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紫雪走進屋子裡,眼前的一幕瞬間另她震驚。

房間里打鬥的痕迹遍布,連花都被扔在地面上。周圍牆面上甚至有飛鏢劃過的痕迹。

夏凌萱跟著夏紫雪進來,將門帶上。

同時也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眼睛往地面上看去。

見花躺在地面上,過去撿了起來,拿到了夏紫雪旁邊。

「雪,這花好像怪怪的。」夏凌萱看著手裡的花,皺著眉。

夏紫雪冷冷的勾了勾唇角,薄唇輕啟,吐出兩個字,「假的。」

夏凌萱驚了一下,眼中帶著恐懼,「那怎麼辦,回去沒法交差。」

夏紫雪十分冷靜的看了夏凌萱一眼,「把它拿回去交差。」

「可……可是這是假的呀?我們都看出來了,義父又怎會看不出來。」

「義父看出來了,就告訴他我們去的時候櫃檯上就只有它。」

「好……好吧。」夏凌萱應了下來。

「走。」夏紫雪看向夏凌萱,夏凌萱會意,將安保系統調了回去。

然後和夏紫雪出了房間。 夏凌萱和夏紫雪又回歸到隊伍里,跟著參觀。

展廳很大,科技,美術……都分在不同的展位。

夏紫雪跟著隨意的看看,突然,一副畫映入眼帘。

大片的紫色包圍著中間的白色鋼琴,一個女孩坐在鋼琴前,背影畫的很模糊,依稀能辨別出來一個人形。

在女孩的背後,一個男孩手中似乎持著劍看著女孩,也很模糊。

背景用灰色勾勒,帶著點綿綿雨絲。

夏紫雪看著畫,「寒哥哥。」一聲甜膩的叫聲在腦海中響起。

「雪!雪!」夏凌萱跟著隊伍見夏紫雪半天沒跟上來,便後頭看看,見夏紫雪站在一副畫前一動不動。

夏紫雪收回思緒,轉頭看向夏凌萱。

校長也聽見了夏凌萱的那聲呼喚,也轉過身子。

這可是夏董事長的女兒,不能出任何閃失。

想著,便朝著她們的方向走去。

夏凌萱走到夏紫雪面前,看了看夏紫雪注視已久的畫,「雪,這幅畫怎麼了?」

「哦,沒什麼,走吧。」夏紫雪正要拉著夏凌萱離開,校長又走了上來,一臉諂媚的看著夏紫雪。

「夏同學,你很喜歡這幅畫嗎?」

夏紫雪點了點頭,她對於喜歡的東西從來都是毫不保留。

「這幅畫可是『墨汐』大師的作品,這只是高仿的,真正的作品在『墨汐』大師自己手裡,幾年才能展出一次呢。」

「墨汐」夏紫雪暗暗的記下了這個名字。

校長依舊不停的講著,夏紫雪什麼都沒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轉完了整整一圈,才到達放置冰之戀的館門口。

校長笑著站在最前面發表著自己的演說,說完,便帶著他們幾個進去。

夏紫雪和夏凌萱再次踏進,卻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打鬥的痕迹全都沒有了,所有的東西都完整的放在原處,甚至連檯子上的花都擺的好好的。

