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鍊了上千年也不一定能創造出一套這樣的拳法,你一下子就創造出來了,你還想怎樣?

你以為你是神啊?一套高深到這樣的拳法,一套霸道到霸天的拳法,你才創造出來三天不到,你就想將其中的所有奧秘找出來,你就想要將這套拳法的極致發揮出來?

你當我們這些至強是吃屎大的啊?

我之所以會成為至強者,正是因為我的獨門功法和獨創劍術,而這用了我整整一千年啊,一千年!

事實便是這樣,此時的韓宇確實有點過了。

或許這也是因為韓宇現在的境界不到,見識到的東西還不夠廣闊,所以並沒能知道這樣一套拳法深奧和難得。

不過,或許這個世界任何人都沒想到,就是因為韓宇這樣的想法,因為韓宇不知道要精通這樣一套拳法的天大難度,從而要去緩而圖之。導致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導致了一套以後在整個離火大陸名聲響徹,讓所有人談之色變的驚天拳法,提早了一千年完善了!

…… 找啊找,找朋友,哦,不!不是找朋友,是找敵人。

如果問此時的李維他最想做的是什麼,那麼毫無疑問他要做的便是找到韓宇。他怎麼能放過韓宇這個始亂終棄的傢伙啊?

這也是李維的父親李弘的想法。

這一天以來,兩人已經找韓宇找到撕心裂肺了。但卻找不到關於韓宇的半點痕迹!

這讓兩人很氣憤,很傷心,很幽怨。

卻也在這時,韓宇竟然又出現了,又像是上次一樣大模大樣地出現了!

看見韓宇,李維和李弘心頭的滋味當真是完全無法說出來了啊,這是什麼心情啊?是老婆跟人跑了,找了一年,卻突然在某個角落見到那個賤人的幽怨和憤怒?

「你……你終於出現了……」李維像是深閨怨女一般幽怨地說道。

李弘沒有說話,但眼睛里蘊含的幽怨一點不比李維少。

看著兩人的表情,韓宇有點蒙住了,一時間韓宇都有點不好意思動手了,你見過這樣的敵人嗎?竟然用一種看老婆的眼神看你、你捨得去欺負這樣的敵人嗎?

不等韓宇在心中得出結論,李維已經第一時間向著韓宇飛奔了過來,上一次讓父親搶走了敵人,這次再怎麼說他也不能讓父親先下手為強了吧?

但是,李維卻忘記了自己的父親可是玄尊啊,人家的速度可不是你一個玄君可以比的!

李弘后發先至,來到了韓宇面前。

韓宇二話不說,立即拳頭相向。

發現韓宇並沒有躲開自己,更沒有向李維發出攻擊,李弘真有點感激韓宇了,甚至忍不住要去抱住韓宇了,兄弟啊,你真是我好兄弟,你沒有拋棄我,來吧,朝著我揮拳吧,大方地揮拳吧。

一旁的李維見狀一顆心不由又沉了下去,又滿臉都是幽怨了,不帶這樣的,凡事講求個先來後到好不好?哥,我叫你哥了,你怎麼不打我啊?

哎……這兩父子真不知道是不是有受虐待傾向啊?

說時遲那時快,韓宇沒有再做試探,直接使出那五拳。

第一拳還是細雨溫潤。

恩。非常好,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來吧,讓拳頭來得更猛烈些,李弘很滿意韓宇的做法。

第二拳是春雨連綿。

不錯,比剛才更好一點了,這樣下去,我們就不會分開了,李弘更加滿意韓宇的拳頭了。

第三拳是夏雨傾盤。

額……這個力度差不多了,我們就這樣繼續下去吧,李弘覺得事情到這裡算是完美了。

第四拳是長江滾滾。

呀!臭小子你好了哦,拳頭怎麼越來越大力了,怎麼越來越快了,你是想要將我打死嗎?李弘有點生氣了。

生氣的李弘再也忍不住將自己全身的修為爆發出來了。李弘一雙眼睛緊緊盯住了韓宇,身上氣息如同黃河泛濫一般向外噴涌而出。身子連連後退,手中劍連連向前砍去。

最後,李弘甚至雙手握劍了,他要在這一劍中了結掉韓宇!

韓宇的第五拳轟出!

第五拳是洪水缺堤!

在這一刻,韓宇感覺到了一種淋漓盡致的感覺,就像是狂奔到氣喘,雖然身體疲乏,卻興奮得一塌糊塗。

拳頭不斷向前,周遭的空氣不斷上升。

韓宇如同蛟龍的氣息,向著如同猛虎的李弘撲了過去。

嘭!

兩者一碰既分,兩人同時倒飛出去!

