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官連連恭維,引得魔王特使格外倨傲囂張。

可魔王特使笑著笑著,臉上的表情卻逐漸僵硬了下來。

「轟隆隆!」

劇烈的轟鳴聲,好似巨石滾落,突然從四面八方隆隆傳來,就連腳下的地面都為之震顫不止。

「什麼情況?」

「怎麼回事?」

魔王特使連連驚呼,轉眸一看,心頭頓時涼了半截。

食人魔,漫山遍野的食人魔,數量居然有四五百名之多!而且憑藉他傳奇級別的敏銳感知,赫然發現這四五百食人魔中,光半步S級的食人魔,就多達百名!其餘清一色都是A級高手!而且達到傳奇級別的食人魔首領,赫然達到了兩名!

如此眾多,如此強大的食人魔劫匪,他們這支百人押送隊伍,人數就算再增加一倍,都不是對手,這樣大的差距,這樣仗根本就沒法打啊!

「怎,怎麼會這麼多人?他他,他們怎麼接近過來的?」

特使身旁的副官,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渾身發顫,結結巴巴道,「他他他,他們吃了熊心豹子膽,敢,敢來打劫我們?」

不光是他,眼下整支隊伍都感到了濃濃的恐懼,所有魔王守衛全慌了。

這開什麼玩笑?四五百名頂級食人魔的集體衝鋒,他們就是鋼筋鐵骨也擋不住啊?而且這麼多食人魔,就算踩也能把他們踩死,眼下該怎麼辦?他們可不想站在原地等死!

「快,快逃!」

魔王特使雙瞳發顫,哪裡還敢多做停留,立馬雙腳一蹬,就向半空飛去。食人魔不會飛行,只能蓄力跳躍,這一點他十分清楚。

「娘的,這些食人魔都瘋了,連魔王的隊伍都敢打劫,真是好大的膽子!」騰空而起的魔王特使,在心中憤恨罵道,「等老子回去,一定要奏明魔王陛下,親自帶上大軍,將這片焦岩丘陵都給……」

然而,魔王特使話沒說完,一條「呲啦」作響的閃電長鞭,瞬間就將他從半空中抽了下來。

這條閃電長鞭,威力還不足以致命,但是卻讓他渾身麻痹,就在他剛剛墜落,還未落地之時,一隻巨大的鋼鐵棒槌,已經帶著駭人的破風聲,兇狠無比地砸到了他的面前。

魔王特使頓時肝膽俱裂,雙目突睜。

下一瞬,伴隨著劇烈的轟鳴聲,剛剛還不可一世的魔王特使,已經鮮血噴涌,骨骼碎裂,如同一隻破舊的沙袋,被強勢砸進了一旁的山岩之中。

沒有錯,過來打劫的人,正是王焱麾下的食人魔。

剛剛出手的兩位傳奇強者,正是新任大首領阿布隆·巨槌,以及薩滿祭司沃波爾·藍盾。

這兩位傳奇食人魔,一出手就秒掉了那位魔王特使,這一下整個魔王守衛的隊伍,全都陷入了一片混亂。

所有魔王守衛都想逃,可哪裡逃得掉?

四五百食人魔全部被薩滿沃波爾施展了嗜血術,此時集體衝鋒,連巨龍都擋不住。

加上阿布隆·巨槌,與沃波爾·藍盾,一近戰,一遠程,兩人互相配合,就猶如下山猛虎衝進了羊群,令原本就岌岌可危的魔王守衛,就此徹底崩潰。

而一些想要往上空逃跑的魔王守衛,剛剛騰空就發現,上方居然埋伏了幾十位鷹身女妖與魅魔。

鷹身女妖天賦元素親和,風刃或是閃電鏈,可都是她們的專業技能。至於魅魔在這種敵人精神慌亂的情況下,發揮的作用更大,一個個魅惑術下去,剛剛飛上來的魔王守衛,全都痴痴笑著,直挺挺的向下墜去。

