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這一男一女都不是簡單貨色,女的修為在雷劫巔峰,我感覺她有著雷劫巔峰頂尖的實力,而那個男的同樣強橫,其本身是個煉體武者一身肉身力量足以對抗雷劫巔峰頂尖的存在。」

周峰對著南宮華逸細細說來,當其說道謝傲雲時嘴角忍不住抽了抽,連身體都微微顫動著。

他可是清楚的感受到從謝傲雲體內爆發出來的兇悍力量,即便是再面對雷劫巔峰頂尖強者他都沒有如此害怕過。

若是讓他再次與謝傲雲碰面的話他絕對不想再與謝傲雲交手。

你媽,那可是吃了沒事幹找揍的節奏,甚至是送上門去找死啊。

「煉體武者?足以對抗雷劫巔峰頂尖存在?」

聽得周峰的話,南宮華逸眉頭微皺,說實在的煉體武者一直是比較難以對付的一類,雖然他們的晉級沒有靈修的快但是若真是相同實力的體修和靈修相鬥的話靈修輸的概率最大。

煉體武者可是有著人形猛獸的稱號。

可是他又不想就此放過劍宗一群人,畢竟無論是從周峰他們的慘敗還是從兩勢力本來就有著巨大的仇恨來說兩者相見必有一死。

如今劍宗那邊多了謝傲雲這個肉體力量變態的傢伙這使得南宮華逸不得不考慮考慮最後的利害關係。

「這先放在一邊,這次懲罰就算了,找個機會再與劍宗算這筆賬。」

即便他出身天瓊宮少宮主但也不得不考慮與謝傲雲爭鋒相對后的利與弊。

一個易成風就難以對付了現在他們那方又出現了謝傲雲和鳳舞這般存在這不得不讓南宮華逸先將此事放於一旁。

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古洞洞口處的陣法和古洞內的寶物。

到如今來到這裡的強者越來越多,這也說明寶物的爭奪也越來越激烈。

聽到南宮華逸將懲罰撤銷這讓得在場的天瓊宮一眾弟子都舒了口氣,畢竟沒有人想去承受那種鬼東西,那懲罰就算是雷劫巔峰的強者都要脫一層皮的。

而後周峰率這一眾弟子來到南宮華逸的後方兩側盤腿而坐。

在天瓊宮的弟子坐下之後南宮華逸站起身來,微微整了整自己的長袍,面容恢復了往常的笑意,而後走向一處。

順著他的方向天瓊宮的弟子見在不遠處有著一條清澈的溪流而在溪流旁的一處大石塊上有著一位美麗動人的女子,一襲藍色衣裙微微擺動,烏黑青絲披於兩香肩之上,順肩而下,秀麗柔和,柳眉微蹙,帶著一絲的愁緒,雙眸清麗,孕育著濃濃的思念,瓊鼻挺翹,小嘴櫻紅,嬌嫩誘人,在看女子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細緻柳腰不堪輕輕一握,玉手提劍,氣質清澈動人宛如天上仙女。

