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給這幫人一個深刻的教訓,過些日子他和大家在盤龍鎮露面時,這些人會因為今天所受到的威懾而產生深深的忌憚,以後不論是在明裡還是暗裡,都不敢輕舉妄動。

可這中間出現了一點意外,一點讓他難以抗拒的意外,這意外讓他受傷了。

他自元神感知形成之後,除了剛開始知道可以四面八方全方位探查,十公里範圍之內纖毫必現,再就是後來在逃亡之中,發現與對方神識相接,他可以看到對方,而對方看不到他。

他過去對元神感知的運用,要麼是在趕時間的情況下使用,要麼是在緊張逃亡的情況下使用,既使後來在蛇王洞,在明月潭,在與大家對練當中,也只是把全部心思都用在當時修鍊的功法上,再沒留意到他的元神感知還有什麼其它的功效。

但在今天,在確認自己身在玄空界,無比安全的情況下,他把外放出的元神感知都漸漸集中在寒香身上,最後,他得到了他想要的威懾效果。寒香絕望了,放棄反抗了。

可就在這時,也許是他的元神感知籠罩在一個人身上太久了,他發現他發出的元神感知,竟然可以和寒香身上散發出來的法力波動無聲無息地融在一起,而且還不止融合,他的元神感知竟然還可以向內里滲透。

只不過,原來在無意識的情況下,這種滲透,在擴展到對方身前時就消散了。

因為意念力也好,神識也罷,只是修鍊出來的一種能量,使用之後總是要消耗掉的,所以過去趙明從沒留意過這種情況。可今天,因為籠罩的時間有點久,有几絲元神感知竟然隨著寒香的法力波動滲透到了她的體內,滲透到了她的經脈之中。

隨著這几絲元神感知進入到寒香的經脈之中,趙明瞬間就震驚了。他呆了一下,回來神來之後,立刻壓住狂喜的心情,毫不猶豫地把散在玄空界外的元神感知全都滲透了進去。

這段時間,隨著修為的快速提高,元力雄渾程度成百倍地增長,他以為他體內的元力流動,就如同江河一般,但看到了寒香體內的元力,看到了寒香的經脈,他才明白,什麼才是真正的元力江河。

他現在的經脈空間,就是他玄空界向四周伸出的那些空間通道,最長的通道,足有千餘米長。流動在這些通道之中的混元太極罡氣,經過了百倍的壓縮與凝聚,在他看來,這就如同滾滾的江河之水。

可寒香的經脈呢,她經脈當中的寒冰元力,不是氣態,而是稠密沉重的液態,經脈的空間,不知有多寬,經脈的長度,不知有多長。

看到這般景象,趙明下意識地催動元神感知,覆蓋住寒香的全身,沿著她周身的法力波動滲透了進去。他看到了浩瀚無邊的經脈空間,感覺到了比鉛汞還要沉重千百倍的元力洪流。

這就是金丹大修士的經脈啊!這才是真正的元力江河,看不到源頭,也看不到盡頭。以他元知感知十公里的距離,都探查不到邊際。

這元力的雄渾,這元力的凝鍊,鍊氣修士與之一比,真是一個地下,一個天上。

想到自己的經脈長度,最長一段也只不過有千餘米而已,與寒香一比,這差距,是他的元神感知也看不到邊的差距,這差距,恐怕有千倍、萬倍之多!

感慨之下,趙明一時之間有些痴了。

他要報仇,又自恃有玄空界,有元神,所以才要冒險加入百鍊宗。可金丹修士如此厲害,這樣浩瀚的元力,都不需要什麼法術,只要隨意揮揮手,他這種鍊氣修士就會瞬間化為齏粉。

這種修為上的巨大差距,這種硬實力上的巨大差距,除了老老實實地修鍊,沒有什麼天賦可以代替。

想到此處,趙明忽然驚覺,狂喜不已。他已得到了鍊氣階段的寒冰訣,後續功法還沒有呢。可現在有了!寒香體內的經脈走向與元力流動,不就是築基和金丹的寒冰訣嗎?

他立刻收攏元神感知,全部集中到寒香的丹田氣海部位。

他看到了一顆璀璨晶瑩的冰丹在氣海竅的虛空之中緩緩旋轉,冰丹的周圍還有十數件金色、銀色各異的法器繞丹而行。冰丹之中散發著恐怖的元力威壓,還有無盡的冰寒之意。

凝氣成液,化液為丹!

