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這一次之後,瀧晨有些明白為什麼袁安會幹起情報販子的活兒。

這是無本買賣啊!

賺的就是信息差,而且價格還是隨自己定,壟斷行業,不過如是。

販賣情報,來錢多,而且快,瀧晨都有點想要從事這一個行業了。

得虧他之前還義正言辭的苛責袁安干從事販賣情報這種不厚道的職業,現在自己卻也沉浸其中,不能自拔。

「晨兄,接下來就輪到我上場了,有什麼想和我說的嗎?」一側,王屋山面帶笑容的看向瀧晨,問道。

瀧晨微微側頭,思索了兩秒「別死了。」

王屋山臉上的微笑有些僵硬。

合著你是這麼跟人祝福的嗎?

儘管心裡在腹誹,但王屋山依然笑著點了點頭「我會凱旋而歸的。」

「你凱旋而歸關我什麼事?」瀧晨又嘀咕了一句,聲音雖小,但王屋山就在他旁邊,聽得一清二楚。

他徹底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了,自己就想拉關係而已,你非要嗆我,不說話都沒你這麼扎心啊!

好在這個時候場上的比賽結束,王屋山一眨眼就被傳送到賽場上。

瀧晨沒有抬頭看天空上的熒幕,而是看著場內。

屏幕是專門給普通人提供觀看的,他們這些五官敏銳的人,純肉眼都可以將場上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

沒有過多的言語,比賽一觸即發。

王屋山手持一對赤紅色的拳套,在比賽開始剎那,朝最近的一人奔襲而去。

「嚯~這傢伙雖然話多,但是實力還不錯嘛。」場內兩人短兵相見,五招之內,王屋山便穩居上風,壓著對方窮追猛打,正面對抗,在須臾之間就獲取了優勢,王屋山的實力也可見一斑。

比賽經過五秒鐘,王屋山率先斬殺一人,片刻不停的轉向,攻入另外一處三人戰場。

瞬間變成了四人混戰。

瀧晨看了一會就失去興趣了。

勝負已定。

王屋山的實力,完完全全凌駕於其他四人,就算四個人加起來圍合攻殺,都未必能拿他怎麼樣,更何況,現在已是被王屋山先行擊殺一人,另外三人,只有等死的命了。

「差不多也該閃人了。」瀧晨收回視線,看了看四周,這時A區的賽程過半,不少的人就離開了,此時空缺了不少的位置,再待下去也未必能賺到什麼便宜。

現在這裡已經沒有什麼值得他關注的,還不如提前出去看看複賽的比賽規則和流程是怎麼樣的。

就在瀧晨化作白光,離開觀眾席沒多久后,後排座位上的迪克臉色微變,也連忙召出系統菜單,退出了虛擬戰場。 瀧晨一來到會議廳,就頓時受到了眾多目光的歡迎。

能呆在這裡的人,全都是從比賽里成功晉級的。

本來,瀧晨是第一個進入複賽的,卻幾乎成了最後一個到。

當然,這並不影響其他人對他表示熱烈的歡迎。

「小子,怎麼這麼久才來?」瀧晨一進門,伊凡就主動蹭了過來,勾肩搭背的問道。

「留在觀戰室看看情況而已。」瀧晨笑著道。

「我可聽說了,你小子行啊,又扯著咱們青龍堂的名號騙錢了。」伊凡也是笑容滿面,笑的比瀧晨還要奸詐。

瀧晨有些不自在的輕咳了一聲,這話說得怪變扭的。

什麼叫扯著青龍堂的名號騙錢?

「能晉級就行。」雲峰也走了過來,依舊話少,算是幫瀧晨暫時性的解了圍。

「咦,你也在啊。」瀧晨的視線越過雲峰肩膀,看向他身後,有些吃驚。

「為什麼用這樣一種意外的語氣。」跟在伊凡身後走過來的黃文,眯著雙眼,有些不滿的吐槽道「難道說我晉級就不行嗎?」

「也不是不行,就是意外而已,你那個分組,實力最弱的就是你吧。」瀧晨思索了一會,問道。

黃文忽然不想說話了。

合著實力弱就不能挺入複賽?

