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彥,這傢伙站在自己的身後是什麼意思?

「這位同學,你不符合條件,現在可以出去了。」陸彥溫和的對海神一泰說。

海神一泰的臉色一變,他只能站了起來,憤怒的道:「陸主任,你憑什麼宣布我已經出局了?我現在還可以蹲下去,你這樣做是破壞招聘的公平性!」

是啊,這樣做不公平,雖然都是競爭者,覺得陸彥此舉不妥的還是有的。

陸彥微微一笑道:「我相信如果只是蹲馬步的話,你的確是能夠入選,不過,你的臉上身上可不符合陳雪老師的招聘要求啊。」

那些男生一聽頓時恍然大悟,他們這才知道原來陸彥並不是無理取鬧,說的一點都沒有錯。

「下去吧,下去吧!」男生們不由鬨笑起來:「就憑你的樣子也能夠做模特,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樣子!」

這些男生雖然落選了,但是他們有的並沒有急著走,想要看看最終的入選者是誰呢。

「海神一泰!」畫室中的陳雪不由心中一愣,她進來的時候還真的沒有注意到海神一泰。

雖然海神一泰絕對是那種出類拔萃的個頭,可畢竟那時候還有三百多號男生呢,因此沒有注意到海神一泰也是正常的。

何況,那時候陳雪的注意力都在陸彥的身上,對那些男生看都沒有仔細看上一眼,沒有注意到海神一泰就更加正常了。

她心中明白海神一泰肯定是帶了特殊任務來的,而且目標就是自己,因此自己一直都儘力避免和他近距離的見面。

沒有想到他也來應聘,絕不能讓他成功!不過自己要想讓海神一泰出局必須有一個正當的理由,這個理由是什麼呢?

陳雪正在著急,就聽到了陸彥的宣布決定,這讓陳雪不由鬆了口氣:自己怎麼給忘記了,這一條很容易讓海神一泰離開的,幸好陸彥聰明。

海神一泰的臉上身上的確有傷,這都是因為陸彥婁火,導致了那個缺心眼的劉國泰當自己是陸彥,而自己又不能暴露出全部的實力,因此只能讓他打了一頓。

雖然後來自己將這個仇報了,但是劉國泰在自己的身上留下的傷害是無法避免的。

不過,海神一泰仔細的看了招聘條件,上面並沒有說不能有傷痕,畢竟陳雪的招聘條件也不會想的面面俱到。

因此,聽到陸彥找自己的麻煩,而且找了一個這樣的理由,他冷笑道:「陸主任,我知道你看我不順眼,但是陳雪老師可有這樣的要求,請你給我指出來。」

說著,他氣憤的將陳雪發放的招聘啟示拿了出來,給陸彥看。

陳雪的心中不由咯噔一下子,自己真的沒有寫,那可怎麼辦?

陸彥接過了啟示,看了一看,心想這妮子也真是馬虎,我還當肯定寫的那,不過說什麼也不能讓你過關。

陸彥嘿嘿一笑道:「難道這還需要寫嗎,你問問眾位同學,這是最基本的條件,難道沒有寫的就可以說沒有這個條件。那請問難道一個殘廢人也可以應聘了?陳雪老師也沒有寫啊。陳雪老師是寫給一些有高度自覺性,有廉恥感的學生看的,莫非你——-」

說到這裡,陸彥不說下去了,意思是難道你不符合這個條件?

「就是就是,陳雪老師沒有說出來,是讓大家有自知之明,否則所有的男生都要來了。」有的男生站在了陸彥的身邊。

海神一泰雖然在天南大學中有自己的小弟,但是這傢伙在學校中的口碑並不好,校園中的霸王惹不起還能夠有什麼好的人緣? 本來那些男生也不敢惹海神一泰,這不是有陸彥嗎?

