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她在房間里拚死掙扎。

不過她一個弱女子再掙扎,又怎麼可能是兩個大男人的對手?

不過幸好在關鍵時刻那黑衣男子出現救了她,還告訴她沈風讓她拿下兩大集團。

就在她還處於懵逼狀態的時候,那黑衣男子已經轉身離去,連話都不和她多說一句。

等她再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了眼前這一幕。 這一刻,

周圍的空氣彷彿凝結了,時間也陷入停滯中,兩人就這樣緊緊貼在一起,彼此看着近在咫尺的對方,而柳雲兒現在已經是心亂如麻…甚至緊張到快要忘記呼吸了。

他…

他想要幹什麼?

柳雲兒身體緊繃着,腦海處在一片空白的狀態。

“對不起…我錯了。”

林帆溫柔地親了下柳雲兒的額頭,緊接着輕鬆地問道:“能原諒我嗎?”

剎那間,

柳雲兒全身心都癱軟了下來,她最最無法抵禦的就是林帆的溫柔,而此刻的這一股溫柔直達她內心最深處的那根心絃,並且無意識地撥動了下,泛起陣陣的波瀾。

別說是原諒他,就算爲了他去死,柳雲兒可能也會答應。

不過,

傲嬌的性格卻很難因爲溫柔而改變,柳雲兒嘟着小嘴…嗔怒道:“那你…那你錯哪了?”

“…”

林帆真不知道自己錯哪了,反正他知道女朋友生氣了…第一時間認錯,甭管有沒有錯,反正先認錯就肯定沒有錯,並且配上自己溫柔的方式,估計能夠矇混過關,結果…這娘們還要問錯哪了。

完了…

怎麼回答啊?

這時,

看着林帆一臉懵逼的樣子,柳雲兒抿了抿嘴,氣呼呼地說道:“喂…說話呀,你以爲自己不說話,今天的事情就能被你矇混過關直接翻篇過去嗎?”

林帆靜靜地看着一臉微怒的柳雲兒,微笑地說道:“我發現每次和你吵架都是百看不厭…簡直美得一塌糊塗,我都…我都不忍心開口說話,免得打斷這美麗的時刻。”

柳雲兒的臉瞬間佈滿紅霞,內心深處更加的激盪。

但是,

柳雲兒還是把這份激盪給強行壓了下去,今天她必須要讓大笨蛋,意識到自己的錯誤。

萬界碰瓷王 “你…你錯哪了不知道嗎?”柳雲兒沒好氣地說道。

“切!”

“你開玩笑呢?”林帆一本正經地說道:“沒有錯就不能讓我的大妖精罵兩句,然後揍一頓?”

柳雲兒白了一眼大豬蹄子,氣呼呼地說道:“還覺得自己沒有錯…沒錯我會罵你嗎?我會揍你嗎?每天惹我生氣…我就不明白了,你明明知道惹我生氣會捱揍,爲什麼總之孜孜不倦地作死呢?”

面對這個問題,

林帆沉思了一下,認真地說道:“爲了看到我的大妖精最美麗的時刻。”

話音一落,

柳雲兒再也無法故作矜持,臉頰緊緊地埋入林帆的胸懷,隨後直接舉起自己的拳頭,輕輕地捶打在林帆的胸膛上,幅度很小,力度很輕…簡直就是在撒嬌。

“白癡!”

“笨蛋!”

“氣死我了…”

一邊瘋狂地進行捶打,一邊嘴裏說着不倫不類的罵詞。

面對得了‘失心瘋’的柳雲兒,林帆只是微微一笑,安靜地躺在沙發上,抱着懷中的軀體,陪她享受着溫馨又幸福的時刻,不過…此刻他也知道,危險已經離自己遠去。

片刻之後,

雨點般的捶打停止了,柳雲兒喘着粗氣…渾身癱軟地趴在林帆身上,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林大豬蹄子,默默地說道:“大笨蛋…你以爲這樣就能放過你嗎?我現在只是有點累,等恢復了體力…還是會揍你的。”

林帆沒有說話,看着身上的大妖精,白玉般的臉龐,醉了一抹紅雲,可又因爲些許的怒氣,讓一抹紅暈變得有些可疑,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含羞還是憤怒。

但有一點林帆很明白,現在柳雲兒是她最可愛的時候。

“我不會逃的。”

林帆緩緩地湊到柳雲兒的臉頰邊上,隨後輕柔地用自己的嘴脣,點了一下她的臉頰,說道:“我可是你的。”

溫情又體貼的動作,配合着林帆那充滿磁性的聲音,霎時間…柳雲兒渾身如過電一般,不由地顫抖了一下,她的臉已經紅到了脖子處,意識漸漸開始喪失。

剩下的…全是幸福。

“笨蛋?”

“呃?”

“我有幾個問題需要問你…”柳雲兒趴在林帆身上,輕聲地說道:“燒烤是不是別人吃剩下的?”

“…”

“嗯…”林帆應了一聲,根據現在柳雲兒提問的聲線表明,她並不是處在一個暴躁的情緒中,她只是隨便問問罷了,所以老實回答就行,如果再欺騙她,可能會適得其反。

“哼…”

“怪不得你昨天晚上吃了那麼幾根。”柳雲兒氣呼呼地拍了一下林帆的胸膛,很輕很柔的那種方式。

緊接着,

柳雲兒問道:“那給你的零花錢爲什麼不上交呢?”

