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如同他之前咒罵別人大年三十過來要錢,還賬的人一般,感覺很掃興。

但是徐玉知道說什麼大抵勸不了,而且徐添明的心估計急得不行,如同幾天角落裡抽的煙,平日都不咋抽煙還有喝酒的他,要麼獨飲要麼喝得醉醺醺回家。

徐添明有嗜酒習慣,但大抵不會如此頻繁和喝得洶湧

多少心中有事沒法排解吧!

所以徐玉只能望著那徐添明背包離開的背影,隨著帶門的那下響動,身影的消失以及接下來漸行漸遠的下樓腳步聲。

徐玉不知道徐添明過去會經歷什麼,但大抵知道經歷的多半也是艱辛與無奈吧……

徐玉和徐夢這樣期盼和擔心著什麼。

這樣提心弔膽著點日子,一直到6.10,星期二徐玉早班,下班了的徐玉距離家還有半小時步行點距離的時候,徐添明的電話打來了,表示徐玉準備買好菜回家怎麼的。

徐玉掛了電話才想起還沒來及好好問詢一翻,怎麼就掛了電話。

「回家再問吧!」

然後徐玉又往菜場方向走。

正在徐玉掛了電話走不到十來分鐘的時候。

徐玉還沒來及走到菜場處時,徐添明的電話又過來了。

「怎麼了……你……」徐玉有些驚訝。

更驚訝的是徐添明後面的話,本來說著多買菜的,隨後說著他晚點回來,怎麼的看情況,讓徐玉自行解決自己和徐夢等人的吃飯問題,徐玉還沒來及問啥。

徐添明就掛了電話。

留下徐玉一個人都有點蒙圈的感覺。

這是咋回事,這一會會的。

但徐玉有預感今天會發生什麼?

於是按照徐添明之後電話只叨了兩句,買點水果,瓜果的,然後又是匆匆掛了。

徐玉不遲疑著買著些零食以及瓜果回家。

到家的趙曉慧一如既往的叨叨和碎言,以及撈吃的,徐玉早有準備,多買了些,給了趙曉慧挑了些許,然後放著瓜果啥的放桌子邊等著徐添明回家。

徐夢自是也不稀罕這些瓜果零食的,但是也和趙曉慧一般好奇為什麼忽買這多水果的?有什麼事?

徐玉依舊只是重複著相同的話,自己也不明白,以及是徐添明電話囑咐的。

徐玉有點機械的回答,心裡卻很亂。

徐夢也和徐玉一般有點恍惚,只是徐夢和趙曉慧此時這點相同,追究著徐添明打電話說話的語氣以及原話具體怎麼說的細節。

徐玉一一簡單的回復下,她們的不依不饒,徐玉有點煩躁,之後便都沒問了,只是趙曉慧喃喃自語啥,徐夢則心事重重,時不時看著主卧的電視機旁的牆上點鐘擺,有些心不在焉的樣子。

又是很漫長的一分一秒的時間。

最後在快八點的時候新聞聯播放完沒會的時間,徐玉接到徐添明的電話。

電話強調了要趙曉慧呆一邊去,不怎麼出來啥的,注意言行怎麼的話語交代。

徐玉知道家裡要來人了,八成是閔星辰的家人。

徐添明說完就掛了,他表示說話不方便久說,讓徐玉記得囑咐趙曉慧便是了。

徐玉心思有點亂,只能相對委婉對趙曉慧囑咐再三,什麼聲音,著裝的衣服以及言行啊,在那叨了會。

弄得趙曉慧覺得是徐玉「發病」了,徐玉有些無語「你要病了,我都還沒病呢!」

徐玉暗搓搓無奈著。

但趙曉慧像個孩童般不肯換衣服怎麼的,說不通,表示她即使出去也不咋想換,更何況,又不出去,還是在家

只得囑咐一二。

趙曉慧不耐煩重複叨著「又不是見不得人,少胳膊少腿的啊,怎麼都嫌棄了,只知道就翹著****生河裡算了,沒良心,還嫌棄自個來了……這衣服又沒破又沒爛,怎麼的穿不得,別人還特意弄破衣服,現在都興(時興)這個,我還都是整塊整布,這衣服……」

話音還沒落完,忽然聽得些許門外動靜,忽然急促的腳步聲和兩三三的說話聲音。

大抵應該到二三樓了,說話聲音有些嘈雜,好像有男有女的聲音,但是最明顯是徐添明那耳熟的笑聲喝說話聲音。

徐玉有些慌張,還沒準備好呢?