陸彥現在已經將兩個惹不起干翻了,楊鶴軒和王小鵬,他們也很有興趣看看這第一號的惹不起是不是能夠讓陸彥止步。

他們現在看到陸彥主動挑上了海神一泰,頓時興緻勃*來。

海神一泰兇狠的目光在說話的男生臉上一轉,然後冷冷的對陸彥說:「陸主任,要說我說不過你,既然你都宣布了,今天我就讓你一回。但是你記住,我海神一泰也不是好惹的!」

說著他一個轉身,就要離開。

準備看熱鬧的學生們都不由愕然,看到海神一泰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還以為他會找陸彥動手,沒有想到這傢伙來了一個虎頭蛇尾。

陸彥微微一笑道:「海神一泰,我還有話要說。」

海神一泰回過頭來,沉聲道:「陸主任,你還有什麼要對我說的?」

「海神一泰,目前我是校風辦的主任,陳雪是副主任你應該知道了吧。」陸彥緩緩的說。

海神一泰不解的看著陸彥道:「我知道,那又怎麼樣?」

「沒有怎麼樣,我就是要乘著這個機會宣布一下,無論是什麼興趣組合,都要有一個度,超出了這個度如果對同學們造成什麼傷害,那就是違規。」陸彥慢悠悠的說:「你的事情我也知道,我希望你不要成為我下一步懲治的目標。」

海神一泰的臉色不由一變,冷笑道:「陸彥,你是和我做對是不是?」

陸彥笑了笑道:「怎麼能夠這樣說呢,海神一泰,你現在面對的可是校風辦的主任,你一個學生居然敢這樣不虛心接受我的意見,我覺得有必要和碩主任談談。」

海神一泰不由心中一驚:「陸彥,你想要做什麼?」

「你這樣的學生我們天南大學是不會要的,因此我想要建議將你攆出學校。」陸彥微笑道。

見到陸彥臉上的笑容,那些見到海神一泰就害怕的男生們自然心中覺得一片陽光,難得見到海神一泰吃癟啊,陸主任威武!

可是這笑容落在了海神一泰的眼中,那就是兩回事了,海神一泰氣的咬牙切齒,這簡直是惡魔的笑容嘛。

雖然心中就如同有一團火在跳上跳下,但是海神一泰心中明白自己拿陸彥是沒有辦法的。

要是自己真的堅持,那可能正好中了陸彥的下懷,因此他氣呼呼的走了。

眾男生的眼睛都不由露出了崇拜的目光,三個惹不起,三個學校霸王,全部都被陸彥給制服了,這樣天南大學的環境可要好多了。

只是陸主任真的能夠再幹下去嗎,這三位身後的背景都很不簡單啊。

「眾位同學繼續!」陸彥笑著說:「我身為校風辦的主任,當然要給大家創造一個好的環境,如果有人不聽話的話,我校風辦絕不會袖手旁觀的!」

「好一個陸主任,說的好!」眾男生都不由拍掌喝彩道。

畫室中,陳雪不由抿嘴微笑,這傢伙,還真是很霸氣,給我掃除了一個很大的麻煩。

「撲通!」一聲,一個男生跪倒在了地上,陸彥笑著將他拉了起來:「伊賀寧,我們又見面了。」

一個意想不到的人是海神一泰,還有一個就是伊賀寧。

陸彥沒有想到伊賀寧竟然會真的聽了自己的話,跑到了天南大學來當插班生了。

雖然陸彥從來沒有建議讓他做插班生,但是他知道伊賀寧這樣做肯定是因為自己說的那些話原因導致。

只是伊賀寧是不是知道他的手下小野茂已經被自己弄到公安局去了呢?