除此之外,更有三名黑暗精靈在遠程狙擊,其中黑暗精靈的副官艾爾莎,僅憑一張煉獄鋼製造普通長弓,就能在兩公裡外,將敵人精準爆頭,遠程狙擊能力十分誇張。

另外,暗影之刺卡繆與他的副官恩佐,機動力都極高,不斷在外圍襲殺逃出包圍圈的敵人。

很快,這一行魔王守衛,全都在食人魔的鐵蹄下,全軍覆沒。

「食人魔確實是一種十分可怕的生物,而且打劫還真是專業。」

王焱看著彷彿暴風沖刷過後的戰場,不禁心生感嘆,隨後清了清嗓子,下令道,「迅速清理戰場,把他們的衣服都剝下來,我們去血手城的辦法有了!」

…… ……

「是!」

剛剛痛痛快快打了一架的食人魔,立即齊齊應答,隨即拖車的拖車,扒衣服裝備的扒衣服裝備。

沒一會兒,就將這一支魔王押送隊伍所有的貨物與裝備,統統運到了王焱的面前。

整個過程沒有其他種族參與,現場包括死亡守衛,全部偽裝成食人魔劫匪搶劫的模樣,這樣一來就算巨岩魔王動怒,也無法追查到王焱這一行人的頭上。

而這個過程之所以能這麼順利,除了護送王焱等人離開的食人魔部族精銳,十分強大之外,王焱壓箱底的秘密武器,也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這個壓箱底的武器,自然就是來自地球的次神器八咫鏡了。

這塊次神器,能夠構築號稱絕對防禦的強大結界。在這個結界中,可以將周圍所有的一些,完全隔絕在外。不論聲音,還是氣息,或是生命波動,全都散發不出去。

王焱正是以這種方法,在對方必經之路中。就地蹲守。等對方一到,便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的伏擊戰,這時對方才反應過來,想逃已經來不及了。

「嘩啦!」

王焱掀開第一個貨車上的帆布,隨手打開了幾隻木箱,發現這一車裝滿了各色美酒,總量恐怕有數噸重。

不管在哪,美酒都是硬通貨,王焱隨手拿起了一瓶,喝了幾口發現不錯,十分熱辣,於是隨手給自己手下丟了幾瓶,便開始檢查第二輛與第三輛。

這第二輛車中,裝載了不少各類高級獸肉,以及上百套巨岩魔王麾下的制式裝備,第三輛車則裝滿了一大堆金銀珠寶,以及幾大箱中等品級的天材地寶。

「這三車東西價值不菲,都是上等貨,應該是巨岩魔王用來犒賞血手領主麾下將領的。」暗刃軍團出身的暗影之刺卡繆,如今已經成為了王焱的軍事顧問,他掃了一眼三架貨車,便向王焱堅毅說,「給血手領主的賞賜不在這,應該在那個特使的身上。」

話剛說完,在一邊摸屍的阿布隆·巨槌,就舉著一個腰帶,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老大,在這呢,那個特使的儲物腰帶在這裡。」

利用空間技術製作的儲物裝備,不論在哪都價值連城,哪怕是由哥布林製造,只有一個立方的哥布林儲物箱,都價值高昂。

王焱將這個儲物腰帶接到手中,輕易就破解了上面的禁制,隨後神念一查探,嚯!這個傢伙的儲物腰帶居然有十幾個立方,這在儲物裝備中,已經屬於次聖器級的上等貨了,黑市裡幾千魔晶幣少不了。

