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一瞬間,虛空陡然出現了一道輕微的波動,繼而便有一道碎裂的聲音響起,剎那間便有一道血光沖射而來。

血光的速度太快了,幾乎看清其運轉痕迹,更為可怕的是,隨著這一道血光的穿梭,虛空中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古老符文,散發出一股濃烈的煞氣,似乎可以烙印在修士的神魂之中,透出一股腐朽的氣息。

「噗!」的一聲,牧雲的身軀被擊穿,一支血色神箭擊穿他的心臟,釘在虛空中,身軀抖動栽倒在地。

太迅猛了,就算是牧雲感受到殺機的瞬間便開始閃避,但依舊來不及了,飛仙體都無法閃避開來。

偷襲!誰也不曾想到,在這戰鬥剛剛結束的瞬間,便有人出手偷襲了,並且還是帶著腐朽力量的箭矢。

血光箭矢的速度太快了,在場的諸位真神幾乎都沒有反應過來,想要出手都來不及了,陡然命中牧雲,釘在虛空。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愣住了,這突兀出現的場景,根本就不可思議啊,誰也難以預測到會出現這樣的場景。

「海蛟族血神箭秘術……」龍武真神驚呼起來。

「什麼人?」他猛然回過神來,大手猛然轟出,崩裂了天穹,一片天宇崩塌,從中墜落下了成片的身影。

身影足有上千道,但令人驚訝的是,這些身影卻都已經隕落了,所有人都被抽幹了渾身的精血神魂。

不曾有一人倖存下來,似乎便是發動的自殺式進攻!

「百名天尊,血魂獻祭,這已經不是普通的血神箭了,這是海蛟族秘術的極盡升華,血朽箭啊!這,這也太心狠手辣了吧,不惜付出這般代價。」松溪真神憤憤的開口,面色無比難看。

顯然,出手之人便是來自龍宮,唯有龍宮之人,方才掌控著海蛟族的血神箭秘術,只是令人不曾想到的是,百名天尊啊,這會匯聚了何等強大的一股力量,卻是為了發動著自殺式的攻擊。

代價,太慘烈了……

升華版的血朽箭,幾乎便是無敵,哪怕是巔峰真神,都要付出慘烈的代價,至於真神下的其他人,必死無疑。

這種攻擊,極度可怖,並且根本就無法阻攔,那是腐朽的力量,來無影去無形,幾乎就感知不到。

在這種情況下,還如何去抵擋呢?只要此箭矢發射出去,便會百分百的命中目標,但代價同樣巨大。

「牧公子……」突兀出現的情形,讓夜冷月和丹妮莉絲都露出了震驚的神色,幾乎難以相信這個事實。

就在剛才還和他們瘋狂戰鬥的牧雲,此刻卻已經栽倒在地,面如死灰,一動不動了,身軀快速的開始腐朽,似乎隨時都會灰飛煙滅一般。

「哈哈,牧雲終於死了,我兒,你可以安心的瞑目了……」就在此時,一道身影出現在虛空中,放聲狂笑起來。

「蒼松真神……你居然下如此惡毒的手段,真是有愧於你的名聲!」見到這出現的身影,松溪真神不由得面色一沉。

眼前此人,正是蒼炎天尊的生父,蒼松真神。這絕對是老一輩的強者,僅僅弱於升龍老祖的強者。

按理說,這種境界的人,早已應該是德高望重,但是卻不曾想到,居然施展了如此下三濫的手段,令人不齒。

更何況,採用此種手段居然還只是為了對付一個初步天尊境界的修士,這簡直便是一種羞辱。

有辱聲名!

