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鳳令!您……您是老族長!」看著真鳳令,鳳九天與在場諸人不由臉色一變,隨即齊齊跪拜道,「參見老族長!」

真鳳令!乃是鳳族的族長令,當年身為族長的鳳玲瓏帶著天星鳳鳴劍一共消失於地脈之中,這其中自然也包括了真鳳令!

只不過年代已久,鳳族已經不再對真鳳令報什麼希望,所以她們想要找回的也只有天星鳳鳴劍,畢竟天星鳳鳴劍取材自棲鳳樹,所以就算這些年一直埋葬在地脈之中,對於天星鳳鳴劍來說也只是得到進一步的淬鍊而不會被焚毀,但真鳳令雖然對於鳳族更具非凡意義,雖然也有著不同凡響的威力,但大家卻不認為在這麼多年之後,真鳳令還能在地脈的炙烤中保存下來,所以當初鳳九天找李逸晨的時候,對於真鳳令之事已經隻字不提!

「因為我當年一時貪功冒進而導致真鳳令和天星鳳鳴劍遺失於地脈,這是我的過錯,但這位小兄弟如今幫助我們鳳族尋回這一切,他還不能算是我們鳳族的恩人嗎?我們是妖,但妖有妖道!」鳳玲瓏的聲音不大,但聽在眾人的耳中,卻令眾人心中根本不敢生起半點反抗之心!

「而且這位小兄弟在地脈之中還有助於我,我不想在若干年後,我出現再見不到我這位小兄弟!」鳳玲瓏一聲輕喝之後,身影啵的一聲消失,不過與此同時,又有一道赤紅向著鳳九天的方向飄飛而去!

鳳九天接過手來,那不是鳳族的真鳳令還能是什麼!

對於鳳玲瓏僅說兩句話就消失其實大家多少還是有些疑惑,畢竟若是這位先祖在地脈中生存那麼久,其實力自然非同一般,那麼她的一道神念也不至於如此的脆弱啊!

不過所有的疑惑此刻都在這枚真鳳令下被直接摧毀,因為她們知道,無論李逸晨再怎麼強大,也不可能強大到可以偽造出真鳳令來。

不過李逸晨卻清楚,鳳玲瓏這些年能夠神魂不滅,估計也是憑著鳳族血脈之力再藉助著地脈的火之力量續命,可是如今她的神念離開了地脈,沒有足夠的火之力量的支撐,之前那一聲冷哼又消耗了大量的力量,如今能說上兩句話其實已經相當不錯了!

不過對於鳳族眾人來說,真鳳令不假,那麼鳳玲瓏自然不假,鳳玲瓏不假,那麼鳳玲瓏所說的話自然也就不假。

而如果鳳玲瓏所言不假,那麼鳳族自然也就明白如今只剩下神魂的鳳玲瓏所說的若干年後再出來那意味著什麼!

涅槃浴火而重生!這不僅僅只是生命的一場延續,更是完全開啟鳳族血脈的一場轉折,雖然鳳族一直都有著這樣的傳說,但除了來自遠古的記載,她們卻根本沒有見過哪一個先祖做到了這點。

但是從之前鳳玲瓏的語調中,她們聽出了滿滿的自信,而且雖然不知道在地脈之下,李逸晨與鳳玲瓏之間發生過什麼,但是大家看得出來,鳳玲瓏的這一份自信更多是來自於李逸晨的幫助,同時她們也看得出鳳玲瓏對李逸晨的看重!

鳳玲瓏若是真能浴火重生,那麼鳳族將會迎來一輪新的暴發,這一點沒有人去懷疑,而這一切居然是李逸晨這個人類帶給鳳族的!

