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接,彷彿有一兩道實質的勁道相撞一般,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種劍拔弩張的氣氛。

劉大少完全沒有想到,蕭易這個小白臉,居然有勇氣和他對視,眉頭一挑,目光越發的森冷了起來。

沈笑笑沒有想到蕭易這麼大膽,既是感到開心和意外,又是一陣的著急,劉大少的性格他是知道的,蕭易這樣的惹怒於他,絕對是不明智的。

在感覺到劉大少幾乎就要暴發的時候,沈笑笑連忙嬌笑了一聲,「劉大少,你不說話,是在怪罪笑笑來遲了嗎?」。

「怎麼會呢。」

聽到沈笑笑的聲音,劉大少猛的回過了神來,嘴角輕笑了一聲,目光卻並沒有離開蕭易,帶著一絲森寒的問道,「這位是?」

「劉大少,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就是我的男朋友,叫陳易。」

蕭易剛準備開口說話,旁邊的沈笑笑已經先一步的介紹了起來,介紹完之後,又向蕭易介紹道,「陳易,這位就是我和你說過的劉東軍劉大少,劉大少可是京城有名的小四少之一哦。」

在介紹劉東軍的時候,沈笑笑介紹得很詳細,把剛才沒有來得及和他說的劉東軍的背景身份都說了出來。

「笑笑,你這可不公平哦,你把我的老底全都揭了出來,對這位陳易兄卻只是提了個名字」

劉東軍似笑非笑的神情的望著沈笑笑。

「劉大少說笑了,不是笑笑故意隱瞞,實在是和大少比起來,陳易的身份,實在不值一提。」

沈笑笑渾不為意的嬌笑了一聲。

「可是現在站在身邊的人,卻是他?」

劉大少目光灼灼地逼視著沈笑笑,彷彿眼裡完全看不到旁邊的蕭易,完全不顧蕭易這個沈笑笑的現任男朋友的身份。

所有人聽到劉大少的話,都不由得暗暗的讚歎,劉大少就是劉大少,果然非同尋常,挖牆角都挖得這麼直接,這麼的霸氣

不過沒有人覺得他這麼樣做有什麼不對,因為在場的的所有人都知道,劉大少有資格這麼霸氣

在為劉大少的霸氣所嘆服的同時,人們望向蕭易的目光中,也多了一絲可憐。

「劉大少,感情這東西,是看緣份,感覺的,而並不是憑身份的。」

在聽到劉大少的話語的時候,沈笑笑的臉色也變了一下,轉頭看了一眼蕭易,見蕭易始終臉色如常,似乎完全沒有感覺到被侮辱的感覺,她才放下心來,微笑著對劉大少道。

說完的時候,沈笑笑的目光又看了一眼旁邊的蕭易,卻見他還是臉上神情淡淡的,毫無所覺。

這傢伙,是沒有聽出來呢,還是聽到了當聽不見?又或是他根本就不在乎她被別的男生追?想到最後一個可能,沈笑笑的心中便有一些失落,不過只是一瞬間,她便想到,她又不是真的是他的女朋友,他只是被她拉過來當擋箭牌的,不在乎不是很正常的嗎?

不過雖然想明白了過來,但是沈笑笑還是有些不舒服,心中哼哼了一聲,就算是當擋箭牌,演戲,那也得演逼真一點,才不會被識破嘛,居然表現得這麼懈怠,回頭看我怎麼收拾他

在心中百轉千念之間,她的手便在蕭易的腰上扭了一下,先收回了一點利息。

———————— 第一百六十八章他痛覺神經受損了?「唉呀。」

蕭易完全沒有留意,冷不防的被沈笑笑在腰上捏了一下,不由得輕喊了一聲,轉過頭一臉無辜的望著沈笑笑,眼裡寫滿了委屈和疑惑,我都已經按你說的做了,你還捏我幹什麼。

沈笑笑沒想到蕭易這麼大反應,在眾目睽瞪之下,大膽如她,也是不由得臉色微紅,不過她畢竟不是一般的小女孩,馬上便反應了過來,向著蕭易嗔了一聲道,「你剛才眼睛往哪看呢」