以周邊景物作襯景讓得這片區域成了一處絕美的風景,令人賞心悅目,神怡心曠。

而這可人兒赫然便是瑤溫倩。

見這美麗的可人兒天瓊宮的弟子個個顯得痴迷,微微失神,可當他們看見他們的少宮主正朝那處走去時全都急忙轉過臉去,這可不是他們能夠指染的,即便是想想也不行。

如意事 被此美景而吸引過來的目光可不止止是天瓊宮弟子,就連高地上和下方的武者都被這道美麗的倩影給吸引住了。

此女子佇立於石塊之上眉帶愁緒,輕輕而蹙,眸帶思念,眺望遠方,不知在思念何人。

如此飽含愁緒相思之情的清麗佳人如何不讓他們心動,任誰都想將此佳人攬入懷中好好憐惜一番。

只是礙於南宮華逸沒有人想上前去自找麻煩,況且他們都看得出來南宮華逸對此佳人有所傾心但佳人卻不給予理會,可謂是南宮華逸一廂情願罷了。

「你是在等什麼人?」

南宮華逸走近瑤溫倩一臉溫和的說道,在剛進入禁制沒多久就遇見了這個令他動心的女子,並且一路跟隨而來,但無論如何瑤溫倩都沒有給他好臉色看,總是一副冷冰冰的神情。

而且見瑤溫倩總是看著手中的定位石和柳眉間的愁緒南宮華逸就知道此女子在找人,這個人必定是一個男人,且是她心愛的男人。

這也使得南宮華逸心中滿不是滋味,雖然對方心有所屬,但是以身具來的優越感讓得他想要去挑戰這個令他心動不已的清麗女子,對於這種越是難以對付的女子南宮華逸越要去征服她,讓她成為他的專屬。

所以一路跟來南宮華逸為博取瑤溫倩的芳心可謂是絞盡腦汁但最終還是一事無成,雖然有一刻他有著想要用武力將瑤溫倩給辦了的想法,但是這並不是他南宮華逸的做事風格,他也不屑用這種卑劣的手段。

可就是因為如此也使得南宮華逸那想要佔有瑤溫倩的慾望更加的強烈。

瑤溫倩沒有去回答南宮華逸的話,美麗的雙眸依舊眺望遠方,偶爾看眼手中的定位石,彷彿這片天地的任何人和事都與她無關一般。

見瑤溫倩不理自己,南宮華逸也無所謂,這種自討沒趣的事他南宮華逸也不是沒少做,畢竟一路跟來這種無視自己的情況也不是一兩次了。

可是他無所謂並不代表別人無所謂,見有人絲毫不給南宮華逸面子,還是有人喜歡在南宮華逸的傷口上補一刀的。

「哈哈……,南宮華逸你也有被女人拒絕的一天啊,沒想到自稱是花叢聖手的南宮華逸在主動出擊后也會失敗。」

這會兒在高地的另一邊一個粗獷的大笑之聲響遍這片天地。

抬眼望去只見一個碩壯的年輕男子在那眾多雷劫巔峰頂尖強者中站了起來。

國字臉,濃眉大眼中有著幾分英氣,八尺身材,虎背熊腰,氣勢雄渾穩重,整個人宛如山嶽般給人以一種無形的壓力。

這男子向前邁開一步使得地面微微顫動,塵土輕揚,氣場瞬間升起,令人忌憚。

男子雖然收斂但其那出自肉體內的兇猛氣勢卻異常霸道,周邊的人感覺自身彷彿被一頭洪荒猛獸給盯住一般,令他們身體緊繃起來,心生駭然。

「洪峰,此事似乎與你無關吧?」

南宮華逸輕輕皺眉,雖然無所謂瑤溫倩的態度但是這個碩壯男子的話和那戲謔的淺笑卻讓他有些不舒服。

即便如此南宮華逸也不敢與這男子正面產生衝突,不然吃虧的肯定是自己了。

「洪峰?洪荒宗這一期的領隊洪峰!」

洪峰的名字一出眾人皆是把目光看向碩壯男子身上的圖紋。

那圖紋綉著只洪荒凶獸,面部猙獰,異常兇猛,那是洪荒宗的標誌。

眾人看向那圖紋瞳孔微微一緊,難怪這男子膽敢用這般語氣與南宮華逸說話原來他也是來自五大超級勢力之一的洪荒宗。

雖然洪荒宗排名在天瓊宮的後面,但無論是底蘊還是建宗的時間都不比天瓊宮弱,由於單純的煉體武者實在是太少了,有所成就的更是鳳毛麟角,所以從人數方面洪荒宗比天瓊宮差了許多。

若是真比起戰力的話即便天瓊宮人再多也只是稍勝洪荒宗一籌而已。洪荒宗的戰鬥力在整個聖武大陸可是名聲在外的,他們一身強橫的肉體力量煉至大成毀天滅地也是揮手間的事情。

況且洪荒宗的鎮宗至寶《荒蕪真經》同樣霸道無匹,使得修鍊者在體內能夠產生洪荒之力,一拳一出猶如洪荒凶獸,所過之處摧枯拉朽,無堅不摧。

「我可沒說與我有關,我只是前來看看而已。」

那洪峰咧嘴一笑,露出一排潔白整齊的牙齒,渾然不懼南宮華逸。

「你……!」

被洪峰這麼一說即便他想再去與瑤溫倩搭訕也沒這個興趣了,畢竟任誰都無法忍受在與一個女子搭訕的時候一個大漢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這不起一身的雞皮疙瘩才怪了,何況他南宮華逸還沒有這般的愛好。