「原來你是學校的陸主任,我之前還以為你是學生,沒有想到你這樣年輕就能夠當主任。」伊賀寧爬了起來,一臉的遺憾之色。

「你小子怎麼會速度這樣快的?我還以為你要考慮幾天呢。」陸彥笑著問道。

「我覺得你說的話很對,我之前太一廂情願了,沒有考慮到那些人在騙我。」伊賀寧誠懇的說:「所以,我一定要讓她真心喜歡我,而不是因為家族的命令。」

伊賀寧不想讓自己的事情張揚出來,因此他沒有說出瓊子的名字,陸彥心中自然有數。

「很好,你這樣做就對了,你進入學校沒有遇到什麼障礙嗎?」陸彥微笑道。

「沒有,校長看到我的學歷之後當即就批准了。」伊賀寧得意的說:「我可是早稻大學的高材生呢。」

早稻大學,那可是倭國的一流大學,在華夏國中那就是北大,比天南大學的等級還要高。

因此當看到伊賀寧的文憑之後,天南大學如獲珍寶。

想想看,連早稻大學的高材生都願意到天南大學來留學,而不是選擇北大清華,那說明我們天南大學的等級也不比北大清華差嘛。

伊賀寧來到這裡之後,並不急著找瓊子,他首先見到的是海神一泰。

海神一泰見到他到來吃驚不小,他連忙問伊賀寧的來意,伊賀寧含糊的說了兩句,也就敷衍過去了。

海神一泰在旁人的面前,那叫一個趾高氣揚,可是在伊賀寧的面前那就是兩回事了,伊賀寧在他的眼中那就是自己的主人,他哪裡敢多問?

伊賀寧目前已經和瓊子見面了,只是瓊子怎麼也沒有想到這個剛剛來的倭國留學生就是伊賀寧,自己的未婚夫。

伊賀寧當然不能將自己的真名公布出來了,否則瓊子肯定會想到自己,那自己怎麼能夠窺探到瓊子的真心。

「哦,你現在的名字叫什麼?」陸彥拉著伊賀寧到了僻靜的角落,繼續問道。

他覺得伊賀寧的確是一個老實人,自己的眼睛沒有揉進沙子,可以肯定伊賀寧不是和小野茂一夥。

因此他對伊賀寧的看法很好,倒是想要看看瓊子對伊賀寧是什麼態度。

「我目前叫小野茂。」伊賀寧苦笑道:「我從小到大從來都沒有說過謊,因此就用了一個手下人的名字。是不是覺得這個名字不怎麼樣?」

「呵呵,名字也就是一個符號,如果名字很好,結果人卻讓人失望,那不是更糟糕嗎?」陸彥笑道。

伊賀寧一聽也對,他連忙點頭道:「瓊子是一個很好的姑娘,就是我覺得她對我的態度有些不對。」

陸彥心中不由咯噔一下子:「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伊賀寧搖頭道:「我是想要追她,可是她卻總是將我當成了小孩子看待,說她少我一個這樣老實的弟弟,因此讓我叫她姐姐。」

陸彥不由愕然,難怪伊賀寧會這樣的表情了,本來是未婚夫,可變成了弟弟,這劇情還真是有些搞笑。

伊賀寧哭喪著臉說:「陸主任,你說我應該怎麼扭轉瓊子對我的看法,我知道瓊子對你很崇拜,也很喜歡,你不要介意我們可以一起追瓊子的。可是你這件事一定要好好的幫忙啊。」

他還真的將陸彥當成好朋友了,一個能傾述的對象。

陸彥笑著道:「怎麼,她在你跟前提到我了嗎?」

伊賀寧連連點頭道:「那當然了,她三句話中都有一句要提到你,你是如何能夠讓她佩服成這樣的?」

陸彥笑道:「這個我也不清楚,不過你可以告訴瓊子你的年齡比她大,這樣她說不定就不會將你當成弟弟看待了呀。」

伊賀寧一聽大喜:「陸主任,你可真聰明,怎麼我就沒有你這樣好的腦子呢,我就這樣說,我的年齡可要比瓊子大一歲呢。可是,陸主任,這樣恐怕也不行。」

你的溫柔是毒藥 陸彥愕然道:「有什麼不行的?」

「要是瓊子讓我做他哥哥呢,我可是她的未婚夫啊。」伊賀寧陷入了更深的困惑中:「要是我不做她的哥哥,她說不定會生氣的。」

「生氣倒不一定,就是你要承擔連做弟弟都沒有資格的危險。」陸彥想了想說:「其實當弟弟的感覺也不錯,是吧?」

「那倒是,很多同學主動過來和我做朋友,想要從我這裡得到瓊子的電話號碼呢。」伊賀寧興奮的說。

陸彥心想這些傢伙都是禽獸,一個個都沒有揣著好心,恐怕在他們看來都以為這伊賀寧是瓊子的弟弟了。

「那你什麼感覺,是失望,還是願意成為瓊子的弟弟?」陸彥微笑道。

伊賀寧愣了一下,他搓了搓手道:「這種感覺很奇怪,我似乎也希望她成為我的姐姐,我喜歡這樣的感覺。不過,我明明應該是她的未婚夫啊。」

陸彥的眼睛不由一亮,說實話這個伊賀寧人是很不錯的,為了瓊子千里迢迢而來,性格很樸實,在華夏國這樣的人都很少見了。

自己開始對他有戒心,但是現在已經沒有了,雖然是倭國人,但是自己還真的很喜歡這小子的性格。

但是自己和他的身份是對立的,難道自己會讓他帶走瓊子,讓瓊子成為他的妻子?