這個念頭在趙明的腦海之中一閃而過,他心中立刻有了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不論是對於武者凝氣,還是修士凝氣,他都隱隱有了明悟,有了明確的方向。

不過,這些都不是最緊要的,最緊要的是探查清楚以丹田氣海為根基的寒冰脈絡走向。

趙明把元神感知從氣海竅開始,沿著他已知的鍊氣期經脈走向發散,沿著元力流動的方向往周邊極速擴展。只是瞬息之間,元神感知所過之處,紛繁複雜的主脈、支脈、絡脈路線就被他一一探明。

元神感知向四外發散有十餘公里遠了,這段距離中的脈絡都被清晰探明,可浩瀚的經脈空間還沒到盡頭,還不知有多遠。趙明知道,如果再以氣海竅為中心向外延伸,他是不可能探查到更多的經脈走向了。要想得到更多的經脈走向,他就得一段一段地探查了。

在剛剛的探查當中,他發現會陰竅與氣海竅之間似乎有不同尋常的關聯,因為從會陰竅凝聚出來的寒冰元力明顯比其餘經脈之中的元力更加凝鍊,更加沉重,也更加冰寒,而且這些冰寒元力從會陰竅流出來后,沒有流向它處,而是直接旋轉著融入了金丹之中。

於是他直接把元神感知都集中到了會陰竅之中……

然後,他聽到寒香一聲怒罵,緊接著,無邊的寒冰神識波動就從四面八方湧進了他的元神感知之中。他的每一粒微不可見的感知都融進了一股冰寒的氣息。

剛開始的時候,那洶湧而來的神識波動都被他的元神感知吞噬掉了,他只覺清冷舒適,但隨即就變成脹痛冰冷,然後一些感知末梢就被凍僵暴裂。

只是剎那之間,感覺如風變換,他的心情也如電轉。

最終趙明感覺就象有萬千針刺扎進了手指一樣,遠方元神感知的無數末梢當中傳來了無邊的劇痛,這種劇痛一下子就傳進了腦海當中,連隱藏在泥丸宮深處的魂魄都似乎產生了抽搐。

他下意識地縮回了全部元神感知,踉蹌著跌坐到大門角落。

元神受傷了! 看著寒香離去的身影,趙玄東嘆了口氣,他可不相信寒香救不了李計。即便寒香的神識受了傷,但看她說話時的神情和離去時的法力波動,她的傷不足為道,完全不會影響對李計的救治。再說了,她一個金丹修士,身上豈能沒有治療神識損傷的丹藥?

這次來盤龍鎮,他是主事者,如果李計出了事,他回去之後,也不好向李家老祖交待。趙家和李家,雖然內里不睦,但這種情況如果見死不救,實在是無法向宗門交待。

「白師弟,吳師弟,你們那裡應該有補識丹吧?拿出來給計師弟服下吧。」

「玄東師兄,補識丹你身上也有吧?那只是二級靈丹,如果計師兄是被築基修士所傷,補識丹肯定有效。可他是被寒香師叔所傷,要我說,要麼服用三級的養魂丹,要麼寒香師叔出手相救,其它丹藥吃了也沒用。」

「呵呵,白師弟,煉丹你有一套,可是做事你不行啊。有些事,明知道沒用也得做。咱們三人一人出一粒補識丹,日後李家老祖問起來,我們總歸是盡了全力。」

白丁巳、吳耐見趙玄東說得在理,便各出一粒補識丹,三粒丹藥一股腦都給李計服下。

餵過丹藥之後,李計仍然昏迷不醒。趙玄東叫過趙天行、孔義、趙一涵,讓三人乘坐執法殿的法寶飛舟帶李計回宗門,把他交給李家老祖李十心。

事情處理完畢,趙玄東鬆了口氣。從現在開始,李計若能活過來,他就是李家的恩人,如果沒命了,他也是李家的朋友。總之,如果李計死了,和他一點關係也沒有。

嗯,李家在陣法一道上造詣非凡,到時候怎麼也得讓老李家出點血。

…………

火炎元神正在一步步地敗退,極度冰寒正在一步一步地侵襲。

那些被包圍在感知微虛空中的冰寒正在向元神深處漫延。

火炎元神是正五行元力所化,而寒冰神識是異五行。原本異五行的品質就要遠遠高於正五行,再加上趙明現在的元神能量只相當於築基一層,自然不是金丹三層的敵手。

如果不是他的元神品質遠高於金丹神識,此刻他的元神和魂魄已經被凍斃了。

還有什麼手段可以用?