「臭不要臉的老東西……」黑衝天不由得大吼出聲,一尊真神,做出這般事情,當真令人心寒。

「生死在天,牧雲惡事做盡,那麼便必死無疑。這般讓他腐朽老死,已經算是便宜他了,哼!」蒼松真神冷笑道。

前不久,當他得知了蒼炎天尊的死訊之後,整個人便幾乎要崩潰了,便潛伏在此地,準備復仇。

此刻,大仇得報,他不由得激動萬分,長嘯聲中:「算是給那小子一個機會,去陪伴我的孩子,黃泉路上,也便不孤單了。」

「這句話,我非常贊同,你死了,便可以父子團聚了,黃泉路上也好歹有個伴了,不是么?」就在此時,一道冷漠的聲音響起。

那原本癱倒在地上的牧雲此刻躺在明玉的懷中,雖然他的氣息依舊很是微弱,但是那一雙眼眸,卻露出殺意無盡。

胸口上的傷勢,太過嚴重了,幾乎在瞬間便擴散了全身,腐朽的氣息瀰漫開來,牧雲的身軀都要開始消融了。

但此刻的他,卻並未死去,相反那些腐朽的氣息還在不斷的消失。這樣故意的場景讓眾人感覺到不可思議。

「牧公子,你沒死……」見到牧雲起身,夜冷月的俏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驚喜的神色,激動的喊道。

「不可能!」見到這一幕,蒼松真神不由得驚呼出聲,為之駭然! 「首長,那邱天左可是化境至強,或許只有您親自出手才能壓他一頭,你說陳天能擋得住嗎?」龍影開口問。

寧國棟臉色嚴肅道:「如果他連一個化境高手都對付不了,還有什麼資格加入龍怒,當龍怒執行的任務是小孩子過家家,沒有危險嗎?」

龍影一聽,忍不住滿頭黑線,「我去,要抵擋化境高手?恐怕現在龍怒里所有的兄弟姐妹,都做不到吧,憑啥把這當作是陳天的考核?」

不過這話龍影可不敢說出來,只能在心裡想想。

「首長,那你的意思是陳天和方世川他們兩方的事,咱們就不出面了?任由那陳天自生自滅?」龍影開口問。

寧國棟想了想,開口道:「就算要出面,也要懂得把握時機,至於陳天的安危,你不用擔心,我會想辦法通知那個老傢伙的。」

「那個老傢伙?」龍影愣了一下,心中不由猜測道:那個老傢伙是誰?難道是傳說中陳天的師傅?那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猛人?

一個又一個疑惑充斥腦海,不過龍影卻不敢問寧國棟,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有些該知道的可以問,不該自己知道的,最好一個字都別提,龍影是一個合格的軍人,所以她啪的一聲敬了個軍禮,喊了聲「是,首長!」就退出了辦公室!

這是一個風雲激蕩,英雄輩出的年代。

雖不是亂世紛紜,但地下世界的廝殺卻更加真實,更加的震撼。

當夜,西江市,金燕和刀殺兩人高調出現,開著車挨個拜訪了西江地下世界所有的大混混。

而對於金燕的突然回歸,這些大混混則一個個震驚無比。

傳聞在前一段時間,金燕遭到了化境高手邱瘋子的追殺,沒想到她竟然躲過了一劫,如今還毫髮無傷的又出現了,這是不是意味著金燕要展開反攻了?

這樣一來,那自己是支持金燕還是轉而投向河東的方世川呢?這幾乎成了每一個大混混心中所考慮的問題。

而就在金燕拜訪過了他們一個小時之後,西江市警察局的局長朱功財替這些大混混做出了決定!

夜晚十點多,七八輛警車,二十多個全副武裝的警察,在西江市高速路口,截下了一批張狂至極的歹徒。

歹徒一共有四人,正好坐滿了一輛轎車,這是警方得到的具體消息!

而就在黑色的轎車剛要上高速的時候,突然間就被殺出來的警車給團團包圍了起來。

嘩啦一下子,二十多個警察打開車門,掏出手槍直指那輛被圍在中間的轎車,其中朱功財局長更是親自帶隊。

見到黑色的轎車停了下來,朱局長不由開口喊道:「車裡的歹徒聽著,你們已經被包圍了,立刻打開車門,雙手放在腦袋上走出來,不要試圖負隅頑抗,你們是跑不了的。」

喊話足足過了一分多種,黑色的轎車一動不動停在原地,但是轎車們卻並沒有打開。

車裡,四個漢子臉色陰沉不定,其中一個忍不住小聲咒罵了一句,「他奶奶的,這些警察的速度還真快,咱們剛走他們就追上來了,大爺的!」

「看來這些警察是收到了狼王的消息,如今這陣勢,咱們是沒辦法回到河東了!」開車的司機開口說。

這四人正是方世川派來西江,準備收服西江的四個好手,其實這四個人的功夫並不高,只有兩個隱隱突破到了准一流高手的境界,至於另外兩個,則更擅長用槍!

