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的!」

柯德木擺擺手。

眼前這位年輕的中將,可是他們心中的寄託,跟著對方,就意味著未來的路,都是康庄大道。再加上相處了這麼長時間,他們之間既是上下級,卻也是一起奮戰的兄弟夥伴。

他自然不希望對方身體出現什麼問題,或是遺留下什麼奇怪的雜症。

正在這時,鎮子上的皮毛族,看到唐恩恢復,都是呆住了。

「能治療,真的能治療!」

山羊伯伯喃喃道,眼中閃爍著激動地光芒。

下一刻,一道道身影跪在了柯德木與唐恩的面前,額頭緊緊貼著地面。

「這是?!」

柯德木看到這一幕,怔住了。

「求求你們,救救我的父親。」

「請大人,救救我的兄長吧!」

「救我兒子一命吧!」

一道道聲音,從這些皮毛族村民口中傳出,聲音顫抖而滿懷期待。

唐恩的腳下,佩德羅也跪在他面前,雙手拉著他的衣角。

「唐恩大哥,幫幫我們。」

少年的聲音發顫,很激動卻又充滿擔心。

柯德木轉向唐恩,眼中有無奈與茫然,他一時間不明白這是什麼狀況。

唐恩給了柯德木一個眼神,隨後朗聲道。

「大家都起來吧!」

「村民們的病症,柯德木馬上就會為大家治療的。」

「遇到這種事情,海軍可不會掉頭就走,當做沒看到。也不需要大家,在這裡來祈求我們的拯救。」

頓了頓,唐恩聲音沉穩,渾厚。

「我們,可是海軍!」 ?對於治療身中糖毒的皮毛族眾人,柯德木本人自然不會反對。

這種激素類的病症,對他來說就是發動能力,扎一針或是注入激素,或是抽出激素的事情,甚至比處理皮外傷還要簡單。

接下來的時間,柯德木在皮毛族眾人的眼中,成為了神靈一般的人物。

他一個個的扎過去,原本昏迷不醒,甚至會小便失禁的皮毛族人,過了不到一會就清醒過來,嘶啞著聲音要水喝。

前後不過半小時時間,皮毛族眾人已經全部被柯德木治療。

唐恩在旁邊抱著水壺,邊看邊喝,為這位手下的治療能力,感到驚嘆。

要是前世也有柯德木這樣的能力,那多少疑難雜症都能得到處理啊。不管什麼病,只要屬性相剋,絲毫不講道理的就是一針,不好也得好。

神奇,真的神奇!

因為這件事情,唐恩一夥毫無疑問的成為了皮毛族的恩人。毛茸茸公國並不大,片刻之間便傳了出去。

唐恩等人在皮毛族中的名聲,霎時變得絲毫不下於羅傑,甚至更有超出的架勢。

要知道在此時,羅傑儘管聞名於世,但還沒有成為海賊王,對比唐恩拯救他們的恩情,自然就要顯得弱勢一點了。

在毛茸茸公國中,出了剛開始的小鎮子外,唐恩等人在其首都克勞都呆了三天。

這短短三天的時間,除了佩德羅意外,唐恩也看到了未來的一些人物,如心臟海賊團的貝波,波克慕斯,加洛特等人。當然,此時的他們還只是一群小蘿莉,小少年而已,接待唐恩的人,是他們的長輩。