看著洪峰這般表情南宮華逸心裡異常惱火,一身的氣不打一處,但又拿他洪峰沒轍。

「哈哈哈哈,我也只是看看而已,你也別生氣,你繼續吧,我不打擾了。」

洪峰見南宮華逸那滿臉怒火的表情也不再打趣,揮了揮大手朝後方人群走去,大大咧咧的盤坐在地上。

他也不想在這個時候把南宮華逸給惹急了,畢竟南宮華逸也不是簡單火熱,若是惹急了他也是麻煩得很啊。

所以他只是調笑幾句就不再說下去了,然而在離開時他那雙大眼不經意間瞥向了瑤溫倩,心裡暗道果然是個美人兒。

「咻!」

在洪峰坐下后不久,瑤溫倩的身影化作一道殘影疾速朝著一個方向射出,美麗的雙目中帶著絲絲的笑意和柔情。

就在洪峰揮手離開時瑤溫倩手中的定位石突然有了動靜,兩股熟悉的靈力波動在定位石中顯現出了兩個點,這正是謝傲雲和鳳舞兩個人的位置。

來到一片較為偏僻的小樹林中,瑤溫倩忍不住喜悅,一個快速前沖,而後其腰肢被兩隻大手所摟住,瑤溫倩也將整個身子緊緊的貼在這人的懷裡,閉上美眸整個臻首靠在了一個結實溫暖的胸膛之上。

這人正是謝傲雲。

瑤溫倩這一舉動除了鳳舞之外其餘的劍宗弟子全都愣在原地,睜大雙眼,看著謝傲雲懷中的佳人。

小樹林中一時陷入了萬籟俱靜的氛圍。

「小子!她可不是你能夠碰的!」

這時一聲滿含怒火的聲音從上空傳來,而後一剛猛的拳頭帶著破空之勢隨空而降重重地朝謝傲雲的腦袋上砸去。

……………………! 拳頭來的太快沒有人知道他是從哪裡出來的,但是從那一身怒吼中可以聽出此人正是南宮華逸。

在看到洪峰離開后,南宮華逸本想與瑤溫倩多說兩句的,可是當他回過頭來時早已沒有了瑤溫倩的身影,當他找到瑤溫倩后只見她早已投入了另一個男子的懷抱中。

這讓本就被洪峰撩撥起了滿腹怒火和佔有慾極其強的南宮華逸來說真是火上澆油了,使得壓制的怒火瞬間爆發開來,看向謝傲雲時一股強烈的嫉妒和殺意席捲而出,帶著殺意和憤怒的一拳直接轟向謝傲雲而去。

可能是被嫉妒和怒火蒙蔽了理智,他沒有去多想謝傲雲就是瑤溫倩一直在尋找和等待的人,此時的他只想著殺了謝傲雲。

當這一拳轟出時雖然時間短促但還是引起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眾人紛紛帶著好奇的心思看向南宮華逸,他們不知為何南宮華逸會突然暴起,而且殺意如此凝實。

就連剛才與南宮華逸打趣的洪峰也側臉望去,在場之人除了天瓊宮的弟子之外也就只有他對南宮華逸了解最深了。

南宮華逸也是十分難以對付的人,他雖然心胸狹隘但並不是衝動之人,對那些實力比其弱的武者他從不親自動手,若是遇到實力比他強的武者他會隱忍下來而後通過一些手段讓那人寸步難行。

