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娘終於要火了:看樣子到時候我得好好打扮打扮了,指不準還能和大魔王你來個一見鍾情呢?

君九還沒來得及說什麼,風頌就已經一如既往的諷刺了過去。

風頌:你還是省省吧,也不看看自己現在多大年紀了,想要老牛吃嫩草?

老娘終於要火了:我特么……風頌我是上輩子和你有仇嗎?你就不能給老娘說句好的?

君九看著跳腳的瀟簫,再看了眼她的名字,似乎又是另一種意思了,不由得笑了笑。

一開始的時候她也不理解風頌的行為,但是這麼久過去了,再傻的人也該知道風頌或多或少對瀟簫是喜歡的,只有瀟簫本人神經大條,才會一直沒有發覺。

就例如此刻,其他人看到風頌說話都很識趣的當做不存在,就看到瀟簫一個人在那裡叫的起勁。

大魔王:的確收到了邀請,但是我還在考慮階段。

君九在回復了這一句之後也不說話了,任由瀟簫怎麼呼喊她都沒再出聲,直到vv號響起系統提示音,說是雅韻天下邀請她進一個名叫「八卦小分組」的群。

君九沒有猶豫就點了同意。

雅韻天下:這下好了,人都到齊了,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到底是誰在後面默默做的好事,就這麼巧只有我們群里的人受到了邀約?

看到雅韻天下打出的話,君九這才反應過來,原來不是盛平挑剔,而是這些人都收到了邀請,只不過都瞞著沒有告訴瀟簫。

君九當即明白過來這幫人打的是什麼主意,也動了點玩心。

清漓:我還是覺得是你們男生想多了,如果我們之中有人有著這個本事,何必還要在vv平台上活躍?直接簽約歌手出道不就行了?

青煙:古風圈的一共就那麼幾個人,會邀請到一塊很正常,應該只是巧合。

這還是君九第一次看到青煙一下子打出這麼多字,顯然對於這件事情也很放在心上。

就在君九也想趁此機會附和一下的時候,一直沒有發言的驚鴻天下突然打出了一行字。

驚鴻天下:大魔王,是不是你?

在看到這句話的時候君九的眼皮跳了跳,沒想到會被人這麼猜測,但她心理素質很好的迅速給予了回復。

大魔王:怎麼可能是我?如果我有這麼大本事,當初也不會被希言那麼壓著打了。

大家看到她這話就想起了當初君九參加的那場比賽,的確,如果不是她最後急中生智,臨場發揮的好,最後註定會淪為炮灰。

君九見自己說出這話之後,幾個人再也沒了反應,想了想開始主動詢問。

大魔王:所以說,其實你們都受到了邀請是不是?那麼你們的決定是什麼?要去錄製嗎?

盛平一次性邀請了這麼多人,就算是去錄音應該也是先錄一個小樣,最後聽過之後再做出進一步的決定,所以他們即便去錄製了歌曲,也有一定的概率被刷下來。

青煙:我最近工作比較忙,怕是沒有時間。

清漓:我也是,公司剛剛接下一筆單子,未來至少半個月我都抽不開身。

雅韻天下:你們兩個在帝都的人都如此,我這個在魔都的人就更不用說了,況且如果你們都不去的話,我可不想去做電燈泡。

驚鴻天下:那就這樣吧,既然大家都有事情去不了,就不用告訴他們兩人真相了,大魔王,你怎麼說?

這樣的情況是君九沒有想到的,雖然她知道他們在現實中都有著自己的工作,卻沒有想過工作會這麼忙,但這同時也側面說明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她所認識的這些古風大神,即便是在現實生活中,怕也不是泛泛之輩。

優秀的人,無論在哪個次元都會一樣優秀。

大魔王:既然如此,那我也選擇跟隨廣大群眾的安排。

本來她就沒想過要露面,不過既然是這樣,反倒是激發了君九的興緻。

第二天君九就接到了vv平台的電話,說是盛平那邊答應她的要求,只不過相對應的那邊也說明了情況,如果最後錄製出來的成果不符合他們的硬性標準,那麼製作方有權利拒絕她演唱的歌曲,君九聽了也表示贊成。