「多謝李公子之大恩!」雖然大家仍然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但此刻所有人再度行起禮來,只不過相比起之前的行禮,這一場在場所有人卻都完全是發自內心。

「那個……那個……族長,之前在地脈中,我也有所感悟,不知道能不能給我找個安靜之處,我閉關修鍊一下!」面對著這樣的場面,李逸晨的確一時也不知該說些什麼,而且此刻他也的確感受到體內的世界之力正在不斷的悄然流逝著。

畢竟在地脈之中,四周擁有著渾厚的世界之一,他自然是吸收,但出來之後,四周世界之力弱得可怕,而他本身又沒有真正突破到造化境,自然無法阻止這些世界之力的流逝。

「有……我帶你去!」鳳九天聞言當即說道。

原本這些事根本不用她這個族長親為,但如今李逸晨不僅幫她們找回遺失已久的天星鳳鳴劍,更給整個鳳族帶來新的希望,此刻鳳九天覺得自己只有這樣才能體現出自己的謝意,而與此同時在場那麼多的長老,居然沒有誰覺得鳳九天這樣的行為有何不妥…… 鳳鳴峰上自然有專門的修鍊靜室,待李逸晨進入靜室之後,鳳九天又回到鳳鳴殿去!

天星鳳鳴殿回歸!真鳳令回歸!更得到鳳玲瓏先祖的消息,而且這位先祖甚至有可能達到涅槃浴火而重生的地步,種種情況都註定鳳族必須提前做出一些準備。

當然對於這些事,李逸晨並不清楚,此刻進入修鍊靜室的李逸晨已經直接盤坐下來!

鳳鳴峰!乃是鳳族聖地,能在這裡修鍊的至少也是長老一級的人物,其修鍊靜室自然不是之前李逸晨修鍊的地方所能比擬。

而對於鳳族的修鍊來說,最為重要的便是火之力量,所以其實這裡的靜室中便是藉助地脈處的火之力量修建而成,其中自然也充斥著濃郁的火之力量。

雖然這股力量與李逸晨深入地脈相比起來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但對於如今就是因為蓄積了太多火之力量的李逸晨來說,卻有種大補過度的感覺。

使得李逸晨不得不馬上運起功訣來!

不過即使如此,此刻儲存於李逸晨體內的世界之力仍然彷彿受到某種觸動般一下子就得活躍萬分起來。

看來是非突破不可了!感應了一下自身的情況,李逸晨無奈的微微搖起頭來!

他知道在地脈之中自己不斷的壓制使得體內儲存的世界之力越來越多,雖然這些力量也可以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消失,但如今自己的身體已經受到過世界之力的充斥,若是世界之力完全消失,反而會對身體帶來一些負面的影響。

同時此刻體內的世界之力似乎也不是說散就散的,彼此不斷的相互衝擊中,好像有種快要把自己的身體當成戰場的感覺。

若是仍由體內的世界之力這麼發展下去,那麼會出現在什麼樣的後果,哪怕是李逸晨自己也不知道。

要引導世界之力,那就需要完全突破到造化境,所以哪怕心中不願,李逸晨知道此刻自己也沒有其他選擇!

當然若是李逸晨這樣的想法被其他人所知曉,不知道會不直接物唾沫將他淹死!

能突破到造化境你還不願意,你知道整個天域中有多少人奮鬥一生都被卡在這個頭口前而不能邁出這關鍵的一步嗎?

你到好,有了這樣的機會,居然還那麼為難!

不過無論李逸晨怎麼想,但此刻他卻真的沒有選擇,漸漸隨著功訣運轉,整個人心神也完全沉靜起來!

雖然說修鍊還是聖戒空間中最保險,但如今在中是突破造化境,到時會牽動出怎麼樣的世界之力,那可是誰也說不清楚之事,若是與聖戒空間中的世界之力發生衝突,到時出現一個要麼自己死,要麼聖戒碎的結果那可就不是李逸晨所願意看到的了。

不過好在李逸晨從養魂境就已經接觸到世界之力,所以相比起絕大多數武者來說,對於世界之力已經不在陌生,同時之前在地脈中與劍太一那一戰,更是直接借用的世界之力,這份感悟那更不是普通武者所能擁有的。

而且早年更服用過混元金果,所以說對於絕大部分武者來說這道難以逾越的門坎其實對於李逸晨來說,還真是不存在任何難度。

如此少了對世界之力感悟的這個過程,李逸晨只需要運轉著功訣將世界之力再一次經過淬后再導入丹田便可!

