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現在也下不來台,想將霍陵川放出來,可是又放不下面子,最後只好拖著。

沐添香愁,他也愁。

最後還是沐爾雅看穿了皇帝的心裡,將此事偷偷告訴了沐添香。

想讓霍陵川出去並不難,只要給皇帝一個台階下就行了,可是霍陵川的脾氣倔的絲毫不亞於牛,這個事也行不通!

幾天過後,沐添香卻看到了曙光!

原來,哈克族的使臣帶領著自己國家的人來到了大虞,為了表示和大虞的友好往來。

皇帝立刻就舉辦了盛宴來歡迎這些使臣。

宴會上,除了哈克族的美女是一大特色,還有一樣便是哈克的九連環。

這是他們一族的特色,特意將這個東西帶到了大虞,想要看看大虞是否有人能解。

可是,眾多大臣彼此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是解不出來這個東西。

沐添香知道后一臉驚訝,「九連環?」

「是呀,現在皇上正著急呢,總不能輸給他們吧。」

綠意這個京城大八卦把這個消息帶回來時,沐添香只覺得一陣狗血。

她在現代的時候也是接觸過這九連環的,可是那時候誘惑太多,手機電腦等各種電子用品,還有她苦心經營的淘寶店,她哪有時間去管這些無聊的東西。

帝君的小萌后又來偷心了 現在她真是悔的不能再悔了,解決不了九連環,她還能怎麼辦?

「皇上貼出了一張告示……」綠意可不管沐添香的內心戲,而是接著將自己知道的一股腦都說出來。

「誰能解開九連環就答應他一個條件對不對?」

沐添香嘟著嘴,有些悶悶不樂,這種套路她都可以猜到,解不開九連環現在說什麼也沒用了,可惜了她的霍陵川,什麼時候才能放出來啊。

誰知玲瓏一驚,搖搖頭道,「不是……皇上的告示是誰能出一個題難住哈克使臣就答應他一個不過分的條件。」

聽到此,沐添香徹底震驚了,希望來的太快,真是叫她猝不及防。

「真的?」

她一把站起來,雙眼直冒光,這個可比解九連環容易多了,一個難住哈克族的問題而已,對於她這麼一個接受過現代腦筋急轉彎的人來說,還真不是什麼難事。

「太好了,王爺有救了。」

見沐添香興奮的不能自己的模樣,綠意忍不住想要告訴她,您先別這麼自信。

「王妃,哈克族是出了名的聰明,他們的頭腦都是不一般的聰明,什麼難題都難不住他們的。」

「這麼厲害的嗎?」

沐添香有些吃驚,不過……若是那麼輕而易舉,皇帝也就不會許下這個諾言了。

「不管了,放心,你家王妃我可以的。」

看著沐添香信心滿滿的模樣,綠意真是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第二天一大早,沐添香就叫人去摘了告示。

京城的消息傳的很快,她剛一拿到,整個京城的人就知道了,不但如此,連皇宮那邊都來了人。

於是,沐添香便拿著那告示進了宮,太監帶著她來到了大殿,巧的是那裡並非只有皇帝而是太后眾多后妃也在,就連被當成重點保護動物的招娣公主也來了。

沐添香一眼就注意到了皇帝左下方那不同尋常的哈克使臣,他的五官很深邃,一點沒有中原人的特徵,反倒和海藍人有些相像,不過卻透著一種別樣的美麗。

這是個漂亮的女人!

