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秦壽回過神來說著

此時秦壽上下打量著少年。是一個個子比他小、長得比他清秀,一個好像12歲的一個孩子。而鼠大爺卻對這個少年很客氣。

「您,不用這樣特意的救他。」

這句話又讓秦壽覺得果然還是妖族啊,並不會有什麼同情心,更何況他還是只老鼠。

「鼠大爺,你這是從哪裡找到的人類啊,難道您捨得花錢買了一個嗎?」少年開口奇怪的問,對於秦壽也是有點好奇。

「您真是說著笑了,我鼠某怎麼捨得,也就是這傢伙倒霉被我發現了。這不回去伺候一下我婆娘。」鼠大爺滿面笑臉的說著。

但是秦壽則心裡再一次罵著這隻長得人模狗樣的老鼠「你妹的。」

那位少年並沒有同他們一起走路,而是飛走了。

「喂,咱們為什麼要走路,不是飛過去,那樣不是更快嗎?」

「不要忘記你是個人類,我的修為也沒有強到能帶著一個累贅飛。」鼠大爺表示出他的不滿。「而且幽暗林里並不是所有武器都能使用出來的。」

「哈,我看就是因為你長得太胖,所以飛不起來吧,要不就是你根本不會飛。」

「小子,你最好說著話小心點,不要忘了你是人我是妖。拋開你們聖者帝國和我們天妖仙國的法度不講,你這樣瘦小的身體恐怕連我的一個呼吸也熬不住。」

秦壽沒有在說著什麼,對於這種的吹噓他向來不屑,不過鼠大爺說著的也在理。正所謂好漢不吃眼前虧嘛。

他倒是越來越好奇這個天妖國是什麼樣子的了,也有些好奇這隻老鼠精的職位是什麼。

「喂,大胖子,咱們還要走到什麼時候啊,快要累死我了。」秦壽開始顯得不耐煩起來。

「猴急什麼啊,你是我僕人,怎麼比我譜還大!」鼠大爺吹了吹鬍子。

「好吧,你是老大你說著了算。」秦壽嘟囔了一句。

很快,秦壽就被眼前的新鮮物件吸引了,那是一個不大的雜貨鋪。

天妖國的每個妖都有獨特的技能,也能用特有的藥材或者材料做出各種各樣的首飾與妖們的所需品。這種生活方式也是在模仿人類。

秦壽突然想到,既然妖們都在效仿人類,為什麼不和人類做到真正的和平共處呢?也就沒有人仆之說著了。

「喂,小子,餓了沒有?」鼠大爺奇怪的問。

「當然了。」秦壽摸著肚子說著,只是他有些擔心這裡的食物。

鼠大爺帶著他來到一家看起來有些寒酸的店鋪,外面的裝修簡直是與其他店格格不入。進到裡面也很是素樸。

「請問要點什麼?」走過來一個夥計,看起來好像比秦壽還有瘦小,只是秦壽看了感受到莫名的舒服。後來他反應過來,原來這樣的店鋪是專門為了人類做的,而且裡面的店家也都是人類。看來在天妖國也不是都是僕人的啊。

