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你連暗能量都能夠吞噬煉化,意味著即便發動掠奪大戰,引來了湮滅之劫,也不會掛掉,更可以放心的搶地盤,搶資源。」

系統又補充道。

「不對啊,上次你跟太玄子說,你另有使命。你這使命,好像是跟恢復元極宇宙的平衡有關吧?我以後若是強大起來,發動星際大戰,豈不是跟你的使命背道而馳?」

楊軒突然想起來那天的事情,忍不住的一陣狐疑。

「平衡是相對的。發展恢復可以是平衡,掠奪毀滅也可以是平衡。」

系統這話,又說的楊軒無言以對,感覺好有道理。

「好吧,那以後就先多收集點蟲子,先發展蟲族。等實力提升上來了,再佔領星系,掠奪資源,發展星際種族!」

楊軒揮了揮拳頭,感覺找到了真正發展的道路。

洞天中,好像還有七八個蟲巢沒有用,等再多搶點資源,把這些蟲子也都培育出來。

另外,等以後有實力在星際中流浪,找有蟲族的地方,再多弄點異蟲培育。

楊軒一邊想著,一邊朝殘界山外疾馳。

幾個小時后,離開了殘界山範圍,楊軒祭出風雷劍翼,破空而起,朝著駐地方向趕去。

又用了小半天的時間,楊軒終於來到了駐地外。

太玄門的駐地,建在了飛靈之墟入口和飛靈原交界地帶,是一片連綿數里的裝甲區。

營地四周,清一色全都是高達十幾米的巨大靈能裝甲戰車,比水桶還粗的炮管,朝向外面,老遠看著就讓人心慌悸動。

駐地大門口,站著幾人,不時翹首以待。

楊軒的出現很快引起了那幾人的注意,等楊軒收了風雷劍翼落地的時候,幾人已經衝到近前。

「楊師弟,怎麼來這麼遲?是不是中途遇到了什麼波折?」

率先開口的是劍季鷹,他直接改了稱呼,以前兩人是上下輩,現在卻變成了同輩。

劍季鷹到是沒覺得有什麼不妥,反而楊軒感覺有些彆扭。

「師弟,看你這樣子,好像跟人打過架?」

帝寵之養鬼成妃 黃空海也走了過來,主動攬著楊軒肩膀,一臉關切的問道。

只不過,這傢伙表現出的親熱,怎麼看怎麼彆扭。可能是黃空海一向眼高於頂,而且以前故意扮作沒有修為的凡人,紈絝慣了,根本不懂得怎麼與人交朋友。

「是遇到點波折,不過都被我打發了。」

楊軒輕描淡寫的說道,目光不由看向了一臉關切的莫清婉,很有些詫異。

「清婉,你怎麼也來了?」

莫清婉現在的仙道修為,不過僅有神極天下階,按將說不應該在這裡。

「我為什麼不能來?我可是六階煉星上師。比你還高一個境界呢。」

莫清婉傲嬌的說道。

這倒是讓楊軒大感意外,忍不住仔細的打量了莫清婉一番,神色漸漸變得吃驚起來。

「咦,以前我還真沒注意,你竟然是六階後期的煉星上師,厲害啊!」

「那是!」莫清婉給了楊軒一個你才知道本姑娘這麼厲害的眼神,頗有些自得。

「不對啊,你有這麼高的煉星境界,為什麼之前卻可以進入飛靈福地碎片秘境?這說不通啊?」楊軒一臉不解。

「所以說,你小子賺大了你知不知道?月兒在進入秘境的時候,的確只有一階的煉星境界。出來后,凝聚了月輪星魂,短短几年,就突破至六階後期。她的煉星天賦,在整個天星族無人能比,高的嚇人。」

黃空海重重的拍了拍楊軒的肩膀,很有些不爽的樣子。

「不會吧?這前後總共也不過三年多點的時間,你就從一階突破至六階後期?就是天賦再高,也沒這麼離譜的吧?」

楊軒有些震驚的道,當然,他說這話的時候,好像把他自己給忘了。

他從開始煉星到現在,好像也不過才三年多時間,就已經擁有了五階後期的境界。

「煉星師最大的屏障,是在地星師和天星師之間的階段。天星師是一個分水嶺,很多煉星師修鍊到地星師巔峰,一輩子可能就被卡在這裡,再也無法寸進。」

我成了白富美女配 莫清婉跟楊軒解釋了一下煉星師的情況。

這一情況,其實跟修仙者的煉虛境和煉道境之間一樣。

煉虛境神變天巔峰,就是一個坎,跨過去后,就等於一步登天,跨不過去,你這輩子也就止於此了。

莫清婉凝練的星魂特殊,乃是月輪星魂,只要有明月之地,就能吸收無窮無盡的星力。起源星天上的月亮,好像跟太陽一樣,特別的大,星力特別的充足。 在駐地安頓下來,劍季鷹專門找楊軒長談了一次。