畢竟方世川就算再是四省巨擘,手下的好手也是有限的,當初他能一口氣派出八個人偷襲美女公寓,其中一個傳奇高手,五個准一流高手,這可以說已經是相當大的手筆了。

而在上江,姜飛也是傳奇高手,不幸卻死在了金志創的槍下。

再加上之前在河洛市被槍王一顆狙擊彈擊殺的,大管家胡猛,那也是個晉級到了傳奇高手的猛人,還有前幾天陳潭在樹林里滅掉的那個超級高手和准一流高手。

這麼一算,單單是方世川的旗下,就聚集了一個化境至強,邱大師,三個傳奇高手,大管家胡猛,美女公寓的為首黑衣人,上江邱大師的記名弟子,姜飛,至於超級高手只有一個,准一流高手竟然有足足八個。

而這些還不算其他沒有露出水面的高手,由此可見,方世川手下的隊伍是有多麼生猛了,如果把這些人組織在一起發起衝鋒,絕對橫掃所有對手,不過只可惜,卻是陳天和狼牙的兄弟,給各個擊破了!

而如今四個人被二十多個警察,二十多柄手槍圍著,結局已經是註定了,不管是強行突破準備逃跑,還是直接舉手投降,結局都不可能改變。

一旦四人被警察抓住,那憑藉四人身上的案子,不被判個死刑,立即執行,就已經是燒高香了!

「怎麼辦?下去還是不下去?」四人之中的另一人開口問。

「哼,下去被抓了,結果還不是一樣,還不如放手搏一把,能衝出去就天高任鳥飛,沖不出去大不了就是一個子彈一個洞。」

有了這樣的決定,四個人並沒有下車,反而有三個從懷裡掏出了手槍,其中開車的那個漢子雙手緊握著方向盤,眼眸中流露著兇殘的目光。

發動汽車,一腳剎車,一腳油門,兩腳轟到底,汽車依舊停在原地不動,只是輪子卻是高速旋轉了起來,與地面進行著劇烈摩擦。

僅僅一會兒的功夫,刺鼻的橡膠味彌散四周,一陣陣白煙升騰,擾亂了一些警察的視線。

「車裡的歹徒聽著,你們已經被……」朱功財的話僅僅只喊了一半,而就在這時,被圍在中間的黑色轎車發出轟的一聲嗡鳴,整個車神像是離弦之箭嗖的沖了出去,砰砰兩聲,撞在了擋在前面的兩輛警車上,強大的衝擊里直接將警車撞的向一旁飛開!

「不好,要逃!」朱功財心頭一震,當即再也顧不上喊話,手指一動開了一槍,頓時,二十多個警察,其中除了視線被白眼擾亂了的七八個,剩下的十幾個全都扣響了扳機。

剎那間,高速路口槍聲大作,碰碰之聲不絕於耳,子彈在空中橫飛一通,目標全都是正在全力衝擊的那輛黑色轎車。

還好在這一行動之前,朱功財就讓人聯合交警封了這段高速,以至於如今這高速路口,除了那輛黑色轎車已經七八輛警車之外,連收費站的工作人員都被撤離了。

否則一旦爆發這大規模的槍戰,有很大可能會誤傷到市民群眾!

警察統統開槍,子彈橫飛,黑色轎車的玻璃被一瞬間轟成了渣滓,連前面的擋風玻璃都碎的不成樣子了。

槍戰爆發,局面已經失控,車裡的四人到如今也發了狠,除了開車的那個傢伙之外,其餘的三人全都抄起手槍,與警察對轟了起來。

砰砰砰……現場混亂一片,原本的一場逮捕,已經演變成了火力對決。

其中一個警察被擊中,倒下了!

剩下的其他警察齊齊怒吼一聲,一雙眼珠子瞪的通紅,瘋狂打完了一梭子子彈,跟著再換上一個彈夾,繼續射擊。

事實上,車裡的四個歹徒身上早已經布滿了子彈孔,鮮血橫流,就連轎車的車身,都被子彈轟擊的破爛不堪了!