急忙想把趙曉慧塞進哪裡去的感覺。

徐玉四處看地方,拉扯好幾下趙曉慧的衣領,即那睡衣的紅白黃相間的花紋圖案,和些許條紋的睡衣的衣領拽緊了,也沒注意趙曉慧的言行和徐夢瞪圓的眼睛,時不時咽了兩下口水的樣子。

就徐玉急得不行,又是像把趙曉慧拉進床底,廚房,衣櫃,洗手間,最後想想,讓趙曉慧去副卧,拴好門,打死也不要出來。

趙曉慧有些無語和好笑,又得多少聽到徐玉的言論以及對徐添明電話點猜測,大抵曉得點的,但是覺得和自己無關,趙曉慧顯得有點委屈:

「又不是醜媳見公婆,別人要見也是看夢兒,關我什麼事,怎麼不得我了(liao三聲),塞包袱般想幹嘛,我是累贅還是……!?」

徐玉沒等趙曉慧繼續叨叨,說話間已然和徐夢某種默契,都試圖推趙曉慧進副卧。

嬈情陷阱:薄情逃妻夜想逃 趙曉慧可能看徐夢點身子骨,怕萬一怎麼的,自己責任擔不得,然後有些煩躁,叨著「我自己走,別推吖,都搞點什麼事,又不關我啥……」

趙曉慧還沒說完,聽見門外聲音越來越逼近,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只有徐添明說話點聲音。

徐玉正納悶呢?

結果一扭頭的功夫,一溜煙的時間,徐玉轉身時,趙曉慧已然看不到身影,而副卧點門也關上了。

徐玉本想先去開門,但是又不放心些許,又退了兩步,折回來,輕敲了下副卧的門,趙曉慧不耐煩開門,耷拉著腦袋問道「怎麼,又鐘停了(意思這出又變卦了!?)我現在……」

徐玉忙回答道「不是,你注意,你……」

隨著咔嚓一聲響,副卧明顯聽到趙曉慧叨叨的聲音,畢竟租房,別說房間隔音,就是一戶房與一戶房點隔音都不咋樣!畢竟租房的……

「又不是三兩歲吖,這那囑咐的,搞得跟個哈巴(傻子點意思)差不多,現在大了都嫌棄我了,唉,老了沒用,還說養,說……」

徐玉有些莫名傷感,但是來不及細聽,細想,只能隨口安慰著「事情了了就好了,你不要出來啊,安安靜靜的,別出聲……」



「又不是死的(意思活人都是有聲的)!」

「你睡覺好了,你……」徐玉沒空細講,做著禁止說話的動作,「噓」的一下,示意徐夢也注意。

然後隨即的門外扣門聲,徐玉的拉門聲。

徐添明站在門口,但徐添明眼神看著門外。

「吖呢!?」徐添明有些不悅的神情!

隨著徐夢緊張的心和眼神望去門的方向,看到了緩緩走來的閔星辰。

那個她朝思暮想的男人,化成灰她都認得。

然後緊接著映入眼帘是隨之緩緩走出的小年輕男孩,約莫十五六歲樣子,抬了抬那黑框邊白鏡片的眼鏡。

徐玉還沒來及細細打量這個男孩。

想知道給徐夢灌*迷*葯的男孩究竟何等面容。

可忽然不知道怎麼的徐夢一個激動,隨即兩眼泛紅,走了沒兩步,人眼看要暈倒的踉踉蹌蹌。

都忙去接,最後徐添明和閔星辰接住了徐夢,徐夢稀鬆眼抬眸的望著閔星辰。

徐夢的那眼神彷彿說著「閔星辰,你來了,來了,終於把你盼來了!」

()