沐添香給她的第一映像。

「安寧王妃,朕聽說你派人去揭了告示,你可是想好了如何去應對哈克族了?」

皇帝的眼神中透著興奮,甚至還是期盼,若是沐添香真的難住了哈克使臣,那麼大虞丟失的面子就回來了,而且她還會得到一個他的承諾。

沐添香一定會讓他將霍陵川放出來的,這樣一來,面子就都有了,而且還能把霍陵川從牢里放出來,不用再看沐爾雅的眼淚了。

這簡直就是世界第一大好事。

皇帝這麼想著,便是看著沐添香的眼神都帶著熱度。

沐添香點點頭道,「自然,妾身已經想好了,只等哈克使臣能夠指點一二了。」

這就是*裸的挑釁了,哈克使臣微微皺眉,好奇的看著這個突然出現的安寧王妃。

「你好,美麗的安寧王妃。」她站起身來鞠躬,這是他們民族的傳統,也是對人的尊敬,倒是有點像現代的棒子國呢。

「你好,哈克使臣。」沐添香也自然以禮相待,甚至還伸出手和她來了一個握手禮。

這無疑加強了哈克使臣的好感度,眼裡都透著幾分高興,這是一種尊敬,這個王妃會特意了解他們的文化,以他們的禮儀打招呼。

「請吧,我期待您的問題。」

「好,我的問題就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

問完,沐添香笑眯眯的站在一旁,等著她的答案。

這個問題可是千古難題,即便是在現代也解釋不了,可謂是難為人的一把好手,就是在聰明的人,恐怕也答不出來,因為這個問題根本無解。

「這……」

果然,問題一出,哈克使臣臉上的笑容就凝固了,這是什麼問題?怎麼聽上去如此刁鑽。

頓時,大殿上一片肅靜,每個人都在想這個問題的答案究竟是什麼,實在是太難為人了。

良久,哈克使臣看向沐添香的目光不再帶著高傲,而是多了幾分敬意。

她轉身向皇帝說道,「皇帝陛下,原諒我腦袋愚笨,實在想不出這個問題的答案。」

「哦?那倒是很可惜了。」皇帝笑的幸災樂禍的,長舒了一口氣,他這顆心總算是放下了,沐添香這個女人果然不簡單。

「還請王妃您公布答案。」

哈克使臣一臉期待的看著沐添香,倒讓她有幾分不好意思……

她清了清嗓子,笑道,「這道題的答案就是無解。」

「什麼意思?」

聞言,就連皇帝都有點反應不過來,無解是什麼意思?