四個歹徒身死,黑色的轎車在無人駕駛的情況下,高速沖了出去,飛一般躍出了高速護欄,翻在了溝里,底朝天!

朱功財喝了一聲「停止射擊」,然後安排幾個警察去小心檢查車子,另外兩三個警察則抬起那位中了槍的同事,迅速送往最近的醫院,子彈擊穿了肺葉,能不能搶救回來,很難說!

說時遲那時快,其實這一切僅僅發生在電光火石間,從那四人準備衝出包圍到車子翻下高速,也不過才兩三分鐘的時間而已!

第二天,西江市電視台播報:昨夜由警察局局長朱功財親自帶隊,一舉在西江高速路口剿滅了四名持槍歹徒,在擒捕過程中,歹徒發生反抗,試圖衝出包圍,開槍射擊警察,最終被四人均被警方當場擊斃,車子翻下高速!

事後,經警方對四人身份的確認,系查出四人都曾犯過殺人案,曾是警方通緝對象!

另一邊,江海市新聞台播報:昨夜江海市一輛轎車因為酒駕,速度奇快,不幸出了車禍,三人當場死亡,一人目前正在醫院全力搶救,據醫院傳來消息,目前傷者尚在重度昏迷之中!

連續兩則新聞,看似毫無關聯,但是卻在地下世界掀起了一場狂風暴雨,因為不管是西江還是江海的地下世界大混混,對於死者的身份都很清楚。

因為這些死者,之前還跟他們一起吃過飯,談過判,都是方世川派來的人馬,只是沒想到,隨著江海霍九門和肥龍的高調回歸,以及金燕和刀殺回到西江,當天夜裡這幾人就分別發生了意外。

不管這意外的結局是被警察當場擊斃,還是酒駕出了車禍,其中的內幕那些大混混們自然都很清楚,也知道這件事意味著什麼。

於是,江海的各區大混混安分了,西江市的地下世界也平靜了,沒有人再敢出來亂說一句話,也沒有人膽敢在這個緊要關頭,不要命的站出來充好漢。

大家都知道,狼王的反擊開始了,而他們在必須要選擇一方,只是根據眼前的形勢判斷,事實上他們已經沒了選擇!

方世川的人沒了,江海和西江再一次分別落入了霍九門和金燕的手中,而一開始方世川想孤立蘇杭的計劃,至此完全泡湯。

邱瘋子當初那一次瘋狂的出擊,猶如流星劃過天際,雖然震撼了所有人,但是如今卻沒留下任何一點的用處,全都被陳天一一化解。 而與此同時,蘇杭,美女公寓。

陳天坐在院子之中,臉上的神色並不輕鬆,這場看似他遙控指揮的戰鬥雖然取得了初步的勝利,但是這只是開頭菜,接下來的才是真正的重頭戲。

分別打電話給了霍九門和金燕,陳天告訴他們,一旦解決了方世川的人,根本不讓他們在西江或者是江海停留,立即趕回蘇杭。

一來,陳天不知道邱瘋子何時會對蘇杭展開總攻,二來陳天也害怕方世川再派出其他人手,前往西江或者是江海,對金燕和霍九門等人展開襲殺。

染指成婚,教授老公難伺候 雖然陳天猜測,如今方世川手下的猛人已經不多,但誰知道這個成了精的老頭還有沒有什麼厲害的後手?

何況七殺組與方世川的關係,陳天一直琢磨不透,按理說方世川這個四省巨擘,不應該跟七殺組這等殺手組織有關係,因為他手下的猛人比七殺組還要多,根本不需要這麼做。

可是七殺組對於陳天的幾次行動,偏偏有都和方世川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這不得不讓陳天加倍小心。

而在邱瘋子行動之前,七殺組在派出人手追殺了刀殺,以及滅了上江的孟家輝之後,這麼些天竟然沒了一點消息,似乎對於陳天和方世川的矛盾,一點都不關心。

儘管這樣,陳天還是察覺出了七殺組的一些異樣。

當初七殺組追殺刀殺,是因為他們認為刀殺背叛了七殺組,是刀殺將七殺組的秘密告訴了陳天,以至於上江的七殺組第七分部被陳天所滅。

然而在刀殺被追殺的時候,他身上雖然中了一槍,但同樣也順手滅了前來追殺他的殺手,而自己的殺手被一個「叛徒」所殺,七殺組不管是要繼續追殺刀殺,還是給自己人報仇,都應該繼續派出人執行「殺令」。

可是偏偏七殺組從此之後沒了一點消息,對刀殺這個「叛徒」似乎也不管不問了,「殺令」也不繼續執行了!

