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這些,戚薇薇都不知道,畢竟,她現在已經成為了總裁秘書,她一定要勤勤懇懇的工作。

讓那個狗眼看人低的路蘇寒,看看自己的真正實力。

戚薇薇進了辦公室之後,雲帆的秘書,就喊下一個人進去面試。

連續進去了兩個人,最後都垂頭喪氣的出來了。

喊道第三個人的時候,雲帆的秘書也愣了愣。

因為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剛才奄奄一息的曾佐凡。

雲帆的秘書皺眉:"這位先生,你現在的身體,行嗎?"

曾佐凡微微一笑,有一種病美人的既視感:"沒事,我還撐得住!"

雲帆的秘書點了點頭:"那好吧,你先進去吧!"

曾佐凡笑了笑,便推開門,向著辦公室裡面走去。

蘇寒正在低頭看曾佐凡的個人簡歷,就看見他推門進來。

想到他的病,蘇寒皺了皺眉:"你認為,像你剛才的情況,我們公司還會要你嗎?"

曾佐凡笑了笑:"不管要不要,我總要來試一試的,不是嗎?"

蘇寒笑了:"說的也是,不到最後一刻,決不放棄嘛,那你說說,為什麼要來我們公司應聘!"

曾佐凡不卑不亢:"其一,我認為,自身的能力足夠,其二,盛世集團是個大平台,我想在這裡發展,實屬人之常情!"

蘇寒點了點頭:"你說的都沒有問題,可是,你嚴重的忽略了一點,你的身體,你這樣的身體,可能不適合我們公司,你隨時病倒,我總不可能,隨時安排醫護人員跟著你吧!"

曾佐凡的眉頭,微微蹙了蹙:"路總說的是,只不過,我的身體,僅僅是今天忘記帶葯了,也沒有路總說的那麼嚴重,要是那麼嚴重的話,我怎麼可能活到今天,又怎麼可能,有那麼多的大公司,願意要我呢! 奉子閃婚:鮮妻不準逃

蘇寒想了想:"你說的也是,只不過,我心裡還是有擔憂和疑惑的,你讓我思考思考,你先出去,等我答案吧!"

曾佐凡點了點頭,轉身,他的腳步微微頓了一下,轉身看著蘇寒:"我知道,路總這次是想對公司進行大換血,畢竟,以前的一些老員工,只是服從你的父親,想要馴服,還不如重新帶一批人,來慢慢適應的強!新員工對你給予他們的機會,也會分外感激,更加努力的工作!"

曾佐凡說完話,轉身離開,並沒有看蘇寒的反應。

看著曾佐凡的背影,蘇寒陷入了沉思。

接下來幾個人的面試,蘇寒都有點不滿意,並沒有那種,讓自己想要留下他們的衝動。

他這個人做事,一向比較隨性。

面試完所有的人後,蘇寒將雲帆的秘書叫進來:"去看看,那個曾佐凡還在不在,如果在的話,就讓他直接上班吧!"

雲帆的秘書看著蘇寒:"路總,那他的身體……"

蘇寒搖了搖頭:"沒事的,死不了人!"

雲帆的秘書點了點頭,轉身走了出去。

蘇寒面試完前來應聘的人,看了看時間,已經十點四十分了。

他打電話,讓戚薇薇來辦公室。

最強妖孽 戚薇薇馬上過來:"總裁,請問您找我,有什麼事情?"

蘇寒想了想:"一會我開會,需要兩個東西,你幫我跑一趟監控室和人事部,幫我去準備一下,十一點的時候,我們準時在會議室門口見面,能做到嗎?"

戚薇薇點了點頭:"能!"

蘇寒點了點頭:"你過來!"

戚薇薇走上前,蘇寒在她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她的眸子閃的厲害:"總裁,真的要這樣決絕嗎?"

蘇寒冷聲:"能不能按照我說的去做,到底你是總裁,還是我是總裁!"

戚薇薇趕緊點頭:"去去去!當然您是總裁了!"

戚薇薇說完,趕緊轉身離開辦公室。

她對這個人,現在簡直是怕了,簡直一點情面都不留。

看來,自己以後在他手下做事,一定要小心翼翼的。

戚薇薇離開之後,蘇寒的辦公室門,再度被敲響。

蘇寒看著拿在手裡,正打算去換的西裝,眉頭不悅的皺起來:"進來!"

曾佐凡面無表情的推門進來:"總裁!"

蘇寒看了他一眼,將西裝扔在沙發上:"怎麼?你找我有事?"

