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吧,這可是一百萬!」漢克斯搖頭:「就算我去賣身都拿不出零頭……賣屁股都不行。」

「真見鬼!」斯菲爾德也憤怒的揮舞了一下手臂:「我們是艦艇指揮系的學員,我們訓練時用的機甲就價值幾百萬,一台模擬艙就價值上千萬,我們未來要指揮的星艦甚至價值幾十上百個億,我們將來能夠毀掉的財富或許會達到成千上萬億,甚至一個星球的財富,可我們現在加在一起卻連一百萬聯邦幣都拿不出來……」

「這就是軍人。」李宗翰攤手:「不管我們能掌握或者毀滅多少財富,我們都不會擁有它,我們甚至不擁有我們自己。軍人從存在之日起,就與財富,幸福這些東西無緣。」

「既然這樣你為什麼還來當兵?」小不點問。

李宗翰回答:「我喜歡駕馭星艦在星海中遨遊的感覺,探索未知的世界……那是人類的終級夢想。」 「我還以為人類的終級夢想是長生不死。」小個子的菲力·波爾說。

「我以為是有著吃不完的美食。」胖子考福倫回答。

還是克萊爾止住了扯開的話題:「夥計們,我們能不能不要把話題扯那麼遠/來點實際的吧,大家湊湊,也許能湊出來。我和諾拉有些錢,應該可以借出……三萬塊。」

「哇哦,三萬塊,那可真不少。」小不點吹了聲口哨:「我只能拿出五千塊。嘿,別這麼看著我,這可是我攢了兩年才攢到的,本來打算這個假期和某個美女一起去好好旅遊一下的。」

帥哥漢克斯舉手:「我有六千,不過我可以找幾個紅顏知己再借點兒,也許能湊出一萬五千塊……我泡妞不花錢。」

菲力·波爾說:「我前些日子買了台最新型號的頻譜分析儀,所以沒什麼錢了,只能出一千,抱歉。不過雷諾可以不用還我。」

考福倫說:「我到是還有八千塊,大不了接下來一段時間少吃點兒。」

總是一臉羞澀的少年亞丁說:「我能出六千。」

李宗翰:「我有兩萬。」

「哇哦。」大家一起發出噓聲,顯然是想不到他能拿出這麼多錢。

李宗翰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我們黃色人種從基因里就有勤儉節約的習慣。」

斯菲爾德哼了一聲:「我能出八萬。」

所有人都呆了,一起看向光頭。

小不點跳起來說:「你不是在看玩笑吧,帕龍?」

「當然不是。」斯菲爾德得意回答:「這錢是去年我參加了一個地下格鬥賽賺到的……會省永遠比不上會賺,夥計。」

他把頭轉向李宗翰。

「神氣什麼。」後者哼了一聲沒理他。

「可就算這樣也只有十六萬五千塊,還不到五分之一。」亞丁說。

所有的好朋友都在這兒了,卻也只能湊出這麼些。

克萊爾說:「也許我們可以找爺爺再湊點。」

雷諾已揮手說:「我不認為馬歇爾院長能拿出這筆錢,而且就算他能拿出來我也不想要。這件事已經麻煩到太多人了,我不想這樣。老實說就算你們幫我借到了又怎麼樣?我最終還是要還的不是嗎?如果因為我還不上而讓你們背負一大筆債務或損失……那我情願把房子賣了。」

大家一起無言。

克萊爾關切的看著雷諾:「總得有個辦法解決問題。」

自從歡送會後,克萊爾與雷諾的關係明顯好轉。

烈焰焚情:冷梟的掛名嬌妻 同仇敵愾果然是情感的催化劑,可以打破一切障礙,馬休就象是一塊墊腳石,被雷諾踩著追上了一度遙不可及的克萊爾。

在這種情況下,克萊爾再不掩飾對雷諾的關係與焦急。

相比之下,諾拉則顯得沉默許多,而且她幾乎再不願在私下場合里與雷諾有任何接觸。只在偶而流露的眼神中,才能看到她對雷諾的關懷。

「會有辦法的。」雷諾回答,他轉向光頭:「帕龍說得沒錯,錢是賺出來的,不是靠借或省出來的。我可以去打工賺錢。」

「你恐怕沒那麼多時間。」小不點說:「那個該死的律師已經申請了禁制令,時間為三個月。你必須在三個月內把錢湊齊,否則房子將會被拍賣。而在你拿出錢來之前,你甚至不能進入那房子。」

「這該死的混蛋!」所有人一起喊。

「這並不奇怪,如果那個律師還想撈一票的話,這的確是最好的辦法。以雷諾無力支付為理由請求處理遺產,然後在拍賣上壓低價格,他再找個代理人把房子買走,事情就搞定了。」亞丁說。

