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回去,春妮他們日子過的就更難了。」

葉回不談她跟徐桂花、徐春妮他們之間的感情。

畢竟在外人看來只有那麼幾天,一下子太濃烈就顯得特假。

她只說那個家現在的真實情況。

在城裡,家裡沒男人的人家都會過的苦。

又何況是村子里。

曹艷華將碗擦好已是改擦案台。

一邊收拾,一邊在想要如何才能讓葉回放下回去的念頭。

將那母子三人接過來?別扯了,就是養得起,這名頭上也不好聽。

徐桂花在葉青山死後,可是立馬就改嫁了。

扯著葉回回到樓上餓房間,陸可心將房門一關。

「葉子,是不是明月又在你面前挑唆什麼了?那個傢伙的話你一句都別信。

「我爸媽對你雖然看不出多親熱,可他們就那個性子,對我和明宇也這樣。

「咱們在一起這麼多年,我可一直把你當親妹妹。

「你今天必須告訴我實話,不然我以後再也不理你。」

陸可心溫婉的臉上格外嚴肅,葉回就知道她這關最不好過。

兩人盤著腿對坐在床上,葉回也表現的格外認真。

「我剛剛在樓下說的確實都是心裡話,我這次回去才知道他們過的是什麼日子。

「我承認那樣的日子我看不上,第一天晚上我連覺都睡不著。

「硌的骨頭疼的通炕,玉米面和野菜熬的粥,低矮的土坯房陰天下雨還會漏水……

「我要是沒回去過,沒看到他們過的那麼艱苦也就算了。

「我還能心安理得的在你家繼續享受,但我回去了,我沒辦法再假裝不知道。

「可心,換了你是我,你會怎麼做?」

陸可心面有難色,格外掙扎。

她從小就聽話懂事,對家人更是格外依戀。

葉回說的情況已經超出了她能理解的範圍,她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還有你看啊,樓上一共就三個房間,伯母怕我委屈讓我自己住一間。

「你一間,明磊哥只能和明宇擠一間,明磊哥過兩天就要訂婚,訂婚之後就要結婚。

「要結婚總要有婚房對吧。

「可心,我在陸家太久了,真的該回去了。」

不是陸家人,就永遠都不會是。

這一點在她前世里死在山上的時候,就已經明白。

葉回今天所有的話,都讓陸可心難以接受。

她以為她們可以永遠在一起,結果一轉眼好像全部都要變了。

樓下的書房裡,陸建軍皺著眉,冷硬的臉上滿是狐疑。

「我回來前,你們都說了什麼?葉子怎麼會突然想要回鄉下去?」

「什麼都沒說,我和紀凡一回來就進了書房。」

葉回自始至終都沒有多看他一眼,這也是讓陸明磊覺得奇怪的地方。

「你這幾天再留意一下,還有你和周曉雲的訂婚你現在準備怎麼辦?」

原本還有葉回在前面擋一下,結果現在人家就只想回家去。

走之前還努力的的往陸明磊身邊蹭,怎麼才十多天過去就徹底像變了個人一樣?

陸建軍眉心打褶,就覺得現在的小孩子想法變化太快,完全猜不透。

「我這裡不做準備,看周曉雲吧,她願意就按原計劃進行。」

只一個準備訂婚,就能將周曉雲困在大院里四五天。

那四五天周曉雲過得可不算好。

陸明磊完全能感受到她身上隱隱的焦躁。

「你自己還是多想一想吧,你跟她的事,我和你媽原本就是不同意的。」 在陸建軍看來,陸明磊這就是劍走偏鋒。

不過是一個身份有些敏感的人,想要抓住對方的狐狸尾巴多的是辦法。

將自己搭在裡面,怎麼看都是最愚蠢的做法。

他有些想不通,陸明磊一向聰明謹慎,怎麼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陸明磊不吭聲像是不願意多解釋。

院外又傳來敲門聲,陸明磊出門就見紀家兄妹站在院外。

「葉回呢,叫她出來,我們過來給她……嗚嗚嗚。」

紀雪很不客氣的嚷嚷著,被紀凡頭痛的直接把嘴捂上。

之前有更腦殘的葉回在,還顯不出紀雪的傻。

現在人家不止正常了,還朝著老辣霸氣的路線走,紀雪瞬間就變成了一枝獨秀。

「我們進去說吧。」

吃過晚飯,大院里忙了一整天的人們,都抱著茶缸子坐在院里聊天。

他如果就在門口給葉回遞上五百塊錢,再被紀雪這麼一嚷嚷,轉眼就不知會被說什麼樣子。

這些事又沒有辦法解釋。

他跳黃河都洗不清!

葉回給陸可心的洗腦正進行到關鍵時刻就被打斷了。

她心裡不由得有些煩躁。

洗腦這種事可是要一鼓作氣,不然再而衰三而竭。

對方有了戒心,再就不會這麼好忽悠了。

葉回下到樓下,一把搶過紀雪手中的信封。

「腦殘是病,雖然無葯可治,但你也最好克制一下,免得讓你爸媽太丟人。」

「你憑什麼罵我?」

莫名其妙被罵了一通,紀雪氣的想抽她,罵誰腦殘呢!