因此,陸彥也在考慮一個辦法,又可以讓伊賀寧來到天南大學中高興,又能夠不帶走瓊子,而這個決定權就在伊賀寧的身上不是嗎?

而現在伊賀寧說的話讓陸彥不由心中暗喜,如果按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的話,那這兩人還真的可以弄假成真——–錯了,不是成為夫妻,而是成為姐弟。

「你的身邊有母親,有姐姐妹妹嗎?」陸彥問道。

伊賀寧搖搖頭說:「沒有,我的母親很早就去世了,而我是獨生,沒有姐妹。」

這就對了,他需要的是一種安全感,他需要的是姐姐,而瓊子現在對他的態度便是姐姐的態度,這讓他覺得很喜歡。

但是他心中是糾結的,因為他知道自己的目的,自己是來泡瓊子的,可是現在卻出現了偏差。

陸彥微笑著說:「伊賀寧,首先你要忘記自己的身份明白嗎,不要想自己是瓊子的未婚夫,只要瓊子願意和你說話喜歡和你在一起,那就行。難道你不喜歡讓她來保護的感覺。」

「喜歡,就是覺得有些怪怪的。」伊賀寧苦惱的說。

「這就對了,在天南大學你完全可以將自己當成學生一樣,憑自己的能力得到女孩子的青睞,到時候也許有女生對你表白呢。」陸彥笑道:「有女孩子主動和你聊天的嗎?」

「有,還有不少呢。」伊賀寧很得意的說:「她們知道我是來自於早稻大學后,主動向我請教難題,我都給她們很快解答出來了。有一個女孩子說喜歡我!」

陸彥笑道:「看到沒有,伊賀寧,你身上是有魅力的,所以女孩子才會主動喜歡你。不要去多想你的身份,只要好好的享受生活就好了。」 白溪丸全程都看著風輕笑的動作和神情,也對穆父穆母越發的嘴甜,逗得兩人時不時哈哈大笑,算是徹底的將風輕笑排斥在外。

范熙臣則是坐在穆父的身旁,看著和睦的一幕,時不時的和穆父交談幾句,穆父對於和自己女兒一起回來的范熙臣,內心是又是愧疚又是感恩,自然不會冷落了他。

風輕笑迅速的控制好自己的面部表情,瞬間理清突破口就在白溪丸那裡,她淺笑著來到穆母的身旁,雙手握住穆母的胳膊,語氣柔弱卻擲地有聲的問道:「婷兒能回來真是太好了,你想要吃些什麼,和輕笑姐姐說說,還是和以前一樣?老樣子?」

柔弱卻帶著關切之意,聽得穆父穆母心裡頗為舒暢,穆母轉過頭瞧著風輕笑,眼裡閃過一抹心疼:「知道你心疼婷兒,但做飯菜的事情有傭人就好,你呀,太過寵婷兒了,乖乖坐著和婷兒玩會就好,我去瞧瞧廚房準備的怎麼樣了。」

穆母被風輕笑一提醒,頓時想起來廚房貌似沒有準備白溪丸的飯菜,心裡裝滿女兒的她直接親自跑到廚房,看著飯菜出鍋才算是放下心來。

風輕笑識趣的鬆開穆母的胳膊,見穆母高高興興的朝著廚房走去,心裡越發的記恨,但轉眼瞧著白溪丸的時候,眼淚說來就來,不愧是影后!