「你怎麼知道的?」小不點問。

亞丁回答:「我有個親戚是律師,我多少了解一些他們發財的手段。」

「我討厭律師!」所有人一起大呼起來。

「那現在怎麼辦?」克萊爾也急了。

所有人都看向雷諾。

雷諾低頭思考了一會兒,看向斯菲爾德:「帕龍,你參加的是什麼格鬥賽?」

「地下無限制格鬥賽,C級賽事,出場獎金八千,勝利獎金兩萬,平局按雙負算。我打了二十場比賽,贏了八場。」

「那你應該有二十五萬六千塊才對。」羞澀的術數天才立刻給出答案:「還有十五萬在哪兒?」

「那是醫療費,白痴。」斯菲爾德用同情的眼神看亞丁:「你不會真以為不需要付出什麼代價的吧?我在那裡丟掉過三條胳膊,兩條腿,甚至還再生了一根老二。」

大家立刻不說話了。

斯菲爾德說:「我承認你的格鬥技巧不錯,雷諾,但是你並不比我強。地下格鬥賽也是有時間限制的,不會允許一個人連續的參加格鬥,無法保證足夠勝率,無法進入更高級別的比賽,甚至無法保證自己不受傷,你絕對不可能在那地方三個月內賺到一百萬……一半你都賺不到。」

雷諾搖頭:「我沒打算去打地下格鬥,我只是覺得你給了我一個啟發,也許我可以參加一些別的比賽。」

「什麼比賽。」

「機甲。」雷諾回答:「機甲大賽,獎金比格鬥賽更高,殘廢率更低。」

「死亡率卻更高。」斯菲爾德冷冷回答。

克萊爾也說:「而且考特曼已經禁止學員參加任何具有危險性質的比賽,也包括你的,帕龍,今年開始你別想再參加地下格鬥賽了。」

斯菲爾德聳聳肩表示無所謂,誰會喜歡缺胳膊斷腿的感覺呢?

雷諾回答:「那就隱藏身份去,不讓他知道就行了。」

「那你怎麼解決機甲的問題?你甚至沒有一台自己的機甲。」諾拉說。

「事實上……我有。」

雷諾最終還是向他的同學借了些錢。

不是為了遺產稅,而是為了給丹迪·巴格辦一個葬禮。

考特曼到是願意出這筆錢——這件事讓他的形象大受影響,他迫切需要挽回顏面。

但是雷諾拒絕了。

考特曼必須為他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所以現在他正式成為上任伊始就逼死一位教官的院長。

這讓考特曼非常惱火。

葬禮舉辦的那天,天空中下起了細密的雨絲。

中央星的氣候調節師認真的完成著工作,給出當日三毫米的降雨量。

站在微微有些泥濘的墓地前,雷諾面無表情的聽著牧師念悼詞。

牧師的年紀有些大了,悼詞念得含混不清。

悼詞念完后,四名學員把放著丹迪·巴格屍體的棺材抬起來,放在一個漂流艙中。然後漂流艙被送進一艘飛船中,這艘飛船將帶著漂流艙進入星海的深處,再把漂流艙發射出去。

這就是老兵的葬禮。

太空戰爭里,每一名戰死疆場的老兵,都會被以這種方式埋葬。

這也是丹迪·巴格最渴望的葬禮。

看著飛船消失在視野中,雷諾轉身離開。

「嘿,瓊尼。」小不點從後面趕過來:「我說,你真的決定了?」

「什麼?」雷諾問。

「得了吧瓊尼,你知道我在說什麼。你真的打算去參加機甲比賽?」小不點壓低聲音問,他看看四周:「需要我幫什麼忙嗎?」

「你不再提那幾個字,就是對我最大的幫助。」雷諾回答。

「好吧,既然這樣,那我用別的代替怎麼樣?比如施格瓦尼怎麼樣?我說,你真的打算去那兒淘金?你從哪兒弄機甲……哦不,我是說,那種鐵皮罐頭。」小不點依舊不放棄的跟在雷諾後面喋喋不休。

「那是我的事。」雷諾不理他往前走。

「嘿,瓊尼,別這樣,我只是想幫你。為什麼你不肯帶上我呢?我是說,也許你會需要一個朋友幫忙。」 雷諾停下腳步,看向小不點:「你確定你要跟我去?」

「當然。」小不點很肯定的回答。

想了想他又補充了一句:「也許不止是我。」

他往後看去。

遠處,克萊爾還有諾拉正站在一棵樹下看著他。

半個月後,假期來到。

雷諾開始收拾東西,準備前往施格瓦尼。

與他一起去的還有小不點,光頭,李宗翰以及克萊爾和諾拉。漢克斯本來也想去,不過很遺憾他被另一對姐妹花纏住了。

當天六人一起來到施格瓦尼,貝爾加德機修廠。

貝爾加德依然是那樣的破破爛爛,老貝爾正在一台破舊機甲上忙碌著。

雷諾從廠外走來,老貝爾看到,發出愉快的笑聲:「亞歷山大,伊莫金,看看是誰來了!」

他沒有喊伊克·戴維,這個總是不滿現狀的學徒在去年的時候就離開了。他最終沒能成為機甲維修工,反倒是一向有些蠢笨的亞歷山大·拉德莫爾在今年剛剛通過考核,成為正式的維修技師。