也在同一個剎那,剛剛一直被拋在一邊的李維想著在韓宇的後面偷襲韓宇。卻沒有發現前面韓宇和李弘兩人已經進行了最後的廝殺。

那強大的氣息,在李維來不及出手的剎那,便已經將李維給推飛出去了!

倒飛出去的韓宇再次不做任何停留,向著一邊逃去。

這次,李維和李弘都沒有追上去了。

追?尼瑪的,剛剛沒有看到這個傢伙的拳頭又比上次要強橫許多了嗎?而且人家的速度你根本追不上啊?

還有,明明不管我任何事的,為什麼要將我轟飛?

倒在地上氣機混亂的李維忍不住這樣想道。

「那個小子變得越來越強了,上一次我還覺得自己勉強能抵擋住他的拳頭,但這一次,這一次不行了,完全不行了。在他最後一拳頭揮起的時候,我發現自己突然就像是變成了一片在狂風中飄零的樹葉,根本就無法把握住自己的身體和力量了。」

李弘心有餘悸地對著李維說道,再也不想讓韓宇對自己揮動拳頭了,那個傢伙一點情趣都不懂,竟然如此強橫,人家已經不年輕了,承受不起這樣猛烈的衝擊了啊。

聞言,李維的眉頭不由緊緊皺了起來,沉吟了半會後,說道:「那麼現在我們便離開吧。如此下去,我們沒有追殺他成功,反而很可能會被他耗死的。」

「恩。」李弘也同意了李維的看法。

於是乎,兩人便向著某個方向飛了起來。

另一邊的韓宇此時簡直欣喜若狂啊,剛剛他發現自己的拳頭竟然又連貫了起來,而且聲勢和威力比之前要強大了許多、

於是乎,韓宇發現了一個問題:對手反抗得越強烈,自己這套拳法的威力便會越加強橫。

而隨之,自己對於這套拳法的掌握便會越加的成熟!

想通這一點,稍稍調息,很是浪費地吃掉了幾顆生命果實和一些其他的寶葯,韓宇繼續向著以前深愛現在卻對他躲之不及的李維兩父子追了上去。

此時,李維兩父子已經遠離了剛才那裡一段距離。

「你說那個傢伙不會追著我們吧?」因為和韓宇戰鬥了兩回,李弘確實有點害怕韓宇了。

「不會的,之前都是我們在追她,他只是出於無奈才出來反擊我們的。現在我們朝著他逃跑的相反方向離開了,他不可能這麼傻還過來送死的!」李維分析得有理有據!

但是他疏忽了一點,你追人家追得那麼辛苦,都將人家感動了,被感動的人又怎麼可能不回追你啊?

也在李維說完這句話后,韓宇再次大搖大擺光明正大地出現在了兩父子的後方。

見狀,李維的眼睛不由死死瞪大了起來,尼瑪的,這是怎麼一回事啊?我現在已經不想追你了,你放過我好不好?現在我已經不喜歡你打我了,你不要再來找我好不好?你說,你喜歡我什麼,我改,我保證改到以後你再不想追我!

李弘也和李維有同樣的想法,神情也一樣的吃驚。

韓宇卻顧不得這麼多了,上來就直接是拳頭伺候。

「你……你在幹什麼?韓宇,你是不是瘋了?你怎麼能主動出現在我們面前?」不久前還一直希望韓宇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李維大聲叫道。

哎……男人啊,男人的心真是容易變啊……

「沒什麼,最近我領悟了一套拳法,我覺得只有讓人來試驗這套拳法,才能讓我提升。」

韓宇坦誠說道,大家都是熟人了么。

李維兩父子眼睛差點從眼眶裡瞪出啦了。

這個傢伙竟然一直都將我們當成了沙包?

尼瑪的!有這麼欺負人的嗎?

孩子可以忍爹可不能忍了!

再怎麼說我們李弘也是玄尊強者,如果連這一點自尊都沒有,他還算什麼玄尊強者啊?

沒有更多的話語,李弘向著韓宇飛舞了過去。

嘭!

空間立即破碎,劍氣如同天女散花一般散滿了每一個角落,開始肆虐開始咆哮。

一道劍氣,便是一條巨龍,一條猙獰的恐怖的要絞殺一切的巨龍。

巨龍在向前,在撕裂大地,在吼破空間。

韓宇眉頭微皺,知道這一擊是不能用第一拳來相制約住的了。可如果不是一拳頭一拳頭地揮出,那麼這套拳法還能發揮它的力量嗎?

韓宇來不及多想了,因為那道劍氣彙集而成的巨龍已經來到他面前了!

洪水缺堤!

韓宇直接轟出了第五拳!

滔天的火焰升起,將整個天空蓋滿,然後隨著韓宇的拳頭向前揮出,而向前洶湧而去。

洪水向著蛟龍奔騰而去!

是洪水將蛟龍淹沒吶?還是蛟龍遇水直接變化成龍?