隨著世界之力的不斷注入,曾經儲存於丹田中的天道力亦開始不斷的融入世界之力之中,與此同時,李逸晨感覺丹田中的世界之力開始洋溢著一股在新的力量瀰漫著自己的全身。

雖然這種感覺當初在地脈之時李逸晨已經有過,但和此刻的強烈相比起來,卻完全不在一個檔次。

畢竟當初李逸晨只是天人境被動的感受,而此刻卻是突破過程中的主動體悟!

隨著這種力量的充斥,李逸晨感覺此刻自己的肉身正在進行著一場質的蛻變,同時彷彿自己與天地更有著一種親密的聯繫,好像四周一切的世界之力也變得比以前更加的濃郁起來。

不過李逸晨知道四周的世界之力不可能有所變化,而真正變化的乃是自己對世界之力的感應,畢竟在天人境之時,自己不可能全部感應到所有的世界之力,那自然也就會覺得世界之力稀薄,而此刻已經逐步邁入造化境的高度,那麼對於世界之力的感應自然更加清楚,同時自然也能感應到在更多的世界之力!

而此與同時,李逸晨身上的氣質也悄然地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此刻李逸晨雖然還坐在原地,但整個人卻彷彿真的與融入這片天地一般。

李逸晨同樣也感覺大腦一陣清明,修鍊之途一路走來的種種現在不斷浮現在腦海之中,卻呈另一種姿態的意境展現出來,這種感覺與混沌照天鏡的投影有些相似,但本質上卻又有著極大的不同。

混沌照天鏡投影出來的乃是混沌照天鏡的詮釋,這個還需要自己去參悟與理解,而如今出現在李逸晨腦海中的虛影,卻彷彿原本就屬於李逸晨的,如今他甚至不需要去領悟,只是從另一個角度與審視一番,就已經能成為自己的東西。

而在這個自我領悟的過程中,隨著李逸晨這種感悟的不斷加深,此刻四周的世界之力亦在瘋逃生的向著李逸晨身體凝聚而來,逐漸形成一個巨大的氣旋!

氣旋剛一形成,大量的世界之力湧入之際,此刻從地脈出來之後,體內還存著的兩道混沌之氣也變得沸騰起來,彷彿經不起世界之力的撩撥,開始化無形的融入李逸晨的身體之內。

有了混沌之氣的注入,李逸晨的身體更像是一個巨大的漩渦,四周無數是世界之力還是火之力量,此刻也在不斷的向著他的身體奔涌而來!

數個時辰之後,整個鳳鳴峰的溫度一降再降,終於引來鳳鳴殿中正在議事的鳳九天與一眾長老的注意!

「這……難道是他?」當初李逸晨大量攝取火之力量之事,並非每個長老都清楚,所以此刻看著修鍊靜室那邊的變化這時,不由神色一愣!

「應該是他,不會錯!」不過對於早已見識過一些李逸晨手段的鳳九天卻並不感到太過意外!

「世界之力,他這是要突破到造化境嗎?」隨即又有長老疑惑道!

「也……也許吧!」不過這一次鳳九天卻不再是那麼肯定了!

畢竟初見李逸晨之時,李逸晨才在鳳鳴殿前有所感應而從天人境中期突破到天人境後期,而如今前後也就一個月的時間,他能突破到造化境嗎?

那可是一個阻擋著無數人數強者前進步法的坎,真的這麼容易突破嗎?

可是如今鳳九天卻又能感覺到李逸晨修鍊的靜室四周那紊亂無比的世界之力,如果不是突破到造化境,那麼這一切又該如何解釋呢?

