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陽笑著從杜鵑手中抽走一百塊錢,然後對著杜鵑搖了搖,「這一張就夠了,我是不會輸的。」

「嗯,加油!」杜鵑面帶笑意,得意的看了幾個傢伙一眼。

「我們開始!」

看到杜鵑的表情,李俊波強忍著沒有讓自己發火,沉聲說道,心中卻在想到,「臭小子,待會就讓你輸的連條褲子都沒有了!」

早已經有人將包間中的大玻璃茶几給整理出來,然後拿出一副撲克牌擺在桌子中央,這次遊戲有李俊波,彥宏,蕭陽,和另外一個男孩子參加。

看似是四個人的遊戲,其實大家都知道,這是一次三打一的比賽,他們三個明顯是合起伙來一起欺負蕭陽。

環保大師 「大家準備好了么,若是準備好了,我們就要開始遊戲了!」

李俊波突然一臉興奮的問道,彷彿是已經看到了待會蕭陽被脫光衣服的情景。

「等等,我要求看牌!」

蕭陽將手中唯一的一百塊錢扔到桌子上,然後發言要求看牌。

「沒問題,給他看牌!」

李俊波冷笑道,就讓你一次性看個夠,省的你說我們作弊。

事實上這個遊戲比拼的是記憶力和運氣,想要作弊的話是很難的,除非你一開始就藏牌了,而且還得瞞過所有人的眼睛,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凌雪伸手緩緩地將桌子上的撲克牌整齊一溜排開,然後輕輕反過來正面朝上,這樣大家就可以一幕瞭然的看到所有的撲克牌。

當撲克牌反過來的一瞬間,蕭陽的眼睛就從頭到尾掃描了一遍,用了不到三十秒的時間,就已經全部將撲克牌記憶了大概。

李俊波幾人也裝模作樣的看了一眼桌面上的撲克,笑著說道,「有什麼問題么?」

蕭陽笑著點點頭,「現在沒有了!」

「凌雪,把牌扣過來洗一洗!」彥宏輕聲說道,似乎對蕭陽有些不放心。

凌雪點頭,然後將桌子上的撲克反過來,在手中輕輕地洗了幾下。然後再次將撲克牌整齊的一長排擺在桌子上。

「好了,現在我們可以開始了!」

「誰先抽牌?」

1號鮮妻:宮少,別硬來 「我第一次玩這個遊戲,要不你們先抽牌吧!」蕭陽笑著說道,一臉傻笑,讓周圍的人沒有一點防備之心。

李俊波看了一眼旁邊的彥宏,對方明白,然後伸手在撲克牌中抽取了隨意的抽取了一張,是紅心八。

「嘿嘿,看來我的開局很不錯啊!」

彥宏笑著將手中的撲克反著放到桌子上,不然大家看到自己的牌面,然後示意自己下首的兄弟可以抽牌。

於是哪位兄弟也抽了一張牌放到桌子上,接下來輪到蕭陽,抽了一張黑桃五,不算到也不算小。

最後抽的是李俊波,看對方的臉色很難判斷對方抽的牌是大是小。

第一輪自然沒有人淘汰,接下力是第二年輪抽牌,每人單獨再次抽取了一張,這一次蕭陽抽到了一張十,自己手中的點數已經到了十五,也就是說,自己若是繼續往下抽牌的話必須抽的是二十一點以下,也就是六以下的,若是抽到7,8,9,10,j,q的話,自己就因為點數超過二十一點被直接淘汰了。

但是僅憑這十五點若是想贏的話,確實有些困難。因為不知道對方三個人的點數,對方若是不到二十一點可以無限制的抽取下去。

思考了一番,蕭陽笑著搖了搖頭,然後伸手繼續抽了一張。

紅桃二。

看來自己的運氣不錯。

蕭陽笑著將撲克牌放到桌子上,示意自己已經不在抽牌。

這時候其餘三個人李俊波手中已經有了四張牌,彥宏三張,另外一個傢伙摸到第三張的時候就因為超過了二十一點而被直接淘汰了。

「好了,既然大家都不抽牌了,那就亮點數吧!」

彥宏輕聲說道,然後將手中的牌扔到桌子上,「我是十八點。」

蕭陽一愣,無奈苦笑的翻開自己的撲克牌,「不好意思,我才只有十七點!」

「哈哈哈,老子是二十點!」李俊波更是得意的將手中的撲克全都扔到了桌子上。

將桌面上的錢全部拿走,李俊波笑著看向蕭陽,「兄弟,你這隻有押金啊,貌似還差五百塊的賭注呢!」

蕭陽頓時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一旁的杜鵑,「那個……不好意思,幫你輸錢了,能不能夠再借給我六百塊錢!」 杜鵑一愣,尤其是看到蕭陽一臉天真加無辜表情的時候,忍不住撲哧一笑,這個傢伙簡直是太可愛了。

「諾,我手中就還有這八百塊錢現金啊,你再輸了我就只剩下銀行卡了!」

「不用不用,我用六百就成!」

蕭陽笑著數出六百,然後五百給李俊波,另外一百放到桌子上當押金。

「還沒有接受懲罰呢,你選擇脫一件衣服還是選擇喝酒!」

「喝酒吧!」蕭陽露出一個傻傻的笑容,然後看了一眼周圍,「房間中有不少美女同志,若是脫衣服不太好。」

砰!

