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蕭凌在之前接連不斷施展出的攻勢,已經將一指劍氣轟得出現了許多裂紋!

這還不是致命的傷害,蕭凌最後施展的那道劍氣,竟然準確無誤轟在了一指劍氣最薄弱的地方!

「他真是一件完美的容器,特別是他的那一雙眼睛,似乎可以洞穿攻勢的弱點……」

邪煉心裡嘀咕起來,目光盯著蕭凌的雙眼,在他內心深處,一股貪婪漸漸浮現出來。

他一定要得到這件容器才行,無論用什麼方法!

咔嚓!

紫色劍芒閃爍間,那裂紋也是越來越大,最後發出一道清脆的聲音,響徹在這片天空之上。

看到那崩碎的紫色劍芒,在場的刀劍霸宗弟子們皆是臉色劇變,眼中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蕭凌那外地來的鄉巴佬,真的將邪劍帝的一指劍氣給抵擋下來了?

「不可能!這根本不可能啊!」

韓刑已經癱坐在地上,眼中滿是獃滯之色。

「完了!」

韓鳴倒退數步,險些暈倒,他渾濁的雙眼滿是死灰之色。

蕭凌抵擋住邪劍帝的一指劍氣,那麼代表著,他們必定會受到制裁了!

「蕭凌他破掉邪煉的一指劍氣了!」

刀霸見狀,砸了砸嘴巴,道:「以蕭凌的能耐,領悟了綿綿雨劍意和川流不息刀意,那麼鋒山的劍芒意,他說不定也能夠領悟!並且,刀劍域的刀劍霸意,他也可以試一試啊!」

聞言,劍絕微微點頭,道:「蕭凌的確可以試一試,不過現在的話,並不著急。此番抵擋住了邪煉的一指劍氣,他也消耗劇烈,需要好好調養才行。」

轟隆隆!

那龐大的劍氣衝擊波漸漸消散后,周圍的空間呈現著扭曲之感,蕭凌的身影終於是顯露出來。

一道道目光唰唰看向蕭凌,在場眾人看到紫色劍芒潰散后,那恐怖的劍氣波根本無法讓他們看到蕭凌的身形,現在他們很想知道在這種恐怖劍氣衝擊波下,蕭凌究竟如何了。

沙沙沙!

這片地域安靜下來后,唯有那道紅袍人影走出的細微腳步聲響起,順著這腳步聲看去,眾人看見那清秀少年緩緩走了出來。

蕭凌解除了弒天狀態,氣息萎靡到極點,帝皇劍已經收起來了,他緩緩抬起頭來,沖著天空上的邪煉笑了笑。

「邪劍帝前輩,我贏了!請你對劍絕老師道歉!」 廢墟之上,蕭凌哪怕氣息萎靡不振,但他的身軀依舊是挺拔無比,站立在那裡,再加上他臉頰上的點點血跡,更顯一抹驚心動魄。

「你贏了。」

邪煉目光死死盯著蕭凌,片刻后,他吐出一口濁氣,目光看向劍絕,聲音有些沙啞,道:「劍絕,很抱歉,剛才說了一些嘲諷你的話,我現在收回了。」

「你收了一個好徒弟啊……」

說到這裡,邪煉狠狠地揮了一下衣袍,身形已經是飄然而去,只留下一句話。

「蕭凌,我很欣賞你,你調養好后,可以來鋒山領悟一下劍芒意……」

望著邪煉離去的背影,劍絕緩過神來,他沒有想到素來高傲的邪煉,竟然真的會放下高姿態給他道歉,這讓他真的很是意外。

「蕭凌。」

劍絕目光看向蕭凌,眼角的笑意越來越濃烈,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他已經是身形一動,來到蕭凌身邊。

「好久不見!你,你長大了!」

劍絕看著蕭凌后,他眼睛是有些濕潤了,不過最終是忍耐住了,哈哈大笑一聲后,他已經是伸出拳頭,朝著蕭凌碰來。

「劍絕老師,久違了啊。」

蕭凌爽朗一笑,伸出拳頭與劍絕碰了一下。

「蕭凌,剛才幹得不錯。」

刀霸走了過來,笑道:「邪煉那傢伙,還沒有這麼吃癟過呢。另外,你領悟了綿綿雨劍意和川流不息刀意,可以去邪煉住的鋒山領悟劍芒意。若是你領悟了劍芒意,剛才邪煉的那一指劍氣,想必你要化解也不會太困難。」