事情怪就怪在這裡。

而對於這一點,陳天只能想到兩種可能,一是七殺組本身遭受到了更兇猛的打擊,或者是遇到了什麼事關生死存亡的大事,所以根本無暇顧忌刀殺。

另一種可能就是,七殺組在蓄勢等待機會,等待一個一擊必殺,不僅僅對刀殺動手,同時也能趁機殺掉陳天的機會!

如果是前者,那還好說,如果是後者,事情可就真的大發了!

明有邱瘋子,方世川,暗有七殺組這個凶名赫赫的殺手組織,一明一暗如果配合起來,足夠讓陳天焦頭爛額,自顧不暇得了!

微微皺起眉頭,陳天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支撐在雙眼上方,輕輕的揉捏著。

當天下午,霍九門,肥龍和金燕還有刀殺,就重新回到了美女公寓,並且金燕還帶回了另外一個爆炸性的消息。

「邱瘋子動身了!」金燕神色嚴肅道。

「動身了?」陳天一愣,「什麼時候的事?身邊都帶了誰?」

金燕搖了搖頭,「不知道具體都帶了誰,只是知道他動身了,而且身邊的人應該不少,足足有五六輛車。」

「五六輛?」陳天聽了不由嗤笑了一聲,「看來這次方世川是傾巢而出了,這老傢伙的陣勢,是非要把我永遠留在蘇杭了,嘿!」

旁邊,金燕繼續說:「不應該吧,有那邱瘋子在,方世川就算要勢必滅了蘇杭,也根本不需要那麼多人手,我感覺他們或許還有另外的打算。」

陳天咧嘴笑了笑,「你是說方老頭有可能再派人去西江或者江海?把盤子搶回來?」

金燕點頭說:「我一開始的確是這麼想的,不過仔細想想又總感覺哪裡不對勁,你說這方世川要是真的把你滅了,那西江和江海,甚至連蘇杭都有可能成為他的盤子,他又何必急於現在就對西江和江海動手呢?」

「嘿,或許這是那方老頭的障眼法也說不一定,我更加關心的不是這些,而是方老頭的老巢河洛市,你說這一次他們出動了六輛車,那一定是高手盡出,在這個時候,方老頭的別墅防禦肯定是最弱的,我倒想再去河洛市一趟!」陳天眼角一挑,嘿嘿笑道。

「什麼?」金燕一愣,從大廳里走來的龍芸,聽到后也是一愣,失聲驚呼了一句。

「你瘋了,上次去河洛市就已經被老瘋子發現了,這次你還去?說不定那六輛車,根本就是方世川故意做給我們看的,真正的老瘋子還留在方世川的別墅也說不一定!」龍芸嬌聲道。

「嘿,這事好辦,讓警花妹子出面確認一下就行了。」

龍芸一驚,「讓謝然出面?她又不會功夫,怎麼幫你?你這死犢子可別亂來!」

「嘿,哪能啊,你忘了警花妹子現在是打黑辦督察的身份了,她出面,就算是方世川也不敢亂來的!」

龍芸一聽,倒是稍稍鬆了口氣,不過還是惡狠狠的白了陳天一眼,「你這傢伙,早就算計好了是吧?」

「呃……哪有,剛才的靈機一動想出來的!」

「切,我呸你的靈機一動,謝然不一定會幫你呢!」龍芸撇嘴!

Prev Post
卡蒙微笑著搖了搖頭。正待回話,卻只聽得遠處高聳的城牆塔樓上傳來一聲尖厲的喊叫:「所有人戒備,敵襲!」
Next Post
可是,蕭凌在之前接連不斷施展出的攻勢,已經將一指劍氣轟得出現了許多裂紋!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