雖然是嗔怪,但是神情間的甜蜜,卻是展現無遺。

場上的所有人,幾乎都看到了,兩人的這一幕親密的表現,大家都覺得,沈笑笑這是故意秀給劉東軍看的,是讓他看明白,他們倆個非常的相愛,你不要來破壞了。

大家在羨慕嫉妒蕭易這個小白臉艷福不淺的同時,也忍不住的有些幸災樂禍和憐憫,這小白臉,這次只怕真的是要悲慘了,他們在場的都在心中想了一圈,誰也沒有想起來,圈子裡有個什麼叫陳易的人,因此,他們已經認定,沈笑笑剛才和劉東軍說的,恐怕不是謙虛,而是真的,陳易就是一個普通的小白臉。

劉東軍看著沈笑笑和蕭易兩人輕聲說話的親昵的神情,眼裡立時露出了一絲濃濃的妒意,沈笑笑的這種神情,應該望著他才對,此刻站在她身邊的人,應該是他

強壓下心中的暴戾,劉東軍向著沈笑笑和蕭易邁步走了過去,目光帶著挑釁的望著蕭易,同時伸出了手,「劉東軍,很不高興認識你。」

看到劉東軍向蕭易伸出手,沈笑笑的臉色,登時變了。

別人不知道,但是沈笑笑卻是非常清楚的,劉東軍除了是京城的小四少之一,是劉家第四代的長孫,這些明亮的身份之外,更重要的,是他也是著名的鐵沙掌的傳人

並不是走江湖賣藝的那種,而是真正正宗的鐵沙掌

而且有傳聞,劉東軍之所以能夠深得其爺爺,亦劉家當代家主的喜歡,從而成為劉家的第一繼承人,主要就是因為劉東軍天資聰慧,年紀輕輕,便已經達到了極高的境界,甚至很有希望突破他爺爺的高度。

如果劉東軍使壞的話,蕭易的一隻手,只怕就要徹底的廢掉了。

她的頭腦中苦思變策,想要阻止蕭易和劉東軍握手,但是握手是一種常禮,她一時間根本找不到理由去阻止他們握手,她的額頭幾乎都急出了汗來。

而就在她苦思之間,蕭易已經也向劉東軍伸出了手,同時語氣淡淡地道,「陳易,我也不怎麼高興認識你,希望下次不要當著別人的面泡別人的女朋友,雖然我絕對相信你不會成功,但是心中多少還是有些不爽。」



看著蕭易酷酷的表情,以及聽到蕭易淡淡的語氣說出的話語,人群中頓時一陣嘩然

這個小白臉是誰啊?

太厲害了,居然敢這麼和劉大少說話用這種語氣

這小白臉,真是找死啊,他一定不知道劉大少的身份吧

傻*小白臉,肯定要死定了

人們望著蕭易酷酷的樣子,眼神彷彿在看一個白痴一般,而有些和沈笑笑一樣,知道劉東軍的另一重身份的人,看到蕭易伸手握向劉東軍伸出的手,嘴角已經浮起了一絲冷笑,他們已經可以肯定,這小子一定會被劉東軍捏成殘廢,他們曾經親眼看到,劉東軍把一塊鐵鐵,給捏得變形

在和劉東軍的手握上的一刻,蕭易立時便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力量,涌了過來,劉東軍的手掌,彷彿瞬間化成了一個由鋼鐵打造成的手,硬邦邦的充滿力量,緊緊的箍向他的手,彷彿要把他的手整個捏碎了一般。

感覺到這股力量,蕭易的眼底浮起一絲冷笑,就憑他這點小功夫,也想捏碎他的手?簡直是笑話

劉東軍過來握手,確實並沒有安什麼好心,他的目的,是讓蕭易吃點兒苦頭,甚至當眾出一下丑,讓大家都明白,這樣的小丑,根本就配不上沈笑笑,但是當他聽到蕭易囂張的反擊的時候,他怒了。