鳳九天無奈的搖著頭,她知道這一切的答案只有在這個滿身透著令人看不透的人類少年出關之後才能得到合理的解釋。

但接下的變化卻僅鳳九天意識到,根本不用去等李逸晨出關她就能知道結果了!

因為片刻之間,突然之間修鍊靜室四周的世界之力波動達到某個臨界點之時,隨著一聲轟響,鳳族專門修建來供天妖強者修鍊的靜室瞬間被爆得四分五裂,而此刻的李逸晨端坐於其中卻彷彿根本沒有半點感覺一般。

可是此刻在李逸晨的頭頂之上卻已經凝結出一道灰白的雲朵!

劫雲!造化劫雲!看著這一幕不由有鳳族長老驚呼起來!

造化一境奪天地之造化,越天人而入神境!原本這一境界的突破並不會引來天劫,但若是突破之人對天道的領悟達到某個高度,在突破之際,某本身就對世界之力有著超常的理解,那麼他突破之時,對世界之力帶來的巨大波動,則就會打亂這一界的法則之力,從而引來天劫責罰!

當然天劫責罰雖然嚴厲無比,甚至天劫之下更是令無數武者化為飛灰,但對於絕大部分人類武者來說,他們在突破之時仍然希望引來天劫加身!

這天劫既是對他們修鍊之路的一種認可,更可能是一種福利,一旦抗過天劫責罰,那就不再是簡單的造化境強者,而是造化之王!

雖然所謂的造化之王仍然既然經歷造化境的初、中、後期,但造化王初期的武者打敗造化境中期的武者也就不是什麼不可能之事。

因為進入造化境,其實比的就是對世界之力的領悟和運用,在這個階段,境界有時候已經不能說明一切!

當然這一切都得建立在能抗得過造化天劫!

造化天劫乃是由世界之力凝聚而成的天劫,其威力自然不是尋常的天劫所能比擬,這一點人類武者皆知,而作為鳳族自然也不可能陌生,畢竟他們與人類打過的交道也不算少。

所以此刻看著李逸晨上空的造化劫雲逐漸幻化成一個巨大的人影,大家似乎有些為李逸晨而喜悅同時又有些為他擔心…… 造化天劫!

進一步成就造化之王,未來修鍊之路一片平坦;但退一步便是天劫之下的萬劫不復!

不過在場所有人又都明白一個道理,這樣的情況下不要說她們只是妖族,哪怕就是人類強者在此也不可能幫得了李逸晨什麼。

造化天劫!造化之罰,誰敢挑釁,必滅之!無例外!

當年不是沒有人類強者做過這樣的嘗試,曾經有一位天資卓越之輩,看著自己的弟子引來造化天劫,當時那位強者的實力已經超越造化境,一時心急,欲幫自己的弟子化解造化天劫。

結果在其進入劫雲下之後,一記劫雷降下之後,兩人同一時間灰飛煙滅,從那以後,再無人類敢去挑釁造化天劫之威。

所以此刻所有人也只能靜靜的看著李逸晨那邊的情況,而不敢有所異動。

隨著劫雲不斷的醞釀威嚴越發的強大,李逸晨此刻亦漸漸從那種玄妙的境界中蘇醒過來。

造化天劫?

如今的李逸晨自然也不是對於天域一無所知,看著上空的劫雲立刻知道這是自己的造化天劫!

不過此刻看著上空那灰白的人形劫雲,李逸晨眉頭還是微微一皺,似乎有些看不懂的意思。

一名武者其實修鍊到造化境,自身肯定已經修鍊了多門功訣武技,但這些功訣武技並不是說每一門都能打破法則之力,所以其實所謂的造化天劫只不過是渡劫武者體內的某種能力已經擁有打破法則之力的能力從而引來天劫責罰!

只不過看著上空的人形劫雲,李逸晨卻沒有感應到這屬於自己哪一門功訣的責罰!