再怎麼說我也是會動腦子的人,又不是只會莽乾的匹夫。

「回頭我看看你的比賽回放。」瀧晨來了興趣,他確實想知道黃文是怎麼贏的。

「不會放回看,我也能告訴你。」伊凡雙手抱膀,一臉戲謔的道。

他和黃文是同一個賽區的,黃文比賽時,他就在觀眾席上看著。

「這小子確實是很聰明,他懂得利用充分的優勢。」伊凡對黃文毫不吝嗇的稱讚起來「他確實是不敵於其他人,但是卻懂得借刀殺人。」

「嗯?」 獨家試愛,腹黑總裁別太狠 瀧晨挑了一下眉毛,沒有說話。

「獅獸會主動攻擊選手,而他,主動把三頭獅獸的仇恨都拉到自身上去,當獅獸對他發起致命一擊時,他就利用異能,將其他人與自己的位置對換。」

「嚯~想不到啊。」瀧晨頗為意外的看著黃文「腦子挺靈活的嘛。」

黃文一臉不爽的看著他,你之前把我是怎麼樣看待我的?

「晨哥…」這時候,一把怯生生的聲音從身後響起,瀧晨聞聲轉頭「喲,是迪克啊。」

「誰來的?」伊凡問道。他不認識這小子。

「場下認識的。」瀧晨聳了聳肩,隨口回了一句。

「話說回來,每次你去比賽,都能認識招惹不少人啊。」伊凡插科打揮道。

「這話怎麼說?」瀧晨覺得自己很無辜。

自己不就是好好的打個比賽而已,為什麼在其他人眼裡就是拉嘲諷?

「喏,那邊那個傢伙,從剛剛開始就一直盯著你呢。」伊凡伸出手,拇指向身後指了指。

瀧晨順著他所指的方向看過去。

劉生?

之前在海選賽上只有一面之緣的傢伙,沒想到也晉級了啊。

仔細想想,也算正常,這人的實力不弱,一劍秒了一個「弱」級異能者,雖說這其中有點偷襲的成分在裡面,但是能秒的掉,那就是實力的體現。

話又說回來,他一直盯著自己看是想幹嘛?

一副隨時想要撲上來打架的樣子。

自己有哪得罪他了。

「深井冰。」瀧晨嘀咕了一句。

遠處持劍抱臂的劉生看見瀧晨嘴唇動了動,臉色微變,顯然是知道了他在說些什麼,表情極其不善。

瀧晨不清楚自己哪裡招惹了他,覺得很冤枉,但劉生可一點都沒覺得冤枉了他。

世界沒有不透風的牆,瀧晨在海選賽上穿著蝙蝠衣的事迹,已經在選手圈子裡流傳開來,傳為茶餘飯後探討的話題。

我是你記不住的過眼雲煙 一般人可能也就是對瀧晨多少感到好奇而已,可劉生不一樣,他差點被瀧晨連累到出局。

海選賽上,自己原本大出風頭,結果被瀧晨這傢伙搶了風頭不說,還差點被哥布林追殺至死,最後要不是運氣好,僥倖逃脫還順便拿夠五條腰帶,現在的他也不可能出現在這了!

如此大仇,劉生怎麼可能會忘懷。

不理會他,瀧晨視線看向周圍,很快就看到另外一個熟人。

蘇青。

之前他也和這傢伙交過手,走過幾個回合,不過依然可以感受到其實力的強勁。

或許是感受到瀧晨投射過來的目光,蘇青也看向他,情緒毫無波瀾,似乎沒有任何反應。

但…他托著手臂的手掌卻是悄悄加大了力度。

蘇青暗中調查過瀧晨,知道了海選賽暗中作梗的人就是他。

現在表現得很淡然,可心裡就未必真的是那麼風輕雲淡了。

和其他幾人交談,很快注意到一旁的迪克言而又止,好像想要說些什麼。

「有什麼事嗎?」瀧晨看著他,直接開口詢問。

「額。」迪克有些意外,一時間又不知道應不應該開口,吞吞吐吐了半天,說不出話。

「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等會再說吧。」瀧晨現在急著拿回屬於他的錢,沒空和他閑聊。

在這兒,他可押注了三萬朗克,賠率是1:1.3,換算起來他這一來一回就賺了3900個朗克。

拿回了錢,將本金交還給了伊凡。

「你小子真行,眨眼的功夫就賺了不少錢。」望著瀧晨手裡拿著的那一沓錢,伊凡有些感慨。

「嘿嘿,還好,錢雖然不多,但錢再少,那也是錢。」瀧晨笑了笑,謙虛的道。

這話一出,其他人都不約而同的看著他,目光有些不善,什麼叫錢再少那也是錢?

也不知道是誰之前老是嚷嚷著自己窮,沒錢,需要有人來投資一下。

結果一轉頭,卻說四千朗克還算少,這些錢都夠買兩顆中品丹藥了!