加德說的沒錯,熱愛與堅持才是成就的基礎。

跳下機甲,老貝爾張開雙臂走過去:「雷諾好孩子,終於又見到你了,你來的比我預計的更早些。」

然後他看向克萊爾等人:「也更多些……他們是你的同學?」

「是的,貝爾先生。」雷諾回答。

「看來你這次不太會象前幾次那樣留在這裡修機甲了。」貝爾轉身向廠里走。

「您怎麼知道?」雷諾和他的同學跟在後面問。

「不要小看一個老人的智慧,我在你們的臉上看到了心事。說說吧雷諾,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呃……是這樣的,我的確有件事需要您的幫忙。」

「什麼事?」

「我想借銀翼天使。」

老頭的腳步停下了。

他轉回頭,目光嚴峻的看雷諾:「你要借天使?你想做什麼?」

沒等雷諾回答,小不點已快速回答:「還能是幹什麼?當然是參加機甲大賽。」

「見鬼,拉奇,我沒讓你說話你最好閉嘴。」雷諾大急。

果然老頭的臉色已經變了。

他看著雷諾:「雷諾,你答應過我不會參加機甲大賽的。」

「你聽我解釋,貝爾先生。」雷諾叫道。

老頭已經轉身走了,這次他走得很快:「還能有什麼解釋,無非就是為了錢!你太讓我失望了,雷諾。我曾經告誡過你,保持心靈的純真,不要為了錢去戰鬥!」

「我從未忘記過您的教導!」雷諾大聲回答。

老頭停下腳步,回頭看向雷諾。

雷諾這才走過去,把過去發生的事一一說出來。

他就站在那裡,講述著曾經發生的一切。他不太擅長措詞造句,語言並不優美,但是他說得很認真,很誠懇,每一個字都飽含感情。

他也沒有注意到,在他講述的過程里,亞歷山大·拉德莫爾,還有伊莫金·加德都圍攏了過來。

他們站在雷諾的身邊,靜靜地聽他講發生的一切。

「……丹迪死了,那間房子是他唯一的遺產,我不想辜負他的期望,我得保住它。」雷諾很認真的說:「參加機甲大賽是我唯一的期望,貝爾先生,幫幫我!」

老貝爾長長吸了一口氣。

他看看雷諾,再看看他身邊的同學,看著他們認真的表情,貝爾明白了。

他點點頭說:「是我誤會了你,孩子,我向你道歉。」

「這麼說你願意把銀翼天使借給我用了?」雷諾興奮問。

老貝爾卻搖了搖頭:「就算我把它借給你也沒用,你真的認為只要你參加了機甲大賽就能拿到錢嗎?這可是一百萬,不是隨便哪種比賽都能拿到這麼多獎金的。格鬥賽需要醫療費,機甲賽也同樣有維修成本。每一場比賽下來,機甲都有龐大的維修需要,你從哪來維修費?如果你不能取到一個好的名次,你甚至連維修費都付不起。要想從一場比賽中獲得利益,你需要很多很多準備。你需要對施格瓦尼的各種賽事有足夠的了解,對你的對手有足夠的了解,對對手的機甲有足夠的了解,對各種賽事的規則有足夠的了解,最後還要對自己的機甲有足夠的了解……這些條件你都具備嗎?你們什麼條件都沒有,就跑過來參加比賽,還妄想在兩個月里拿到一百萬,純收益!你們以為比賽是慈善基金嗎?」

老頭說到最後,聲音陡然大了起來,聽得大家汗顏不已。

就連雷諾都呆了呆。

老實說他之前唯一擔心的問題就是銀翼天使的系統問題,由於他現在只能減少二十一個神經元控制,需要對銀翼天使加以改裝才能使用。

但現在看來,他面臨的麻煩還遠不止是一個銀翼天使那麼簡單。

「你需要一個團隊,雷諾。」老貝爾說:「要想得到一百萬,你就得去好的聯賽,得到好的名次,你需要周密的計劃。這些事你一個人做不來,光靠他們也不夠。但如果有我,還有……」

他回頭看看,說:「還有伊莫金和亞歷山大,那也許可以。」

雷諾笑了:「那正是我夢寐以求的。」

「但是你們得聽我的。」老貝爾說,他用大拇指指指自己:「我是這個團隊的頭,沒得商量。」

「機甲大賽一般分三類。」

貝爾加德機修廠的小屋內,伊莫金·加德正在為大家講解關於施格瓦尼機甲賽事的一些情況。

Prev Post
天崩地裂,日月無光,這炮台猛然轟擊,不斷的炸開,將虛空徹底破碎,可以清晰的看到,虛空中有星辰被炸開。
Next Post
「警官,我在警局裡沒有犯法吧,你們怎麼就嚇我了?」刀哥哎呦叫了一聲,雙手擋著自己的眼睛,「我真的好怕啊,要是緊張了,你們問什麼我說錯了可不要怪我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