接著王焱進一步查探,很快一個做工十分精緻的銅箱和手札,被他在一堆雜物中搜索了出來。

「果然如我所料,這支隊伍就是犒賞血手領主的特使。」

王焱粗略的看了一下那張手札,正是巨岩魔王的賀詞,而那件精緻銅箱中,則安靜躺著一件散發著巍峨氣魄的灰色斗篷。

「這,這是……」鑒定師佐伊伸出芊指,從斗篷上輕輕拂過,一股濃濃的岩系氣息,便如山嶽大川一般,撲面而來。

佐伊當即吃了一驚,連忙神情興奮的驚嘆道:「魔焰大人,這,這是聖器!而且還是巨岩魔王成名前,一直佩戴的聖器巨岩斗篷!」

王焱一聽來了精神,聖器可是一件稀罕的好東西,放到黑市裡動輒數萬,十數萬,如果是一件有傳承的名器,價格還要高昂。

隨後經過佐伊一番解釋,王焱明白這件巨岩斗篷,直接冠以巨岩魔王的名號,確實來頭不小。

這件聖器斗篷跟隨巨岩魔王年代已久,早在巨岩魔王還是領主時,這件斗篷就是巨岩魔王的貼身防禦聖器,跟隨巨岩魔王身經百戰。

據說這件斗篷施展起來,就好似有山川加身,防禦能力十分驚人。

赤惑領主聽聞連忙湊了過來,開開眼界:「這件聖器可是出了名的寶貝,看來巨岩魔王對那位血手領主,十分看重吶。」

他雖然是個地處偏遠的小小領主,不過對於那些大名鼎鼎的魔王事迹,他還是了解的。

「那還用說?」一旁,赤虐郡主嬌滴滴地插話說,「你也不看看那位血手領主立了多大的功勞?墮落魔神薩麥爾的精銳禁衛軍,暗刃軍團都被他滅了三分之一,這種大戰果,傳出去那個巨岩魔王多長臉吶?」

赤惑領主與赤虐郡主,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吹牛吹的不亦樂乎。可三位黑暗精靈,卡繆,艾爾莎以及恩佐,臉色全都難看至極。

正是因為他們當初被同伴出賣,加上中計,造成的巨大損失,才成就了那位血手領主如今的風光。

不過地獄世界弱肉強食,失敗就是失敗了,卡繆三人也不會找借口,只是這份失敗帶來的恨意,死死塞在了他們的胸口,令他們非要完成這個復仇不可。

「收穫一件精品聖器好是好,可惜這件聖器太出名,眼下只能先收起來,日後再做打算。」

王焱將這件巨岩斗篷收下,隨後向卡繆三人安慰說,「我明白你們的失敗,是因為被同伴背叛,不然以你們的能力,那個血手領主,就算千軍萬馬也困不住你們。」

「可是敗了就是敗了,連同我的妻子都……」提起被俘虜的妻子,卡繆就滿心痛苦,甚至不敢去想。

「確實,敗了就是敗了,這已經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不過現在你們復仇的時機到了。」王焱目光微收,緩緩說道,「本領主可以將那個血手領主留給你,能否一雪前恥,就看你自己了。」

