,我大哥是呂家的家主。我們聖槍呂家,都歸我大哥管。你不看僧面,還請看看佛面,就饒了我一次吧!”

呂家三爺,磕頭求饒道。

現在,他只能搬出,自己的大哥來!

“聖槍呂家?去,老子當初,縱橫神國的時候,根本沒有聽過。你若是說,太白神王是你的大哥,老子我倒是可以饒你一命!至於,現在,直接秒了你!”

神爐,哈哈一笑。

“太白神王,已經消失很多年了。他不是我大哥……..我大哥,其實,也不差,他是上位神!”

呂家三爺,憋紅了臉,說道。

“大言不慚!”

“上位神,也敢說是高手?”

總裁爹地你欠削 “垃圾一個!”

神爐,輕蔑一笑,旋即,大手一拍。

“轟啦!!”

巨大的手掌,凌空拍下。

“咚!”

手掌拍下,直接將呂家三爺給拍成了肉餅。

聖槍呂家一行四人,四大高手,氣勢洶洶,到頭來,全部隕落,落得死無葬生之地!

“今夜,不平靜!還需要,更多的鮮血,來填平,來裝點這夜色!”

神爐,感知力,驚人無比,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道。 天明瞭,神城裏頭的各大勢力,有不少,都是發出了雷霆咆哮!

首先是聖槍呂家,呂家的家主,一個資深的上-位神,神色冷厲。

“該死的!”

“三弟,還有家族三個七品神境的中位神,都隕落了?”

呂家的家主,本來,不易動怒的臉龐,都是扭曲了。

“給我查!”

“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

呂家的家主,神色猙獰。

“這件事情,我聖槍呂家,絕不能善罷甘休!縱然是,上天入地,也要將兇手抓出來,殺無赦!”

呂家的家主,暴躁地狂吼道。

這一日,聖槍呂家,白衣縞素,都在舉辦喪禮。

除卻呂家外,神城裏頭的其它大勢力,亦然隕落了許多中流砥柱。

其中,最強大的兩個六品神境,分別是兩個上流勢力老祖級別的人物。

他們的隕落,對這兩個上流勢力,造成了巨大的打擊。

原本,他們想要衝擊頂尖勢力的,現在這個念頭,只得全部掐滅!

有強硬派,復仇派,叫囂着,提出了:“復仇,追查兇手的口號!”

但是,很快,這兩個派別,就不行了。

這些大勢力裏頭,有冷靜者,實權派,發出聲音:“追查個屁呀!老祖的實力通天,已經達到了六品神境,都被人無情抹殺掉了。就憑藉,我們剩餘的人,如何去追查兇手?”

“我們當前,應該緊縮實力,想辦法,保住原有的地盤纔是真!”

萌妻來襲:總裁,請驗貨! 實權派的人,提出建議。

他們可沒有聖槍呂家這樣的強悍實力和深厚的底蘊,禁不起,一而再,再而三的波折。

………

當然,最慘的,還是燕?商會。

燕?商會,本來就只是神城裏頭,中流偏下的勢力。

商會裏頭,僅存的兩尊九品神境——會長和太上長老,又被南天給幹掉了。

現在,他們可謂是慘死了!

整個燕?商會,頃刻間,就分崩離析,沒有神境強者主持大局。

燕?商會,在競爭激烈的神城裏頭,根本存在不了。

很快,燕?商會就被敵對勢力給攻破掉了。

燕?商會上上下,哀鴻一片!

包扒滸和他的那個老爹,燕?商會的高級執事,在混亂當中,被敵對勢力的強者,給斬成了碎片,可謂是悽慘無比。

這一切,到算是,塵歸塵,土歸土了!

燕?商會,煙消雲散了。

南天的一些潛在敵人,也隨之,化爲灰燼!

……..

這一日,神城驚動。

所有,神城裏頭的大人物,都知道了,這個叫——“天屠”的格鬥士,可不是好惹的。

“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欺負天屠的!”

這一次,很多人,腦海裏頭,都有一個念頭。

“天屠”這個小小的格鬥士,背後,也是有着龐大的勢力支持!

或者說是,絕世高手,站在天屠背後!

城主府裏頭,李煒手上拿着,一份名單。

美貌的女子,有些好奇:“哥,你看什麼呀?”

李煒,緩緩地說道:“這是,我城主府的巡城士兵,最新統計出來的,隕落在城池內的強者名單。”

“這些人,全部都是神境強者。具體如下:九品神境兩人,八品神境強者二十四人,七品神境三十五個,六品神境兩人!”