火炎元神不行,還有雷光元神。

果然,雷光元神比火炎元神強大很多,一衍化出來就明顯阻住了冰寒的侵襲。

看來,雷光元神在品質上與寒冰元神不相上下,甚至還要強一些。趙明鬆了口氣。

但這種相持的情況並沒有維持多久。雷光在與冰寒相抗時,明顯在雄厚程度上有所不及,無法向前推進。消耗一段時間之後,雷光也開始緩緩敗退,雖然退得比火炎慢了許多,但必竟還是在敗退。趙明的心又緊張了起來。

照這樣下去,冰寒的進攻只要個把小時就能把雷光耗盡,就會把整個元神凍住。

還是修為太低了。只相當於築基一層的能量,沒法與金丹三層的能量抗衡,雖然這些金丹三層的能量只是寒香神識的一小部分,但還是遠勝他的能量強度。

趙明加緊周天煉神訣的運轉,想把更多的元力轉化成元神能量,但他真實的元力修為只有鍊氣六層後期,所以即便把全部的元力都衍化成雷光元神,也抵不住強大的冰寒攻擊。

他本來想把元神雷光攻入到那些被凍僵的微虛空感知當中,只要激活了那些元神感知,他就可以用周天煉神訣的歸一之法,把微虛空中的寒冰神識都歸一成虛無的本源。這樣一來,他不但能轉危為安,甚至還能讓元神修為大幅提升。

可現在,元神雷光因為修為的不足而緩緩敗退,他的想法根本實現不了。這該如何是好?

能用的手段都用上了,如果不能反擊,魂魄被凍結是必然的結局。

情況危急到了這般地步,他所依靠的天賦、功法、努力、堅持,全都不管用了。

元神雷光還在緩緩地後退,冰寒侵襲的範圍還在擴展,趙明的腦子有點恍惚起來。他忽然覺得,提前謀劃得再好,也沒有變化快,既使他一直在按計劃行事,可還是遇到了意外。

元神感知隨著法力波動滲進寒香的經脈是意外,他下意識地想獲得經脈流向當中暗藏著的築基與金丹功法是意外,他付諸行動了,結果被根本探查不到他的寒香所傷,這更是意外。

意外,讓事情偏離了軌道,偏向了一條通往死亡的道路。

我這是貪心了嗎?

明月潭裡的「頤」屋,名字是自己起的。其中一種含意,說的就是貪慾害人,過猶不及,吃多了會撐死。現在,我就要被這些無法消化的寒冰神識給活活凍死嗎?

我真是有遠見卓識啊,我這是在提前諷刺自己的悲慘結局嗎?

趙明想笑一下,可是臉已經很僵硬了,也許過不了多一會兒就要凍冰了。

呵呵,沒什麼了不起,生與死嗎?我從虛無中來,此刻再回到虛無中去而已。

不過,在回到虛無之前,閑著也是閑著,再想想還有什麼辦法。

趙明感慨了一下,然後真的就想起了什麼。

哈哈,他已經有些僵硬的臉上忽然露出了一絲開心的微笑。果然是腦子被凍僵了,思維變慢了,人也有些傻了。我怎麼才想起來呢?

生死之間,自身的因素很重要,但外物也很重要,而有時候,幸運更重要。

就象久戰沙場的老兵,經過刀光劍影,走過屍山血海,最終不但活了下來,還活到無疾而終,如果沒有連綿不絕的幸運,怎麼可能實現。

法力、修為、境界,計劃、謀算、意外,這些雖然很重要,但統統敵不過幸運!

我幸運的千年雷魂草,你出來吧!