「多謝魔焰大人成全!」卡繆瞬即重重的跪拜在意,此時他眼中濃烈的戰意,彷彿一柄鋼刺,直指人心。

王焱掃了他們一眼,見時機差不多了,便下令道:「都準備一下,我們去血手城送禮!」

「吼!」

王焱一眾手下,士氣正盛,齊齊發出雄渾的呼吼。此時別說去暗殺一位大領主,就是攻打一位魔王,他們都不帶怕的。

至於五百名食人魔護衛,眼下是不能帶了,範圍太大,藏都藏不住。於是王焱便讓他們帶著三車戰利品,先回部落,隨後到達指定位置等候接應。

其餘精銳則跟隨王焱,換上了魔王特使與魔王守衛的衣物,一路向血手領主的城池進發而去。

…… ……

「來來來,喝!喝!」

「昨晚那個黑暗精靈的女奴,可真是烈啊!」

「哈哈,是是,昨晚那慘叫聲把屋頂都快震破了!哈哈哈!」

血手城,領主城堡,大領主血手瓦特萊,正在大廳中宴請賓客,現場驕奢淫逸,一片奢靡。

大領主血手瓦特萊,是一位體型魁梧,略顯肥胖的中年煉獄魔族。他一臉兇相,雙眸閃著精光,一看就知道是一位兇狠狡猾的詭詐之徒。

而他的外號,也確實來自於他的狡猾與兇狠。

他在成名之前,就嗜殺成性,十分狠辣。成為領主后,更是在戰火連連的邊界,打過不少硬仗,但每每遇到戰俘,或是敵方平民俘虜,他都會滅絕人性的凌虐至死,手段殘忍無比。

他以此為樂,而且樂此不疲,甚至一度成為他發動戰爭的主要動力。久而久之,雙手沾滿鮮血的他,便被人稱之為血手瓦特萊。

後來巨岩魔王則乾脆就冊封他為血手領主,因為在地球人眼中,這種傢伙就是個不折不扣的變態,但在地獄世界,這樣的戰爭惡徒,反倒被當權者頗為器重。

巨岩魔王將他放在邊界,不論是對敵方勢力,還是對己方的競爭對手,都是一個強大的威懾力。

因此血手領主瓦特萊,憑藉他狠辣的作風與名號,加上巨岩魔王的有意扶持,很快就成長為一方大領主,影響力頗大。

加上他近期利用詭計與叛徒,裡應外合,幾乎全殲了暗影之刺卡繆統領的暗刃分隊,更是令他的威勢達到了巔峰,連巨岩魔王都對他讚不絕口。

此時,這位窮凶極惡的戰爭惡徒,正春風得意,坐在大殿主位喝酒吃肉,好不痛快。

在他左手邊下方座位,正是他的盟友,也是三位依附著他生存的小領主。

這三個小領主中,兩位是血統不純,沒什麼靠山的煉獄魔族,一位還是一位蠻族首領。他們都是憑藉戰功和實力,慢慢爬到了領主位置,並且受到官方認可,獲得了少許封地。

不過成為小領主后,因為本身沒什麼背景,如果不成為其他大勢力的附庸和看門狗,那必然就會被其他勢力吞併。

就好比當初的赤惑,雖說他那個窮酸樣,已經落魄無比,但是如果不是掛著赤煉魔王私生子的名頭,早就被其他勢力吞併,甚至被周邊匪徒多次洗劫。

畢竟地獄世界面積雖大,但資源爭奪的厲害,每一塊土地,每一份資源都有人在爭搶,誰都無法避免。

除了這三位小領主,在血手領主的右手邊,正是害慘卡繆的兩位黑暗精靈叛徒。

這兩位黑暗精靈中,那位陰鷙的中年男性,名叫奧卡姆。另一位雙眸冷艷妖媚的女性精靈,名叫黛麗絲。

這兩位都是暗刃軍團的上層軍官,更是暗影之刺卡繆的妻子,黑暗精靈公主艾琳的副將。不過他們年紀都逐漸增大,此生晉級希望渺茫,根本沒有機會成為統御暗刃的將軍。

加上對墮落魔神薩麥爾的統治,同樣不抱有多少希望,於是在漫長的歲月中,逐漸受到離間,最終成為了黑暗精靈中的背叛者。

「諸多領主大人,能否不要在用餐時,談論那些令人掃興的事情?」女性副官黛麗絲,目光冷艷,語氣充滿了不悅。

作為女性黑暗精靈,聽著眼前血手領主等人,談論如何折磨黑暗精靈女奴,令她十分不爽。

「哈哈哈,黛麗絲小姐說的是,是我們太粗魯了。」

血手領主瓦特萊,摸了摸肥胖的肚皮,大笑了一聲,隨即向下面幾個小弟揮手道,「今晚不談女奴,不談女奴。」

隨著他的敷衍,他的三位附庸,跟著又一番談笑。總之他們現在正春風得意,聊什麼不是聊?

