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斯辰一眼就看透了她的那點兒鬼心思,所以順著她的話道:「她比較怕生,我照顧她就好了,不打擾二位休息。」

兩位老人也遵從他們的決定,將人領到另一間卧室里。

這,大概就是兩個老人傳說中那個不學無術的兒子的卧室了吧?

房間狹小,昏暗,到處堆滿了雜物,不知道從哪個角落裡還傳來了發霉的味道,當真是一言難盡。

葉初七望了眼那張又臟又亂的床,反正她是不打算碰一下。

靳斯辰則是露出了比她更嫌棄的表情來。

就怕他會不耐煩,葉初七趕緊開始順毛……

「大叔,對不起嘛……我也不知道會弄成這樣,這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也不是我能控制的是不是?我猜你肯定活到這把年紀都沒住過這麼破爛的房間吧?就當成是一種體驗也不錯對吧?這不是還有我陪著你嘛……」

靳斯辰心說,我一點都不想要這種體驗。

但是看著她一臉狗腿的模樣,還親自把椅子擦乾淨了搬到他面前來,他也不好再說什麼了。

於是,兩人並排在一張稍顯乾淨的長凳上坐了下來。

然後……

沒有然後了。

各自沉默了片刻之後,葉初七先開了口,「大叔,現在還十點不到,你會不會覺得我們就這麼干坐著,這一夜會很漫長?」

靳斯辰:「所以呢?」

葉初七:「我們是不是該做點別的?」

這話……靳斯辰聽在耳里,再仔細琢磨了一下,怎麼就覺得那麼有歧義呢?

他沒有立即回答,反而扭過頭來望了眼身旁的小丫頭,卻見葉初七也正好望向他,笑盈盈的道:「不如我們來看電視吧?」

靳斯辰:「!」

所以,她是很認真的想要看電視,剛才真的不是在逗他?

還好房間里真的有一台老舊的電視機,DVD、音箱等設備一應俱全,葉初七找到了遙控器,按了幾下開關鍵都沒有反應。

一看遙控上面落滿了灰塵,就知道是太久沒用而失靈了。

沒這麼倒霉吧?

葉初七拿著遙控器在手裡狠狠的拍了兩下,再按下去的時候,電視開了。

只是電視里播放的畫面…… ……

思前想後,應該也只有這一種可能。

時琛的這種危險的問話,讓喻博雅再度感覺后脊椎骨冰涼刺骨的疼。

「不不不!我不喜歡!」

「你不喜歡?」

秦時琛危險的半眯起了眸子,那模樣活脫再問,他的小丫頭這麼可愛這麼優秀,你居然不喜歡?!

「……」

但如果回答喜歡,那肯定這腦袋是別想再和脖子掛上了。

好氣哦。

本來明明是好意,現在……特么讓他想回到半小時前給自己一巴掌。

為什麼要來找這個笨蛋愚蠢的「哥哥」說這種話?

突然好想詛咒一輩子不開竅……有點毒,還是算了。

喻博雅左右尋思著沒個標準答案,在想自己要完蛋的時候……

秦時琛突然又放鬆了姿態,語氣輕飄飄的:「就算你喜歡也沒用,我家小丫頭可看不上你。」

那語氣……得、還說出了自豪!