彥宏將一杯用高腳杯裝著的啤酒放到桌子上。

「諾,就是這一杯酒!輸了就喝光它!」

蕭陽一愣,「這麼大,這杯酒豈不是和一瓶啤酒一樣多了?」

「沒錯,這就是一瓶啤酒的量,怎麼,你不敢喝? 修真漁民 沒關係,你若是承認自己不是男人,不喝酒也沒事!」

「李俊波,你們玩的有點太過了吧?哪有這麼欺負人的?」

一旁的杜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幫著蕭陽辯解道。

「杜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也沒有強迫他喝酒啊,他完全可以選擇脫衣服嘛!明明是他自己選擇喝酒的!」

李俊波臉上帶著一抹人畜無害的笑容,但是心中卻恨不得將蕭陽直接給弄死,自己喜歡的女人竟然老是幫一個旁人講話這讓他如何不憤怒。

「你們……」

「沒關係沒關係,願賭服輸,我喝了!」

蕭陽連忙攔下杜鵑繼續為自己辯解,然後伸手端起杯子咕嘟咕嘟一口氣喝乾了。

砰!

將玻璃杯放到桌子上,蕭陽好像是被喝太快給嗆著了,一陣咳嗽,一旁的杜鵑連忙細心地包包中掏出紙巾幫蕭陽擦拭著嘴角的酒漬。

這一幕看在一旁李俊波的眼中,更是無疑添了一把火。

「待會給我灌死他!」

沉聲對著一旁的兩個兄弟小聲說道。

雖然早就知道彥宏幾個人就是在整蕭陽,但是凌雪卻只是坐在一旁看好戲,似乎完全沒有幫蕭陽的打算,在她看來,這個長相不出眾,沒錢又沒權,既不帥又不酷的蕭陽完全配不上自己姐姐。

另外一個也輸掉比賽的傢伙則是選擇了脫掉了上身的一件褂子便免除了喝酒的懲罰,三個人哈哈一笑,完全就是小人得志的表情。

「蕭陽,你還行不行,這種遊戲若是喝太多酒的話只會使你的思考變得越來越遲鈍,越往後越吃虧的!」杜鵑有些擔心的勸解道,「要不咱別玩了,你又不認識他們,沒必要跟這些人一般見識。」

蕭陽笑著伸手「看似隨意」的捏了捏杜鵑的臉蛋,輕聲說道,「沒關係,大家玩的開心嘛,作為一個男人怎麼能夠中途退場呢!」

對於蕭陽的動作,杜鵑頓時愣住了,臉蛋迅速浮上一抹紅暈,彷彿是小女孩子般羞怯的不好意思。現在誰也猜不透她的心中到底是怎麼想的。

至於一旁的李俊波早已經氣的熱火衝天,要不是一旁的彥宏突然伸手抓住他的胳膊,恐怕這個傢伙早就當場讓蕭陽血濺五步了。

「繼續來!」李俊波鐵青著臉色沉聲說道。

蕭陽伸手擦拭自己嘴角的酒漬,嘴角卻突然露出一抹詭異的弧度。

「前戲和你們玩了這麼久,現在也該是進入正題的時候了!」

……

「不好意思,我這是一共二十點!看來我贏了。」

蕭陽笑著將手中的撲克牌放到桌子上,一臉憨厚的笑道。

「真是不好意思,又贏了!」

李俊波臉色有些難看的將手中的撲克牌扔到桌子上,臉色鐵青。

從四個人比賽開始到現在已經有近二十分鐘的時間了,當中這個傢伙出了第一局輸了那一次之後,竟然就再也沒有輸過。

現在反觀自己三人,彥宏身上上身已經脫光,光著膀子坐在原地,臉色同樣難看,他已經喝了兩瓶啤酒。

至於另外那個傢伙,早就輸的脫光了衣服,臉色通紅,喝的也差不多管事了。

自己還要好點,只是輸的脫光了上身,但是光著膀子坐在一群女孩子面前實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蕭陽伸手將面前的一打錢劃過來,隨意的擺在自己面前,笑著看向幾個傢伙。

「各位兄弟,這一次你們是打算脫一件衣服呢,還是準備喝酒呢!」

李俊波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上,上身已經光了,若是繼續脫下身就得裸著了。

臉色鐵青的舉起一杯酒心中苦澀的喝了起來。

對面的彥宏也同樣舉起啤酒喝了起來,第三位兄弟則是直接喝到一半整個人就趴到桌子底下吐了起來。

「呵呵,幾位,我看要不我們就進行到這裡算了,你看,你們再脫就沒了,再玩下去的話,我怕你們倆真的光著屁股回家!」

蕭陽「故作好心」的提議道,當然這話聽在對方耳朵中是什麼味道就可想而知了。

「草,少廢話,再來!」

李俊波臉色通紅,剛才喝的太急,現在腦子有點發飄。

「彥宏,你還行不行?」林俊波臉色鐵青的喊道,「媽的,一個個沒用的傢伙,難道讓這個傢伙把我們全都給灌趴下?」

「彥宏,你們不要比了,大家只是玩個遊戲而已,沒必要弄成這樣吧?」

一旁的凌雪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連忙上前抱住彥宏,想要勸解對方不要再玩了。

啪!