鼠大爺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你還是不要有什麼其他想法了。」

秦壽知道,他這輩子也許也逃不掉這隻老鼠的手裡了,哦!應該是爪里。吃飽了飯,秦壽被帶到了另一個店裡,原來是個賓館。

「今晚咱們就在這裡休息一下吧,不過勸你不要想著逃跑。」

「我知道。這裡人生地不熟的,就算跑了,我也會被其他妖怪抓住吧。」秦壽擺出很是聽話的態度。 第003章:鼠族好流弊

「算你聰明。」說著完鼠大爺就躺在床上睡著了,還伴隨著沉重的呼吸聲。妖是不會像人類那樣打呼嚕的,所以只能是聽呼吸聲的深淺。

「看來是真累了啊。」秦壽心裡笑著說著。

夜幕降臨,天空猶如被黑墨潑過一般,沒有一絲光亮。

秦壽並沒有逃跑,他知道要想出人頭地就要遵循這裡的法度,一步一步腳踏實地的讓別人認可他並且尊重他。

早上的太陽跟人類的世界里的有些不一樣,並不像火的顏色,形狀也不一樣。

「這是太陽?」秦壽用手戳向天空,一臉的呆萌。

「天妖國的太陽並不是一成不變的。」鼠大爺用一種看傻子的表情看著秦壽瞥了瞥嘴。

「小子,告訴你個秘密!天妖國的太陽和月亮能補充能量,我們天妖國辣么流弊當然是因為每天吸收光芒變能量咯!」

「哦?每天被日?」秦壽好奇的眨巴著眼睛看著鼠大爺。

「我次奧,你才特么的被日了!」鼠大爺瞪了秦壽一眼。

「好吧好吧,惹不起你!」秦壽知趣的沒有再問,這讓鼠大爺對他有了那麼一絲絲的好感,反正這個小子不太傻。

只是鼠大爺不知道,秦壽只是覺得麻煩而已,他現在不會做超出自己能力以外的事情,他只是想要安慰的活下去。但是秦壽也不知道,這次在香風村改變了他的想法。

「今天咱們就走捷徑回到香風村吧。」鼠大爺注視著一個死胡同說著。

這讓秦壽有些好奇,只見鼠大爺變回了老鼠的樣子同時在死胡同里找到了一個洞口。

「我去,你變回老鼠能鑽進這個洞,我怎麼辦啊。」秦壽心裡想著。

突然秦壽發覺自己也在慢慢變小,小到能騎在鼠大爺的身上。

「這是什麼功法啊?這麼厲害。」秦壽自言自語道。

「我們鼠族特有的縮小功。」

鼠大爺這一聲把秦壽嚇一跳,眼前這隻老鼠居然在跟他說著話,以為變回老鼠就不再發出聲音了。

「這不是在跟你說著話,只是我們妖族可以根據意識互相傳播信息。」鼠大爺解釋了一遍。

「我們鼠族不像其他族那樣厲害,但是為了自保會研究出很多別的種族不知道了功法。而且我們族的人數絕對是妖族裡最多的。所以一會兒不要被嚇一跳啊。」鼠大爺看似有些嘲笑秦壽似的說著,即使他現在是一隻老鼠,秦壽也感受的到那樣讓人不舒服的語氣。

秦壽坐在鼠大爺背上,穿梭在地下。這裡的道路比秦壽想象中的要多,還很複雜,就像是一個迷宮。

但是這些道路卻並沒有讓路面塌陷,真是不得不佩服這些鼠族的人啊。

途中還會經常碰到其他的鼠族,偶爾為了避免碰撞而讓路,因為他們是跑著前進的。

很快秦壽的眼前變得明亮起來,原來這個地下還有一個小世界,是一個王國,屬於鼠族的王國。

很快鼠大爺又變成了另一種形態的老鼠,這種形態老鼠能直立行走,也能說著話。

「根本就是鼠小弟的家啊。」秦壽想起了他在人族看到的一部電視。

「本來今天就能到香風村的,但是剛才收到鼠族長老的通知,所以要在這裡住上一晚了。」鼠大爺領著秦壽到達一個房間。

「今晚你就在這裡休息吧,最好不要亂跑,這裡地方太大很容易迷路的。」鼠大爺說著完就離開了。

「看來很著急啊。」

秦壽開始觀察四周的一切。後來他實在覺得無聊,走出了房間。他一邊吃著饅頭一邊走著,結果還是迷路了。所以只能訊問其他人。

「請問你知道鼠大爺嗎?能不能帶我去見他。」秦壽有些不好意思的問了一名女士。

「哦?你是鼠大爺的什麼人?」 婚後試愛:面具甜妻 這個女士看著有些胖,秦壽觀察好像是個孕婦。

「我是鼠大爺找來的僕人。」隨後這個孕婦開始上下打量他。

「跟我來吧。」孕婦露出慈祥的樣子。

好在這個女士沒有為難他。走了一段時間后,秦壽見到了鼠大爺。

「親愛的,你怎麼在這裡?」鼠大爺露出秦壽沒見過的樣子。

原來這位女士就是秦壽一開始可能伺候的主子啊。然後就沒有再發生什麼了,秦壽只是平靜的度過了他在天妖國的第二晚。只是他覺得以後這位鼠大爺可能會成為幫助他的人。

經過在地下小世界的一夜,秦壽終於跟隨鼠大爺來到了香風村。

香風村只是天妖國里眾多村子里的一個,村子並不是天妖國裡面積最大的,也不是景色最好的,只是很普通很普通。但就是這麼一個普通的村子,只是這屆的村長讓它變得突出了。

「嗯?怎麼這麼香?」在村口秦壽就聞到了一陣陣清香。

「因為我們的美女村長啊。」鼠大爺的夫人開口告訴了秦壽。

村裡並沒有因為秦壽這個陌生人的到來而改變什麼,秦壽還是他那身破爛的衣服。很快他們來到了鼠大爺的家。

是個樸素、用土搭接起來的房屋。裡面傢具也算齊全,就是沒有電視。裡面除了鼠大爺和鼠大娘就真是沒有其他人了。

「人族的小子,去把自己洗乾淨,再換上乾淨的衣服。一會就帶你去見村長。」

秦壽有些受不了這種語氣,因為這又是在嘲笑他的感覺。

等他再見到鼠大爺已經是黃昏了。

「現在去見村長是不是有點晚啊?」秦壽笑嘻嘻的奇怪的問,他想著能逃避一天是一天。

「時間剛剛好。」結果鼠大爺並沒有買賬。

要說著去村長住的地方還真是曲折啊,簡直就像是翻過了一座山。到達目的地那股香氣更是濃郁了。進去裡面就與其他村民們住的不同了,在寢室看來就是個小型宮殿,只是只有一層。周圍都是紫色的珠簾。