如此兩方一拍即合,vv平台很快就把《上古》的片尾曲之一發給了她,要求她在一周內給出錄音小樣。

「盛導,不知道上次我向您推薦的那幾位歌手您覺得如何?」

拍戲期間,君九找了機會試探著盛平的口風。

甄嬛外傳之華妃娘娘大翻身 「都還不錯。」盛平聽她問起這茬頗有些感慨,「我倒是沒有想到,現在的網路歌手能力也不差,只是我邀請了七個人,有四個人都以」工作忙「的名義拒絕了我的邀約,其中還有一個我最欣賞的人說是答應了下來,但是不願意露面,總歸有些遺憾。」

「歌手不同於演員,有著自己的性格也很正常。」見自己被點名,君九不著痕迹的為自己辯解著,好在盛平也沒有計較,點了點頭道:「這些我倒是不在意,只是希望到時候做出來的成品不要讓我失望就好。」

「那他們有沒有說什麼時候來錄製?」

「應該明天就能到了,我讓他們抓緊時間,畢竟我之前聽的那些個都是經過修音后的結果,只有親耳聽到我才能心安。」

與盛平確認了時間,君九這天拍完戲離開劇組的時候臨時和他請了個假,說是明天晚點過來。

因為她這段時間的戲拍的都很順暢,再加上明天沒有她重頭戲的戲份,盛平答應的很快,卻還是叮囑了一句,「無論如何下午都得準時回來拍戲。」

與《黎明鐘聲》不同,《上古》的主要出資人是華都娛樂,因此無論是電視機本身的特效剪輯,還是音樂後期,都是由華都娛樂的團隊來完成的。

時隔多年,當君九再次站到華都娛樂的大門口時,有種時光穿越的恍惚感,有那麼一刻,她覺得自己又回到了過去,再次成為了那個任人擺布的愚蠢的自己,直到一連串急促的腳步聲響起,才打斷了她的回想。

「不好意思請問一下……」

君九聽到動靜轉過身,就看到向她詢問的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姑娘,個子高挑,形象出色,有種天然的高冷氣質,可是當她一開口,你又能感受到她的溫和。

就在君九打量著人的同時,對方在看到君九的時候也陡然失去了聲音,一瞬不瞬的盯著她,最後似是終於反應了過來,猛地後退了一步,驚愕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她這樣的表現讓君九更加茫然了,就在她要重新邁出腳步走進華都娛樂的時候,那個女孩終於結結巴巴的開了口,「那個……你是君九吧?」

「對,我是。」君九再次停住腳步看向她,禮貌的問道:「請問你有什麼事情嗎?」

「也沒有什麼事情,就是……」女孩懊惱的跺了一下腳,卻是疼得嘶的倒吸了一口涼氣,低罵了句,「該死,忘了穿的是高跟鞋了。」

君九聞言莞爾一笑,對方卻已經顧不得疼痛,動作極快的從包里掏出了一本本子和一支筆遞給她,「能給我簽個名嗎?」

「當然可以。」君九友善的應了,直覺眼前之人很有趣,而在簽字的時候,她耳力敏銳的聽到她又在一旁竊竊私語:「風頌你給老娘等著,老娘我一米七五的身高再穿上高跟鞋,我還不信鎮不住你!」

君九聽到這話在簽最後一個字的時候差點寫錯,好在及時改正了過來,把本子和筆還給了她。

不是都說相由心生嗎?君九實在是沒有想到,在網路上向來嘰嘰喳喳像個麻雀一樣歡脫的女孩,不管是長相還是氣場居然都這麼的出眾,真是一點也不接地氣。

在猜到對方的身份之後,君九自然而然少了些拘謹,畢竟她和對方在vv平台上認識也快一年了,除了沒有見面,其實對對方都有了一定的了解。

「對了,你剛剛找我是有什麼事情嗎?」君九想到她剛才行色匆匆的樣子,主動當起了「護花使者」的角色。

「呀!」 韓娛之我為搞笑狂 瀟簫聽到她這話比君九還要驚愕,隨後拿出手機看了一眼,驚叫了一聲才懊惱道:「我快要遲到了,你知道華都娛樂的錄音間在哪個方位嗎?」

「跟我來吧。」

君九在說了這句話以後就當先在前面走著,瀟簫則一路緊跟在她的後面,君九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忘卻了過去的那些記憶,可是當她一一走過熟悉的格局布景時,以前的那些回憶不受控制的在她腦海里走馬觀花的閃過。

