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爺更生猛,腦子裡也不知道想什麼,拿過小女人的手機直接撥了過去。

那邊,膩歪完的兩人終於安靜下來,狼爺靠著床坐著,狄笙靠在他胸口坐在狼爺前懷,小手有節奏的拍打著狼爺貼在她小腹上的大掌,一番歲月靜好,現世安穩的早晨!

倏地,她想起手機來了,「閻狼,手機你掛電話了嗎?」

狼爺怔住了,他沒掛……

「國際長途?」她暈了,蹭著鞋子她蹬蹬蹬跑到客廳!

看著小妻子那龜毛的小表情,狼爺風中凌亂了,他的妻子連國際長途都打不起嗎?

狄笙出門先看了眼卧室還睡著的小丫頭,順便看了眼時間,二十分鐘后要叫小丫頭起床了,從客廳里拿著手機回了客房,手機已經掛掉了,可翻了翻記錄,她懵了,55分鐘?一個小時?這丫得多少錢?

狼爺拍了拍床,示意狄笙趕緊過來,他喜歡剛才她靠坐在他胸前的感覺。

狄笙心疼的心都要碎了,不過,她倒是沒破壞了兩人難得的這麼暖暖的早晨。

蹭掉鞋子上了床,狼爺倒是自覺的把手放在他家小媳婦的肚子上,給他不知道有沒有腦子的閨女做起了互動,看著手機上通話記錄,一件令她無比頭疼的事兒陡然出現在她腦海中,狄笙扭頭看著一臉享受的狼爺,「閻狼,你說人家不會以為我全程都聽了下來吧?」

狼爺瞄了眼手機上的時間,如果是他,他會這樣認為,你說你沒聽,你沒聽幹嘛要花著國際長途的錢還不掛電話?

「啊……那怎麼辦?這多難為情!」二貨寧還好說,她怎麼跟人家厲絕見面?

「一生只能愛一個,我顧不了太多……」

沒等狼爺開口,二貨寧齜牙咧嘴的形象出現在手機來電顯示上,配合著此時狄笙的心境,她麻利地把手機扔到了狼爺手裡。

「嗷嗷嗷,我不要接……」狄笙拉起搭在兩人腿上的被子直接蓋在頭上,人還愛被窩裡各種扭動。

「喂!」狼爺淡定的劃開了手機,被窩裡扭動的人倏地靜止了。

「四爺?」厲絕的臉差點龜裂,他怎麼都沒想到狼爺竟然會有此愛好,他還是那個不苟言笑的四閻王嗎?

「嗯!什麼事?」狼爺淡定的說道,根本就沒理會厲絕詫異的語氣。

閻狼這麼一淡定,厲絕就不知道怎麼開口了,其實他打電話過來的時候就有些後悔了,剛要掛掉這邊閻狼就接了起來。

「剛才四嫂子給我家女人打了個電話,是不是有什麼急事?」二貨寧不淡定的看著厲絕,她一個不注意他怎麼還打電話過去質問了?剛要伸手捂上他的嘴,他話就飛出來了,好在,這話說的挺保守的。

這邊,被窩裡的狄笙龜速潛了上來,一聽對方問這話,跟泥鰍似的倏地又埋進去了,動也不動的靠在狼爺胸前,指著耳朵等著狼爺怎麼回答。

「有嗎?她一直在睡覺,可能是不小心點出去了吧?」

狄笙倏地冒出頭,一臉震驚的看著說謊都不打草稿的狼爺,而且這謊言說的那語氣,那表情讓她都覺得倍兒真實!

那頭,厲絕有些捉弄不透了,或許,他們也跟自己一樣在晨運,也這樣不小心點出了電話,有可能嗎?

不管厲絕怎麼想的,狼爺順利的圓過了這令人尷尬的電話。

「老公,你好聰明!」狄笙蹭地從被窩裡鑽出來,兩手攬著閻狼的脖子,吧唧吧唧的親著,她簡直是佩服地五體投地!