趙明心意一動,儲物空間里的一株千年雷魂草出現在了手上。

在明月潭時,石冬梅認出了雷魂草。這是她所識不多的幾種二級靈草。

這種靈草,在雷雨天里發芽,吸收雷霆的氣息生長,極難存活。可但凡活下來的,因為吸收了雷霆的餘波,所以它的根、莖、葉、花之中,含有滲透力極強的陽和之氣,可以溫養壯大神識、魂魄。這種靈草,讓原本是神魂剋星的雷霆,變成了滋養神魂最好的靈丹。

雷魂草在二級靈草當中極為罕見,其罕見程度,還要超過絕大多數的中高級靈草。

用雷魂草煉製成的蘊魂丹,也是二級靈丹當中最難得一見的丹藥,其稀有程度,不亞於鍊氣期的生靈丹。對於更加重視神識的築基和金丹修士來說,蘊魂丹是他們最渴求的靈丹。

這次趙明出谷,隨身不但攜帶了要送給土金二老的生靈丹,還帶上了三株千年雷魂草。

這三株千年雷魂草,是趙明用來還債的。他為保命而殺人,為報復而盜庫,導致土塵堂主之位被撤。對這位曾經幫助過冬梅姐,還對自己頗有好感的老人,趙明心存愧疚。所以這三株千年雷魂草,是他和大家商議之後,準備交給土塵,讓他上交百鍊宗換取功勞的。

真是一飲一啄,皆是前緣,生死轉換,必有舊因。

若非冬梅姐認得雷魂草,若非他要把雷魂草帶給土塵,助土塵前輩擺脫困境,此刻他也許、可能、大概只能眼看著自己被一點一點地凍死了。

看了看手中這株一尺來高,綠莖紫葉白花的雷魂草,趙明毫不猶豫地送入口中。

一頓大嚼之後,整枝靈草被他狂吞入腹,混元太極功、周天煉神訣同時運轉了起來。 一股帶著雷霆威壓,帶著鋒銳穿透力,極為暴烈的陽剛氣息從趙明腹中升起。

這股氣息一出現,他就感覺丹田彷彿被烈火灼燒了一下。這種灼熱燒痛的感覺隨著混元太極功和周天煉神訣的運轉,剎那之間就遍布了周身經脈,透入到泥丸宮之中。

趙明渾身止不住地顫抖起來,一邊行功,一邊暗自慶幸。剛才差點被寒冰凍死,現在么,又好懸被烈陽焚毀。好險,好險!萬幸,萬幸!

千年雷魂草,把天地間最為兇猛的雷電之力化做了自己的養份,變成了一種蘊含著雷霆威壓的烈陽之氣。這種烈陽之氣由雷霆所化,再經千年累積,所以在雷魂草沒經過丹師炮製、配以輔葯、煉成蘊魂丹之前,其暴烈與兇悍,決非修士的經脈所能承受。

這哪裡是冬梅姐從典籍里看到的「陽和」之氣,這分明是穿透一切,催毀一切的「烈陽」之氣。在沒有煉成丹藥之前,這股由千年雷霆轉化累積而來的陽氣,只有「陽」,沒有「和」。

趙明覺得,幸虧他吃過十幾株總量達數千年的超品生脈草,還吃過千年極品生靈丹,經脈資質已經得到了百餘倍的強化,但這還遠遠不夠,還要再加上他的鷹形拳功早已產生了青白的電光元力,再加上他的元神可以衍化出雷光,這才讓他承受住了這股暴烈的陽氣。

如果他沒有這些境遇,這千年雷魂草中的烈陽之力,這會兒已經把他的經脈燒融了,把他元神當中的魂魄灼傷了。

這股暴烈兇猛的雷陽之力,一透進泥丸宮,就被周天煉神訣煉入到元神漩渦之中,隨後,一股帶著雷霆威壓,浩瀚與鋒銳兼具的烈陽氣息就從趙明的元神當中彌散出來。

趙明不敢怠慢,繼續催動周天煉神訣,再度衍化雷光元神。

洶湧的雷魂草藥力如江河般源源不絕,雷光元神當中彌散出的無可匹敵的烈陽氣息,剎那之間就穿透了冰寒侵襲,滲入到了被凍僵的感知微虛空當中。

感覺恢復了。

趙明重新感覺到了那些被凍得失去知覺的元神末梢,重新感覺到了那些包裹著極度冰寒的感知微虛空。這感覺如此清晰,他一瞬間就判明了,那些被感知微虛空包圍著的寒冰神識,在總量上竟與他的整個元神不相上下。

哦,原來如此。怪不得這部分元神被凍僵了,他這部分原神是以寡擊眾,當然不是敵手,但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能逃過必死的一劫。

他在探查寒香時,因為探查的範圍僅限於議事廳,所以他只把三分之一的元神探出玄空界,而寒香暴發神識攻擊時,用的卻是金丹三層的全部神識。在海量的神識攻擊之下,他這三分之一的元神有一半被撐暴,還有一半因為劇痛,剎那之間就縮回了泥丸宮。