彥宏一耳光扇過去,將凌雪推到一旁的沙發上。

「女孩子少插嘴,給我安靜的一邊呆著去!」

「我們三個來玩!」

李俊波臉色鐵青,伸手從撲克牌中抽出一張扔到桌子上。

蕭陽笑了笑,跟著抽了一張隨意的放在桌面上。

李俊波只抽了兩張別決定不愁了,嘴角帶著一絲冷笑,冷冷的盯著蕭陽。

蕭陽和彥宏每人又抽了一張,然後各自停止了動作。

「現在可以開牌了,老子是一對十,二十點,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贏我!」

林俊波突然哈哈大笑,然偶將手中的兩張撲克牌扔到桌子上。滿臉的得意與囂張。

看到李俊波的點數,彥宏立刻變得興奮了起來,不管怎麼樣,自己這邊總算是有人贏一把了。

「我是十五點!」

蕭陽抱著自己手中的牌,眼神好像是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對方桌面上的牌,眼神中充滿了古怪的表情。

李俊波以為蕭陽臉色難看,輸掉了比賽不好意思露出底牌,笑著伸手就要去撈桌子上的押金,不料臉上的笑容卻突然愣住了。

因為他看到蕭陽突然緩緩將手中的紙牌放到桌子上,然後露出了手中的牌。

紅心10,方塊5,梅花6,正好21點。

「21點!」

林俊波頓時呆立當場,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怎麼會這樣?怎麼可能是21點。」

蕭陽不理會對方無法置信的眼神,站起來伸手將面前的錢全部劃到自己面前。

「不好意思了兩位,這次你們是選擇喝酒還是脫衣服呢!」

聽到蕭陽的聲音,李俊波的臉色一滯,十分不甘心的看向一旁的彥宏。

「其實依我看你們兩個現在的狀況,還是喝酒吧,若是脫衣服的話,萬一你們兩個人沒有穿內褲,這裡還有女孩子呢,那多丟人啊!」

蕭陽的話立刻引起一旁的杜鵑一陣竊笑,不過李俊波和彥宏的臉色就變得難看了起來。

「哼,我不信,我不信你能夠抽出二十一點,從我們比賽到現在為止,你竟然只輸了一把,這根本不可能,你一定是動了手腳,你絕對作弊了!」

蕭陽似乎早就料到對方會這麼講,笑著伸手給大家看,「比賽是你們提出來的,規則和懲罰方式全都是你們講的,我一切都沒有參與,就算是作弊的恐怕也是你們作弊吧?」

蕭陽看了一眼兩個人,「之前說過的,這是男人之間的遊戲,既然玩不起就不要玩對不對?既然這樣的話,你們把這次的比賽結束,要門選擇脫一件衣服,要麼喝一瓶酒,然後我們就不玩了,反正我也贏了不少了!」

蕭陽彷彿是故意的抱起自己面前的一大堆錢,在對面眼前得意的數著。

「草,老子偏偏不脫!」

李俊波終於忍不住怒氣,猛地一彎腰將面前桌子上的東西全都推翻在地上,玻璃杯,撲克牌,啤酒瓶撒了一地。

不過關鍵時刻,蕭陽卻把桌子上的錢全都拿了起來,點了點,然後裝進了自己的口袋中。

「哎呀,怎麼就生氣了呢,不就是輸了幾局比賽嗎,難道你不是男人,怎麼就如此輸不起呢?」

「媽的,老子今天就讓你不是男人!」李俊偉突然大喊一聲,然後雙手一推,將面前的桌子全都推翻,指著蕭陽大聲喊道,「兄弟們,給我砍了他!」

李俊波的話音還未落下,突然面前一道拳頭衝過,然後整個人彷彿是一道沙包一樣的飛了出去,身體重重的摔到一旁的牆壁上又跌落到沙發上滾在了地上。

彥宏一看自己的兄弟竟然被人打了,立刻揮拳就要上來,但是剛走了兩步,腳下一個踉蹌,喝酒太多了,步伐已經有些不太穩,一小子朝著蕭陽跌了過來。

砰!

Prev Post
絡腮鬍子看了一眼抱頭蹲在角落人群,舉著槍冷冷道:「你們最好不要有什麼愚蠢的想法。老子長眼睛,老子的槍可是不長眼睛。」
Next Post
然而……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