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他都記得,但他現在畢竟是沒理堅的總統,需要考慮更多。

他重重嘆了口氣,再次對艾奇遜道:「聽說連紐芬蘭都有他們在插手?」

艾奇遜詫異道:「紐芬蘭?他們已經併入了加拿大。東聯國好像在其中沒有小動作?」

「漁場、鐵礦,東聯國在紐芬蘭已經有很多產業了。還有委內瑞拉的石油、巴西的鐵礦、阿根廷的農場、智利的銅礦。不得不說,他們最近在美洲大陸太活躍了。」 初霽把刀收了起來,手上出現了一團黑色的電流一樣的能量團,他隨手往喪屍的腦袋上一拍,喪屍的腦袋像個炸彈一樣炸了,骨頭都成渣了。

幸好他閃得快,要不然他這一身衣服又要報廢了。

玉傾歡笑著對他豎起大拇指,無聲地說了句:「帥!」

初霽本來還擔心畫面太過血腥,玉傾歡會感覺到不舒服,現在看來他真是白擔心了,他的傾傾跟別人完全不一樣。

初霽之前一直在修鍊《魔神錄》,修鍊得一直挺順利的,但是他對這種力量掌握的還不熟練,把第一個喪屍的腦袋轟成渣之後,他對自己的力量有了新的認知。

初霽解決喪屍就跟割韭菜一樣,割了一茬又一茬,除了玉傾歡,大家都被他驚訝得合不攏嘴。

他們老大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難道他也覺醒了異能?

大家心裡都有同樣的疑惑,但是現在不是問這些的時候,只能把心中的疑惑壓在了心底,等回去的時候再問個明白。

初霽砍喪屍就跟砍西瓜差不多,對他來說根本就沒有什麼難度,他終於見識到了玉傾歡跟他說的那種力量,心裡也是非常高興的。

只有他的力量變得越來越強大,他才能全力保護他的傾傾。

有了初霽這一個大殺器在,超市一樓里的喪屍很快就被清理完畢了。

但是超市的一樓並沒有食物,只有一些生活用品,而且還是被人挑剩下的。

初霽走進女裝店,按照玉傾歡的尺寸多拿了幾套衣服,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的衣服應有盡有。

玉傾歡有些頭疼地抓住了他的衣角:「初霽,我有衣服穿的,別拿這些了。」

初霽終於意猶未盡地停下了手,把衣服都裝起來,帶著大家上了二樓。

二樓的喪屍比一樓的少,他們三兩下就把喪屍清理乾淨了。

二樓確實是擺放食品的地方,可能是之前這家超市已經被搜颳了很多次,這裡的食品擺放看起來非常的凌亂,但好歹還剩下一些。

大家快速地收集完所需要的物資,然後又往三樓去了,這家超市的三樓是娛樂場所,沒什麼物資,只搜集到了一點兒他們就在二樓會合了。

說起來這次他們還挺幸運的,雖然遇到了大片的喪屍,但他們還是順利收集到了物資,並且安全的回到了他們的臨時避難所。

大家看到他們回來,都是一副非常開心的樣子,幫忙的幫忙問候的問候。

初霽第一時間去看了燒的神志不清的崔衡,見他還沒有醒過來的意思,問了一下留下來照顧他們的人,結果得知他們幾個一直都沒有醒過來。

初霽皺了一下眉也沒說什麼。

玉傾歡把一瓶水遞到他的手上:「餵給他們一點水吧,雖然是在覺醒異能,但這麼燒下去也不是辦法。」

玉傾歡看到崔衡的嘴唇都起皮了,顯然沒有得到很好的照顧,也不知道他的人緣混的怎麼就那麼差,生病了連喂口水的人都沒有嗎?

玉傾歡還真是想岔了,崔衡的人緣其實挺好的,之所以沒有得到真心的照顧,原因還是跟他關係好的人都跟著他們一起出去了,留下來的那些人也沒有多少自己人。 崔衡這一燒就是整整三天,在這三天里他出來喝點水什麼東西都沒吃,但是看上去氣色卻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差。

崔衡醒過來的時候嗓子都是啞的:「老大?」

崔衡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覺醒了異能,他只覺得自己這一覺醒來渾身充滿了力量,感覺有使不完的勁兒一樣。

「感覺怎麼樣?」初霽面無表情地問他。

崔衡是他們幾個裡面最先醒過來的那一個,大家看著他的眼神充滿了探究,他們都想知道覺醒了異能的人是個什麼模樣,是不是跟他們的老大一樣,砍喪屍跟砍瓜一樣?

