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時琛湊過來,一雙黑溜溜深邃的眼睛就這麼看著她:「不忙每天都在房裡做什麼。」

這是一種名為「怨念」的情緒。

這才幾天,小丫頭都不在乎自己。

每天扒在房裡,吃飯也不按時。

樓韶白被逼得向後稍稍退了退。

感覺琛哥此時不太妙。

他進她退。

這個認知讓秦時琛本來就有點小幽怨的心理更加擴大。

「害怕我?」

秦時琛繼續靠近,單手抓著樓韶白的手臂將小丫頭帶進自己的懷裡,目光灼灼,彷彿在質問她為什麼要跑。

開玩笑!

察覺到不妙當然要跑……而且對象是琛哥,樓韶白又不可能真的動手,生怕一不小心就又要來個檢討書。

「琛哥,你看錯了,我沒怕。」

沒怕,只是想跑。

琛哥現在整個人給她的氣勢不太對,只是本能在讓她退一下而已。

「不怕,你退什麼。」

兩人呼吸貼近,近到樓韶白能清楚瞧見琛哥黑色眼睛里的一個自己。

那個自己,名為有點心虛。

「我沒。」

樓韶白回話,身子有些不安的扭動。

她不怕熱不怕冷,但不知道為什麼此時在琛哥的懷裡讓她有股莫名的燥熱,難受得很,這種陌生的感覺讓她想要逃離。

小丫頭的扭動,抱著她的秦時琛自然能發現。

男人的眸子閃了閃,垂眸對上小丫頭不自覺紅起來的耳垂。

好看。

可愛。

原來是害羞了啊……

害羞?

呵,呸!

老子明明是不自在。

不過……琛哥身上的氣味還挺好聞的。

不光樓韶白這麼想,秦時琛低頭的時候也能聞到。

自己感覺不到自己的味道,卻能清楚感知到對方那種灼人又好聞的氣息。

有那一瞬間,男人心理升起一股莫名的衝動但又被壓下。

目光死死的扣在小丫頭身上,一時間走神不知道在想什麼。

彼此都是那種陌生的感覺,秦時琛一個思考就已經被狡猾的小丫頭逃離了擁抱,然後迅速竄到樓上,對著他做了一個鬼臉。

做完鬼臉,樓韶白才感覺情緒稍微平復自在了些,回到房間后的樓韶白這會兒再想抱著頭盔玩會兒的心都沒了。

不由自主的想起上一秒鐘的琛哥……給她一股野狼的陌生感。

唔……琛哥不會是看她這段時間忘了他,所以就想要吃了她吧?

不然剛剛那瞬間怎麼會感覺后脊骨發涼。 樓韶白想不明白。

但不代表秦時琛還在迷惘。

終於,他終於察覺到自己的不對勁了。

兄妹?

不,剛剛升起那一瞬間的衝動他很明確的認知不是兄妹。

同樣是叫他陌生的情緒,感覺是不同的。

他很少會有情緒波動。

從小時候開始,他就知道。

所以當出現一個人能讓他感同身受的時候本能將這個感覺護在懷裡。

小丫頭其實是忘了吧……

想到這,這雙純粹又黑暗的眸子閃了閃,就像有些事情無法預料,他對韶白的態度也在變化。

親情嗎?或許吧。

但今天的這種變化讓秦時琛再也無法忽略或是不知道。

小丫頭在懷裡的那一瞬間,彌補了這些天的空缺,心裡陡然升起一種滿足感。

這種滿足感,極度陌生。

他的潔癖無法容忍別人靠近自己或是觸碰,但他對小丫頭是零容忍,甚至吃她吃過的勺子。

曾經他想,兄妹這樣也正常。

但……現在想想如果換做是他哥遞過來的勺子,估計自己會狂躁把人砸出門。

不是兄妹,那是什麼……

秦時琛坐在樓下思前想後,陷入一個盲區。

……突地一下,靈光乍現,秦時琛想到了另一個詞。

——父女!

對,沒錯。

如果換做是父親對女兒這樣的話就想明白了!

果然自己是把小丫頭當成女兒來寵的嗎?