“什麼,這麼多神境強者?連六品神境強者,都隕落了兩個?還有,七品神境,就算是中位神了,一下子死了三十多個,任何一個大勢力,都承受不了呀!”

美貌女子,吃了一驚。

“這些人,全部都是昨夜過去,追殺天屠的!現在,這些人,全部死了!的確,那些勢力,全部都是動動筋骨了。”

李煒,語氣幽幽地說道。

“‘天屠’,不過是一個九品神境的格鬥士,可以殺那麼多高手?”

美貌女子,睜開了水靈靈地眼睛,十分不解地問道。

“自然不是!”

“那一日,我看見,天屠身穿靈甲,就應該有所知道了。天屠,這麼傑出的青年強者,如果是散修,如何能夠成長如此?”

“他要麼是某個外地神城大勢力的核心成員,要麼就是某個隱修強者的祕傳弟子!”

李煒,耐心地解釋道。

“不過,這一次,天屠倒是和聖槍呂家,真正地走上了對立面。”

“現在,聖槍呂家的家主,親自頒佈了——‘追殺令’,要與天屠,不死不休!”

李煒,緩緩地說道,目光深遠,也不知道,再想些什麼。

“天屠,天屠!你是第一個正面擊敗我李煒的人。你可千萬不要就這樣被殺了,我還在等着你。我李煒,會再次向你挑戰,到時候,你就必死無疑了。”

李煒,心裏頭默默地念叨着。

……….

解決了那些個殺手,南天便帶着神爐,繼續回到了神爐宗地底之下。

南天出去最大的目的,便是,突破真神境。

現在,目的已經達成了,南天也不想多加逗留。

畢竟,一下子藉助神爐之力,屠殺了那麼多大勢力的強者。

南天也怕,那些大勢力,聯合起來,開展報復行動。

焚陽神爐的實力,還沒有全部恢復,應付起來,肯定會有諸多問題,爲了自己的小命,也爲了,回到地底下繼續大量吸納——高等級的“火屬性”仙氣。

“嘿嘿,那些個神城大勢力,估計想破腦袋,也想不到,我會在神爐宗的總部高塔地底下吧!”

南天心中一笑。

“不管了,好好修煉了。天塌下來,還有頂尖勢力——神爐宗頂着呢!”

南天,不禁好笑,旋即投入了緊張地修煉當中。

突破了真神境後,一個大關卡,被邁過去了。

南天再次,吸收高等級火屬性仙氣,修爲不禁暴漲,簡直水一日千里,每天都有巨大的收穫。

…………..

日子一天天的過着。

一個月後,突然間!

神國的中央地帶,遽然間,發生了一起聲勢震天的大爆炸!

“轟隆!”

一聲巨響,驚起了神國七十二神城的所有強者!

接在,在爆炸的中心地帶,出現了一個空間裂縫。

從空間裂縫裏頭,不斷地涌現出,一羣又一羣的惡魔!

這些惡魔實力,很是強大!

不多時,就有惡魔與神國境內的神城,交戰起來了!

負婚 一時間,神國境內,硝煙四起! 這些惡魔,都是自惡魔界裏頭來的。

如果,南天在場的話,一定會認出來。

不過,這些自惡魔界裏頭出來的惡魔們,實力似乎暴漲了很多!

也不知道,這些年來,惡魔界裏頭,到底發生了什麼異變。

從神國空間裂縫裏頭,涌-出來的惡魔們,最差的都是高級惡魔級別。

按理說,高級惡魔,也不可怕,比之,外界宇宙的實力劃分,也就媲美普通的人類機甲戰尊罷了。

算不了多麼強大。

神國,可是聖境多如草,神境也是滿地走。

一大批高級惡魔,按理說,是無法掀起什麼風浪的。

但是,可怕,就在於,這羣惡魔們,似乎不受神國特殊法則的約束。

在神國裏頭,受制於特殊的法則力量。

比如說,一個普通的聖境強者,也就能夠表演一下“胸口碎大石”這樣的小把戲。

強如九品神境,這等原本在外界宇宙裏頭,可以呼風喚雨的強大存在,在神國裏頭,也就是可以御空而行,能夠發揮的實力和特效,毀滅能力,也就和一個外界宇宙的機甲戰王差不多。

這些惡魔們,十分特殊,沒有法則約束力量。

Prev Post
陳天明屢次追求蕭姨未果的同時潘夢蓮也對陳天明主動展開了猛烈的追求攻擊,幾次下來都無果而終,甚至,有一次在公開場合上陳天明直接當眾的拒絕了潘夢蓮,並且揚言他喜歡著的人是蕭姨。
Next Post
「行,你們兩個等著。」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