「你們都這麼看著我幹什麼?有什麼不對嗎?」

有人走到他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大說你覺醒了異能,你自己有什麼感覺?」

崔衡一頭霧水地看了一眼自己的雙手:「我除了感覺有使不完的力量,好像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初霽看了一眼玉傾歡:「怎麼樣才能幫他確定他覺醒了什麼異能?」

玉傾歡摩挲著下巴想了一下,異能這種東西其實還是要靠自己研究才行,其他人也幫不上什麼忙。

玉傾歡:「既然你感覺你的身體里充滿了力量,那你就把這種力量表現出來,讓我們見識一下。」

崔衡:「???」

玉傾歡看著他的呆樣,覺得這個溫和的方法可能有點行不通,還是要靠外力激發一下才行。

初霽也覺得自己這個下屬有點蠢,沒辦法,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他們也就不跟著干著急了。

隨著崔衡的醒來,另外幾個發燒昏睡的人也跟著都醒了過來,他們醒過來之後的感覺都是渾身充滿了力量,但是好像沒什麼人能運用異能。

初霽覺得玉傾歡想得不錯,他們的異能確實需要外力激發一下,所以他們就又開始上路了。

剛剛上路沒多久他們就遇見了一小波喪屍,這波喪屍沒什麼好擔心的,他們直接無視了,在路上能不出手就不出手,碰到不得不出手的情況他們才會從車上下來。

正巧他們遇到了一家藥店,在這個遍地喪屍的末世,藥品屬於必需品,所以他們決定去藥店碰碰運氣,萬一這家藥店還沒有被人搜尋過,他們說不定還能收集到需要的藥品。

初霽從車上下來,一個大招放出去,靠近他們的一大片喪屍倒下了。

崔衡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初霽這麼厲害的樣子,一個個都目瞪口呆,差點忘了初霽其實也是一個地球人。

「卧槽,老大你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玉傾歡一槍替他解決一個喪屍:「你能不能先別這麼崇拜你的老大,先保住自己的小命不好嗎?」

崔衡訕訕地笑了一聲:「好的好的,多謝你剛剛出手救了我。」他一邊對玉傾歡道謝,一邊揮刀砍喪屍。

玉傾歡面色古怪地看著他,有點不明白他的異能真的那麼難激發嗎?

看來還是沒到那種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

她說:「接下來不管是看到喪屍咬你還是抓你,我都不會再出手幫你了,看你自己了。」 崔衡拿著大砍刀砍喪屍忽然砍出來了一種感覺,他感覺他的大砍刀似乎變成了他身體的一部分,運用起來好像更加的好使了。

為了驗證這不是他的錯覺,他更加的賣力砍喪屍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他忽然遇到了一隻非常特別的喪屍,那隻喪屍不像其他喪屍一樣笨拙,反而有了一定的靈敏度,在崔衡揮刀向他砍過去的時候他也知道了躲閃,崔衡砍了他好幾下都沒有成功砍到他的腦袋。

「呸,我就不信了,今天我一定要把你的腦袋砍下來!」

崔衡被激起了鬥志,他的鬥志燃燒起來了,而他的對手喪屍好像也有點不對勁,好像被人套了無敵的buff一樣,不管崔衡怎麼揮刀砍向它,它好像都能躲過去。

喪屍想要去吃最紅的肉,但是崔衡一直張牙舞爪地揮著他那把大刀,喪屍可能覺得他那把大刀實在是太礙事兒了,爪子一揮直接把他的刀給打到了一邊。

崔衡沒了刀,立馬就急眼了,他一邊盯著對他虎視眈眈的喪屍,一邊用眼睛的餘光去找尋自己的刀:「我操你媽的,我的刀呢?」

崔衡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身體里忽然有一股力量在流竄,然後他的刀就向他飛了過來,狠狠地擦過了喪屍的腦袋,他立馬高興地咧起了嘴,總聽別人說他覺醒了異能,但是他自己一直都沒什麼概念,現在他忽然意識到自己的異能怎麼用了。