夏紫雪和夏凌萱知道是假的,也沒有過多留意。不過他人就不知道了。

夏紫雪本已經想好了退身之策,卻沒想到現場竟被人收拾的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

那朵花究竟有什麼用處,竟吸引了那麼多人前來! 夏紫雪和夏凌萱百般無聊的跟著隊伍逛完。

回到自己班級里,這時候也是放學時間了,班裡人基本上都走光了。

夏紫雪和夏凌萱也不再多停留,出了學校。

「雪,萱,在這。」剛一出校門,閆沫欣便依靠著車子向她們招手。

夏紫雪抬眸掃去,走了過去。

三人上了車,閆沫欣坐在駕駛位。

「你們成功了嗎?」

「嗯。」夏紫雪冷冷的點了下頭。

「我們現在是回別墅還是去總部?」閆沫欣開著車問到。

夏紫雪看了眼時間,快六點了。

「先回別墅。」

重生之萌犬當道 「好。」車子掉了個方向,飛速前進著。

……

夏紫雪一路上一言不發,閆沫欣和夏凌萱有時聊聊,緩解氛圍。

直到別墅,夏凌萱似乎是十分解脫了的樣子,整個人倒在了沙發上面。

閆沫欣跟著去沙發坐了會。

「我上去洗澡,你們要吃飯自己弄。」

「知道啦,雪。」夏凌萱擺擺手,繼續保持自己懶散的狀態。

夏紫雪回到自己房間。將一身寶石藍校服脫下,穿上一件浴袍,進了浴室。

將浴池的水加滿,夏紫雪躺了進去。

淡紫色的長發在池中綻開,將夏紫雪包裹其中。縷縷水珠落在夏紫雪如牛奶般的肌膚上,晶瑩如鑽。

夏紫雪的腦海里亂作一團。盜花的場景歷歷在目,在那個現場,她總有股那裡依舊有人在暗處的感覺,但是又不可硬碰硬。

義父那裡任務沒有完成,怕是又要受責罰了。義父的責罰看似簡單,但也是殘酷至極。

心裡越想越煩躁,燥氣的撓了撓頭。

一番沐浴下來,夏紫雪身上裹著浴巾從浴室出來。牛奶般的肌膚在燈光的照耀下顯的更加皙白。

我要退圈 夏紫雪冷漠如初,從衣櫃里拿出一件紅色衣裙。張揚的大紅色將夏紫雪身上的冷傲與張狂發揮到極致。

看一眼,任誰都會心跳加速。

夏紫雪拿出一雙鑲鑽裸色高跟鞋。

夏凌萱和閆沫欣窩在沙發上一個小時之久。都沒有去做飯的意思。

見夏紫雪穿戴好了下來,瞬明白她這是要出門。 「雪,你要去哪?」夏凌萱有氣無力般的開口。

「夜色。」夏紫雪語氣很淡,幾不可聞。

瞬時,夏凌萱騰的從沙發上起來,精神百倍,面帶笑容,一臉討好相向夏紫雪面前靠近。

「嘿嘿……雪,你等會我唄,我也想去。」說著,伸手拉著夏紫雪的衣袖搖了搖。

夏紫雪冷淡的看了一眼夏凌萱,夏凌萱的眼中迸發出燦爛的光芒。

「……好吧。」終是抵不過,還是妥協了。

夏凌萱見夏紫雪妥協下來,瞬間笑容如花般綻開,蹦蹦跳跳的上了樓。絲毫沒有之前倒在沙發上有氣無力的樣子。

夏紫雪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走到沙發坐下。

絕情總裁獨寵妻 「既然她也要去,你也跟著一起吧。」夏紫雪冷眸掃向一旁正襟危坐的閆沫欣。

「哦,好。」閆沫欣點點頭。

……

十分鐘過後,夏凌萱穿著黑色弔帶裙下了樓。神秘的黑,把那本就纖細的腰身襯托更細,一頭長發高高束起,如同女王般,洒脫不羈。

夏凌萱興奮的跑到夏紫雪面前轉了個圈,「雪,怎麼樣,好不好看?」

「嗯。」夏紫雪點了點頭。「走吧。」

「好。」夏凌萱迫不及待的出了別墅,她對那間酒吧可是期待很久了,因為雪老是將公司的大部分文件交給自己處理。美其名曰學習公司管理。自己也沒膽子忤逆,結果,一直沒去成。