她試探性的抓住白溪丸的胳膊,語氣哽咽著道:「婷兒,你可知道,輕笑姐姐擔心你好久,現在看見你站在我面前,我都怕這一切不過是我日思夜想的夢。」

白溪丸卻絲毫不想被風輕笑碰到,一個對自己有著怨毒心思的人,不管怎麼樣都得保持最高警惕,她不著痕迹的抱著穆父,直接錯開了風輕笑的雙手,含笑的警告著她。

穆父瞧見風輕笑這樣,心裡也頗為動容,對於穆玉婷失蹤,到現在回歸,穆父也是熬過了多少思念和煎熬,那樣的感覺,讓穆父對風輕笑越發的心疼,他伸出右手撫摸著風輕笑的頭頂,寵溺著道:」婷兒有你這樣的姐姐才是她的福氣,這一切都不是夢,是真的……婷兒不要鬧。「

說道最後,穆父只覺得自己的癢穴被白溪丸的右手輕而易舉的頂住,讓穆父差點在所有人面前掙脫白溪丸,大笑出聲,可見白溪丸動起手來是快,准,狠的。

想到還有范熙臣在,穆父才忍耐再三,選擇鎮定的坐在原地。

白溪丸嘻嘻的站起身來,也順便遠離了風輕笑鍥而不捨的雙手,語氣帶著親昵的道:「我才沒有鬧,我要去看看媽媽給婷兒準備什麼好吃的了。」

說罷,她朝著穆父扮了一個鬼臉,動作蹦蹦跳跳的朝著廚房走去。

穆父哭笑不得的看著范熙臣,語氣無奈的道:「都怪我太寵婷兒了,都這麼大了還沒大沒小的像個孩子。」

而風輕笑瞧著白溪丸根本就不給自己機會獻殷勤,雙眸頓時有意無意的掃過范熙臣,心裡正在琢磨著該怎麼從范熙臣的身上下手。

畢竟范熙臣可是自己惦記許久的人,穆玉婷回來又怎麼樣,還不是照樣會被自己耍的團團轉,最後丟了性命。

命大一次,並不代表會命大兩次!

風輕笑眸光一閃,極快的找好說辭,語氣柔弱的問范熙臣:「熙臣,今天你帶著婷兒回來,我們大家都嚇了一跳,也是特別的高興,你可以告訴我們,你是怎麼找到婷兒的嗎?」

穆父聞言看了風輕笑一眼,見她雙眸有著一絲興趣,更多的是對穆玉婷的愛護,頓時附和道:「輕笑說的沒錯,熙臣真是幫了伯父一個大忙,你是在哪裡找到婷兒的?你不知道伯父都快被婷兒氣死了,離家出走也得有個度吧是不是?」

因為兩人相交甚熟,又是知根知底,對於父親而言,那一般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對著外人說話的時候,那是一個勁的說著自己女兒不好,但轉眼來,又一個勁的對著自己女兒好。

又因為范熙臣和穆玉婷是兩小無猜的青梅竹馬,穆父自然是越發的不客氣,數落穆玉婷的時候,可不管什麼的。

但他的雙眼裡,卻是對著穆玉婷無盡的寵愛和愛意,范熙臣自然不會當真。

他耐心的聽著穆父的吐槽,又不著痕迹的掃了一眼風輕笑,因為風輕笑的目光太過炙熱,正巧就和風輕笑對視一眼,見她雙眸閃過一絲柔情,欲語還休的微微低頭,露出白皙優雅的脖頸,嘴角似有似無的勾起冷笑的弧度,開口道:「離家出走?我怎麼不知道?」

范熙臣滿臉的疑惑,奇怪的看著穆父,穆父聞言也是一愣,開口道:「是輕…….」

話音未落,穆父頓時閉上了嘴巴,因為太過高興,而直接將事實說出來,完全忘記了之前為了瞞住范熙臣的時候做的一切措施。

此時此刻瞧著范熙臣和i白溪丸一起過來,一眼就看出他們感情如同往常,自己是怎麼理解的?!

Prev Post
想到什麼,趙秘書又再次開口,「對了,總裁,那之後……春季潮流發布的事情,是不是就得換人了啊?」
Next Post
陸奕暘淡漠的收回視線,餘光掃了眼桌面上的手機,看到裡面的內容標題時,眸光一閃,神色異樣的拿起定睛一看,在點開那些喬語微訪談時的截圖,尤其是那段『我老公不是那樣的人』,面色瞬間陰沉了下來,在點開評論,裡面許多留言都是說『喬語微真是個寶藏女孩,實在太可愛了,還有他老公,沒想到這麼冷冰冰的一個人還有這麼幼稚的一面』。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