「一次特別獎勵?」狼爺攬著她依然纖細的小蠻腰,想著自己的福利。

「……」狄笙停住了動作,她覺得這樣下去,她是不是會欠下很多債。

兩人膩歪了一陣子就回了卧室,狄笙親自把小丫頭叫起來的。

「小嬸嬸?」閻古語迷瞪著眼睛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狄笙,一扭頭,她更是驚詫了,旁邊還有她四叔。

「四……四叔?」

「嗯,起床吧!」狼爺瞬間一副殭屍臉形成了,交代完了就從卧室走了出去。

閻古語倒是沒覺得她四叔的臉色有什麼不好,在她心中,他四叔一直就是這樣的一張臉。

另狄笙很意外的是閻古語自己會穿衣服,「喜歡嗎?家教一早給你送來的!」

衣服是剛才家教送來的,閻古語早晨不在家裡吃飯,洗刷后,由司機跟家教送到學校里,她日常的生活幾乎都是家教在管理。

這個家教是老爺子專門請來的,平時就是負責閻古語,古語上學的時間,她可以做些其他的。

送走閻古語,兩口子也跟著下樓了,客廳里除了閻縉兩口子,該在的人都在,就一個早上沒在家裡吃飯,狄笙竟有種很長時間的感覺。

昨天的事情似乎並沒有對他們任何人造成多大影響,最起碼在狄笙看來是這樣,所有人依舊跟往常一樣,說著閑話,聊著天兒,似乎昨天的事兒只是一幕戲,狄笙瞬間覺得這個家裡很涼薄!

剛走到小客廳,狄笙就覺得有些不太舒服,那種想吐的感覺又來了,她什麼都沒說,轉身進了一樓的衛生間,閻狼跟著走了進去,等兩人從衛生間里出來的時候,閻縉攬著韓子格從來樓上走了下來。

狄笙覺得宋淑梅今天格外的熱情,「我看老四家的這反映,十有*是個兒子!」

自從跟閻紳分析完,她怎麼看狄笙怎麼覺得順眼,但是她這熱情狄笙有些受不了。

「是嗎?」游敏之跟著朝狄笙看來,她是希望狄笙肚子里的是兒子,當然女兒的話她也喜歡。

狄笙悻悻一笑,坐在了韓子格身邊,「我怎麼看著你臉色不太好?是不是反映很厲害?」她現在幾乎算是適應了孕吐。

「還好,就早上起來有點兒不舒服!」

韓子格昨天晚上基本上就沒睡著,或者說睡的迷迷瞪瞪的,腦子裡亂七八糟的都是往事。

狄笙各種經驗豐富的跟她說著些治療孕吐的方法。

其實,臉色不好的不光是韓子格,尤其是左梵音,臉色更是差的出奇,眼睛還時不時的看向閻狼,狄笙差點兒忍不住噴她。

飯後,閻狼親自把狄笙送進公司,向前看著狄笙,眼睛蹭蹭冒著火星,他怎麼就攤上么個新人?從她上班到現在,她歇了多少回了?

「經理,我保證,這是最後一次,我一定好好上班,努力上班,爭取為公司創造業績!」

狄笙招財貓似的舉著手宣誓。

「你不給我造孽我就謝祖宗了,還造業績,行了,看在你那招財貓的動作上,這件事兒到此位置,還有,你今天的任務就是搜集演員蘇一默的資料!」

向前接到上面的命令,公司有意向要跟蘇一默合作,新品的代言人傾向於蘇一默,昨天會議上關於愛尼新品代言人的問題出現了很大的分歧,百分之七十的人希望代言人是韓子格,而他恰恰就屬於那百分之三十的範圍內。

他覺得蘇一默更適合代言愛尼的新品,更巧的是,閻策的傾向也是蘇一默,雖然會議上最終沒有決定下來,但他覺得最後的人一定會是蘇一默。

「我可不可以問個問題?」

狄笙舉手示意她有問題要問。

「你說!」向前眼睛看向旁邊正悶頭工作的付萌身上,眼睛里蒙上了一層莫名的興奮的情緒,想到昨夜,他唇角不自覺的扯開了。

「為什麼讓我整理蘇一默的資料?」她眼睛里也帶著興奮,理由,她覺得一定是她心裡的答案!

「你知道還問我!」向前一眼就看透了狄笙的小心思,這丫頭他實在是喜歡的緊,就是單純的喜歡狄笙的性格,你看她眼睛離得興奮,就跟誰不知道她曾經當過記者似的。

真想用手裡的文件把她拍回原形,只是,他抬了抬手又放下了,她丫可是孕婦,這一下下去,指不定就是一屍兩命,死了她倒沒什麼,他倒是覺得肚子里的孩子可惜了,還是不拍的是!