「血手大人,當初為什麼不將那個卡繆直接處死?恕我直言,他可是個隱患。」

黑暗精靈副官奧卡姆,向來小心謹慎至今對被賣走的卡繆等人,耿耿於懷。沒見到卡繆等人的屍體,他一顆懸著的心,就始終放不下來。

「別怪我直說,你們黑暗精靈的膽子實在是太小了。那個卡繆早就被本領主給廢了,在我們煉獄魔族的地盤中,還能翻起多大的浪?」

血手領主拿著酒杯,毫不為意,說著更是目露殘忍道,「再說,你不覺得讓他成為奴隸,在我們煉獄魔族的手中,被一個又一個魔族,慢慢折磨致死,這樣的做法更加有趣嗎?」

卡繆率領的暗刃軍團,算是血手領主在邊界作戰中的死對頭。這一次終於將卡繆活捉,他可不願意讓那個卡繆,那麼輕易就死去。

奧卡姆目光不悅的緊了緊,這裡血手領主說了算,他也不好再多說什麼,只好轉移話題,開口詢問道:「如今暗刃軍團元氣大傷,血手大人您風光無限,是時候實現你的諾言了。」

「沒錯,血手大人不會忘記您當初的承諾了吧?」黛麗絲轉過目光,語氣冷淡的插話道,「還有,什麼時候能將我們引薦給魔王陛下?我們可掌握重要機密,必須親自稟報魔王陛下。」

「放心,我血手瓦特萊,向來是信守承諾之人。」

血手領主說著將兩隻寶匣,丟給了奧卡姆和黛麗絲,頗為大氣的說道,「這可是兩顆炎獄魔龍的血髓,每顆炎龍血髓,都需要八頭成年炎龍的精髓淬鍊而成,價值數萬魔晶!只要你們有本事去除裡面的炎氣,足夠你們晉陞傳奇!」

奧卡姆與黛麗絲,接過寶匣,飛快的看了一眼,眼中隨即露出了喜色。

「至於魔王陛下,本領主已經與他老人家取得了聯絡,他對你們十分賞識,賞賜已經在路上,不日就會到達。」

血手領主看著奧卡姆與黛麗絲的模樣,不免有些沾沾自喜道,「地獄三大魔神,一老一殘,唯有我們煉獄魔族,與偉大的撒旦魔神最為強盛!你們現在做出了一個明智的選擇,只要為我們多做貢獻,將來別說暗刃軍團,整個精靈國度都是你們的!」

「到時候榮華富貴,力量,權勢!統統讓你們享之不盡!」血手領主粗獷的聲音,充滿了蠱惑。

奧卡姆與黛麗絲,在血手領主的話音中,眼中越發執著起來,彷彿那些榮華富貴,力量權勢,已經近在眼前。

不過,就在這時。

一個敲門聲,突然從城堡大廳外傳了過來。

…… ……

「咚,咚咚!」

鋼鐵大門沉悶的拍動聲,在偌大的血手城堡中,空曠回蕩。

很快,一名侍從就從大廳門外,一路飛奔的跑了進來。

「報!」那名侍從一路不帶喘氣的飛奔到血手領主面前,彙報說,「魔王陛下的特使大人,已經將車隊停到了城堡門外,要求親自帶隊面見您。」

「好好好,快請特使大人進來!」

血手領主喜不自禁,眼下正好談到巨岩魔王,結果巨岩魔王的慰勞特使,就已經到達門外,這事自然再好不過。

隨著呼啦啦的鉸鏈聲響,血手城的幾道大門,應聲洞開。

王焱與手下假扮的特使車隊,緩緩進城,一路向城堡的核心區域走去。

Prev Post
他們也為自己的勇敢而驕傲,多少個人能夠做到面對危險而不害怕不退縮啊?而他張宏和綠衣老者就做到了!他們是值得稱讚的,他們應該被讚揚,他們應該受到所有人的尊敬,他們的名字應該流芳百世!
Next Post
陸子寒,【相信我,如果那時候不是傅哥昏迷不醒,你們一定會被趕出墅園,絲毫不用懷疑,謝謝】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