特么,更氣了。

喻博雅這白眼已經不想翻了。

再翻下去感覺全都是眼白了。

「特么看不上就看不上,我也看不……」

「嗯?」

秦時琛一個挑眉的動作和語氣讓喻博雅剛剛掀起的燥動又安靜了下去,一臉委屈。

以前雖然知道這丫的性格,但至少也沒現在這樣苛刻啊。

果然是,要人命的「兄妹情」。

喻博雅在心裡感慨一聲,然後抬手看向天空。

空寂卻盛滿了星光的天空,是一片濃稠的黑暗。

正如同他此刻的心情。

「所以,你來找我就為了說這些無聊的話題?」

與其浪費時間在這裡,不如多看會兒小丫頭的照片……

第一天,想她。

「……」又一度察覺到危險,喻博雅這才咳了一聲,試圖掩飾掉尷尬,「那邊有點消息傳過來了。」

這會兒說到正事,喻博雅又是正事專用狐狸臉,還是掛著笑的,但眼裡的危險卻不言而喻。

等一度談話結束,喻博雅從裡面出來持續感嘆阿琛的那低情商。

在暗處幾個聽到爺和喻博雅對話的暗衛幾個,臉上表情也一度扭曲,之後鬆了口氣。

好險爺還沒開竅……不然這個賭約,有點難。

最早說時間的也是秦二,還有一個月。

幻城浮屠 幾個人在一塊兒感慨之後又突地沉默了。

半晌,稍微活潑點的秦五深深嘆了口氣:「爺這個情商實在……」

低的過分了。

喻少爺都那麼說了,就差大白話說讓爺親自上了……結果爺的腦洞還是突破了現實。

爺可能自己也沒想過要找女朋友或是老婆這件事。

即便平時再木訥的秦二,這會兒也不由感慨自家爺這祖傳……啊,不是祖傳。

秦家人沒一個能像爺情商這麼低的。

也不知道真正要到爺報到夫人,要到猴年馬月。

那個賭注還算數么……

秦二有點想要改改時間。

「我覺得上次打得賭也危險。」秦四拍了拍秦五的肩膀,「不過就算爺真的和樓小姐在一起了,爺能形勢好男朋友的權利嗎?」

奶娃後媽粉嫩嫩 一群都沒談過戀愛的傢伙開始慢條斯理的討論這個問題……

所以說都是單身狗,哪裡來的區別。 打開電視后,葉初七馬上退回靳斯辰身邊坐好。

電視屏幕上閃過一片雪花,很久也沒有反應,葉初七剛嘟噥了一聲『該不會是壞了吧?』高清的畫質就彈了出來……

第一幕就出現一個青春洋溢的女孩子。

女孩兒大約十七八歲的年紀,穿著校服背著書包,像是走在放學回家的路上。

葉初七看得心無旁騖,靳斯辰的臉色卻立即就變了,不由得望了眼身旁的葉初七,目光有些意味深長。

他輕咳了一聲。

葉初七沒有反應,依然看得津津有味。

他只能將手臂從她面前橫過去,將遙控器拿過來打算將電視關掉,可是一下子卻沒能關上。

葉初七疑惑且不滿的看向他,「大叔?」

靳斯辰嚴肅的道:「別看了,睡覺!」

葉初七嫌棄的看了眼那張床,拒絕道:「我不睡!」

在他們說話的過程中,靳斯辰一直試圖想關電視,可這破遙控器無論怎麼按都沒有任何反應。

直到葉初七重新把遙控器搶了過來,道:「幹嘛,我還要看呢!」

此時,畫面里還是那個女孩兒,可是當她走到僻靜的分岔路口時,忽然冒出來兩個長相猥瑣的中年男人……

難道,女孩兒要遇到什麼危險了?

葉初七的心也跟著提了起來。

靳斯辰看到她居然還陷入到這種劇情中無法自拔,頓時有幾分無奈,但更多的則是無語透頂。

他本來還想提醒兩句,想了想還是作罷。

「好,你要看就看吧!」

靳斯辰也就由著她去了,她在看電視,他在看她……

果然,葉初七的表情很快就不對勁了。

歸根結底於電視里的劇情不對勁了。

原本只是清純少女偶遇猥瑣的怪叔叔,強行被到了髒亂的地下室,緊接著身上的衣服越來越少,再接下來就是少兒不宜了。

葉初七這才知道自己看到了個什麼東西!

她只感覺一股熱血直衝腦門,整張臉紅得幾乎要滴出血來。

她就這麼呆愣著,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嗡嗡作響的腦子才終於找回了理智,第一反應就是手忙腳亂的去關電視。

可是剛才靳斯辰按了開關鍵都沒有反應,可想而知這會兒也不會有多大的改變。

葉初七急得跳腳,整個人都快要瘋了。

啊啊啊!

怎麼辦啊?

她焦躁的站起身來,一邊來回徘徊,一邊用力的拍著遙控器。

可是,不管她怎麼按,就是關不了,忙亂之下不小心按了其他的按鍵,畫面開始快進了,聲音也變大了……

如果說剛才播放的只是『小打小鬧』,快進了之後,則是『真槍實彈』。

男人和女人最最隱私的部位暴露出來,尤其是兩個猥瑣的中年大叔在同時蹂躪一個青春的花季少女,如此強烈的反差,豈止是不堪入目,簡直就是令人作嘔!

女孩兒的呼叫和呻口今,男人的粗喘,最猙獰的一面暴露在鏡頭前……

「嘔……」

葉初七已經不止是想吐,而是真的已經乾嘔了。

什麼叫做尷尬?

原本她以為當初和靳斯辰衣衫不整的在同一個房間里被警察突擊掃H已經是極限了,然而今天的遭遇告訴她,這世上沒有最尷尬,只有更尷尬。

在這個轉個身都能撞到對方的狹小空間里,她和靳斯辰一起看到這種畫面。

而且,這麼大的聲音,萬一讓隔壁的兩個老人家給聽到的話……

天哪!

葉初七恨不得此刻就來一道驚雷,直接劈死她好了。

最最讓她受不了的是,電視里的男人簡直不要太猥瑣!

「嘔……」

她已經放棄關電視,想直接出去吐了。

靳斯辰看到她的模樣,像是遭到狂風襲擊的小花兒,那脆弱的模樣比電視里那女孩兒有過之而無不及。

他沒想到她看到這種視頻后居然會有這麼誇張的反應。

就像,他也沒想到這個視頻的尺度會這麼大,就連他都有點看不下去。

很明顯,那個遙控器就是好的不靈壞的靈,靳斯辰也不指望用它關機了,而是直接走過去拔了電視機和DVD的插頭。

屋子裡頓時安靜了下來。

葉初七強忍住胃部的不適,急喘了好幾下,呼吸才漸漸平復下來。

靳斯辰還很好心的過來拍了拍她的背,道:「不是都提醒了讓你不要看……」

他的語氣很平靜,聽不出什麼情緒來,但葉初七就是覺得他在幸災樂禍,一把揮開了他獻殷勤的手,還對他怒目而視,「你是故意的!」

故意么?

靳斯辰並不否認。

再說他真的提醒過了,小丫頭一意孤行,卻反過來怪他。

Prev Post
剛剛,她在房間里拚死掙扎。
Next Post
衛家可以搶地皮,封家一樣可以保住自家的古宅,他們互相都具備著優勢。 封子揚皺了皺眉,道:「可若是按照這樣說,我們封家也要擔心資金短缺的問題,而且,我們也遇到了跟衛家一樣的問題,衛家防禦著我們,我們防禦著衛家。」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