「先有雞還是先有蛋本就是一個無解的命題,考驗的就是一個膽量和對自己的信心!」

她這麼一說,哈克使臣和皇帝都恍然大悟,原來是如此,難怪他們都不知道答案。

其實,這道題並不難,只要她堅信自己說出質疑的話來,那麼他們就贏了,可是……哈克使臣沒有。

「原來如此,大虞果然高手眾多,佩服佩服,所以……在我懷疑自己的時候,我就輸了對嗎?」

「正是如此!」沐添香微笑道。

冷心總裁惡魔妻 聞言,哈克使臣頓時心服口服,雖然他們頭腦很聰明,可是這個問題考的卻是人心,倒是實在厲害。

她忍不住又讚美了沐添香一句。

「您真是厲害。」

「客氣了。」

見到哈克使臣吃癟,皇帝自然高興的不得了,當下便宣布,「既然是安寧贏了,朕的話自然做數,你要什麼?」

如他所想一般,沐添香要的的確是霍陵川。

「皇上,妾身想要一家人團圓。」

她這麼說意思就很明顯了,皇帝自然也是懂得,當下就吩咐身旁的太監,「去,把忠信王送回王府。」

這便是同意了。 誰知,不一會兒,老太監又回來了,一臉尷尬的回話道,「皇上,王爺不肯走,非要您同意讓他辭官才肯離開。」

大殿靜的連跟針落地的聲音都聽不見,他們居然不知道該說什麼,這般的執著,也是霍陵川一人了……

「他!算了,朕同意了。」

皇帝擺擺手,一臉無奈,他還能說什麼,也只能同意了。

沐添香心中一喜,原本的緊張通通被驅散了,她就知道,皇帝不會怎麼樣霍陵川的。

得知丈夫被放出,沐添香也沒有什麼心思再在宮裡和皇帝他們廢話了,歸心似箭。

太后看出了她的心思,便放她回去了。

剛回王府,沐添香就忍不住撲向霍陵川,他幾日沒有刮鬍子,如今鬍子倒是長了一下巴,看上去成熟英氣了幾分,更有男人味了。

「你是不是傻啊?」

接觸到自己熟悉的懷抱之後,她突然心生惡氣,用拳頭狠狠的打了幾下他的胸膛,出了這口氣才好。

頭頂上傳來男人的悶哼聲和悶笑聲,她真是惱極了。

想要掙脫開來,卻又被男人摟的更緊。

「你放心,就算是你沒有給皇帝解決這個難題,他也會放我出來的。」

他了解皇帝的性格,無論如何,這都是他欠霍陵川的,所以關入大牢就是讓皇帝出出氣而已,氣消了他就自然會將他乖乖的放出來。

只是如今這個事情倒是讓他的小妻子小火了一把,成為了大虞有名的王妃。

那個問題問的刁鑽,一聽就知道總有沐添香這樣古靈精怪的性子才能想的到。

這次,他可是真的誤會沐添香了,這種問題可不是她自己想出來的,而是某個著名科學家提出來的,她不過是借用而已。

「行了,你快去看看老夫人,她可沒少為你操心。」

沐添香推推男人的胸膛,讓他去看霍老夫人,他這般不懂事,可真是讓老夫人操了無數的心呢。

霍陵川的事情總算告一段落了,她就準備著開始去給自己的望君閣上新。

而霍陵川也真正辭官了,他每日都賦閑在家,陪陪老母親,在沒事去妻子的店裡坐一坐,日子過得好生悠閑。

上次沐添香的想法反響很不錯,她又在京城的街頭淘了不少簪子,交給王府里養的工匠去修改。

長久這般下去,她掙的銀子倒是也不少呢,幾乎就和淘寶店的收入一樣多了。

那些新上市的國際大牌化妝品,沐添香也同樣沒有放過,而是將他們都置購了一批放在店裡,舉辦了一個新品發布會,利落的給他們打了一波廣告。

這日,她在店裡忙活的時候,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卻來了。

她接了小丫頭的通報出去見他的時候,一臉驚訝。

原來是清流。

一個月不見,他絲毫不減身上的清俊之意,笑起來依舊很是溫暖。

「你怎麼過來了?」

清流微微一笑,卻含著幾分哀傷,「我來看看你。順便……和你告別。」

「告別?」

沐添香頓時瞪大了雙眼,「你要走了嗎?」

「對,我要回上晟了,清雲瘋了,我要帶她回家。」

這句話的信息量有點大,一時間沐添香竟然有點反應不過來,清雲公主瘋了?

這是怎麼回事?

一個月前她還能活蹦亂跳的派人追殺他們呢。

「她怎麼會?」

沐添香有些吃驚,疑惑的問道。

「前幾日我去楊府看她的時候,她就已經瘋了,身上還有許多痕迹……她不認識我了,只一個勁兒的罵楊國安。」

說著說著,他就閉上了眼睛,不想繼續再說出去,那日的場景實在是太讓人觸目驚心,他實在不想將這件事再回憶一遍了。

沐添香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清雲公主居然瘋了?身上的痕迹……難道她……

想到這,沐添香就更加冷靜不了了。

雖說惡有惡報,可看著清流如此難過,她到底還是有幾分於心不忍的。

「你不要太傷心。」

她輕聲安慰道,沒有再提清雲公主追殺他們的事。

「恩,謝謝你。有件事……我還是想問你一下?」

「你說。」

「你真的不願意和我去上晟嗎?」清流藍色的眼睛緊緊的盯著沐添香,眸中有許多哀傷,還有一絲期盼。

「我……」

一瞬間,沐添香居然想同意,如今她已經不是忠信王妃了,霍陵川也已經辭官了,這不就證明他們夫妻可以隨意離開了嗎?

「好吧,我同意!不過……我想要霍陵川和我一起去。」

這是她最後的底線了,若是不讓那個醋王跟著,指不定會出什麼事呢。

Prev Post
要想在不激怒眼前這位爺的前提下,問出自己想了解的事情來,可能難度係數有那麼一點點的……大。
Next Post
「真鳳令!您……您是老族長!」看著真鳳令,鳳九天與在場諸人不由臉色一變,隨即齊齊跪拜道,「參見老族長!」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