不喜歡別的男生靠近小丫頭。

不喜歡小丫頭眼裡沒有自己……

甚至還想過要把小丫頭變小帶到懷疑一起走……唔,原來我竟然是這樣想的。

秦時琛自認為自己已經想通,僵硬面癱的臉上終於迎來了一抹笑容。

原來是這樣啊……

果然他的小丫頭很可愛。

秦時琛想開之後心情大好,感覺連簽文件的時候腦子和手都能分開使用。

呵……去他嗎的父女。

如果喻博雅在這裡知道秦時琛的想法。

這一個兩個都是傻。

還是賊傻的那種,怎麼以前就覺得聰明呢。

不,秦時琛傻,那是對樓韶白。

樓韶白傻,也是對秦時琛。

這兩人就好比周瑜黃蓋,看似不經意離得近,卻又傻乎乎的繞過了所有正確答案。



「柯飛煜:啊啊啊啊!!我居然沒有買到!!」

「柯飛煜:我要瘋了!!」

「柯飛煜:啊啊啊為什麼我才知道!!」

接連發過來三條消息,樓韶白因為開了靜音沒注意,直到回房間才發現這消息是早上發來的。

「???」

三個問號拋過去,樓韶白有點不明所以,大腦子這會兒的轉動還在想要怎麼哄自家琛哥。

畢竟自己確實是這幾天忽略了琛哥。

自動腦補了琛哥小鹿斑比可憐巴巴的眼神,樓韶白就沒忍住咳了一聲。

完蛋,有點萌。

和秦時琛想得有點差不多,樓韶白也想把琛哥變小抱回家。

「柯飛煜:全息啊啊啊啊,你不知道嗎?這麼大的事!」

「柯飛煜:好像是什麼B.S發行內測限量一千台! 反派大佬覺醒后想做男主 我特么當時被我哥扔去自閉了三天!!」

「柯飛煜:想哭,抱不到我的遊戲。」 ——防盜,十二點半再點開——

樓韶白想不明白。

但不代表秦時琛還在迷惘。

終於,他終於察覺到自己的不對勁了。

兄妹?

不,剛剛升起那一瞬間的衝動他很明確的認知不是兄妹。

同樣是叫他陌生的情緒,感覺是不同的。

他很少會有情緒波動。

從小時候開始,他就知道。

所以當出現一個人能讓他感同身受的時候本能將這個感覺護在懷裡。

小丫頭其實是忘了吧……

想到這,這雙純粹又黑暗的眸子閃了閃,就像有些事情無法預料,他對韶白的態度也在變化。

親情嗎?或許吧。

但今天的這種變化讓秦時琛再也無法忽略或是不知道。

小丫頭在懷裡的那一瞬間,彌補了這些天的空缺,心裡陡然升起一種滿足感。

這種滿足感,極度陌生。

他的潔癖無法容忍別人靠近自己或是觸碰,但他對小丫頭是零容忍,甚至吃她吃過的勺子。

曾經他想,兄妹這樣也正常。

但……現在想想如果換做是他哥遞過來的勺子,估計自己會狂躁把人砸出門。

不是兄妹,那是什麼……

秦時琛坐在樓下思前想後,陷入一個盲區。

……突地一下,靈光乍現,秦時琛想到了另一個詞。

——父女!

對,沒錯。

如果換做是父親對女兒這樣的話就想明白了!

果然自己是把小丫頭當成女兒來寵的嗎?

不喜歡別的男生靠近小丫頭。

不喜歡小丫頭眼裡沒有自己……

甚至還想過要把小丫頭變小帶到懷疑一起走……唔,原來我竟然是這樣想的。

秦時琛自認為自己已經想通,僵硬面癱的臉上終於迎來了一抹笑容。

原來是這樣啊……

果然他的小丫頭很可愛。

秦時琛想開之後心情大好,感覺連簽文件的時候腦子和手都能分開使用。

呵……去他嗎的父女。

如果喻博雅在這裡知道秦時琛的想法。

重生之展翅高飛 這一個兩個都是傻。

還是賊傻的那種,怎麼以前就覺得聰明呢。

不,秦時琛傻,那是對樓韶白。

Prev Post
「這些事,我答應過老總裁,無論如何都不會說出去的,但是,來問我的人,是大少爺,我就不替老爺隱瞞了。」唐伯陷入了回憶之中,說道,「當年,老總裁看準了M方市場,但是如大少爺所說,M方什麼條件都答應,但前提是要在中國建一個工廠,但是這個工廠會污染環境,危害工人健康,剛好老總裁好友的女兒,何氏企業的董事長何蓉來找老總裁幫忙,當時何氏面臨著虧損,想找寰宇借一筆錢周轉,老總裁告訴何蓉有一個比藉資金更好的方式來發展何氏,就是擴建這個化工廠,由M方出資,何氏來管理。
Next Post
林源都以為,她昨天晚上離開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