「謝謝領導抬愛,以後再有類似的活一定要找我!」

狄笙馬屁拍的噠噠地。

------題外話------

親,文文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把問題提出來,明天果而一一回答! 向前一走,狄笙樂呵呵的打開了郵箱,裡面有她今天需要整理的具體資料要綱,莫小凱同學已經給她發了過來,看了一眼后,她抽了張白紙,簡明扼要的把重點提煉了出來。

抬眸間看到付萌正以一種她說不出的目光盯著向前的背影,呃,反正不是之前那樣的目光,怎麼說呢,似乎有種單純的女人看男人的那種詭異的感覺。

「付組長?」狄笙疑惑的輕聲喊了她一聲,見她沒反映,接著抬起夾著筆的右手敲了敲隔板,道:「喂,付萌,怎麼了?」

付萌猛地驚醒,「嗯?什麼?」

狄笙指了指向前,「你跟他……」

「你別聽他胡說,他,他……不就是一層膜,去華美特惠價999元,保證跟原裝一樣,去,我還沒有這999元,笑話!我才不會為了這個委屈求全呢,他想得美!」付萌臉瞬間漲紅了,她以為向前跟狄笙說了什麼,狄笙聽的雲里霧裡,一頭霧水的聽著她嘰里咕嚕一長串。

什麼膜999元還特惠價?夠貴了啊!

前兩天她還在財經頻道上看了一則『微商圈裡的面膜熱』,近期面膜在微商圈旋風般掀起一股浪潮。

新聞報道了從產品質量,價格,原料構成,銷售方式等多個維度揭露了微商渠道面膜銷售的怪象,層層加價,暴力銷售,添加激素,說是為了打動消費者,快速達到美白,祛痘等效果,在面膜中添加了糖皮激素,這東西可是明確禁止用的原料,人家可不光用了,竟然還比正常值高出進六千多倍,狄笙當時那個恐懼啊,扒拉著手機立馬就在朋友圈發了這條說說,公司同事不少都喜歡在網上或者在微商群里買東西,她還幫著收過快遞。

從看了那期新聞,狄笙覺得這個世界真心不能信了,又是刷信譽,又是有什麼專門共微商使用的欺騙消費者的那種銷售模式對話軟體,你說這以後,還怎麼相信人?

999元?沒聽說什麼面膜還特惠價后還要999元的,這價格有些高了些吧?國際大品牌?啥牌子?更何況付萌一向是走大眾路線的人,怎麼就這麼捨得花錢了?付萌這人一向是很謹慎的,能讓她決口稱好的東西絕對是潛在價值的,上次跟付萌一起買的洗面奶就特別好用,泡沫豐富,洗完皮膚還滑溜溜的,很舒服!

不過,華美這個名字怎麼這麼熟悉?京溪路好像有一家叫『華美婦科醫院』的,哎呦喂,這面膜廠家的名字真逗趣!狄笙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一看狄笙那張喜笑顏開的小肉臉,她一下子不淡定了。

「我說你說的那華美名字取的也太搞笑了吧?999元的膜還便宜?國際品牌,給我也來個?」狄笙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這張還算看得過去的小臉,想著等生完孩子以後還不定起不起斑,這要是有價格實惠的國際品牌的面膜,不如趁現在囤貨,雖說她家狼爺也有錢,但是狄笙過慣了節省的日子,浪費錢的事在她看來是恥辱,有便宜的幹嘛不省著點兒?

倏地,她覺得自己從結婚後很多方面都變了,竟然也知道愛美了?

付萌一臉驚悚的看著狄笙,她丫腦子抽風了吧?丫都結婚懷孕的老女人了還要那層膜幹嘛?「你丫都是結過婚又要生孩子的老女人了,你還要那層膜幹嘛?」

狄笙蹭地急眼兒了,她不就是結過婚,要生孩子了嗎?她怎麼就被冠上『老女人』三字兒了?這要是真生了孩子,她還不就成了『殘花敗柳』了?

殘花敗柳?瞬間她腦海中閃現的是她穿著四五十年代的大襠褲,胳膊上挎著個布包袱,懷裡還抱著一個皴著小臉,鼻孔下還掛著兩條不怎麼清晰見底的小溪的娃子,可憐兮兮的站在豪華的閻宅門口,看著她家的狼爺一臉嫌棄的把她娘倆趕了出來,毫不留情的攬著左梵音進了家門,冬天的風刺骨的吹著,她猛地一個激靈,她才不要當『殘花敗柳』呢!

