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雲,你好大的膽子,竟然在這坊市之中調戲城主女兒!」陰冷的聲音響起,遠處的人群紛紛散開,只見幾道身影大搖大擺的走來。

正前方一人,正是金家大總管,金厲!

「沒想到啊,牧雲,你比我想象之中還要大膽了不少,竟然不是縮頭烏龜!」金厲帶著幾人大步走來,臉上帶著猙獰的笑意,眼神極為陰毒。

感受到金厲釋放出的強大氣息,圍觀之人紛紛散開,遠離此地。

「是金厲大總管,他竟然出現了!看樣子,是和牧雲有衝突!」

「你還不知道么,幾天前,金厲灰溜溜的從牧家出來,臉上還有巴掌印。想必是在牧家受氣,這是要往牧雲的身上撒。」

「牧雲還真是倒霉,名義上的牧家家主,過得連條狗都不如。這也難怪,金厲敢如此的囂張。只怕是牧家的人都不會去理會他的死活吧!」

「這一次是真的有好戲看了,不知道這一次牧雲會被打的多慘。我可是記得,前不久,牧雲剛被金家大少爺金天陽一劍洞穿了道基。」

此時,牧雲在牧家顯露威風的事情還沒有傳開,所以在場的修士都不知道牧雲的強勢表現。

因而不少圍觀之人,都對牧雲露出了一絲可憐的神色。

「又是你這條老狗,還真是聒噪。怎麼滴,臉不疼了?」牧雲看了金厲一眼,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神色。

一句話,便戳到了金厲的痛處。

他獰笑一聲,冷聲喝道:「牧雲,我說過了,只要你敢離開牧家大門,我便把你打成狗!以後,我見你一次打一次!」

在金厲的身後,還跟著一群金家的雜役,一個個凶神惡煞,手持刀槍,擺出了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似乎只要金厲一開口,他們便會衝上去將牧雲生吞活剝。

畢竟,一個廢物一般的人,他們可是根本不會介意將其打死。

「見我一次打我一次,很好,這句話我也送給你。」牧雲平靜的說道。

「找死!牧雲,現在可不是在牧家大殿,你給我的羞辱,既然你我要讓你百倍償還!今天,不把你打成狗,我就不性金!」金厲厲聲喝道。

在牧家大殿,他自然是不敢隨意出手。

可是此刻,在這坊市之中,他自然是無所畏懼。現在,他唯一的想法那便是將牧雲打成狗!好好的折磨羞辱一番,以泄心頭之恨!

「我要讓你享受一下巴掌的滋味!」金厲怒吼一聲,毫不遲疑,立即出手。

蒲扇一般的巴掌橫空抽擊而去,帶起了一陣勁風,很是冷冽,在空中都有爆鳴聲響起。顯然,這是他全力一擊。

金厲可是蘊靈八重的實力,這全力一擊之下,威力何等之大。

一想到牧雲將要被一巴掌抽飛,他的心中就湧現出了無限的歡喜之情,出手更加的迅猛,捲動著勁風呼嘯而出。

「垃圾就是垃圾,爛泥扶不上牆!」牧雲冷笑一聲,連看都懶得去看他一眼。

這種級別的攻擊,還未能施展出武技,對於牧雲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

現在他的實力可是蘊靈六重,特別是昨夜牽引了諸天星辰之力淬鍊了身軀,早已堅不可摧,力量之強,要遠超同階修士。

除此之外,牧雲的體內還有蠻荒石柱,只要一絲能量溢出,便可以輕易的鎮壓對手。

就在牧雲準備隨手解決掉金厲的時候,忽然一陣香風刮過,只見身邊的藍芯雨身形移動,宛若靈蛇一般,一拳爆發而出,對轟向金厲的手掌。

「砰!」拳掌相接,沉悶的聲音響起,如雷貫耳。

悶哼聲傳來,金厲連續倒退數十步,身形站立不穩,直接便栽倒在地,沾滿了灰塵。

「你,你……」金厲眼看著出手的藍芯雨,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這藍芯雨可是城主的女兒,無冤無仇,竟然對他出手,這實在是匪夷所思!