皮毛族在多倫斯等人的眼中,完全一改之前厭惡人類的印象,這群人的好客,甚至讓海軍們感到不好意思,大喊世界觀被推翻,三觀盡毀。

三日後,也到了他們離去的時刻。

三十多名海軍的背後,每一個人都背著大大的包裹,皮毛族的熱情,真的是擋也擋不住。

這些屬於佐烏島的特產,是唐恩等人推辭了無數遍,卻也無法拒絕的。

「歡迎你們再次到來,海軍。」

臨走前,皮毛族將他們送到村口處,大聲的喊道。

「一定!」

唐恩笑道。

然後,他轉過頭,舉起右手。

「該走了,士兵們。」

一聲令下,三十多個身上背著巨大包裹的海軍,彎著腰向前慢騰騰的行走著。

卻在三步后,唐恩腳步一頓,眼中露出一抹笑意。

「怎麼了?佩德羅,捨不得你的族人們,還是害怕了?」

「海軍的未來,面對的困難與艱苦,可是你無法想象的,現在回頭還來得及!」

身後的少年聞言,全身都是一怔。

他看著對面的族人們,剛想說點什麼,族人們卻是率先開口了。

「快點滾蛋,佩德羅,你是害怕了嗎?」

「別說你是我兄弟,佩德羅,老子覺得丟臉。」

「想做什麼就趕緊滾啊,你都十四歲了,還一事無成,不覺得慚愧嗎?」

那群人臉上帶著笑容,嘴中卻譏諷的毫不留情,讓佩德羅眉毛抖了抖。

「一群混蛋!」

低低的罵了句,佩德羅猛地轉過頭。

「老子才懶得搭理你們。」

「從今天起,老子就是海軍了!」

他的身後同樣背著一個包裹,邊走邊舉起自己的右手,然後猛地攥緊拳頭。

「等著吧!老子以正義之命,揚名整個世界的那一天,很快就到來了!」

佩德羅大步向前走去,背對自己的族人,高聲大吼。

陽光漸漸明亮,佩德羅走在最後面,唐恩等人走在前面,每個人的臉上,都是掛滿了笑容。

當中午時分,佩德羅站在主艦上,看著環繞著自己,分在兩側的七艘分艦軍艦后,長大嘴巴,露出震驚的眼神。

尤其是他看到,軍艦上一道道站的筆直,裝備齊全,面色肅然中帶著鐵血的百戰之兵時,那股森然的氣勢,讓他整個人都是怔在了當場。

這,就是海軍嗎?!