轟隆轟隆!

洪水沒有淹沒蛟龍!

蛟龍破水而出,直向韓宇!

韓宇不由眉頭緊緊皺起,剛剛一拳揮出去的力量,他感覺到力量絲毫不比循序漸進的第五拳弱多少啊。怎麼現在竟然沒能當下這一擊?

嘭!

卻也在這時,那條猙獰的蛟龍,突然倒下!

見狀,韓宇的眼睛里不由噴出了閃亮的光芒!

於是乎,韓宇再沒有任何猶豫,向著李弘撲了過去。

而這個時候,李維不可能完全坐視不理的。

在韓宇向著李弘撲去的這時,李維橫空出世,一劍向著韓宇斬殺過去。

三拳是夏雨傾盤。

韓宇想也沒想,便施展出第三拳。

李維又不是李弘自然無法阻擋這強烈的氣勢,直接倒飛而出。

一拳過後,韓宇再次向著李弘撲去。而這次韓宇接著使用第四拳,

四拳是長江滾滾。

玄尊也不是白白叫玄尊的,韓宇的這一拳並沒有佔到多少優勢。

兩人同時倒飛了出去。

李維見狀以為時機到來了,再不管自己傷勢,又向著韓宇撲去。

誰料還沒站穩的韓宇,又是一拳打了出來。又是第三拳夏雨傾盤。

李維再次倒飛而出。

李弘此時也撲了過來。

韓宇這次不再使用第四拳,而是直接跳躍到第五拳洪水缺堤!

這一次兩人再次同時倒飛,但明顯的韓宇佔據了優勢。

然後又在這時,李維又撲了過來,韓宇竟然還沒有衰竭,竟然還能揮出拳頭!

是第二拳是春雨連綿!

原來這樣一拳是不可能將李維轟飛的,但此時李維卻實實在在被轟飛了!

而此時,韓宇只感覺自己內里的氣機連綿不斷充沛得讓人髮指。

在這一刻,韓宇終於發現,原來這套拳法,根本就沒有所謂的第一拳第二拳,也不是簡單的氣勢的劃分的。

他們每一拳都是獨立的,而每一拳和另外所有的四拳都是聯通的。也就是說,無論韓宇第一拳出的是什麼,都不會影響他的第二拳,甚至還會給予第二拳一個助力。如此反覆,韓宇揮動拳頭的次數,越是多,他的拳頭便越是強橫。

這是一個良性的循環,拳頭需要的力量會在韓宇身上循環,以韓宇為一個導體。

當然,每一拳和另外四拳的銜接肯定是需要人為去控制的,很多細小的東西,如果沒有控制好,便會讓整套拳法失去光輝。

而一旦能用好,這套拳法便能大展神威。

而這一切的關鍵點,就在於韓宇對這逃拳法的使用,越多次的使用,越多次的實戰,將會讓韓宇更加精通這套拳法,變得更加強大。

而無疑的是此時,實力相差一個等級的李弘和李維兩父子正是兩塊很好的試金石。

尼瑪的,我們兩個其實什麼都不是,只是兩個大沙包!

在被揍成豬頭完全說不出話后,李維和李弘不由在心中大聲疾呼,開始厭惡這個世界了,太殘暴了,原來這個世界是這麼殘暴的,我們還是回去我們的深山野林好了……

…… 可以說到了現在,韓宇的整體實力已經有了一個質的飛躍。當然這個飛躍,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領悟的這一套新的拳法,不過,這一套拳法卻不是全部的原因。

如果韓宇體內的那九個圈圈沒有變成一團糟,韓宇就不會有這樣強大的爆發力,也就發揮不出這套拳法的威力。

而如果韓宇沒有他強橫的身體,他也絕對承受不住這麼強橫的力量的輸出。

而韓宇之所以會領悟出這一套拳法,正是他厚積薄發的表現。

總而言之,韓宇現在變得很強很強了,甚至可以無視等級差距殺死玄尊了!

Prev Post
讓薄君梟看完了五色天華的花朵,顏沐又把大家的癥狀說了一遍,才疑惑問道:「梟哥,這花是不是有點怪?」
Next Post
「這些事,我答應過老總裁,無論如何都不會說出去的,但是,來問我的人,是大少爺,我就不替老爺隱瞞了。」唐伯陷入了回憶之中,說道,「當年,老總裁看準了M方市場,但是如大少爺所說,M方什麼條件都答應,但前提是要在中國建一個工廠,但是這個工廠會污染環境,危害工人健康,剛好老總裁好友的女兒,何氏企業的董事長何蓉來找老總裁幫忙,當時何氏面臨著虧損,想找寰宇借一筆錢周轉,老總裁告訴何蓉有一個比藉資金更好的方式來發展何氏,就是擴建這個化工廠,由M方出資,何氏來管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