"總裁,您讓李秘書傳給我的話,意思是留我在盛世集團上班嗎?"曾佐凡問。

"當然,不然我讓他聯繫你幹什麼,你今天就上班,上午先熟悉一下公司的環境還有一些資料,我一會要去開會,你就不用跟著過去了,畢竟,你剛剛身體不舒服,還有,以後在我的手下工作,你自己身體不舒服,自己要隨時留意,不要把病情帶到工作中來,不然的話,別怪我不留情面!"蘇寒冷著臉說道。

曾佐凡點了點頭:"好的,我知道了,路總!"

他說完話,就轉身出去了。

蘇寒站在原地想了想,才轉身去換衣服。

他不是傻子,誰有能力,誰沒有能力,他一眼就能看出來。

戚薇薇屬於那種努力踏實的勤奮型,或許,她也有天資。

畢竟,能自學拿到高等學歷,還有豐富工作經驗的人,並沒有那麼多。

只不過,她的勤奮比她的天資,更讓人受關注。

而曾佐凡就不一樣了。

他有天資,而且能力非凡,他說出來的話,就讓人有一種信服的衝動。

不光如此,他說的話,句句在理,基本都在點子上。

就算他有先天性哮喘,蘇寒還是不願意,錯過這樣的人才。

畢竟,他的手下,正是需要人手的時候。

蘇寒換完衣服出來,看了看錶,還有十分鐘。

他很清楚,今天第一天上班,他就讓公司眾高層下不了台,今天的會議上,他們肯定不會給自己好果子吃的!

但是,哪有如何,他不怕!

他有信心,自己能面對接下來的暴風雨!

甚至,只要一想到接下來要面對的挑戰,蘇寒的骨子裡,就一種興奮,熱血沸騰的感覺。

他從辦公室里出來的時候,門口面試的人,已經走光了。

蘇寒徑直走向會議室。

他到了會議室門口,並沒有進去,而是站在那裡等戚薇薇。

會議室門口,陸陸續續來了開會的高層。

他們沒有見過蘇寒,看他那麼年輕,基本都沒有人將他放在眼裡,只是單純的以為,他應該是哪個高層新換的助理或秘書。

看著高層們不斷的走進會議室。

蘇寒看了看時間,還有兩分鐘。

但願戚薇薇這第一次辦事,別給自己辦砸了。

不然的話,他都難以說服自己,去繼續任用戚薇薇。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是剩下一分鐘了。

雲帆走了過來,他看著蘇寒:"路總,怎麼站在門口,不進去?"

蘇寒想了想:"雲副總,你先進吧,我還要等一個人!"

雲帆看了他一眼,點點頭,轉身向著會議室里走去。 直播的鏡頭裡,葉玫佳已經上車開車走了,看懂什麼的梁棟,撓了撓下巴,「堂姐,你同學好像在搶風頭啊。」

「瞎子都知道。」昨晚葉玫佳才知道董佳期的身份,沒想到,今天一早就利用上了,看來她還真是所託非人,這個葉玫佳,居然踩著木兮上位和紀家攀關係。

氣的梁淺,連飯都吃不下,「爺爺,媽,二嬸,我還有事先出去了。」

「阿淺,你去哪兒?」追問梁淺的聶曉雲試探性看了眼梁平的臉色,生怕梁平生氣,幸好梁平並未生氣,聶曉雲這才鬆了一口氣。

梁棟想要解釋梁淺離開的原因,就對上坐在對面的胡秋霞對著他搖頭。

看懂的梁棟沒說話,撿起自己的包子,「爺爺,我先去上學了。」他得去看小寶弟,絕對不能讓那個對小寶弟有企圖的湯嘿嘿比他先到。

「嗯。」 貓痕傷 梁平知道梁棟這麼早就要出去是去哪兒,但這件事,考慮到某些得益之處梁平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和梁平有同樣想法的胡秋霞,看到梁棟要出去,跟著起身,「媽給你拿書包。」

望著胡秋霞那勤快的樣子,聶曉雲心裡在心裡嘲笑。

就算讓梁棟跟木小寶感情再好又怎麼樣,她就不信木兮能嫁入紀家,那個拖油瓶能逆襲成為紀家少爺,仰仗一個沒有未來幫不到自己的人,簡直就是最浪費時間的事情。

……

早上七點四十分的紀公館。

在花園散步的董雅寧,看到這則報道后,走路的步伐也慢起來。

刪帖?