他把此次大劫之爭的注意事項,詳細的跟楊軒講解了一遍。

又把太玄門這次參與大劫之爭的弟子情況,也跟楊軒介紹了一番。

兩人交流過後,對照此前玄重真君跟他交代的情況,楊軒對此次大劫之爭,這才有了一個比較全面清晰的認知。

送走劍季鷹后,楊軒在自己的營帳中,獨自沉思。

「不對!這裡面肯定有陰謀!」

楊軒越想越覺得不對勁,但究竟有什麼問題,卻怎麼也抓不住關鍵。

他想了很多,卻依然沒有想透徹。

「難道真是我多慮了?不對!好像在飛靈殘界內,飛靈大陸的修士,只有太玄門和懸空山弟子,並沒有渾天殿,萬壽山和真靈宗弟子!」

楊軒腦中靈光一閃,終於想到了哪裡不對。

如果真是地仙聯盟組織的大劫之爭,為了挑選優秀天才,招收進聯盟,絕對不應該出現這樣的漏洞。

雖說渾天殿依附於通天玄宗,萬壽山和真靈宗依附於真靈百族,但涉及到這麼大的利益,這三大宗門絕對不可能放棄!

唯一的解釋就是,大劫之爭的戰場,並不在飛靈殘界,而是在飛靈大陸。

眼下這裡的對決,恐怕只是個幌子!

想到這裡,楊軒再也坐不住了,立刻去了黃空海的營帳,把這件事告訴了黃空海。

聽到楊軒的分析,黃空海也是臉色大變。

「這件事關係重大,走,我們現在就去找王師叔,把這件事告訴他,請他定奪!」

黃空海深深的看了楊軒一眼,眼中儘是感激的神色。

就憑楊軒今日的表現,黃空海也認可了他太玄神廟傳承者的身份。

黃空海帶著楊軒,徑直來到坐鎮駐地中央,負責整個大劫之爭的王世罡營帳外。

王世罡是王京垣的父親,也是太玄門九大神景天太上長老之一,負責坐鎮飛靈殘界,監督整個大劫之爭。

兩人來的時候,王世罡正在休息,聽到弟子稟報,是楊軒和黃空海求見,他非常重視,立刻召見二人。

雙方見過禮后,王世罡請楊軒和黃空海分別落座,這才問道:「二位賢侄半夜登門,莫不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黃空海是個急脾氣,趕緊上前,把楊軒的推測,全部道了出來。

聽罷,王世罡也驚的坐不住了。

這個問題,他們之前不是沒有想到,而是想到了,卻沒有重視,甚至以為,此事既然是由地仙聯盟親自牽頭髮起,那自然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但聽了楊軒的這番分析,他身上瞬間被冷汗浸透,暗道是自己等這些太上長老會的人,太大意了!

杜嬋音 想要驗證楊軒的猜測是真是假並不難,只要請動九霄天域的地仙老祖們出面一查就行了。

憑著經驗,王世罡隱隱感覺,楊軒的猜測,很可能是真的。

這整件事就是一個大陰謀!

「你們稍等,我去去就來。」

王世罡神色凝重的向二人說了一句,轉身離開了大帳。

兩人面面相覷,枯坐等待。

半個小時后,王世罡去而復返,臉色看起來極差!

楊軒和黃空海一見,頓時就明白了,這件事肯定是真的!

「師叔,情況如何?」

黃空海還抱著一絲僥倖的心理,上前問道。

楊軒則開始盤算,此次該如何應對。

「唉,完了,這次真的中計了!大劫,真是大劫啊,不止是我們太玄門的大劫,更是我們整個飛靈大陸的大劫!前所未有的大劫!」

王世罡頹然坐倒,喃喃道。

「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何師叔你如此頹喪?」

黃空海驚急道。

「真後悔當初沒有重視楊師侄你的情報啊。」

王世罡滿臉苦澀,神色懊喪到極致。

「這一切果真跟那十絕真君相關。此人在十絕城布置的十絕大陣,原來並不是簡單的守城大陣,而是能夠封鎖整個飛靈大陸的鎖陸大陣陣眼!」

王世罡見兩人神色焦慮,急切的看著他,迫切想要知道內情,便不由苦笑著把自己剛才接到的消息,告訴了二人。

「掌門方才請動了本門在地界閉關的一位地仙老祖,聯絡九霄天域的地仙老祖們。結果,完全沒辦法聯絡上。三位地仙老祖知道出現了變故,同時出關,一番探查后才發現,整個飛靈大陸,已經被一座威能超越十二級的鎖陸大陣封死!」