雖說只是一指劍氣之約,但若是傳出去的話,足夠讓蕭凌名動帝域了。

「我明白了,刀霸前輩。」

蕭凌微微點頭,對於鋒山的劍芒意,他也是很想領悟。

剛才邪煉那一指劍氣,可以說是無比凝實,害得他施展出諸多攻勢,才將那一指劍氣擊潰。

並且,蕭凌明白邪煉並未真正全力以赴,也因為算到邪煉並未全力以赴,他才有把握接下那一指劍氣。

以他現在的實力,與八星巔峰武帝,還是有不少差距。

「你現在消耗嚴重,氣息很是萎靡,先到我那裡調養一下,剩下的事情,待會再說吧。」劍絕笑道。

雖然蕭凌抵擋住了邪煉的一指劍氣,但本身已經是消耗嚴重了,蕭凌能夠支撐在這裡,與他們交談,這讓劍絕覺得實屬不易了。

更何況,這裡來的人越來越多,有些人多眼雜,有些事情,還得在安靜的地方說才行。

「好。」

蕭凌微微點頭,朝著台階下方的衛炎招了招手,道:「衛炎,你上來!」

「好咧!蕭大哥!」

衛炎看向蕭凌的目光滿是狂熱之色了,蕭凌竟然抵擋了邪劍帝的一指劍氣,真的太了不起了,因為他知曉邪劍帝可是大名鼎鼎的超級強者,在刀劍霸宗內,邪劍帝的地位是僅次於刀劍霸宗宗主之下的,可見邪劍帝多麼不凡了。

咻!

衛炎和裂劍帝抬起擔子,將高秋和高虎抬了上來。

「刀霸前輩,你掌管刑絕劍門,有件事情,還望你處理一下。」

蕭凌沖著刀霸抱了抱拳,目光看向不遠處神色慘白的韓鳴和韓刑等人,道:「刀劍霸宗韓長老等人,徇私枉法,因衛家之女衛嵐在比試當中擊敗韓墨后,懷恨在心,派遣了刀劍霸宗叛徒裂劍聖,企圖滅掉萬劍城衛家……」

隨後,蕭凌將大概的事情,已經有條不絮說了出來。

「不!絕刀女帝大人,老夫在刀劍霸宗赫赫業業,絕對沒有蕭凌說的那麼不堪!他一定是在胡說!你切不可聽信他的片面言語啊!」

韓鳴紅著眼睛,他身軀不斷在顫抖,哪怕到了這一步,他還想狡辯,因為他明白若是自己再不狡辯的話,將會沒有任何辯解的餘地。

「絕刀女帝大人,罪人裂劍聖,受韓鳴指使,前往萬劍城滅衛家。罪人願意將知道的一切全部說出來,並且承受應有的懲罰,來洗禮我的罪孽。」

裂劍聖已經是跪在地上,說出這些話后,已經氣得韓鳴吐出一口鮮血,跌倒在地上。

「殘害同門,其罪可誅!」

刀霸低喝一聲,抬手一揮,喝道:「來人!將韓鳴等人扣押前往刑絕劍門,這件事情,我一定會親自審理,給萬劍城衛家討個公道!」

「是!」

刑絕劍門的弟子紛紛暴掠而出,立馬將韓鳴等人抓住,隨後押往刑絕劍門。

「韓長老他們要完蛋了!」

看到韓鳴等人被抓走後,那些圍觀的刀劍霸宗弟子忍不住微微搖頭,其中有些事情,他們也是了解一二,所以對韓鳴做出這種事情,他們也不感到意外。

「多謝絕刀女帝大人為我衛家主持公道!」

衛炎沖著刀霸跪拜下來,眼中滿是感激之色。

「你放心,我會替你衛家討回公道。」

刀霸微微點頭,道:「此行,你就隨我一同前往刑絕劍門,陪同我審理這案。另外,我看你對刀意和劍意都有些天賦,若是表現不錯的話,我會考慮收你當記名弟子。」

「啊!謝謝師尊大人!」

衛炎連忙磕頭,不由喜出望外。

「你這嘴巴,倒是會說話。」

刀霸忍不住一笑,道:「好了,不多說了,跟我來就是了。」

收衛炎當記名弟子,刀霸主要是看在蕭凌的面子上。

畢竟,蕭凌出手救了衛家人,還揪出了刀劍霸宗的蛀蟲,刀劍霸宗定然也要好好交代一下這件事情,也得好好厚待一下衛家人,也好讓其他刀劍霸宗弟子心中服氣。

「蕭凌,你就和劍絕好好敘舊,忙完事情后,我自然會找你們的。」

刀霸看了一眼蕭凌和劍絕後,輕笑一聲,當即朝著刑絕劍門的方向走去。

「蕭大哥,我就先走了啊!」

衛炎看著刀霸離去的身影,他立馬看向蕭凌,眼中滿是感激之色,他知道自己有這個資格成為刀霸的弟子,全部托蕭凌的福氣。

「去吧,記得好好表現。」

蕭凌朝著衛炎擺了擺手。

衛炎見狀后,重重地點了點頭,連蹦帶跳跟上了刀霸。 刀劍霸宗門戶發生的事情,蕭凌抵擋住了邪煉一指劍氣,這件事情已經是以龍捲風般的速度席捲了整個刀劍霸宗了。

刀劍霸宗上上下下討論的話題,全部放在了蕭凌的身上。

「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

那些閉關而出的刀劍霸宗天才,出關后立馬皺起眉頭,心中滿是不悅。

要知道,通常時候他們這些天才一旦出關,修為和武技都會一定程度上提高,然後就會轟動整個刀劍霸宗,特別是那些刀劍霸宗的普通弟子,皆會跟在他們身後各種崇拜,露出各種諂媚的表情。

現在這些閉關而出的天才愣在原地了,因為刀劍霸宗的討論話題,並不是圍繞著他們,而是圍繞著那個他們素未謀面的蕭凌!