今天好不容易雪放過自己一次,咋也得好好玩一次。

夏凌萱迫不及待的去車庫將車開了出來。由於三個人,要開自己跑車的話實在是麻煩,索性就換了一輛全黑的邁巴赫。

夏紫雪坐在後座,閆沫欣坐在副駕駛上,夏凌萱手持方向盤,將油門一腳踩到底,車子飛快迸出,飛馳在路上。

……

黑夜,暗示了一天的結束,也表示了一個新生活的開始。

薔薇·夜色里,勁爆的樂曲響徹全場,各種嘈雜聲不斷。

夏紫雪一把推開酒吧大門,些許些人轉過頭來看,眼睛立馬定住,見他人的反應,陸陸續續有人轉頭,竟過了半分鐘,全場安靜下來。

全部目瞪口呆的看著夏紫雪三人。

為首的是夏紫雪,張揚的紅色,眼神中帶著冷意與不屑,將囂張發揮到至極。

左邊那女人,一頭淡藍色秀髮高高束起,一身黑色,洒脫不羈。

右邊那女人黑髮隨意的披散著,身上穿著深藍色衣裙,臉上帶著稍稍冷意。

三個人愣是成為一道風景線。

夏紫雪徑直走向吧台,顏翼辰擦拭著酒器,見夏紫雪她們過來。便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見夏紫雪三人走開,他們也沒的欣賞,酒吧里也漸漸恢復了熱鬧的氛圍。

「喝點什麼?」顏翼辰面帶微笑。

「知己。」夏紫雪冷淡的開口。

「我要幻想曲。」夏凌萱甜甜的開口。

「好的。」顏翼辰微笑的點點頭,「那這位小姐你……」顏翼辰目光看向閆沫欣,本微笑的臉突然收起,眼中帶著驚訝。

閆沫欣打量著面前正盯著他的顏翼辰,總感覺很熟悉,在哪裡見過,可是自己又想不起來。 顏翼辰和閆沫欣就這麼互相盯著對方。

「你們認識?」夏凌萱見兩人互相對視半天,這才疑惑的張口問問。

「不認識。」顏翼辰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便立馬恢復到以往微笑溫和的模樣。

「小姐,您要點什麼?」

「Angle」閆沫欣淡淡的開口。

……

夏紫雪端著酒,小口小口的抿著,眼睛注視著台上正在唱歌的一個長的到是清秀的男生。

「雪,要上去唱唱么?」夏凌萱坐在夏紫雪旁邊,看著夏紫雪。要知道,雪的歌聲她當初也就是在有一次自己受傷了,乘著她擔心自己的份好不容易讓她唱了首歌,那首歌她一直記憶猶新。

舒緩帶著點悲涼的語調,勾人心弦,將人帶入了一個意境之中。

不過,也就有幸聽到那麼一次,後來在怎麼軟磨硬泡都不肯開口。

夏紫雪冷眼掃了一眼夏凌萱,看著她滿臉期待的模樣,勾唇笑了笑,但語氣一如既往的冰冷,

「沒興趣。」

三個字,將夏凌萱的滿心期待通通打破。

不高興的撇撇嘴,喝了口酒。

……

「我們在哪見過?」閆沫欣雙眼直盯著顏翼辰,彷彿要將他看穿。

「您之前來過這酒吧嗎?」顏翼辰依舊一臉溫和的笑容。

「沒有。我總感覺你有一種熟悉感。」閆沫欣眼睛眯了眯,好似要將面前這人看的徹徹底底。

顏翼辰本平靜的眼中劃過一絲笑意,如若在往細,竟還帶著一點寵溺。

但這稍縱即逝,使人無法覺察。

顏翼辰不再說些什麼,繼續擦著手裡的酒器,只是拿手好像比之前更加用力。

「I』llsmiledon』twannaseeyoucryjustsingmealullaby……」

夏紫雪從口袋裡拿出自己的手機。

見來電上的電話號碼,竟甜蜜的笑了笑。然後接起電話。

「喂。」

「你在哪?」低沉磁性的男聲從電話裡面傳出來。

「我……我在夜色。」夏紫雪想了想,還是如實報了地點。

「等著,我過來接你。」說完,對面便直接掛斷了電話。

夏紫雪也不在意,將手機收回到自己口袋裡,然後繼續品著酒。 「雪!」南宮墨寒猛的將酒吧門踹開,巨大的聲響使裡面的歡鬧聲全部截止。

Prev Post
要知道損傷的食管粘膜壞死,就會形成假膜,脫落之後就成為了潰瘍,這種潰瘍癒合后還會形成瘢痕,造成食管狹窄,影響日後的正常進食。」
Next Post
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接,彷彿有一兩道實質的勁道相撞一般,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種劍拔弩張的氣氛。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