除非有觸動了他底線的人無論強與弱都會親自出手或是讓後者生不如死。

而見南宮華逸這般模樣可見他所要殺的人已經觸及了他的底線了。

想到那個瑤溫倩,洪峰不禁搖了搖頭,不知是在嘆息謝傲雲還是南宮華逸。

那瀰漫著殺意的一拳即將落到謝傲雲的腦袋時,謝傲雲依舊如同沒有感覺到一般,沒有任何的動作,可是他沒有動作可不見得其他人沒有,就在一旁的鳳舞和易成風想要出手時,在他懷中的佳人比他們更快,一身寒意迅速的席捲開來,周邊的空氣瞬間冷冽下來,空間中有著冰凌迅速瀰漫而去,相對較近的人感受到一股極度的寒意由心而生,顫慄不止。

寒氣中的殺意比之南宮華逸更是濃烈,宛如護崽的母雞爆發出兇悍的一面,拔出長劍,欲要上前而去。

就在瑤溫倩要上前阻攔南宮華逸的那一拳時,一隻有力的大手握住了她的玉腕將其拉向了後方,而後謝傲雲繞過瑤溫倩一腳邁開,一股兇悍的力量在手中醞釀著,然後對著那強悍恐怖的一拳直直轟出。

謝傲雲知道瑤溫倩體內有著一股與雷劫巔峰相抗衡的力量,但是若是真運用起來的話其後遺症也是有的,雖然不會很嚴重,但在這個節骨眼上不得出任何的問題。

轟!

謝傲雲的拳頭與南宮華逸的拳勢重重地碰撞在一起,空間劇震,氣浪席捲而出,南宮華逸那靈力所化的一拳瞬間潰散開來,化作無數靈光消散在空間中。

唰!

一拳擊潰謝傲雲也往後方倒退至數丈之遠,而反觀南宮華逸在自己的一拳被擊潰后其本身也受到不小的波及,後退的距離不比謝傲雲短。

嘩!

眾人掀起一片嘩然,眼中有著震驚閃爍而過,他們沒想到謝傲雲竟然能夠硬碰硬的與南宮華逸交鋒甚至立於不敗之地,可見其實力甚是強悍。

即便是一副看戲模樣的洪峰的眼裡同樣露出了震驚之色,這一拳南宮華逸雖沒有施展出全部的實力但是也不是可以小覷的,就算是一般雷劫巔峰的強者也不敢與其硬碰硬的接下這招,這時洪峰的眼中多了幾分讚賞。

相反,此時的南宮華逸面色陰沉至極,沒想到看起來沒有任何修為的謝傲雲境如此的強橫,那一股自肉體爆發出來的兇悍之力倒是與洪峰有些不相上下,可見眼前這個傢伙也是一個煉體武者,這倒是不好對付,這也令得他有些下不了檯面,畢竟主動攻擊的人是他如今又拿對方毫無辦法,這不是打臉嗎。

「今天就放你一馬。」

南宮華逸的臉變換的倒是挺快的,雙目中冷芒閃過,朝著謝傲雲冷冷的說道,既然不想與謝傲雲交手又不能丟了自己的面子,南宮華逸只能裝作一副是自己讓著謝傲雲的一般。

可是他想就這般將此事揭過但謝傲雲可不會答應他。

「怎麼?出手偷襲就想這麼離開?」

謝傲雲抬頭看向停留在樹枝上的南宮華逸,嘴角處一條冷冽的弧度浮現而出,聲音冰冷至極。

而在高地處的周峰一眾弟子在見到謝傲雲時本能的有些恐懼但當見到他們的少宮主出手時又露齣戲謔的笑。

在他們看來他們的少宮主定可以讓謝傲雲吃不小的虧,可是現實的結果令得他們不得不震撼眼前的一切,他們的少宮主那強大的一招竟然被謝傲雲以蠻橫的實力給抵擋了下來。

聽到謝傲雲那滿是冷意的話,周峰一眾地眼皮快速的跳動起來。

「來而不往非禮也!接我一拳!」

謝傲雲一步踏出而後整個人消失再了原地來到南宮華逸的身前,右手五指緊握成拳,孕育著力量的右臂緊收,最後迅速轟出,宛如重炮破空而出,兇悍的力量快速充滿整個手臂最後在拳頭之上凝聚,一拳轟出猶如凶獸出籠帶著凶煞之氣直面南宮華逸而去。