你才腦殘,你全家都腦殘。

「銀貨兩訖,以後別來煩我。」

葉回冷冷的對著紀凡丟下這句,又咚咚咚的上樓去了。

紀雪簡直呵呵噠了,葉回哪來的底氣敢這麼對她和她哥說話!

「大哥,我就說這人腦子有病又不知好歹,你幹嘛還眼巴巴的非要給她送錢過來。」

什麼叫做眼巴巴!

聽著很賤好嗎?

紀凡沉著臉,將人拖了出去。

大院興建的時候,陸建軍還不是現在的職位。

陸家的小樓還是後來加蓋的,離紀家所在的中間位置稍有些距離。

紀雪被紀凡這樣拖著,想要不滿嚷嚷,又有些怕紀凡的冷臉。

「大哥,那個葉回憑什麼這麼說咱們,她算個什麼東西,不就是個陸家的養女。

「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陸叔叔和曹姨這些年因為她在大院里受了多少議論。」

「跟你有關係嗎?」

紀凡的聲音格外淡,扯著紀雪越走越快。

「我就是看不慣!她憑什麼這麼囂張!」

只要提到葉回的名字,紀雪就會煩躁。

反正……一大院不容倆腦殘,自然界生存定律就是這樣的。

紀凡腳步一頓,低頭看向自家的親妹子。

「那你呢?你覺得你憑什麼這麼囂張?」

「這還用說,當然是……」

紀凡的目光如三九天的寒風,刀子般的刮在她的臉上。

紀雪的理直氣壯,瞬間就變成了心虛氣短。

「我,我哪裡囂張了,我就只是看不慣她,對,就是看不慣。」

「收起你的小心思,以後少惹她。」

只兩句話就能將她撩撥的上躥下跳,紀雪和葉回現在完全不是一個段位。

紀凡這話絕對是因為看清了敵我的差距,希望紀雪可以少丟人。

但腦殘與白花之間最共同之處就是腦迴路異常。

紀雪紅著眼,難以置信看著自家大哥。

「你幹嘛要處處維護她?讓她坐你的車回榕城不說,還眼巴巴的特意跑上一趟給她送錢。

「大哥,你不是真看上她了吧!」

紀凡:「……」

心好累,不能揉眉心,堅決不能揉。

就算頭頂有烏鴉飛過,一會排成S型,一會排成B型,也不能揉!

羅桂芬最喜歡的事就是吃完晚飯,端著精緻的茶具坐在自家院子里,一小口一小口的品茶。

有周圍鄰居過來,她心情好就會叫人進來品茶聊天。

晴好的晚上,羅桂芬照舊是跟各部領導的愛人湊在一起。

女人之間除了攀比就是八卦,左右逃不開這兩樣。

紀長征是整個部門的負責人,整個大院里再沒人比他職位高。

比老公,羅桂芬完勝。

比兒子,紀凡現在在特殊部門擔任要職。

年紀輕輕,前途無量,依舊完勝。

至於比女兒,紀凡都能生的丰神俊逸、一表人才,紀雪自然不差。

整個大院里,就沒有比她更好看的姑娘。

所以比什麼她都完勝,羅桂芬坐在一眾人中間那份優越感直接爆表。

「羅大嫂,你家紀凡是真厲害,聽說他們這次任務完成的格外出色,上面要給嘉獎呢。」

說話的是後勤部部長張大順的媳婦張美芝,後勤部人多關係雜,消息也比其他的地方更靈通。

羅桂芬摩挲著手中的英式瓷杯,笑的歲月靜好。

「那孩子不管什麼事都不跟家裡說,而且你們也知道,他現在歸特殊部門管,一年到頭也回不來幾次。

「這次跟陸家那小子倒是一回來就是半年,看著也不著急走。

「我有心想問吧,又怕犯了紀律。」

張美芝就跟著哈哈笑,「在家多獃獃還不好,嫂子該開心才對,我們家宏偉想讓他去個好地方,人家還不要呢。」

旁邊的幾人都忙跟著附和,場面一時間格外和諧。

羅桂芬正要說什麼,就見著那兄妹二人一前一後的回來。

紀凡黑著臉,紀雪嘟著嘴,嘴裡似是還在念叨什麼。

「喲,嫂子,這兩個孩子還真不禁念叨,剛提起人就回來了。

「紀凡這孩子真是越長越好,年紀也不小了吧,有合適的對象沒有?」

張美芝一雙眼落在紀凡身上挪都挪不開,身為顏值教忠實的信徒,她最大的願望就是把五朵金花收了。

全都做她的女婿!

Prev Post
紫竹真誠的點了點頭,其他人,更是不好說什麼,一場本來該歡慶的事情,瞬間低落了不少。
Next Post
只要給這幫人一個深刻的教訓,過些日子他和大家在盤龍鎮露面時,這些人會因為今天所受到的威懾而產生深深的忌憚,以後不論是在明裡還是暗裡,都不敢輕舉妄動。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