等到兩人走到電梯前的時候,電梯顯示正從十一樓往下降,趁著這個功夫,君九主動側身向瀟簫介紹道:「錄音間在十五樓,不用著急,現在是八點五十五,五分鐘足夠趕上了。」

瀟簫看著君九再度愣了神,還沒來得及說上什麼電梯就已經在她們兩人面前打開。

隨著「叮」的一聲,君九重新轉身看去,卻正好與從裡面出來的人四目相對。 「媽,君九他的粉絲已經比我多了,我不高興!」

「媽,我討厭那個君九,我討厭他的長相討厭他的聲音討厭他的一切,憑什麼他能奪走所有人的目光?」

「媽,他不過就是你以前錯誤的恥辱標記,你幹什麼那麼護著他?」

一聲聲一句句屬於前世的記憶在這一刻,在與方如煙對視的那一刻紛沓而來,彼時方如煙尚不知道她是屬於她的替死鬼存在的,所以對她厭惡至極,也從未在母親面前表現過對她的厭惡,直到最後她從煞血訓練營浴血歸來,被母親如同垃圾一樣扔在她的腳下……

即便已經想過了千萬遍,君九的心裡還是掀起了滔天巨浪,然後又被她硬生生的壓制了下來。

方如煙在看到君九的時候,眼中閃過一抹愕然,但也僅此而已,隨後問著身後的經紀人語氣刻薄道:「什麼時候像這樣的網紅貨色也能進我們公司了?」

這話從以「仙女」形象露面於世人前的方如煙來說實在是崩形象,但是因為君九早就認知到她這一面,所以聞言連眼睛都沒眨一下,瀟簫就不一樣了,她本就熱衷於刷微博看新聞,對方如煙自然是有所耳聞,在聽到她這句話后頓時皺起了眉,神色冷淡了幾分。

因為方如煙是方家的千金,再加上在華都娛樂有著投資,所以經紀人在聽到她說的話之後連忙解釋道:「而是因為目前拍的一部周播劇和我們公司有著合作,所以才會有所往來。」

「周播劇?」方如煙輕蔑的笑了一聲,「的確,像這種網紅角色能混個周播劇已經不錯了。」

她說完才慢悠悠的從電梯里往外走去,君九和瀟簫則同時走進了電梯里,雙方擦肩而過。

在方如煙看來,方家既然在華都娛樂佔有股份,那她身為方家的大小姐再不濟也算是個領導,因此她說什麼話君九也只能忍著。

「是么?」在電梯即將合上的時候,君九低笑一聲開了口,方如煙回過頭來就對上她一雙嘲弄的眼,「很巧的是,我最討厭的就是像狗皮膏藥一樣粘上來趕都趕不走的人,一個人究竟是有多不幸才會接二連三的上熱搜都被同一個人盯上?蹭熱度蹭的我都看著心酸。」

後面的話君九是轉頭對著瀟簫說的,從她的表情上看,完全沒有任何戾氣,就好像真的是在和朋友閑聊一般。

等到方如煙反應過來的時候,電梯的門已經在她眼前關上。

「他剛剛說的話你聽見了嗎?」方如煙的臉立即扭曲了,咬著牙道:「究竟是誰給他的底氣讓他和我這麼說話?你馬上去了解一下,我要知道他現在拍的戲的全部的資料!」

經紀人對她這樣的行為很不贊成的皺了皺眉,因為方如煙現在正在拍攝的戲導演已經反映了過來,說是她空有一副皮囊不行,還需要多下功夫,這話他還沒想好要怎麼和她說,她就又把心思放到了別的地方去。