“呃…”

“我想留一點私房錢,以防萬一你不在的時候,我身上沒錢。”林帆解釋道。

“…”

柳雲兒抿了抿嘴,默默地說道:“一千塊夠不夠?要不要我再多給你一點?”

“夠了夠了…”林帆親了下柳雲兒的臉頰,溫柔地說道:“不需要了…萬一不夠的話,信用卡墊付一下吧。”

“喂!”

“你已經有我了,還需要信用卡嗎?”柳雲兒嘟着小嘴,沒好氣地說道:“等下給你轉三千…不過你不能亂花,我時不時會檢查你的存額,超過一百塊的消費,必須跟我申請。”

話落,

接着說道:“海王是怎麼回事?”

“聽樑旭超那個臭小子說的?”林帆笑着說道:“你聽他胡扯…如果我是海王,那還輪得到你呀?”

“…”

“什麼意思啊?”柳雲兒白了一眼,氣呼呼地說道:“你是說我不漂亮嗎?”

“漂亮!”

“你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女人,其質量已經超越任何一個女人,但你也要記住…量變引起質變。”林帆笑道。

柳雲兒氣得夠嗆,不再像之前那樣溫柔地錘打,而是狠狠地拍了一下林帆的胸膛,怒道:“喂…現在這麼溫馨的時刻,你竟然還惹我生氣?你…你…”

“你告訴我…你今年多大了?”柳雲兒氣呼呼地說道。

“嗯…”

“二十五六。”林帆笑着說道。

“也好意思說自己二十五六了,人家五六歲的孩子都明白根據環境說話。”柳雲兒氣得又拍了下林帆。

林帆苦笑一下,默默地說道:“我能怎麼辦?後面的那二十年慢慢就給忘了…”

剎那間,

柳雲兒都要被林帆給逗笑了,不過這笑意還是強行給忍了下來,深深地嘆了口氣,說道:“唉…你說我這麼優秀,爲什麼偏偏找你做我的男朋友?”

“因爲…”

沒等林帆把話講完,柳雲兒急忙伸出手,捂住了他的嘴巴,氣呼呼地說道:“我不要聽你講話。”

這時,

林帆很調皮地舔了一下柳雲兒的手心。

“哎呀!”

突然被偷襲,柳雲兒全身微顫了下,看着身下那一臉猥瑣的大豬蹄子,又惱怒又無奈。

“臭流氓…”

“整天就知道欺負人家。”柳雲兒伸出手,捏住了他的臉頰,拼命地揉捏着,說道:“白癡!”

片刻,

柳雲兒便鬆開了手,靜靜地趴在他的身上,緋紅的俏臉緊貼着他的胸膛。

“雲兒?”

“呃?”

“我能不能提一個意見?”林帆說道。

“嗯…說吧。”柳雲兒輕聲地說道。

“下次能不能換一件柔弱點的。”林帆一臉壞笑地說道:“我都感覺不到你…身上的優點了。”

柳雲兒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不過很快她就意識了林大豬蹄子話裏的含義,頓時…又氣又羞又怒。

啪!

狠狠拍了下他的胸膛。

柳雲兒瞪着林帆,憤怒地說道:“不欺負我會死?”

林帆恬不知恥地說道:“沒辦法…這也是你吸引我的一部分。”

“…”

“臭流氓!”柳雲兒氣得要死,但又沒有辦法,默默地接受了現實。

這時,

柳雲兒問道:“唉?重不重啊?”

“不重。”

“很輕盈。”林帆笑着道。

“哼!”

“對了…有件事情跟你說一下。”柳雲兒說道:“先別急着撮合,我們兩人考察一下雨溪的追求者。”

“我早就考慮到了!”

“還需要你來提醒嗎?”林帆一臉不屑地說道:“放心吧…一切都在計劃中。”

柳雲兒輕哼一聲,繼續趴在林帆身上,感受着林帆胸膛所帶來的安全感和溫馨感,這時偷偷看了一眼大豬蹄子。

其實吧,

能夠讓一個女孩子死心塌地的,從來不是錢財和外貌,而是責任,是擔當,是偏愛,是用心,是溫柔,是呵護。

“笨蛋?”

酷總裁的昧愛 “嗯?”林帆好奇地問道:“怎麼?”

“沒什麼…”

“就是想喊你一聲。”柳雲兒輕聲地說道。

話落,

柳雲兒猶豫了片刻,鼓起勇氣小聲地說道:“大笨蛋…謝謝你到我生活裏…”

突然,

柳雲兒撐起自己的身子,從林帆的身上起來,居高臨下看着林帆,這個令自己又愛又恨的男人,抿了抿自己的嘴脣…下一秒,便湊到他的臉頰邊上。

輕輕地,

溫柔地,

迅速地,

用自己的脣點了下林帆的臉…

剎那間,

柳雲兒飛快地起身,趁林帆還沒有回過神之際,已經跑到了門口,當打開門之後,忍不住轉過頭,看了眼發愣中的大笨蛋,輕聲地說道:“笨蛋…晚安。”

話音一落,

飛快地逃離現場。

林帆回過神來,摸了摸被大妖精偷襲過的臉頰,忍不住嘆了口氣。

Prev Post
聽他這話,慕容珊險些沒氣得岔氣。
Next Post
靳斯辰一眼就看透了她的那點兒鬼心思,所以順著她的話道:「她比較怕生,我照顧她就好了,不打擾二位休息。」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