這小子…還真是飽漢不知餓漢飢啊。

「對了,現在晉級了多少人?」瀧晨見眾人神色不善,似乎有打劫他的意圖,輕咳一聲,連忙轉移話題。

「出了,喏,就在那邊。」伊凡揚了揚下巴,示意他回頭。

瀧晨轉身一看,電子屏幕上顯示出晉級的人數。

433人

這麼少?

看到這個人數,說不驚訝那是不可能的,四大賽區,每個賽區兩千多人,加起來五十多輪比賽,結果現在晉級的,就只有這麼點?

換而言之,這晉級的比率豈不是1:80?

「比賽只會一輪比一輪困難,淘汰的人多了,是好事。」雲峰淡淡的開口說道。

瀧晨點頭,同意他說的這話,要是比賽淘汰不夠殘酷,那還不是一大堆阿貓阿狗都能參加比賽了?

「對了,那隻喵呢?」瀧晨左顧右盼了一番,有些疑惑,在這兒他沒看到喵女的蹤跡,該不會是被淘汰出局了吧。

會有這種想法並不奇怪,喵女的實力撐破天就「凡」級巔峰,再加上她的異能不具備極強的攻擊性,只擅長逃跑。混戰之下,很容易被波及,被淘汰,那都是合情合理的發展。

「她啊,她是分到了最後的賽組裡,現在還沒開始比賽吧。」黃文解釋完,又有點幸災樂禍的道「我離開之前還看到她害怕得渾身發抖,估計看見這麼多輪比賽下來有點心裡陰影了吧。」

瀧晨隨便問了兩句之後就沒怎麼上心了,喵女能不能成功晉級,那和他關係其實並不算大,問一句,那也就是臨時想起這碼子事而已。

說起喵女,瀧晨想起另外一個人,目光四處搜尋,很快,就鎖定到會議廳的一個角落。

那兒站著一個人,與周圍格格不入。

瀧星!

準確的說,現在他叫澤邦·古特。

果然也晉級了…

瀧晨暗暗想著,卻不知道自己為何如此篤定。

比賽強者如雲,實力差距還沒大到碾壓之前,是很難看出最後的勝負。

可瀧星給他的感覺就是很強,是一種難以言明的感覺。

幾人又聊了十幾分鐘,出現在會議廳內的人越來越多,加起來都快接近五百個人,這時,喵女也出現了。

看她臉色蒼白的樣子,似乎在比賽里沒少受到驚嚇,也確實,以她的實力能正兒八經的打下比賽,那確實是不太科學,多半…是比賽的時候用了某種歪點子才歪打正著的拿下比賽吧。

瀧晨不深究這些事情,很快,所有成功晉級的選手們就全都來齊了。

總人數:507

比瀧晨預想中的還要少人。

不得不承認,比賽,只會越來越殘酷。

眾人齊聚在會議廳內,稍等了片刻之後,廣播響起。

「各位,恭喜你們再次晉級,現在能聚集在這裡的全都是人中之龍,翹楚精英,我也不多說什麼廢話了,下一輪複賽,將在一個星期後舉行,比賽將採取淘汰制,每十個人為一組,進行兩兩對抗,勝者晉級,敗者淘汰。「

「我有一個問題。」忽然有一個參賽者舉起手掌「複賽是否還會像現在這樣,釋放野獸襲擊我們。」

廣播里的那把男聲沉默了半響,開口道「不會。」

瀧晨有些意外,這個廣播里的聲音,還能看到會議廳里的人的一舉一動?

「複賽將採取完全的一對一形式,屆時我們將會提供製式的兵器,提供給在場的各位,沒有任何的時間限制和環境限制,採取的是擂台戰形式,除非有一方倒下或者認輸,否則比賽依舊進行。」

此時,聽到廣播的說法,有不少人倒是安心不少,要是再像海選賽或者是預賽這樣還有額外的不穩定因素附加,勝負就很難說了。

有人歡喜,也有人露出了擔憂的神色。

進入複賽的選手,有一批都不是憑藉自身實力闖過關的,他們他們能過關,純粹是運氣使然罷了。

實力都不是最頂尖的那一批,在下一輪,就很難有投機取巧的機會了。

像黃文,貓女這樣的渾水摸魚之輩,下一次比賽就會被暴露出來。

而這,也是官方的意思,他們有意篩選淘汰出這些實力不濟的人。

Prev Post
「……」林家兩兄弟欲哭無淚,長得白長得帥是我們的錯么?
Next Post
「……」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