金厲一屁股翻身而起,盯著藍芯雨,眼神陰冷的說道:「藍芯雨,這是我們兩人之間的事情,為何你要插手?」

藍芯雨眉頭微皺,不滿的說道:「牧雲乃是牧家家主,你如此囂張,言語粗魯,這是大不敬。」

「哈哈,大不敬?區區一個廢物,苟活世間純粹是浪費糧食,這種人,就該被好好的折磨,反省一下自己算是哪根蔥!」金厲極為囂張的喊道。

一句話,頓時戳到了藍芯雨的痛處,她不由得面色微變,畢竟如今的她也是實力停滯不前,這金厲同樣是在影射她!

因此,一向柔和的藍芯雨都不由得按捺不住內心的怒火,上前一步,便欲出手。

然而就在此刻,一隻寬大的手掌拉住了她,藍芯雨頓時心臟狂跳,扭頭便對上了牧雲那堅定的眼神。 「這種人不教訓一下,就不知道天高地厚,有我在,不必你出手。」牧雲堅定的說道。

「恩。」藍芯雨急忙抽回了手,頓時俏臉緋紅不已。

長這麼大,她還沒有和異象如此親密的接觸過。一時間,竟然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不過很快,她便反應過來,急忙說道:「牧雲,你的實力……」

「打狗而已,何須認真?」話音未落,牧雲便淡淡的一笑,說道。

「躲在女人身後算什麼男人,還真是不愧迎合了你的廢物之名。現在跪下求饒,我可以網開一面,給你一條生路!」金厲無比囂張的喊道。

「你算什麼東西,打你,一招即可!」牧雲不屑的說道。

「找死!」金厲頓時大怒,三番五次的被牧雲羞辱,他一張臉早已掛不住了,此刻最想的便是將牧雲直接打成狗,跪地求饒!

「靈蛇拳!」金厲怒吼一聲,直接施展金家雜役最強武技。

一拳出,靈蛇現。

在金厲的手中,這靈蛇拳施展出來的威力更是提升了數倍,畢竟他乃是蘊靈八重的實力,血氣雄渾,實力強橫。

「金家就只有這種垃圾功法么?」牧雲冷冷一笑,旋即身形移動,快若閃電,一巴掌抽擊而出。

「啪!」清脆的巴掌聲響起,金厲如遭重擊,當場被一巴掌抽飛,栽倒在地咳血不止。在其臉頰之上,緩緩的浮現出了一個血紅的巴掌印。

反觀牧雲,身若標槍,站立不動,不怒自威,帶著一股睥睨天下威勢。

只是一擊,金厲便失去了所有的抵抗能力。

「還不給我上,殺了他!」金厲怒吼道。

身後數名雜役同時怒吼,手中刀槍翻轉,泛著寒芒,朝著牧雲衝殺而去。一陣噼里啪啦的脆響聲響起,緊跟著便有陣陣撕心裂肺的哀嚎聲響起。

數名雜役,全部筋斷骨折,癱倒在地,面露痛苦之色。

牧雲上前,一腳踩在了金厲的身上,淡淡的說道:「我說了,打狗只需要一招!」

話一落下,牧雲大腳用力踩踏下去,強大的勁氣瞬間便崩毀了金厲的道基。

「啊……我的道基,你,你好狠!」劇烈的痛楚席捲而來,牧雲的雙目瞬間變得血紅,道基被毀,意味著他成為了不折不扣的廢物。

多年的苦修瞬間化作泡影,想要重頭再來,其中艱難何止千百倍。

甚至一旦出現差錯,便再也無法行走在武道之路。這對於他來說,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留你一條狗命,希望你可以好好的反省,滾吧,不要在這裡礙眼。」牧雲平靜的說道。

「你,你等著,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生不如死!」金厲的內心在咆哮,不過他卻不敢絲毫的表露出來,面色陰沉的朝著遠處而去。

「等等!」牧雲忽然開口說道:「留下靈晶,反正你留著也沒用了!」

「你,欺人太甚!」金厲遲疑了片刻,眼中閃過一絲絲痛恨的神色,不過最終還是將一袋靈晶扔了過來。

「五十枚?金厲,你是在打發叫花子不成?」牧雲掂量了一下,淡淡的說道:「你可是金家大總管,聽說這些年你在金家雜役之中耀武揚威,也收斂了不少靈晶,這區區五十枚你也好意思拿出手?最起碼也要尊重一下我的出手費!」

「出手費?」金厲的聲音忽然抬高,臉上露出錯愕的神色。

「我出手一次,收取一點報酬不應該么?也不多要,一千枚靈晶吧。要知道,萬載歲月之前想讓我出手一次,把你賣了連個零頭都不夠。」牧雲平靜的說道。

一瞬間,金厲的臉色變得極為難看。

一千枚靈晶?