不過李逸晨的疑惑並沒有持續太久,人形劫雲之上便散發出一股浩瀚的氣息,這股氣息中包含著兩道不同的氣息,同時還帶著一股強烈的魂力波動!

不滅真解!

終於人形劫雲那熟悉的氣息中,李逸晨知道自己身上是什麼形來造化天劫,不過在知道的同時,李逸晨的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不滅真解能得到劍靈那般高度評價,所以此刻能夠引來造化天劫,李逸晨自然不覺得有什麼奇怪之處,只不過也正因為不滅真解的神奇,李逸晨可沒把握接下這不滅真解化成的造化天劫!

天道果罰,循環不爽!修鍊之途一路走來,憑著不滅真解無數次化險為夷,甚至更因為不滅神魂訣而轉世重生,那麼此刻李逸晨承受的自然也就是不滅真解轉化出來的責罰。

「封山!」不過此刻同樣感受到人形劫雲的狂暴氣息的鳳九天卻果斷地說道。

「遵令!」聞言,立刻有數位長老身影一閃而逝,接著在數息之後,鳳族四周立刻升起一道道赤紅的屏障,彷彿一下子將鳳族內部與外界徹底隔絕開來。

造化天劫逆天地奪造化!在這個過程中其實也會從某種程度暴露一個武者的核心底牌,畢竟若是此刻有人看到李逸晨的天劫形態,自然也就知道他最強的手段是什麼。

所以反應過來的鳳九天出於對李逸晨的保護直接下令開啟鳳族大陣而封山,雖然這樣會消耗大量的資源,但是想到李逸晨為鳳族所做的一切,此刻到沒有誰覺得有所不值!

事實上,造化天劫的形成,那股狂暴的氣息的確已經引來不少的關注,這其中甚至還包括著遠在大鵬一族那邊的劍太一!

「造化天劫?難道是他?」看著這樣的情況,劍太一嘴角也是微微的抽動!

雖然他也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但是劍太一卻知道,如今鳳族之中估計也就只有李逸晨這麼一個人類,那麼這個造化天劫除了李逸晨又還能有誰能引起?

不過當劍太一感應之力侵襲而來之時,卻隨著鳳族的大陣開啟而直接被阻攔在外,甚至此刻不要說感應其中的情況,哪怕是之前看到的一切都已經變得模糊起來,如今劍太一能看到的僅僅只有鳳族那邊的一團赤紅。

「這小子到底什麼來頭?居然可以令鳳族如此對他?」以劍太一的眼力自然知道發生了什麼,只不過他想不通的是鳳族為何要如此維護李逸晨,畢竟哪怕是自己在大鵬一族這邊出現這樣的情況,估計大鵬一族也不可能如此維護於自己吧?

知道已經什麼都無法看到的劍太一,如今只能在心裡暗暗的祈禱著李逸晨死於天劫之下。

轟……轟……

不過雖然外界因為鳳族的封山再也感應不到其中的一切,但此刻的人形劫雲卻是一記拳頭直轟而下!

劫雲人形體大十丈有餘,此刻拳頭垂落而下之際,更在不斷的下落的過程中不斷的變大,遮雲屏日!

而更可怕的是在拳頭下落的不斷音爆之中,那個拳頭彷彿將天道之奧義演繹到某種極限,四周的空間不斷崩裂之際,拳頭四周所匯聚的世界之力更是不斷的強大起來,不要說李逸晨,哪怕此刻鳳族一眾修為早已達到造化境的長老看著這一幕也一個個大瞪著雙眼,此刻在她們心中皆有一種感覺,若是此刻她們處於李逸晨的位置之上,估計都難以生起反抗之心!

這並不是說這一拳的力量有多恐怖,而是這一拳對天道奧義的詮釋已經達到一個恐怖的地步,這種恐怖會令人心裡生起一種錯覺,那就是好像無論自己用再強的力量,都不可能打破這一份天道!