「蕭凌,他是誰?我不曾聽說過。」一名閉關而出的天才拉住了一名刀劍霸宗普通弟子,忍不住問道。

「舟師兄,蕭凌你還不知道?他可是來自帝域外的武修,還是弒天宮宮主呢!」

這名刀劍霸宗弟子目光敬畏看向舟師兄,見後者眼中滿是疑惑之色,連忙道:「不僅如此,就在昨天,蕭凌還接下了邪劍帝大人的一指劍氣!」

「什麼?這怎麼可能?」

舟師兄身形倒退一步,眼中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語氣嘶啞道:「邪劍帝大人可是刀劍三傑!他實力已經到達了八星巔峰武帝,蕭凌究竟有何等能耐,能夠接下邪劍帝大人的一指劍氣?」

「說出來,舟師兄還可能不信,據說蕭凌的修為已經到達了三星武帝,而且他還年輕,二十歲還不到的模樣啊!」

這名刀劍霸宗弟子老老實實地說道:「他接下邪劍帝大人的一指劍氣,我們很多弟子都看到了,包括許多長老!我就是在場看到的!那個時候,那場面,可真的是驚天動地啊!」

「什麼?二十歲不到的三星武帝?你確定沒有在糊弄我?」

舟師兄語氣滿是酸溜溜的意味,搖頭晃腦地說道:「你說的話,我不相信,我得去問一下長老!長老實力高強,定然比你知道的更多!」

說到這裡,舟師兄已經是飄然而去,只不過,那姿態顯得無比沉重。

類似舟師兄這樣的情況,在刀劍霸宗各處不斷上演。

最後,這些閉關而出的師兄師姐們,去找各自熟悉的長老開始諮詢蕭凌的情況。

很快他們得出了內心覺得滿意的結論。

蕭凌與劍絕和刀霸的關係匪淺!

邪劍帝那一指劍氣,肯定是顧忌到劍絕和刀霸,才給蕭凌放水,讓蕭凌抵擋住了那一指劍氣!

至於蕭凌的修為,真正如何,還得有待考察。

畢竟,他們與蕭凌又為交手過!

「誰和我去找蕭凌切磋一下?驗證一下蕭凌的實力真假?」

那個舟師兄已經是站了出來,他拔劍而出,朝著一處巨岩揮過,那巨岩頓時化為齏粉,消散得一乾二淨。

「我!」

「還有我!」

「邪劍帝大人可是我的偶像,他的一指劍氣,足夠秒殺蕭凌了!我不相信蕭凌能夠抵擋住!哪怕他真的是三星武帝,也沒有這個資格抵擋住邪劍帝大人的攻擊!」

「我們必須戳破蕭凌真正的面目!」

這一群在刀劍霸宗受人敬仰的天才們紛紛叫嚷起來,有男有女,他們就是無法接受這種殘酷現實。

「好!我們現在就去!」

舟師兄振臂一揮,就朝著雲雨峰的方向掠去。

劍絕為劍雨帝,住的山峰則是雲雨峰,蕭凌在雲雨峰的消息,他們早就打聽到了,所以他們要去的地方,則是雲雨峰。

雖說劍絕也是刀劍三傑之一,但是實力與其他兩位比較起來,還是很弱,所以這些刀劍霸宗的天才們對於劍絕的態度,還是有一些小瞧的心態。

「站住。」

一道低喝聲響徹開來,舟師兄等人聞言后,皆是身軀一震,偏過頭來,看向那白衣翩翩走來的青年。

「劍師兄!」

舟師兄等人立馬低眉順眼起來。

眼前這位,風度翩翩,玉樹臨風,劍眉星目的白衣青年,正是現任刀劍霸宗宗主的唯一弟子,劍輝!

劍輝是刀劍霸宗未來的希望,不僅年紀輕輕,實力更是到達了五星巔峰武帝,距離六星武帝境界,已經是一步之遙了!

「爾等,不是蕭凌的對手。」

劍輝背手而立,冷不丁放下這一句話。

聞言,舟師兄等人低下頭來,不敢反駁半句話。

用不了多少年,劍輝很有可能繼承刀劍霸宗,成為刀劍霸宗的宗主!

要知道,刀劍霸宗的刀劍域的刀劍霸意,劍輝就領悟了一絲,這也代表著劍輝很可能領悟全部的刀劍霸意!

「可是,蕭凌太過囂張了!一上刀劍霸宗,就害得我們刀劍霸宗損失了不少人!」

Prev Post
就在這一瞬間,虛空陡然出現了一道輕微的波動,繼而便有一道碎裂的聲音響起,剎那間便有一道血光沖射而來。
Next Post
這臉變得,不爭有點懵。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