「如今,九霄天域的地仙老祖,再也無法下界,而地界的地仙老祖,也無法衝破飛靈大陸的鎖陸大陣衝出去。甚至連十絕城都無法靠近。很明顯,此次就是通天玄宗和真靈百族早就密謀好的,要徹底毀滅我飛靈大陸修仙界!」

聽到王世罡這話,黃空海驚呆了。

楊軒雖然非常的震驚,但神色卻反而很平靜。

事情跟他的推斷差不多,只是要比他想象的還要嚴重而已。

不過,或許這件事也沒有王世罡說的那麼悲觀。

就像自己先前推斷的一樣,地仙聯盟並非是把大劫之爭的戰場放在了飛靈殘界,而是放在了整個飛靈大陸。

這次的舉世大戰,整個飛靈大陸的修士,都會被卷進去,而不是一個太玄門。

「這十絕真君,真是好大的野心啊,竟然想要用整個飛靈大陸生靈的血,來養他的十絕病毒!甚至連通天玄宗和真靈百族都算計了進去。就是不知,天玄大陸和真靈大陸的修士,是不是清楚這十絕病毒的恐怖。」

楊軒喃喃自語的說道。

而這話傳入王世罡耳中,頓時讓他眼前一亮,一拍大腿道:「對啊,我怎麼忽略了這一點!楊師侄,你說,若是咱們把十絕真君的這個陰謀,泄露給通天玄宗和真靈百族,他們會不會放棄大戰,先滅了十絕真君?」

「恐怕這件事,他們兩大天宗勢力,早就知道了也未可知。」

楊軒看著一臉期待的王世罡和黃空海,搖著頭苦笑道。

「此事錯綜複雜,千頭萬緒,牽扯太多,恐怕根本不是我們一門能夠左右的。再者說,十絕真君來自外星,說不定跟地仙聯盟之間,暗中早有勾結也未可知。」

聽了楊軒的分析,兩人頓時頹然坐下,沉默不語。 不久之後,王世罡接到了掌門傳訊,悄然返回太玄門。

跟著一起回去的,還有楊軒。

仙都峰頂,太玄殿內,此刻正在召開太上長老會。

與會者,除了楊軒這個萌新外,其餘均是太玄門真正的核心高層。

上至三位坐鎮太玄山的地仙老祖,下有掌門玄重真君,及九位煉道境神景天的太上長老。

可以說,眼前這十三人,是太玄門絕對的中流砥柱。

若是太玄門真發生了什麼不測之事,也唯有這十三人,才有改變戰局的能力。

楊軒作為太玄神廟的傳承者,已經得到了在座眾位太上長老的認可,雖然修為不高,但身份特殊,在太玄殿中,也有自己專屬的座位。

儘管有些膽戰心驚,但楊軒也沒有矯情,坐下適應了一會兒,就變得很自然了。

今日太上長老會的議題,只有一個,那就是如何應對鎖陸大陣這件事。

玄重真君把事情的前因後果重申了一遍,然後就進入正題。

「既然此事是楊軒最先察覺的,不如先聽聽他的意見吧。」

高坐在太玄殿最上一排座位上的三位地仙境老祖,左邊一位鬚髮皆白,穿著黑白二色太極道袍的老者開口了。

他聲音中正平和,不帶絲毫煙火氣,飄飄出塵的氣質,看不出絲毫著急擔憂的樣子。

楊軒便站了起來,向在座眾人都拱手行了一禮,這才緩聲開口,把自己最初是如何發現,以及產生懷疑,並推斷出的各種可能,重新闡述了一遍。

他講述的條理清晰,前因後果十分明了,任何人都能聽明白。

「所以,弟子認為,此事未必真有那麼壞。不如我們明面上故作不知,依舊按照原先的安排進行,暗地裡則做好全面的準備,想好退路。若真是朝著最壞的方向發展,也能夠更好的保存自己的底蘊。」

最後,楊軒總結了自己的看法,再次一禮,退回自己的座位。

太玄殿內,非常安靜。

眾太上長老都在思索楊軒這一方法的可行性。

「諸位以為如何?」

玄重真君面上帶著欣慰之色,掃視一圈后,開口問道。

「此法可行。我們三個老傢伙就先去準備了,餘下細節上的事情,你們自己參詳解決。」

三位地仙老祖彼此相視一眼,由方才開口那位做代表,表達了他們的意思,隨後三人的身影漸漸虛淡,並最終融入天地,歸於虛無。

眾人恭送三位地仙老祖離開后,這才就計劃的細節問題,展開討論。

商議了半日,所有問題全部敲定,九位神景天長老魚貫而出,離開了太玄殿。

Prev Post
到時候兩支部隊的士兵就能享受在楚科奇海冰冷海水裡游泳的樂趣了。
Next Post
因爲光靠散票,壓根沒法和對面打。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