要知道金家每個月給雜役發放的靈晶也不過是區區兩枚而已。至於他這個大總管會多一些,但是也不過是十枚而已。

這一千枚靈晶,打死他也拿不出來。

更何況,被廢掉的可是他,不但被打了,還要做出賠償,天理何在?

不過此刻,他可不敢招惹牧雲,生怕對方一個不小心,便斷了他的性命,於是他強顏歡笑的說道:「牧,牧老大,這一千枚靈晶是不是太多了……」

「我這人不講價,就一千枚靈晶,我不管你採取什麼辦法,是偷是搶,都隨你。一個時辰之內,必須給我拿來。少一枚我便讓你體會到生不如死。」牧雲舔了舔嘴唇,慢吞吞的說道。

見狀,金厲頓時心中恐懼不已,隨後他深吸一口氣,顫抖的說道:「好,我答應你。」

說完,金厲便要再次離開。這個鬼地方,他真的是一分鐘都不想多呆了。

如此一幕,實在是令在場圍觀的修士紛紛色變,露出無比詫異的神色。

就連藍芯雨都是面色驟變,不可思議的看著牧雲,美麗的眼眸之中寫滿了震驚之色!

在這珈藍古城之中,誰人不知,這牧雲乃是不折不扣的廢物!

可是今天,他的表現實在是令人難以相信。

不僅僅一招擊敗了蘊靈八重的金厲,還敢於開口所要出手費!

這簡直就是不把金厲當人看,也是蔑視金家的威壓!

然而,牧雲表現的很是淡定,似乎這一切都是理所應當的一般,甚至還露出了一絲不滿,似乎是索要的太少了。

「對了,忘記告訴你了,我這個人耐心有限,從現在開始計時,按照利息算,每超出一個時辰,多加五十枚靈晶。」牧雲慢吞吞的說道。

聽到這,金厲的臉色比哭還要難看。不過此刻,他可是分毫都不敢耽誤急忙朝著外面走去。一千枚靈晶,如此龐大的數目,想要在一個時辰之內湊夠難比登天。

「等一下!」這個時候,牧雲再次開口說道。

「還,還有什麼吩咐?」金厲猛然頓住身形,心中的怒火已經熊熊燃燒起來。

「你的幾位手下也帶走吧,留在這裡礙眼。」牧雲平靜的說道。

「還不滾起來!」金厲怒吼一聲,癱倒在地上的三名雜役頓時嚎叫著站起身來。事實上,牧雲出手很有分寸,只是將他們的手臂打斷而已,只要休息片刻便能起身離開。

此時完全是因為害怕這才不敢起來。

聽到金厲的吼聲之後,幾個雜役頓時渾身一顫,屁顛屁顛的離開了坊市。

很快,幾人的身影便消失不見。

「牧雲,你怎麼變得這麼厲害了?」藍芯雨美眸詫異的盯著牧雲問道。

「怎麼?我臉上有花么?」牧雲戲謔著說道。

「花兒是沒有,不過我挺好奇你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藍芯雨笑著說道。

「不在沉默之中爆發,就在沉默之中滅亡。我想了想,還是要爆發,所以就爆發了。」牧雲淡淡的說道。

「你可真逗,不過話說回來,你真的不怕金家的報復。這金家現在在珈藍古城之中的勢力可是如日中天,並且極為護短。招惹了他們,很快便有遭到報復的。這坊市之中就有他們的三家店,打手可不少哦。」藍芯雨笑嘻嘻的說道。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再說區區一群螻蟻而已,我不介意順手將他們都解決了。」