如果在京城,他被人這麼反擊了,他也許還能忍住,可能會想一下,回頭調查一下蕭易的背景,然後再動手,但是這是g市,自從他來到g市之後,根本就沒有人敢拂他的意,更別說向他叫囂了

g市,雖然經濟高度發達,但是他卻很清楚,這個地方,根本就沒有幾個大的家族,幾個所謂的大家族,除了趙家之外,其他的他根本就不放在眼裡,就算是趙家,他也未必就會怕了,更何況,眼前這個,還不姓趙

在蕭易的話音落下的一刻,他的眼裡,瞬間露出了一絲暴戾,他的氣勢,登時便猛的一下膨脹了起來,出手的時候,一下子便用出了近五成的力量,在他看來,這五成的力量,已經足夠把一個普通人的手骨捏斷了。

但是令他意外的是,他確實聽到蕭易的手骨頭響動的聲音,但是蕭易卻完全沒有像他想象的那樣,臉上神情痛苦的慘叫出聲,他的臉上神色,完全一點變化都沒有,彷彿壓根就感覺不到半點疼痛似的。

想不到這個小白臉居然還挺能忍的,不過,我倒要看看,你能忍到幾時

劉東軍微微有些愕然的看了一眼蕭易,隨即,嘴角勾起一絲冷笑,手上勁道猛的一下提到了八成。

然而,當他加大勁之後,他徹底的愕住了,蕭易的臉上,還是剛才那樣的神情,完全沒有半點變化,就彷彿,他的剛才加的勁道,並沒有落到他的手上一般。

這是怎麼回事?

劉東軍不由得有些發矇了,八成的勁道,就算是捏碎一塊石頭,也應該可以了,這小子怎麼可能會感覺不到痛的?

難道這小子是一個神經病,手上的痛覺神經已經受損掉的?

劉東軍一臉驚疑。

——————————————

(今天出了點事,原定四點就能回來的,結果拖到了現在,話不多說,直接五更送上。)

第一百六十八章他痛覺神經受損了?

第一百六十八章他痛覺神經受損了?,到網址 第一百六十九章你真無恥「劉丈夫打算要捏我到什麼時候?」

而就在劉東軍一臉吃驚的時候,蕭易再次說話了。

「呵呵,不好意思,因為羨慕陳丈夫,所以有些失態了。」

劉東軍雖然還想要再次加勁,繼續試探一下,但是聽到蕭易的話,他還是不得不鬆開了手,畢竟,他也不好做得太過明顯,沈笑笑就在旁邊,他不想引起沈笑笑的徹底的反感,那時反而不妙。

「還好,只是有些失態,我還以為你失態到已經想要捏死我了,用這麼大的勁,痛得我感覺骨頭都要碎了。」

蕭易毫不客氣,不咸不淡地道。

王八蛋,既然感覺到了痛,剛才怎麼沒有慘叫出來?現在卻在這裡說穿,是什麼意思?

劉東軍眼裡閃過一絲陰霾,看到旁邊沈笑笑已經眼神不善的向他投過了目光,嘴上乾咳了一聲,淡笑道:「陳丈夫說笑了,我只是平時用慣了勁,一時忽略,忘了陳兄弟你只是個普通人而已,沒有控制住,用勁大一些,希望你不要介意。」

雖然他的話,似乎是在道歉的,但是語氣中,卻完全沒有半點道歉的樣子,而且眼神中帶著一種居高臨下的意味,在話語中暗暗的提醒了一下蕭易,你只是一個普通人。

「哦?看來,是我誤會劉丈夫了,這樣,為表我的歉意,我們再握一次手吧。」

「嗯?」

聽到蕭易的話,所有人都不由得詫然了,這小子,剛才都已經被捏得這麼痛了,還要再握一次,這不是找死嗎?劉東軍也有些不明白的望向蕭易,不過,再握一次手,正合他意,這一次,他決定,無論如何,都一定要把這小子捏痛,直接用十成的力道,看到蕭易的出手,他毫不猶豫的便伸出了手去。