「揚帆,起航!!」

「中將大人有令,全速起航!」

「馬上開船!」

一道道爆吼聲,從軍艦中傳出。不知怎得,佩德羅的心中,一股熱血忽的沸騰而起,直激的他整個人都興奮起來。

「這就是海軍,這就是大海!!」

「這就是我未來的生活!」

背著比自己大一截的包裹,佩德羅走到船頭處,俯視著前方蒼茫的大海,看著一條條躍出水面的大魚,眼中光芒明亮。

他有一種跳出井底,看到了龐大世界的清晰感。

「佩德羅!!」

就在這時,唐恩一聲大喝。

「在!」

佩德羅猛地轉身,大聲回道。

「從現在起,你就是7158部隊中的一名見習海軍!」

「現在,立刻去領自己的軍服,馬上與新兵們匯合在一起,開始集訓!」

唐恩盯著佩德羅,冷聲喝道,面色嚴肅。

佩德羅反應過來,再次大聲回應:「是!中將大人!」

在佐烏島時,他通過旁敲側擊,對海軍的傳統以及作風,都有所了解,此時唐恩大哥突然的轉變,他自然也熟悉的極快。

7158艦隊離開象島,與這隻行走在大海中的遠古巨象擦肩而過,向著新的海域全速前進。

同時,剛加入進來的佩德羅,也開始了他成為海軍的一生。

唐恩身穿海軍服,站在船頭的虎頭雕像上,迎著海風,遙望著前方海面。

見聞色感知下,默默觀看著身後正彎腰打掃衛生,累的滿頭大汗的佩德羅,以及不斷揮劍的居魯士,嘴角隱隱浮出一抹笑意來。

這些人按照歷史的進程,原本都是醬油般的角色。但進入他的軍隊中,卻將一切都改變了。

他能夠預知到,在未來的世界中,他們也許都將成為名動世界,身上帶著光芒,維護正義與光明的優秀之人。

軍艦行駛七日之後,帕特少將一臉嚴肅的趕到主艦上。

「中將大人,前方海域,馬上就將進入托特蘭海域了!」

唐恩一怔:「托特蘭海域?」

他對這個海域的名字,並不是十分熟悉。

「是的!進入這片海域,也意味著,我們艦隊,已經真正的進入了偉大航道後半段的深處!」

「也就是,海賊戰爭最為激烈的海域邊緣中!」

帕特沉聲說道。

唐恩聞言,眼神也是嚴肅起來。

「在這片海域之上,如今最強勢的海賊團,中將大人您一定聽說過!」

唐恩眯了眯眼:「是誰?」

「big·m海賊團!」

「這片海域的名字,也正是取自她!」

帕特深吸一口氣,凝重的道。

「托特蘭還有一個名字,叫做。」

「萬國!」 ?「萬國。」

唐恩喃喃的道,神情中有些微恍惚。

這兩個字他自然聽說過,對其背後所代表的含義也是十分清楚。只是,令他驚奇的是,畢古麻姆海賊團,在這個羅傑還未稱王的時代,便已經有了如此威勢了嗎?

不過再轉念想想,即便是羅傑的紅色歷史文本線索,也是從對方手中盜取的,也就明白了。

他的腦海中快速閃現過有關畢古麻姆其本人,以及麾下海賊團的信息,面色漸漸凝重起來。

毫無疑問,畢古麻姆的實力,在整個世界上都能排到前列。其恐怖的天賦,以及所掌握的果實能力,都是人類最畏懼的。

能夠輕易殺死巨人族,屠戮整個巨人村的可怕巨力,以及操控靈魂的果實能力,讓畢古麻姆幾乎都成為了無敵的存在。

原著中哪怕是戰勝了多福朗明哥的草帽路飛,在面對畢古麻姆時,一朝之間,也是敗北,絲毫懸念也沒有。而其所對抗的,也不過是這位王者頭腦不清醒的時刻。難以想象,其真正巔峰時刻的實力,又會有多麼的可怕。

「萬國這片海域之中,所包含的島嶼足足有十七座之多,畢古麻姆的野心幾乎是明晃晃的擺在世人面前。」

「她想要徹底的一統這片海域,打造一座獨屬於她的烏托邦王朝。」

頓了頓,帕特又是沉聲說道。

「只是,實力強大的海賊在這片海域中也不少,她的野心,想要實現,還需要不斷不久的時間。」

「但這片海域,卻也仍然因為其名聲,而被命名為托特蘭,她的強大,可想而知。」

「哪怕是依然活躍在這片海域中,有著牢固根基的幾支大海賊團,也不敢正面與其對抗。」

唐恩默默聽著,對比他腦海中認知信息,漸漸了解了此刻畢古麻姆的情況。

其實力,毫無疑問是至強的存在。但是其麾下勢力,卻還沒有後世四皇時那般強悍,如今的萬國,所籠罩的範圍也只是十七座島嶼,遠遠沒有達到後世三十四座的恐怖規模。那麼其手下艦隊,以及海賊的數量,也自然就更比不上後來了。

「我們想要前往羅傑,白鬍子,金獅子等人所在的海域,就必須先穿過這片托特蘭海域。」

「如果,能不與畢古麻姆海賊團起衝突,是最好的了。」

帕特凝重說道。

他剩餘的話沒有說出后,那就是一旦與對方起了衝突,後果也是顯而易見的。

以他們這七隻小軍艦,加上主艦,根本就不可能是龐大的萬國,與畢古麻姆的對手。

唐恩點點頭:「盡量避免與畢古麻姆海賊團起衝突。」

萬國是對方的勢力範圍,隱藏自己,避免爭鬥才是主要,與現在的畢古麻姆對抗,唐恩也感覺壓力巨大。

「當然,托特蘭海域中,畢古麻姆的島嶼,彼此之間距離也很遙遠,還沒有形成鐵板一塊,我們只要小心行駛,是不會與他們起什麼衝突的。」

Prev Post
幸好一路上,再也沒有碰到誰,沈安安今天收穫頗豐,暗自慶幸自己夠幸運。重重的吁了口氣,才等心情稍微平復下,然後緩步走向了廚房。
Next Post
話不多說。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