「村長,您在嗎?」鼠大爺簡直是獻殷勤的樣子奇怪的問。

一陣狂風吹過,那香氣居然把秦壽給熏暈過去了。

等秦壽醒來,鼠大爺已經不知所蹤。他躺在一張很大的床上。看周圍沒有其他人,秦壽摸著肚子觀察著四周。因為他實在是餓的不行了。

「不好!」秦壽警覺起來。

走進來一個個子小小的,蒙著面紗的女孩。 第004章:神奇大兔子

「你怎麼知道有人來了?」女孩開口說著話了,聲音好像還沒有發育完全。

「就你這一身的香味,我想不知道也不行啊。」秦壽嘴貧道。因為他覺得對方比他小就不用那麼客氣的說著話了。

「哈,你好大的口氣啊。」女孩好像有點生氣。

「來人!」

頓時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很多士兵樣子的人。

「小屁孩,你想幹什麼?」秦壽有些慌亂,因為在人族即使再苦,也不會有生命的威脅啊。

「膽子很大嘛,敢叫你姑奶奶小屁孩?」女孩這回是徹底生氣了。

「那個……你不告訴我你叫什麼,我怎麼知道如何叫你啊?」秦壽有些慫了。

女孩手掌一揮,抓住秦壽的那些人又瞬間消失了。

「我問你,你叫什麼名字啊?」小小的身影從秦壽身邊飄過,坐到秦壽醒來的床上,兩隻腳互相擺動著。

「秦壽。」秦壽乖乖的回答。

「這名字也太不好聽了吧,讓本村長給你換一個。」女孩手指點著臉頰望著房頂說著。

「真是謝謝村長的厚愛,但是人類的名字是父母起的,有著特殊的意義,不能輕易換。」秦壽這回客氣的說著。

「來到我們妖族就要服從妖族的規矩。」女孩不耐煩的說著。

秦壽有些無奈,但是身在妖國,他一個初來乍到的小卒也做不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了。

「以後你就叫屁屁吧。」女孩從床上蹦了下來。

「那我需要管你叫什麼?」秦壽委屈,但是他也不能說著出來。

「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好好工作就行了。」說著完,女孩給了他一個再見來不及揮手的背影就消失了。

後來秦壽被帶到一個荒郊野嶺的房子里,被告知以後就要生活在這裡了。

夜晚,秦壽回想起種種,覺得自己簡直就是從一個地方又跳到另一個地方受盡折磨一樣。

那女孩說著著奶聲奶氣的話卻讓他這樣的抬不起頭來,讓秦壽心裡很是難受,現在的他剛成年還是年少方剛,這種氣他已經受了10多年了。

「我一定要讓他們從此對我刮目相看。」秦壽沖著剛劃過的流星發誓道。

很快太陽出來了,這晚秦壽睡的格外的舒服。

他被帶到另一個破破爛爛的房間。隨後打掃起來。後來女孩出現了,從他的旁邊路過。

「長得這麼難看,還是打掃比較適合你。」女孩依然戴著面紗。

突然秦壽被打了一拳,只是這一拳是無形的。

「連打掃都打掃不好,還用你何用?」女孩聲音變大的質奇怪的問。

原來有一個角落的灰塵秦壽沒有清理乾淨。

女孩走開了。

「沒想到她這樣的不待見我。」秦壽暗暗的下定決心。

他晚上悄悄的逃了出去,本來想著去找鼠大爺,沒想到迷路了。走著走著他見到不遠處有亮光,就好奇的走了過去。沒想到讓他見到了村長真正的樣子。

「果然是個美女啊。」

起碼在秦壽所見的女生裡面,算是數一數二的了。

但是馬上他就覺得有些不對勁。要說著秦壽有一個優點就是眼神好,他隱約看到村長的脖子上有傷痕。

「怪不得要帶面紗。」秦壽嘀咕道。

只是這樣小聲的嘀咕還是被女孩聽到了。

「誰?」女孩快速的出現在秦壽麵前。

「嘿嘿,你們狐狸耳朵都這麼好使的嗎?」秦壽有些尷尬的奇怪的問。

「你怎麼在這裡?居然還偷看本村長的美貌。」

秦壽有些對這個美女村長的傲嬌有些無語,誰稀罕看你。

「哈哈,是啊,我就是好奇您到底有多美。」秦壽有些尷尬還是硬是接了一句。

「哦?難道你不知道見過我面容的人都已經不再了嗎?」女孩壞笑道。

「那個,那個,今晚我什麼都沒有看到,我是瞎子。」秦壽雙手摸索著空氣裝出盲人的樣子準備走掉。

「你這樣的花招騙一騙小孩子還行。」女孩又冷笑道。

「你……難道不是小孩子嗎?」秦壽居然膽大的問了出來。

Prev Post
然而……
Next Post
「啊……在休息吧。」褚言有氣無力的回答,任由她把自己給提起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