「啊……」劉東軍的手剛一握上蕭易的手,還沒有來得及發力呢,便感到手上忽然一緊,一股劇烈的壓疼痛從手骨感傳來,嘴裡情不自禁發出了一聲慘叫。

劉東軍徹底的怒了,他現在明白了,為什麼蕭易會主動提出再和他握手,他這是想要報復

他的胸腔之中,一股強烈的怒火,開始猛烈的燃燒了起來,

多少年了,他都不曾被人這麼欺辱過了

他發誓,他一定要捏死這個卑鄙無恥偷襲的王八蛋

一瞬間,他便把所有的勁道,都運到了手上,準備還擊,狠狠的教訓一下這個王八蛋,但是不待他的勁道發出,蕭易便已經鬆開了手,神情有些詫異地道,「劉丈夫,你怎麼了??我根本沒有用力的呀。」

所有人原本在聽到劉東軍慘叫的時候,全都呆住了,露出了一臉不可思議的神情。

誰也沒有想到,蕭易會把劉東軍捏痛,劉東軍會慘叫出來。

特別是那些少數的幾個,知道劉東軍是鐵砂掌傳人,了解他的身手的,更是全都一臉愕然,而就算是那些不知道劉東軍是鐵沙掌的傳人的人,也不相信,蕭易能夠把劉東軍捏痛,劉東軍那魁梧的身材,是擺在那裡的,而相形之下,蕭易雖酷,卻是身形偏瘦,讓人感覺,怎麼都不會是劉東軍的對手。

這時聽到蕭易的話,再看他臉上詫異的表情,全都晃然一下明白了過來,原來他是裝出來的,想要博取美女的同情。

沈笑笑原本也是一臉震驚,不可思議的,此刻聽到蕭易的話,臉色頓時一下陰沉了下來,露出了一絲鄙夷的望著劉東軍地譏誚道,「劉大少,你覺得這樣好玩嗎?我帶我男朋友來赴你的宴,給足你面子,你就是這麼招待我們的?」

在沈笑笑看來,蕭易是絕對不可能把劉東軍的手握痛的,一個普通的,長得這麼瘦小的傢伙,怎麼可能把一個鐵砂掌的傳人捏痛?

她是徹底的生氣了,劉東軍的行為,已經超過了她的底線,剛才你暗中使招,想要捏痛蕭易,蕭易咬牙挺住了,沒有慘叫出來,你於是又來一手,想讓大家都覺得,蕭易這個人心胸狹隘,毫無禮貌的報復他,握手把他握痛,這算什麼?

這手段,也未免太卑劣了一些。,

劉東軍簡直氣壞了,全力運起的一股勁兒沒有發出去,正憋得慌呢,這時又被所有人誤會,每個人望向他的目光,顯然都不相信他真的被蕭易捏痛,特別是看到沈笑笑臉上那卑夷的神情,差點一口氣沒直接暈過去,眼神彷彿是要吃人一般的剜了一眼蕭易,然後才臉色漲得通紅的爭辯道,「笑笑,不是那樣的,是他……」

他想說,是他偷襲我,我一時沒有注意,所以才會這樣的,並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是的,在劉東軍看來,蕭易就是卑鄙無恥的偷襲,剛才才能得手的,不然的話,就憑他,怎麼可能把他捏痛?

要說蕭易能夠憑真功夫把他捏痛,他是打死也不會相信的

但他卻忽略了一個事實,一個普通人,還是一個如此瘦弱的年輕人,就算是偷襲,又怎麼能把他的一隻「鐵掌」捏痛?

不過他的話,並沒有能說完,他只是說到一半,沈笑笑便直接打斷了他的話了,「既然劉大少不是很歡迎我們,那我們也就不打擾你的雅興了。」

說完,沈笑笑也不多說,直接拉起蕭易的手,返身向門口走了出去。

如果這時候,劉東軍幽默一下,說不好意思,是調節一下氛圍的這類話,沈笑笑也便罷了,對他的印象還能改觀一些,但是他居然還在爭辯,還要繼續往蕭易的身上撥墨,這讓她如何能忍?