昨晚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看來紀公館也沒幾個人知道,否則一早上早就傳遍了也不用她在這裡猜測半天。

董雅寧想給唐坤打電話,讓唐坤去查查,正要撥號,就看到羅拉和管平在綠化植物後面若隱若現的身影,隨著身影的走動,還有交談聲。

「寶少爺的事情查的怎麼樣?」

「沒有目睹寶少爺出事的人證,現場也沒有什麼可疑的地方……」

「查不到眉目,難道這件事只能就此作罷?」

「別急,幸好,今天早上,費助理和萊恩溝通進展時,意外得知正常的監控關閉后,還有一套備用監控開啟,我想裡面應該錄到有寶少爺摔倒時的畫面。」

「那真是太好了,今天就能看到監控錄像查個水落石出嗎?」

「今天可能不行,因為這套系統是加密系統,要進入這套監控系統需要密碼,為了安全起見,費助理一會會派人過來,將備用監控停掉,等姜助理明天回來,就能登陸進去查看監控內容。」

「那真是太好,這件事你告訴老夫人了嗎?」

「萊恩負責,我只是協助,我想萊恩應該會告訴老夫人這個消息。」

羅拉鬆了一口氣,「這回,是人是鬼,誰搞的鬼,都會水落石出,最好沒有其他原因,要真是人為的傷害,恐怕這個人得倒大霉了。」

「不止樓梯,就連附近都能拍得清清楚楚,到時如果有看到附近有上鏡的女傭對這件事知而不報包庇罪犯,我想得建議萊恩一併把那些人炒掉。」

「肯定要炒掉,這種人留在紀家,只會助長歪風。」

隨著兩個人的身影越來越遠,董雅寧開始憂心忡忡。

就連附近都拍得到,這麼說來,豈不是連她都入鏡了。

還好,上帝眷顧她讓她聽到這個消息,否則差點連自己怎麼栽了都沒發現。

董雅寧急得暗暗咬牙,現在可如何是好,一旦明天,姜軼洋過來,到時所有真相都會公開,她苦心經營數十年的計劃可就全毀了。

怎麼辦,怎麼辦……

……

早上,七點半,木小寶吃完早餐后,陪木兮一塊去做檢查。

坐在輪椅上的木小寶勾著自己的鞋子玩。

站在木小寶身後的許衛接到紀澌鈞打來的電話。

這是距離上回事情發生后,許衛第一次接到紀澌鈞的電話,「紀總,早。」

「嗯,太太和寶少爺怎麼樣了?」

「太太正在做檢查,一會輪到寶少爺做檢查,目前情況不錯,昨晚的新聞,他們還不知道。」

「嗯,有什麼事情再給我電話。」

「是。」

坐在輪椅上的木小寶回頭看到許衛掛斷電話的動作,「衛衛哥,你在跟誰講電話,是我家老紀嗎?」木小寶對紀澌鈞的稱呼已經從「二叔」變成「我家老紀」。

「是,紀總打電話過來詢問你們的情況。」早上交接的時候,費亦行給了他一個巴掌大的筆記本,封面是《太太和寶少爺貼身保鏢責任須知》,後面是費亦行手寫的各種注意事項,大到如何應對緊急狀況,小到……,寶少爺上廁所沒紙需要提供什麼紙都寫得清清楚楚,看來費亦行是怕他再說錯話,做錯事,所以才給他這本東西,讓他照著做。

「噢,是我家老紀啊,電話給我,我要跟老紀講話。」

關於這句話,許衛想起,裡面似乎有寫怎麼回答寶少爺,許衛掏出筆記本速度飛快翻閱。

木小寶勾著腦袋,一臉好奇盯著許衛手上的東西看,「衛衛哥,你在看什麼?」衛衛哥和他說話,怪怪的,不管是語氣還是態度,都像極了小狒狒。

許衛將本子拿下,看了眼封面,「這是費助理給我的,讓我對著這個本子做事。」

「哎呦,小狒狒還真是的,每個人都有每個人作事風格,怎麼能統一,那不就是跟機器人沒什麼區別,衛衛哥,你跟以前一樣和我們說話就可以了。」

「是。」嘴上說是的許衛,心裡卻不敢遵從這句話,畢竟他是錯過一次的人,現在做什麼都要循規蹈矩。

看到許衛還在翻本子,木小寶嘆了口氣,真不習慣衛衛哥對他那麼謹慎的樣子,算了,還是等有空再給老紀打電話吧。

此時在電話另一頭的紀澌鈞,坐在車裡,窗外是北方特有的建築格調。

座椅靠背的屏幕剛結束播放葉玫佳的採訪,紀澌鈞關掉屏幕,放下的手機沒過幾秒就響了。

Prev Post
這一陣咳嗽,就像是一個信號,讓眾人緊繃的心弦猛然鬆弛了下來,就連萬東也不例外。
Next Post
宣傳部的人掛了電話,在家裡也是直拍胸口,下午安排的工作她給忘了,因為她忘了,李冰又煎熬了一下午。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