「是。」

經紀人想了想,還是閉了嘴,不管怎麼說他都是華都娛樂的一員,方如煙的身份擺在那,他就不得不服從,只不過也僅此而已。 「真是沒有想到,在網上被吹捧的天上有地下無的方家小姐,竟然會是這麼一副面孔。」

電梯里,瀟簫禁不住當著君九的面感嘆了一句,言語里難掩訝然。

「娛樂圈娛樂圈,在這個圈子裡,誰不是帶著一副面具示人?電視里見到的和現實生活中的人,有哪幾個是完全一樣的?只不過是製造出來的假象罷了。」

這一點,君九在混跡了那麼多年的娛樂圈之後,早就深有體會。

「所以你也是嗎?」瀟簫順著她的這句話就問了出來,之後又覺得後悔,這種問題問出來非但得不到答案,反而會讓大家都陷入尷尬之中。

「對,我也是。」君九的回答出乎瀟簫的預料,讓她更加愕然了,醇厚優雅的嗓音在狹小的空間里愈發的惑人,「電視里的人只展現出了我的美貌,卻掩蓋了我其他的一些東西。」

她轉過身笑看著瀟簫,瀟簫用盡自己所有的力氣才剋制住自己在這樣的時候沒有捂心暈倒,至少保持了明面上的平靜,方又聽她戲謔道:「例如我的聰明,我的才智……唔,或許還有很多東西。」

瀟簫又是一愣,隨後「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還真是一點都不謙虛。」

「你這話說的讓我好傷心,我一直以為我只是在陳述一件事實。」君九故作沮喪狀。

瀟簫這次一眼識破,攤了攤手道:「好吧,你贏了。」

兩人相視一笑,本來陌生的尷尬也在這短暫的交談中煙消雲散,兩人的距離迅速拉近。

出了電梯,君九一路將瀟簫引到了錄音間,推開門裡面正有一個看似像工作人員的人在擺弄設備,瀟簫主動敲了敲門,「您好,我是今天來錄《上古》主題曲的受邀歌手。」

對方聽到她的話動作微微一頓,隨後轉過了身。

他還沒有說話,瀟簫在看了一眼過後已經不好意思的垂下了眼嘀咕了一句,君九離她離得近,所以很清楚的聽到了她的那句話,「怎麼辦,正好是我喜歡的類型。」

男人的長相不算出眾,但給人的感覺卻很儒雅溫和,再加上幾分疏離的氣質,的確很像許多人心中白馬王子的設定。

然而下一刻,男人的唇邊就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視線盯緊瀟簫一字一句道:「真巧,我也是。」

「也是什麼?」瀟簫沒能反應過來,君九第一時間則是以為他聽到了瀟簫的那句話。

「我也是受邀歌手。」他又重複強調了一遍,在瀟簫漸漸僵硬的面容中,他的身份已經顯而易見。

君九適時地退出了房間,將空間留給了這兩人,剛走出沒幾步,她就聽到了瀟簫憤怒的咆哮聲。

「風頌,你敢騙老娘!你明明說你只是一個身高一米七幾的男屌絲!」

君九腳步沒有停留,唇邊揚起一抹淺笑走遠了,看樣子過不了多久,他們古風圈就該有一樁喜事了。

一小時后,君九出現在了世紀傳媒的大樓前,《上古》的那首歌曲,她決定在這裡錄製。 君九本來去華都娛樂是想見瀟簫他們一面,等他們錄音完之後借用錄音室錄一下自己的那首歌,但是在看到方如煙之後,她立即改變了主意,誰知道在華都有多少她的眼線會在暗地裡盯著自己?