簡直就是叔可忍嬸不可忍,就算是原本有些顧忌,不想得罪劉大少的,此刻她也豁出去了

「笑笑……」

劉東軍看到沈笑笑轉頭就走,頓時著急了,伸手便想要去攔下她,同時開聲挽留,但是他一開口,又被沈笑笑打斷了。

「怎麼,劉大少還想攔下我們?」

沈笑笑的臉上,面如寒霜,語氣帶著一種前所未有的森寒,柳眉輕挑。

第一百六十九章你真無恥

第一百六十九章你真無恥, 第一百七十章有點眼熟「不是,笑笑,我……」

「劉先生,好狗不擋路,麻煩你讓一下。」

蕭易目無表情。

「你!」

劉東軍看著目無表情的蕭易,雙手,緊緊的握緊了起來,渾身的青筋,幾乎全都冒了起來,眼睛腥紅,布滿血絲,說不出來的可怕,令在場的每個人都感覺有些心驚,所有人都相信,如果不是有沈笑笑在間的話,劉東軍絕對會毫不猶豫的直接把蕭易廢掉。

看著這張可惡的虛偽的臉龐,劉東軍幾乎完全控制不住的想要出手,把這個卑鄙小人揍成渣了,但是當他的目光看到旁邊冰冷的沈笑笑,他還是硬生生的把那種強烈的**,給止住了,苦口婆心地道,「笑笑,這個卑鄙無恥的傢伙,真的不適合你的!你別被他騙了!」

「有勞劉大少關心了,不過我的事,我自己有主意,不勞劉大少關心,如果劉大少沒什麼事的話,麻煩讓開。」

沈笑笑冷笑了一聲。

她現在對劉東軍的印象,簡直差到了極點,之前她雖然很不喜討劉東軍的一些囂張的姿態,以及他一直糾纏她,但是她多少還是對他有些欣賞的,覺得這個傢伙雖然有很多『毛』病,但還是挺有擔當的。

卻沒想到,是這樣的人。

「笑笑,你會後悔的。」

劉東軍有些不甘的讓了開來,但是還是繼續說道。

沈笑笑哼了一聲,連話都懶得回了,拉起蕭易,便向前走去。

她後悔?後悔什麼?是的,她是後悔了,後悔當初就不應該想要給他面子,直接撕破臉得了,根本不用找蕭易來這一出,這樣還不至於讓蕭易陷入了進來,得罪了個人。

卑鄙小人!

目送著沈笑笑挽著蕭易的胳膊肘兒漸漸離去,劉東軍只覺得胸腔之,一口悶氣梗在了那裡,渾身氣血,彷彿都堵塞住了,握緊的拳頭,再也控制不住狠狠的一拳砸向了地下,伴著怦的一聲,結實的水泥地板,硬生生的裂開了一條縫。

而他的拳頭,也滴出了一縷血絲,但他卻渾然不覺,只是眼睛無比怨毒的盯著蕭易的背影。

姓陳的卑鄙小人,你等著吧,我一定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在這一刻,每一個人,都感覺到了劉東軍的身上,散發出來的怨意,所有人都知道,這一次,那個叫陳易的傢伙,已經真正的勾起了劉東軍的怒火,絕對是死定了。

「我們這樣,會不會有些不好?」

走出別墅門口,從門口車童手裡接過車鑰匙,來到車子旁邊,蕭易終於忍不住的有些擔憂的望向了沈笑笑,他雖然不怕劉大少,但是卻不知道會不會給沈笑笑帶來麻煩。

從剛才劉東軍的出手,他已經看出了,劉東軍是一個鍛骨階巔峰的高手。

以他的這個年紀,身手達到這種高度,只怕很是不簡單,而加上之前沈笑笑的強調,讓他更加明白,劉東軍應該出身不凡。

從之前沈笑笑特意找他來幫忙,以及一開始沈笑笑對劉東軍說話的那種語氣來看,沈笑笑也是確實是不想得罪劉東軍的,但是現在卻演變成這樣。

「怎麼,現在知道害怕了?」

Prev Post
夏紫雪走進屋子裡,眼前的一幕瞬間另她震驚。
Next Post
聽他這話,慕容珊險些沒氣得岔氣。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