他能夠用意念操控金屬,剛剛他的刀就是這麼回事兒。

知道自己有操控金屬的能力,他忽然就感覺到自己好像沒有什麼好怕的,眼神中充滿了火熱:「今天我一定要把你幹掉。」

就在他跟這隻喪屍鬥智斗勇的時候,玉傾歡和初霽已經到藥店裡面搜尋了一圈又出來了。

初霽大聲對大家說道:「藥品已經找到了,我們可以撤了,你們先上車,我掩護。」

聽到他的話大家都乾淨利落的上車了,簡直沒有一點猶豫的。

大家都上車了,還在跟喪屍鬥智斗勇的崔衡就變得十分顯眼了。

初霽皺了一下眉:「崔衡,你怎麼還不上車?」

「老大,這隻喪屍好難纏啊,我今天一定要干倒他!」

玉傾歡然後有興緻地往他那裡看了一眼,發現那隻喪屍確實如他所說的非常難纏,好像進化了一樣。

玉傾歡看出來了初霽當然也看出來了,這隻喪屍好像有了人類的思維能力,看起來確實非常難對付。

為了節約大家的時間,初霽快如閃電地奔向了那隻喪屍,手上的匕首一揮,那隻喪屍就身首異處了。

初霽給了崔衡一個眼神,讓他去看一下那個喪屍的腦子裡有什麼東西。

崔衡受氣包一樣地走向那個喪屍的腦袋,大砍刀把喪屍的腦袋砍掉了一半,從裡面找到了一顆紅色的晶石。

他把那顆晶核擦乾淨了遞到了初霽的面前:「老大你看。」

其他普通喪屍的腦子裡也有這種晶石,不過普遍都是白色的,這顆紅色的看起來有些特別。 破空舟起航,在北雲府城每個月都有一趟,並不算稀奇,不過,每次破空舟登船,都有許多人排隊相送。

葉擎等四人靠著南宮正手中的牌子,直接上了船艙進入貴賓室,貴賓室內,還有專門的侍女在一旁服侍,只是葉擎嫌麻煩,直接讓那侍女出了貴賓室。

破空舟不算大,正常船票只售賣五百張,每張船票一百塊信仰晶石,而一件半神器,往往也不過價值百餘塊信仰晶石罷了,普通半神強者都坐不起,修士等級,更是只有大家族,或是大勢力嫡系才有資格。

當然,貴賓室不計算在內,貴賓室的價格更高,而且需要有一定地位的人才能購買,起碼也得是天神等級,普通真神都沒資格。

乘坐破空舟,從北雲府出發,到達雲州城,只需要三日時間!

因為,破空舟上布置有各種神陣,可與古神強者一樣,穿梭在深層次的空間夾層中飛行,所以速度極快。

不得不說,南宮正在北雲府的名聲確實不小,一路上,遇到了不少熟人都在爭相與其打招呼。

「師父,這次去雲州城的天神強者不少啊,我足足看到了十多個熟人,還有碧水古神也在,算算時間,好像雲州城要趕上雲州城百年一次的拍賣小會了!」南宮正道。

幾乎個大城池,都會舉行一些拍賣會,平時見不到的一些好東西,拍賣會上都會出現,只不過城池不同,舉辦的拍賣會規模不同。

例如北雲府城千年一次的拍賣會規模已經算是最大的了,往往這個時候會出現一些稀有的東西,但是相比較於雲州城,即便是百年一次的拍賣小會,規模上也會比北雲府城大不少,主要是體量上差距太大。

「拍賣會有什麼好東西嗎?」葉擎問道。

「雲州城的拍賣會,規模還是比較大的,通常情況下,都會出現數件的壓軸之物,價值應該都在十萬信仰晶石以上,只有實力強大的古神,或是大勢力才買得起,例如極品神器,二品,乃至三品的神丹等等……」南宮正道。

「那我們,能不能也送點東西上去當拍賣品?」葉擎問道。

通常情況下,通過拍賣會賣出去的東西,價格要比直接賣出去略高不少。

「上拍賣會?師父,您那堆東西中,能有資格上拍賣會的可不多……」南宮正苦笑道。

那可是強者雲集的雲州城,能上拍賣會的東西,普遍都是價值不菲的,起碼也得是中品神器那個級別,一般的東西,根本沒有資格……

「現在我們手頭上的好東西是不多,可雲州城不是有不少天石場嗎?」葉擎笑道。

天石內,極少直接弄出信仰晶石,就算是有,也是在某些神靈的儲物法寶中弄出來的,但是寶物確實不少,而且質量不錯,甚至是連神靈屍體,破損程度較輕的神國,信徒等等都有拍賣……