空間劇顫,在極度的壓迫之下就連空間都變得扭曲起來,不可阻擋。

看著謝傲雲的一拳即便是相隔較遠的洪峰都忍不住雙眼眯成一條線,精光閃過,顯然他感受到了謝傲雲這一拳中蘊藏的危險氣息。

撲面而來的凶煞之氣讓南宮華逸的眼睛有些無法睜開,面對這一拳,南宮華逸的心中綳著一根緊緊的弦,即使強如他這般的武者也不敢硬接謝傲雲的這兇悍的一拳。

寵妻成癮,總裁你夠了 「碧玉琉璃!」

南宮華逸不敢再拖延,雙手迅速結印,很快在他的周身籠罩著一層似玉似琉璃的防護層,滑潤無暇的防護層閃爍著翠綠的光芒,散發出一股強悍的防護之力。

看著南宮華逸被一層翠綠的光芒籠罩謝傲雲的臉上露出了詫異之色,隨後又釋然,天瓊宮作為五大超級勢力之一,南宮華逸又為少宮主其防禦手段自然不會太低。

不過就算如此謝傲雲也不可能讓他這般好過,只見他拳頭微微加力,拳頭上的氣息更加的強大起來,就這樣直直的重重的落在了那層防護層上。

嘭!

拳頭已至,沉悶的響聲在這片天地間迅速擴散開來,自拳上爆發出來的拳勁令得空間都處處破裂,但是那防護層卻是毅然不動,只是在表面有著陣陣漣漪浮現。

見自己的防護層並沒有任何的破損痕迹南宮華逸看向謝傲雲的眼神中一抹諷刺一閃而過,自己這防禦武技可是天級武技,就算是洪峰也別想一時半會兒就破開。

然而他的諷刺沒有持續多久,就看見謝傲雲那轟在他那防護層上的拳頭又迅速收回,而後又迅速的轟出,其速度和猛烈層度遠遠超過先前的一拳。

一抹危險的氣息被南宮華逸捕捉令他心生恐慌,到最後還是被忽略掉了,畢竟他的防禦武技可不是蓋的,在場之人的除了洪峰之外他確信沒有人可以與他一拼高下了。

帶著無限的自信,南宮華逸依舊不看好謝傲雲的這一拳,不斷地往防護層上灌輸靈力,使之更加的堅固無比。

瀰漫著拳勁,帶著兇悍之氣的拳頭在南宮華逸的注視下逐漸靠近,雖然不看好謝傲雲的這一拳可他並沒有徹底的輕視對方,因為剛才那抹危險氣息可不是無緣無故出現的,所以他還是保持著一份警惕。

高地處,洪峰眯著的眼睛精光更甚,即便肉身強如他也在這一拳中感受到了強烈的危險。

「不錯,是個好對手,好久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對手了。」

洪峰輕聲低喃,眯著的雙眼漸漸睜大,一股熾熱在眼中生成,帶著濃厚的戰意令得他看向謝傲雲的方向有些蠢蠢欲動的感覺。

但他又隱藏的很好,並沒有讓周圍的人感知到,心裡默默記住了謝傲雲的模樣。

轟!

不同於先前的沉悶之響,這次的響聲猶如雷鳴轟炸,帶著震耳欲聾的聲勢強勢的轟在了防護層上。

一聲響起勾起了無數人的驚心,兩強對戰所發出來的氣勢就是不一樣,雖然招式簡單但足以給人造就出一種驚心動魄的氛圍來。

即便是還有這少許沉穩的南宮華逸也在這一聲巨響中被盪得膽戰心驚起來,一絲不安驟然升起。

砰!

在南宮華逸瞪大的雙目中他看到他那固若金湯的防護層上出現了絲絲的裂紋,裂紋迅速蔓延開來,最終承受不住破裂在空中,化為無數碎片。

Prev Post
一開始只有少數幾個人低聲細語,漸漸地聲音越來越大,化為一陣嗡嗡聲,宛若海水沖刷著岩石一般!
Next Post
「卧槽!欺天大陣快不管用了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