這是一股道壓!天道至極而形成的威壓,非力量層次的壓力,但卻又遠勝力量層次的壓力!

不過此刻不少修為略高的長老從這股威壓中回過神來看向李逸晨之時,眼神中也是充滿著震驚,顯然她們根本沒有想到,一個天人境的人類居然可以對天道領悟已經達到這樣的地步。

畢竟造化天劫其實就是對李逸晨自身領悟的一種演化,只不過這份演化會被天道法則而放大,但其核心仍然是渡劫之人的領悟!

四周感受餘波的強者尚且那般震驚,而此刻處於風暴中心的李逸晨的感受自然更加的強烈,巨大的壓力襲來,李逸晨感覺自己身體彷彿連站直都成問題,腰緩緩的向下彎曲著,這種感覺就像當初剛剛承受混沌照天鏡的考驗那般。

不過李逸晨卻知道這一次自己卻不能退縮,在混沌照天鏡的壓力下,自己最終沒抗住得到了極大的好處,而此刻若是自己抗不住,那等待自己的將是萬劫不復!

所以哪怕腰已經在不斷的彎曲,但李逸晨的頭卻一直抬頭,銳利的目光緊盯著不斷垂落而下的巨大拳頭與此同時,體內的世界之力亦瘋狂的運轉起來。

雖然如今還沒渡過造化天劫,但如今李逸晨調動體內的世界之力已經不是什麼難事。

力灌全身,抬頭凝視之間,李逸晨似乎發現那個巨大的拳頭下落之際,似乎更像是以另一種姿態對不滅真解的全新演繹!

難道所謂的造化天劫其實只不過是對天道的又一種詮釋?

能領悟者,自然能抗過天劫之威,從而因為這份領悟而領先於其他同階之人成為造化之王!

而不能領悟者,則說明自身天賦不足而死於天劫!

心中一個念頭閃過,馬上李逸晨整個人的精神便完全沉浸於這份領悟之中,他雖然不知道自己的這個猜測在地不對,但是他卻知道從那一拳之威來看,自己能完全承受下來的可能極低,所以領悟也許才是自己唯一的機會。

重生以來便專註於不滅真解的修鍊,可以說對於這一門不世神功李逸晨的理解絕對不是常人所能想象,雖然因為境界的限制,有著諸多未能完全領悟的地步,但對其的熟悉卻非同一般。

此刻看出那個拳頭對不滅真解的演繹,李逸晨用心參悟之下發現其中所詮釋出來的奧義正是自己平常所未能徹底領悟之外!

當然這樣的情況若是換著其他武者來就算有了這樣猜想,在這極短的時間內想要有立竿見影的領悟也絕對不是太過容易之事。

但曾經經歷過混沌照天鏡的輔助的李逸晨,對於這種領悟卻有著自己獨有心得,此刻的李逸晨看似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但他之前彎曲下的腰身卻在此刻緩緩的直起,同時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也是越來越強勁。

「他……他在劫中感悟?」

看著李逸晨此刻的變化,鳳族有長老不由驚呼起來!

此刻李逸晨的情況所有人都看得出來,自然也能感應到他身上的氣息的變化,對於這個結論,自然沒有誰去反對,只不過在這樣的危險下還能去感悟力量,這是何等的天賦?何等的心境?

不要說如今李逸晨還不能算是真正意義上的造化境,哪怕換著她們估計也不可能有這樣的心境吧?

不過此刻沒有人去回答,因為此刻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上空那道距離李逸晨不足五丈的拳頭之上,此刻所有人都知道,李逸晨能不能抗過這一劫,結果將在下一刻中揭曉出來。

轟……轟……

Prev Post
他現在也下不來台,想將霍陵川放出來,可是又放不下面子,最後只好拖著。
Next Post
其中二人年紀在二十左右,散發著魂玄境的氣息,相貌普通,並不出眾。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