搜狗 但徐玉看著徐添明臉色卻是鐵青,一臉的不悅點神情,只是冷冷沒有發作,表現出來點語氣:「都愣著在門口乾嘛!進來!」

徐玉也不知道一下子說什麼怎麼爸這個態度,感覺不大好的。

徐玉tian了tian嘴唇,沒有說話。

徐夢卻是一副花痴看著閔星辰,彷彿他就是那金礦,在閃閃發光一般,徐玉也沒看見閔星辰有什麼好的。

沉默寡言的樣子,平凡的相貌配著一黑框眼睛,眼睛看著也不咋大,不過比起表哥新榮,也就是大姨母趙曉珍家的大兒子,徐玉的媽媽的大姐家的那個大兒子新榮眼睛大點。

新榮眼睛跟綠豆似的看人都有點懷疑能否看清的,徐玉曾趣言,「只怕是綠豆的孫子點孫子吧?」

「不,綠豆的兒子!」新榮曾打趣著,只是那時的新榮感覺心智還正常的,自從入了傳銷,還有經歷別的事後,腦袋好像受了刺*激的,後面會講,第三卷主講新榮的。

言歸正傳。

閔星辰落座后,放下一籃子的水果和一箱牛奶,靦腆著微笑著看著徐玉以及徐添明還有徐夢。

徐玉就覺得這人眼睛小點。

其他沒發現什麼特點。

然後閔星辰簡單介紹自己也是「我……閔星辰!」完了,完全惜字如金的樣子。

那時不時抬抬眼眶的樣子,都懷疑是不是想看清什麼還是習慣性動作。

聲音比較柔和,不是那種剛硬的話語,但和娘娘腔扯不上關係,估計是在家有點拘束的。

簡單叫了下,「叔叔,姐姐」就沒了,只是望著徐夢的時候微笑下,但徐夢卻好像要死不活的樣子,都恨不得立馬撲進閔星辰懷裡的感覺。

徐添明本來還只是多咳兩下,意思下的,結果之後猛的拍桌子。

把大家嚇一跳的。

「這……」徐玉也不知道接什麼詞的,解釋這一尷尬行為以及調節氣氛的。

「這什麼這……」徐添明剛想發脾氣說啥,又收住皮笑肉不笑的,「沒啥……你爸媽呢?」

「呃……他們,他們……有事,有事!」閔星辰媽猛喝著兩口水的。

但又可能覺得家裡的碗,不是一次性的,又收嘴,把碗輕推一邊。

「額……家裡來客用完了杯子,還沒來及買,那……」

「要買,我去!」 重生之薔薇妖姬 趙曉慧忙半身子已然顯露跟前。

那黃紅白相間,印花,加條紋的衣服,應該說睡衣,讓徐添明有點難堪,但怒氣的臉收住,立馬說「那……不用

!」

徐添明帶著氣不想理趙曉慧。

「她是……」閔星辰問著。

「這……」徐添明好像不想介紹的樣子。

「我是……」趙曉慧還沒說完。

徐玉答著「媽,不舒服呆裡面休息」然後微笑點臉轉向趙曉慧時是一副怒氣,帶著瞪眼,有命令嚴肅的樣子。

「我沒不舒服,我……」趙曉慧還沒說完,看著徐添明一臉怒氣著轉身對著她要走過來,趙曉慧忙關門,拉上門閂。

徐添明好像對趙曉慧又好像對著旁人道「不舒服……不舒服,呆會,我們繼續聊,繼續」

徐添明皮笑肉不笑的樣子,雖然眼下好像駕馭了全場氛圍,但是多少免不得讓人心裡疑慮幾句。

徐添明有些惱氣,可能不放心又轉身但也只是輕輕踢了下副卧門,重複著一句「不舒服……嗯……不舒服」

徐玉感覺如果趙曉慧這關過得不咋怎麼的,估計之後閔星辰走後,免不得有得被「招呼」兩下,給徐添明練「拳技」了吧……

也但願她不惹事,多生事端,當初徐玉那相親的一人的事迹,以及那簡訊事件,好像昨日發生,徐玉默默搖頭著。

徐添明可能怕耽擱什麼!

摸了下那桌上的水果籃的邊沿,以及掃了眼那普通的牛奶。

徐添明抬眸「我就不兜圈子了,……這個,你爸媽的意思,他們人呢,怎麼不出來,一起過來,說是找租的位置……」

「我這有……莫,莫浪費錢!」趙曉慧叨叨句,又速度關門。

「他媽(的)!」徐添明很快收住怒言,微笑著依然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樣子道「不舒服就好好休息」輕點下頭「休息。」

「你們怎麼說一起,我去接,說好的,結果就你一個人呢,他們呢……」

「他們,他們……有事!有事」閔星辰下意識準備再喝水,又有疑慮,碰了下那瓷碗,又收手,就是手掌有些不自覺的摩擦著的樣子。

「哼!」徐添明冷哼著一聲,拿起電話,然後撥了兩次,然後又展示著手機屏幕點界面,免提給大家聽裡面的語音提示,苦笑下道「聽聽……聽聽……」

「就這樣,我們還忙……你早點回去免得家人擔心……」

這話一出,大家有些愣住,特別是閔星辰。

「叔叔,我才……」閔星辰本想說,才剛剛沒坐幾分鐘的,這不大好的,又不好說全在那僵著的。

「才什麼才……」然後舒口氣,壓著火道「你……回去跟你老的說……啥時有空再來,實在總沒空……那……你們懂的」徐添明轉身輕輕但語言也很堅定道「孩子也不會留,直接搞掉,當然……」然後徐添明轉身詭笑道「當然……你們做的事我會讓你們付出應該有的代價,幾倍甚至幾十倍,就這……不送!」

徐添明揮手著。

徐夢本聽著孩子怎麼的話語,愣住,眼下看著徐添明一臉認真的模樣,急忙道「爸,怎麼,我……我的寶寶我自己做主,我……」

「這事不由你」徐添明冷冷並嚴厲瞪著徐夢兩眼,然後又皮笑肉不笑著對著閔星辰重複著「回去你就這樣原話說!嗯!你們也忙,我們也好多事,就這樣,不留你飯了!……你爸媽還等著你呢!吖,回去,就這樣!」

徐添明又做著送客的那揮手的動作。

「這……叔叔……」閔星辰忙退坐,微鞠躬,然後張望四周,看著徐添明的表情。

徐添明不改面容的嚴肅與認真。

閔星辰尷尬著「呃……你們忙,我……先走了!」

「不……你……不走……你……」徐夢拉著閔星辰,閔星辰有些尷尬又看了看徐添明。

「爸,這怎麼……」徐玉不知道說什麼,這感覺就是逐客令嘛?徐添明怎麼了,糊塗了嗎?這閔星辰才找到,才……這真的好嗎?

Prev Post
「我真的沒心情!」娜塔莉亞火了。
Next Post
孟辭下樓的時候,孟天樂已經出發去公司了,孟老爺子借口身體不適,沒有下樓吃飯。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