「師父,您要去橫掃雲州城各大天石場嗎?哈哈,那可真是刺激,雲州城可比我們北雲府城要強太多了,不但高手如雲,天石場也要多的多!」

「不過,去了雲州城,師父我們得低調點,雲州城內,可是有大能者存在的,我這點面子,在北雲府城還成,到了雲州城,可就不管用了……」南宮正道。

雲州城,可是匯聚了整個雲州的精華所在,雲州城城主更是神君強者,真正的大能者存在。

在雲州境內,有三大聖地級別勢力,排名第一的就是青雲聖地,雲州城主就是出自青雲聖地,但不是青雲聖主,這意味著,青雲聖地或許擁有兩名以上的大能級強者……

剩下兩家大勢力倒是沒有特別區分,一家為花月神庭,建立者為花月神君,乃是一名女皇,足足佔據了三十三個府的地盤,花月神庭的神都,也是雲州境內,僅次於雲州城的第二大城市!

第三大勢力是長生家族姜家,由姜家老祖姜武神君建立,這一族實力很強,和花月神君一樣,佔據了數十府城,只是這一族較為排斥外人,尤其是核心的府城,幾乎都是這一族的人,其餘原著居民,都被遷移到了其他城池。

而且並沒有如同花月神庭一樣,不遺餘力的建立神都,只是以核心府城為中心,向四周擴散,在姜家的地盤,姜家人擁有絕對的主權!

同樣,這幾家勢力,在雲州城內,也都設有分部。

除了雲州本地的三個擁有大能強者的聖級勢力之外,在這裡還有附近其他州府的大勢力駐紮有分部。

總的來說,這裡可以算是神靈遍地走,真身不如狗了,天神還有些地位,但特權肯定是沒有的,甚至古神強者都得低調些……

畢竟是一州之地,強者多不勝數,尤其是圍繞著雲州城附近,更有不少古神強者建立的道場,那些道場,一個個的絲毫不弱於北雲府城的那些大勢力。

「放心,在你眼裡,我就是那麼喜歡惹事的人嗎?」葉擎翻了個白眼道。

南宮正聞言則是撇嘴……

你是!

你就是!

別以為我不知道……

我早就從巴布和鐵塔這裡,把你的老底都給套出來了……

你是剛剛飛升的下界新神,飛升至今,滿打滿算,也不過兩三個月!

兩三個月,別說是神靈了,就算是那些修士,也就是個一打盹的功夫……

可是,看看你都幹了些什麼?

得罪了多少人?

大日宗,流雲宗,北雲商盟……

讓你給得罪了個遍……

這些可都是北雲府內首屈一指的大勢力,連自己都對待起來都得小心翼翼,你可倒好……

「主人,反正,咱們還是悠著點好,低調,一定要低調!」巴布抹了把冷汗道。

他只是區區一真神,而且實力在真神當中,估計也是墊底的,實在是沒有底氣……

「行了,看把你嚇得,就這點小膽……我問你,雲州城內的治安怎麼樣?」葉擎問道。

雖然,自己的神國也不小,起碼比地球要大上幾十倍,但是對於修士來說,還是太狹窄了……

一直讓他們呆在神國里,可不是辦法,偶爾還是要帶出城來逛一逛的……

「雲州城的治安倒是不錯,師父你是想讓身邊的人出來玩玩?不過最好身邊還是跟著一名神靈,比較保險一些!」南宮正道。

在某些變態的神靈眼裡,修士甚至根本就不能算是同類,即便雲州城治安不錯,但也不可能面面俱到。

某些陰暗的角落,永遠不會缺乏犯罪份子。

甚至於如果實力差距過大,或是修鍊有特殊法則之力的神靈,比如他南宮正的幻境法則,如果對一名修士施展,絕對能讓對方完全覺察不到任何異樣……

類似的法則種類還有不少,它們最終其實都歸屬為一個叫叫做心魔法則的天道級法則。

這個天道法則掌控人心,鬼神莫測,極度恐怖。

「嗯,神界就是神界,聖級在下界也算是頂級戰力了,來到上界,竟然連自保都無法做到……」葉擎苦笑無語……

Prev Post
在賽道的監控室里,歐陽天看著出發處的情況,若有所思地說:「哥,你猜今天誰會笑到最後?」
Next Post
宋雨溪瞥了一眼身邊兩個混蛋,沒好氣地說道:“結束了…你們還打算靠到幾點啊?”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