「我生完我家崽兒在用!我可不能讓我家崽爸嫌棄我,我決定了,我要靠這層膜牢牢抓住我家崽兒爹的心!」

狄笙咬牙切齒的做了個努力加油的姿勢,一副你知道的表情跟付萌做了個星星眼。

面膜她現在是沒法用,她現在先忍著,腦子裡想著,要不先多吃些豬蹄,不是說豬蹄是美容的嗎?雖然沒人非告訴她說化妝品什麼的不要用,但是她自己很自覺的早就停下了,比起這張臉,她家崽兒的健康才是最最重要的,兒啊,你看為娘的為你犧牲了多少,你出來以後,一定要幫著為娘俘獲你老爹的心啊!

付萌頭皮陣陣發麻,雖說她比狄笙大了很多,在怎麼說,她到底還是個沒結婚的女人,對於這種閨房事兒確實鬧不懂,她倒是知道很多男人都喜歡有那層膜的女孩,就像女人多麼渴望自己遇到有權,有錢,有勢力,身材好到爆,脾氣靜如水,眼睛里只有自己的絕對乾淨純潔的悶燒男一樣!

可是她沒想到,世上竟然還有這種明知道那層膜是假的還喜歡的『蠢男人』,難不成狄笙家的男人怎麼這麼……變態?這嗜好可真恐怖!

此時,付萌腦子裡的狼爺就是那種超級變態的猥瑣老男人!

「對了,你說的華美的那膜是什麼成分的?不會有超標的那什麼糖皮激素吧?」她可不想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本來想美來著,別再因為貪圖便宜毀了容。

「額……我得空諮詢諮詢!」她其實不過就是一說,哪知道華美修補處女膜用的啥東西,再說,她哪想到狄笙竟然還當真了。

「哦,行,你諮詢好了告訴我一聲,信你!」狄笙沖她一笑,開始了工作。

狄笙的這一笑,在付萌眼睛里顯得無比的猥瑣,她猛地一激靈,心裡對著向前暗暗噴罵,要不是他昨晚那什麼了,她今天至於處在這麼尷尬的地盤兒嗎?

不過,好在狄笙沒有問她怎麼就跟向前發生關係了,要不然她更不知道怎麼說了。

只是,一想到狄笙那一副認真的樣兒,她還真不知道到時候怎麼說了。

關於華美,她也只是在華美婦科醫院發的傳單上看過一眼,只需999還你純真少女情!

抬眼看了看正認真工作的狄笙,付萌渾身都酸軟無力,不知道是昨晚累的,還是今天讓狄笙給嚇的。

一上午的時間,狄笙把整理好的資料發到向前助理莫小凱的郵箱里,起身準備下班。

剛才閻狼來了電話,說是有應酬,就不回家了。

狄笙眉頭一蹙,閻狼有應酬?說實話,她真的很意外,狼爺一向是不屑應酬的人,不過,好像從帝皇度假村的項目啟動開始,閻狼的應酬確實較之前多了。

男人嘛,有些應酬還是好的,尤其是她家狼爺這樣的,有時候,她真覺得閻狼應該多出去應酬一下,同事經常說自己男人不是喝酒喝到半夜就是打牌打到天明,雖然她是不希望狼爺發展到這個程度,但合理的放鬆還是要的,指不定他一放鬆,腦子裡繃緊的弦一松,那頭疼的毛病就好多了呢?

跟同事一起下樓,大廳門口,打了招呼就走了。

關於狄笙的身份,公司里也有人揣測,因為有人就看到過狄笙坐著豪車來上班。

你說能坐上這豪車的人差哪點兒錢嗎?真想不通這人是怎麼想的。

「給人家當三兒?」說話的這個人是支援部辦公室的八卦婆劉伶,她曾經就看到過一輛豪車送狄笙到公司樓下,但是卻沒看清車裡坐了誰,應該是個有錢人,因為還有專門配的司機給狄笙開門。

「噗……你別逗了,什麼男人找三兒找她這樣的?」蘇琳琳一臉不屑,踩著高跟鞋走路,屁股扭動的更厲害了。

跟她比起來,狄笙就是個小毛孩兒的類型,身材?臉蛋兒?哪點兒有女人的成熟魅力?

這話說的確實有些過了,狄笙的五官身材都很好,只是她的身材完全掩飾在千篇一律的休閑服下,那五官更是素麵朝天,簡單的丸子頭,就連粉底都不抹,純天然,無污染,可不就跟毛孩兒差不多?

「不會是代孕媽媽吧?」劉伶忽地覺得狄笙的結婚是假的,能做豪車,還懷孕的,估計就是代孕媽媽!