牧雲忽然一頓,盯著藍芯雨說道:「你的笑容真好看。」

藍芯雨頓時面色緋紅,不由得飛起了兩團紅暈,如此當面被誇獎,令她心中很是開心。特別是一想到剛才牧雲拉她手的場景,更是心臟怦然跳動。

如此一幕,更顯出小女兒的嬌羞模樣。

而牧雲,一念及此,他的識海之中不由得便閃現出了冰凰仙帝的靚影,同樣是如花笑靨,只是再也見不到了。

「你真的是有心事。」藍芯雨柔聲說道。

牧雲一愣,回過神來,有些尷尬的說道:「走吧,我們去找點東西。」

「什麼東西呀?」藍芯雨好奇的問道。

「跟著我就知道了。」牧雲平靜的說道。

隨後,兩人便並排而行,在這坊市之中穿梭。沿途之中,不少修士看到這一幕,紛紛驚訝不已。

兩人尚未走出坊市,便很快遇到了麻煩。

正前方,出現了一行人,足有二十人。為首的一名男子,面色陰冷,眼眸之中更是充滿了陰險的神色。

此人,正是金家大少爺金天陽!

「觸犯金家者,其罪當誅!」金天陽聲音宛若雷音,轟鳴震顫,中氣十足。

見到此人,牧雲頓時眼神一冷。

金天陽,正是他一劍洞穿了牧雲的道基,險些死亡。

此時,金天陽出現了,滿臉的倨傲。跟隨在那金天陽身後的一人牧雲卻再是熟悉不過,正是剛剛被他一腳點破道基的金家大總管金厲。

「不足半個時辰,你便帶著人來送靈晶,很好,我很滿意。」牧雲微微一笑,看著金厲平靜的說道。

「送靈晶?牧雲,我看你是白日夢做多了。有金天陽大少爺在此,看你如何囂張?今日我要碎你道基,斷你五肢,挫骨揚灰!」金厲面色猙獰的喊道。

一想到他的道基被廢,金厲更是怒不可遏,眼中幾乎要噴出火焰出來,恨不得將牧雲當場碎屍萬段。

這一次,有金天陽大少爺親自出場,他絲毫不顧及的喊出狠話。因為他知道,有金天陽在,牧雲不過是一隻螻蟻而已! 「牧雲,你好大的夠膽,連我金家的人都敢欺辱。莫非,你是忘記了那一劍!」金天陽冷笑著上前一步說道。

「我記得,所以我也會讓你品嘗一下那種滋味。本來今天沒打算廢你,既然你撞上門來,那正合我意。」牧雲平靜的說道。

「口氣倒是不小,不過你也就只配放空話而已。」金天陽很是不屑的說道,在他的眼中,牧雲連螻蟻都不如,是可以任他欺辱的對象。

畢竟,幾天之前,他只是隨意的一劍,便將牧雲的道基崩毀,幾乎殞命。

此刻,他自然不會認為牧雲會在這短短的幾天之中,成長到了一個可怖的地步!

「小混蛋,見到大少爺還不跪下求饒!」金厲冷喝一聲,便衝上前去,指著牧雲的鼻子大聲的喊道。

「給你臉了!」牧雲眼眸一寒,大手抽擊,一巴掌便將金厲抽飛,就連牙齒都崩落了十幾顆。

金厲不及起身,便再次感受到了熟悉的大腳,只是這一次,是踩在他的頭頂上。

「放開他,跪下道歉,爬著回你牧家,之前的一切我可以既往不咎。」金天陽冷冷的說道。

「你算老幾!」牧雲不屑的說道,頓時令四周的那些圍觀的修士紛紛吃驚不已,這牧雲如此囂張,敢對金天陽這般態度說話。

「我金家之人不可辱,就算是一個雜役總管,也輪不到你來羞辱。我給你機會,是否把握那便在你的手中。不要逼我出手,我可不想讓鮮血髒了藍芯雨姑娘的眼睛。」金天陽冷冷的說道。

Prev Post
「卑微的人類,這一次又將我喚醒,可是食物怎麼沒有上一次美味了,而且量也不不夠,怎麼回事呀,卑微的螻蟻,難道你們不怕本魔神的怒火嘛,還是想要讓魔神將你們全吃了。」
Next Post
錢遲瑞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他沖管家康安低聲吩咐了幾句,就見管家急沖沖地走了出去。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