現在想來,如果他當時把全部的元神感知探出玄空界,那他所有的感知微虛空必然都會被寒冰神識充斥。以他只有築基一層的元神能量,根本化納不了金丹三層的海量神識。

這種情況一旦出現,他至少一半的元神會被暴掉,另一半也會被冰寒凍僵,結果么,他根本沒有時間衍化出火炎、雷光元神進行抵抗,也來不及服用千年雷魂草,等待他的必然是元神被凍僵,魂魄被凍死的結局。

冰寒漸去,被凍僵的那部分元神感知重新變得靈動起來,又能隨心意而動了。

歸一!

在浩瀚的烈陽氣息協助下,感知微虛空中的寒冰神識被一絲絲地煉化,趙明感覺到自已的元神正在快速生長。

哦,這種感覺真好,就象乾渴的人正在痛飲,就象飢餓的人正在大快朵頤。泥丸宮中散發出勃勃生機,淡金色,半透明的元神旋轉著,陽光普照,寒冰融化,冬去春來,萬物復甦。

隨著那些微虛空中的冰寒大部分被煉化,趙明終於可以分心觀察這部分元神感知。

咦?

這部分元神感知中的淡金星芒有異常,似乎比當初放出玄空界時多了一倍!

沒錯,是多了一倍。

趙明的元神,每一點淡金星芒都在他的清晰感覺之中,所以肯定不會記錯。

他記得被寒香的神識衝擊時,至少有一半的元神感知被暴掉消散了,當時痛得連魂魄都抽搐了,而另一半包裹著寒冰神識的感知也在劇痛之下本能地縮回了泥丸宮。

按理說,那一半被暴掉的元神感知應該永遠消散掉了,其中的淡金星芒自然也不例外。可現在看來,那些元神感知是消散掉了,但其中的淡金星芒並沒有消散,而是隨著縮回泥丸宮的這部分元神一起回來了。

看來這淡金的星芒非同一般啊!在寒香金丹三層的全部神識攻之下,竟然完好無損,竟然一點不少地全部回來了!

這東西到底是什麼呢?這個問題趙明以前想過,不過想不明白,今天照例還是想不明白。

不管怎樣,沒損失就好,能在金丹神識的全力攻擊之下完好無損,這淡金星芒定然不凡。

除了淡金星芒一點都沒有損傷,還有一個發現讓趙明激動不已。

他過去雖然知道他的元神感知與眾不同,但並不清楚到底哪裡不同。

直到今天,直到之前被寒香的強大神識攻擊,直到此時他化解掉危機,直到此刻他細細地感覺著這些感知末梢當中的微虛空,他才真正明白。他的元神感知,之所以別人探查不到,那是因為他散發出去的無數元神感知,是由無數個感知微虛空組成。

他的元神是淡金色的、半透明的,他不知道這些淡金色是什麼,現在也不知道。但他知道,當他的元神散發出去進行探查時,別人的神識發現不了。

過去,他不太明白這其中的原因,只是覺得這可能和他元神的半透明性質有關,或者和他的元神可以煉化虛空能量有關。但今天,當寒香海量的神識攻擊被這無數的感知微虛空包圍,每一個微虛空都化納、承受了數倍於自己的能量,這時他才真正知道,他的元神感知之所以別人探查不到,就是因為他的元神感知是由無數的微虛空組成。

當這些元神感知回到泥丸宮合成一體時,是淡金色的,半透明的,當元神散發出去,變成無數元神感知時,就化成了無數的感知微虛空。

真是奇妙啊。趙明感慨不已。

元神漩渦當中傳來一陣波動,被包圍在感知微虛空中的寒冰神識都被歸一煉化了。

那種極度冰寒,僵麻欲裂的感覺早已變成溫暖舒適。泥丸宮中,萬物復甦之後接緊著就是百花齊放,一派祥和的景象。

感覺到元神之中暗含著的洶湧能量,趙明暗自高興,細細感覺。

這一感覺,讓他欣喜若狂。

元神長大了!

在吸收煉化了全部的寒冰神識之後,他的元神與之前相比,長大了一倍,泥丸宮的空間也擴大了一倍!

Prev Post
「我不回去,春妮他們日子過的就更難了。」
Next Post
林天的冷笑聲透過揚聲器傳入朱雀的耳中,讓她著實楞住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