可反過來一想,這代孕媽媽現在都能自由上班?額……或許是為了讓孩子有個更好的成長空間,所以允許她上班?有這個可能!

蘇琳琳不屑的再次笑了笑,「就算是代孕媽媽,早晚也是被踢掉的料。」

蘇琳琳從小就嫉妒心很強,條件相當的人里,她一定要比別人高一頭。

她跟狄笙,陳訴,安淳,周飛是一批進公司的新職員,拿到通知單的那天她就讓人調查過這四個人了,沒什麼特殊背景,當時狄笙的學歷很讓她吃驚,雖說景大畢業的也不錯,也是國內品牌大學,跟京大想比也不差,可怎麼說這都不是經濟管理,金融管理出身的,愛尼怎麼就會錄用她這樣的人?

後來她看到她工作履歷上曾經在京都報社當過記者,這就是了,公司錄用她,還是取她身上的某個長處。

只是,她怎麼也沒想到怎麼就把人放在支援處了,按說,她這樣的去企宣部不更合適?後來張明章對她的明罰暗處的,她才知道她只是得罪人了。

「那可不好說,男人的口味就跟沒斷奶的孩子,今兒喜歡甜得,明兒就喜歡酸的,你覺得自己很穩的時候,指不定就砰地摔了下來,世事難料!」李梅接過話頭,眉眼間若有所指的看了眼蘇琳琳,這話里,明顯的也是有層別的含義。

李梅的老公是移動公司的普通員工,人沒多大本事竟也學劈腿,半年前兩人離了,倒是什麼糾紛也沒有,直接換了個本本。

蘇琳琳眉頭緊蹙,聽著李梅的話,心裡不舒坦了,她跟斐麗公司市場部經理瞿同的事兒難道她知道點兒什麼?

她沒接話,只是笑了笑,李梅也諷刺的一笑,昨晚,她跟瞿同翻雲覆雨了整整一夜,恐怕她還不知道吧,今晚瞿同就會跟她說拜拜了。

李梅跟瞿同從初中就是同學,她一直就是瞿同的夢中情人,她對瞿同向來是沒感覺,可離了婚,她算是想開了,跟一個喜歡自己的男人未嘗不好,有人疼愛,什麼都聽你的,多好!更何況,現在瞿同的地位不同一般,有成就,喜歡自己,多好!

李梅畢竟年齡大,對人拿捏的很到位,她知道越是得不到的女人越是珍貴,所以,她不會嫁給瞿同的。

離過一次婚了,她對婚姻一點兒都不渴望,甚至排斥,這樣多好,她不需要什麼責任,只需要撒嬌,一個電話,哪怕這個男人就在別人床上,只要她一個電話,他跟兔子似的就跑來了,她喜歡這樣。

性是女人的門檻,進了這個門檻,即便不愛,也不允許這個男人跟別的女人上床。

別說是眼前的假貨蘇琳琳,就算是他瞿同家的老女人,一樣也別想!

看著蹙起了眉頭的蘇琳琳,她忽然想起一件很久前跟瞿同,左璇一起吃飯時,左璇當時說過的話,她當時說,真想讓狄笙栽個大跟頭,也是從那時候起,她是公司唯一一個知道狄笙身份的人,她本來想跟狄笙交好來著,後來又怕因為這兒再得罪了左璇,就把這個念頭壓下去了。

此刻,她倒是想讓蘇琳琳栽個大跟頭!

倏地,她計上心頭,唇角勾起一抹笑,她就再讓這個假貨得瑟幾天,她知道瞿同喜歡自己,可是男人的這種喜歡誰知道能有多久?他即便現在說不喜歡蘇琳琳了,甚至反感她一身的假貨,可誰又能保證他們不會舊情復燃?

所以,她要斬草除根,並且還要拿捏住瞿同的把柄。

這件事兒,她一定好好好籌謀,果然,女人狠起來,那才叫真狠!

*

風起影視傳媒公司27樓休息室里,韓子格疲憊地靠坐在沙發上,經紀人唐鈺差點兒瘋了,她剛說什麼?懷孕了?

Prev Post
「算了!你保管好就成!」石小川說著,回頭看看還在雪線上方舞動的迷霧。然後,使勁伸個懶腰。順手躺下,打算閉著眼迷瞪會兒。
Next Post
「卑微的人類,這一次又將我喚醒,可是食物怎麼沒有上一次美味了,而且量也不不夠,怎麼回事呀,卑微的螻蟻,難道你們不怕本魔神的怒火嘛,還是想要讓魔神將你們全吃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