保險起見她還是來到了世傳,畢竟這是自己的簽約公司,只是沒有預約不知道現在有沒有人在用。

「嘉莉,幫我看一下錄音間這個時候有沒有人在用。」君九走到前台,正巧碰到嘉莉,神態自然的打了聲招呼。

嘉莉看到是她緊張了一下,一張臉瞬間瀰漫上一層紅暈,不過很快她就調整好了情緒,查了一下錄音間的使用狀況。

「早上七點開始盛詡就在錄製新專輯,不過因為他的時間只預約到了十一點,現在已經十一點零五分了,估計他已經離開了。」

嘉莉查了預約表后如實相告,君九道了聲謝就從電梯走了上去。

等她離開之後,嘉莉想到上次v博那件事之後上面關於君九對她的囑咐,還是拿起了電話撥打了出去,「賀總,是這樣的,君九他剛剛來了公司。」

與此同時君九走到了錄音室的前面,並沒有像嘉莉說的那樣盛詡已經離開,裡面仍舊很熱鬧。

從玻璃門看去,盛詡正坐在錄音間休息室的躺椅上玩著手機,錄音間里放著幾首流行音樂,一旁的助理遞給他一杯剛剛熱好的牛奶。

君九站在門口想了想,還是推門走了進去。

「你好,請問你們等會兒還需要錄製歌曲嗎?」

盛詡聽到有人說話懶懶的抬起頭來,在看到君九容貌的時候眼中掠過一抹妒意,俊秀的臉上滿是不耐煩,並沒有搭理她。

一旁的助理見此有些尬尷,卻也沒有說話。

君九見此耐著性子又問了一遍,「請問——」

「關你什麼事?」君九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盛詡打斷了,「你一個演員就好好做你的演員,跑到錄音間算是什麼事?還真當自己是影視歌雙棲呢?年紀不大,野心倒是不小,也不看看自己有沒有那個能耐!」

說這話的時候,盛詡絲毫沒有掩飾自己的輕蔑,直到一旁的經紀人都聽不下去咳嗽了一聲表示警告。

君九儘管有些生氣,卻也只是片刻,像盛詡這樣的嘲弄其實已經是最輕的了,他能夠直接把自己對她的不滿表現出來,至少代表他還算光明磊落。

只不過她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就有人已經先她一步的進了錄音間。

盛詡和他的經紀人見到來人都站了起來,微微頷首打了聲招呼。

「華總,今天怎麼有空來錄音間了?」

華宇,是世紀傳媒明面上的總裁,除了在企業的年會上平時很少露面,但卻不會有誰不認識他。

「盛詡,等會還有事嗎?」華宇沒有回答他經紀人的話,直接看向盛詡。

盛詡聞言看了眼君九,在華宇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就已經明白了他的來意,只是為了幫君九撐場子而已。

「沒有。」盛詡倒也直接,帶著自己的經紀人就從錄音間走了出去,在與君九擦身而過的時候君九就聽他輕聲道:「後台還真是硬吶!」

話語中是顯露於骨的諷刺。 從世傳錄完歌曲,又趕到片場拍了半天的戲之後,君九回到家裡,心情並不是很好,僅僅是因為盛詡的那一句「後台」。

其實這類傳言在前世她聽的次數數不勝數,但是也無法辯駁,因為那時候方家的確就是她的後台,讓她在娛樂圈暢通無阻,她也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問題,想著用實力證明一切就夠了。

但是現在當她再聽到別人這麼議論自己的時候,心裡就不是很舒服了,畢竟她從重生以來一直想擺脫的就是這層關係。

更讓她憋屈的還不是盛詡說她後台的事情,而是她自己本身都覺得不對勁,一開始世傳向她伸出橄欖枝的時候她雖然覺得有些奇怪,卻因為情勢有利於自己欣然答應了,可是之後無論是簽約的要求,還是今天錄音間華宇的親自出面,無一不說明了種種反常,讓她沒辦法再自欺欺人下去。

可是究竟是誰在暗中幫著她?這一點她始終想不明白,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個人在她的前世絕對沒有出現過,不然她也不會淪落到那樣的下場。

Prev Post
到時候玉帝要是為了自己的面子,再把自己給踢了,那可就完蛋了!
Next Post
嘭!嘭嘭!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