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自然沒有問題,我說的過的話,一定會做到,除此之外,我們會支付你的年薪一百萬。」

蕭易點了點頭,「在一年之內,你將不再有自由,要對陳建國,進行幾乎二十四小時的貼身保護。」

「沒有問題。」

李文球點了點頭,錢對於他來說,根本就是沒有所謂的,他的主要的目的,不是這個,而是蕭易的那個承諾,只要他兌現這個承諾,就算一分錢都不給,他都不會在乎。

但是對於蕭易提出的數目,他也並沒有說什麼,他對自己的實力,有這個信心,他知道自己絕對是值得一百萬的,甚至只要他願意,不要說一百萬,就算是一千萬,都絕對有人請他。

蕭易也點了點頭,便不再說什麼,該說的,他都已經說完了,既然他沒有問題,那就ok了。

「我……能夠冒昧的問一下,你的實力,到達……」

望著旁邊雲淡風清,完全感受不到半點的氣息,但是卻讓他情不自禁的感覺到彷彿如同無底的深淵一般,深不可測的蕭易,神情猶豫了一下,李文球有些嚅嚅的道。

這個問題,他其實一直都非常的好奇,上一次他答應了錢小傑,出手對付他的時候,竟然這麼簡單的一拳就被蕭易打敗了,而且,他還完全沒有感覺出來他的實力。

一個這麼年輕的年輕人,實力卻如此的強大,當時他便震憾了,但是這一次,他明顯的感覺,眼前的這年輕人,似乎更加的可怕,更加的深不可測了!

「凝練。」

蕭易望著李文球臉上緊張的神情,淡淡的道。

凝練!

聽著蕭易的回答,李文球的身形,驀的震了一下,眼裡露出了一絲驚駭的神情,良久,才緩緩的平復下來,望向旁邊的年輕人,神情變得越發的敬畏了,同時,眼神之中,也不自覺的多了一份黯然,他知道,年輕人的這一個高度,是他這一輩子,也沒有機會達到的,永遠都只能仰止的。

他對於蕭易的話語,並不懷疑,一者,他沒有必要騙他這個,二者,他自己真正的感覺到,蕭易的身上的那種深不可測,那種感覺,是騙不了的!

只不過,李文球的眼裡黯然,也並沒有持續太久,很快,他的臉上,便恢復了釋然,對於他來說,能到現在這個高度,已經算是奪天地之造化,祖宗八代積了大德了,只要能夠回到教官身邊,回報他的那一次大恩,他的這一生,也便沒有遺憾了,他又何必去為那註定不可能的事情傷神呢?

看著前面李文球的神情,蕭易的眼裡,露出了一絲欣賞的神色,怪不得,他當初會被上官選中了,眼前的這個人,確實是一個不錯的人才,知感恩,懂圖報,而且,心態之中有積極的一面,但是卻也能放得開,不會鑽入牛角尖,被**蒙蔽眼睛。

也許有機會的話,可以幫他一下,從他的目前的情況看,他還是有機會再更上一層樓的,雖然達到凝練是沒有機會了,但是通過藥物等手段,再提升上一個甚至兩個小境界,還是可以的……

「鈴……」

就在蕭易的心中,正在思索著,是不是找個時機幫李文球提升一下實力的時候,他的手機,卻突然嗡嗡的震動了起來,打斷了他的思索。

「曾……曾小美?」

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手機上面的來電顯示,蕭易的臉色,幾乎當即便變了,手上一抖,手機差一點沒有直接掉了下去。

這是怎麼回事?

誰的電話,竟然讓他都臉色大變?

霸道女土匪:壓寨相公你別逃 旁邊的李文球看著蕭易的神情,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個無比好奇的神情,他實在想象不出來,有什麼人,能夠令到旁邊這個,達到了傳說中的凝練期,那個恐怖的境界的人物,泰山崩於前,都不會變一下臉色的人物,露出如此慌亂的表情……

待他的目光,偷偷瞄過去,看清楚上面顯示的名字之後,他的臉上,登時露出了一個恍然的神情,眼神,變得有些暖昧的望向了旁邊的少年,嘴角,浮起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原來,他也不總是這麼可怕的……

原來,他的骨子裡,還是一個年輕人,還是一個蠻可愛的年輕人……

蕭易並沒有注意到,旁邊的李文球的臉上的神色的變化,他也根本無暇去理會,此刻的他,腦子裡高速的運轉著,全是一個問題,曾小美怎麼會打電話給他的?

至於曾小美怎麼會有他的號碼,他倒是並不奇怪,以曾小美的實力,身份,要知道他的號碼,簡直就是分分鐘的事情。

但是不論他怎麼樣想,都想不出來,曾小美有什麼打電話給他的理由。

接,還是不接?

蕭易猶豫了一下,終於,在手機鈴聲再一次響起的時候,按下了接聽鍵。

還是先看一下是什麼事情吧!死就死吧,不接的話,估計回頭只會死得更慘!

蕭易的心中,暗暗的咬了咬牙道。

「喂,蕭易嗎?」

剛剛一接通,話筒裡面,便傳出了曾小美的急促的聲音。

「是……是我……」

這是怎麼了?曾小美的語氣,怎麼會好像這麼慌亂,急促的?這可不像是她的風格啊?

蕭易愕了一下,好一會,才回過了神來,剛想要問一下,是怎麼回事,但是卻又被曾小美直接打斷了。

「蕭易,你現在在哪裡?」

「我現在在路上……」

「蕭易,你先別回學校了,你現在立即回z大第一附屬醫院來,快!」

曾小美聽到蕭易的話語,不待他說完,便直接再一次打斷了他的話,著急地道。

「啊?回醫院?」

蕭易再一次愣住了,她讓他回醫院幹什麼?

「對,現在,立即,快一點,我在這裡等你,醫院頂樓,手術室!」

曾小美說完,不待蕭易說什麼,便再一次掛斷了。

「喂……喂……這……這算怎麼回事啊?」

蕭易著急的餵了幾聲,但是那邊已傳出了一陣短促的盲音了,聽著那短促的盲音都最終消失,蕭易終於無奈的放下了電話,臉上,不由得一片的茫然了起來,這是怎麼回事?她突然讓他回去z大第一附屬醫院幹什麼?

等一下,她剛才說,手術室?

難道,她有什麼親人受了傷?會不會是曾小小那個丫頭?她這麼長時間消失不見,去幹什麼了?

蕭易的心神,驀的一震,渾身打了一個激靈,整個人清醒了過來,趕緊的對前面的司機道,「司機師傅,趕緊,前面轉彎,先去z大第一附屬醫院,快,快一點。」

看來,剛才的猜測,果然是對的!

真沒想到,這還是一個多情的少年郎呢,呵呵……

李文球看著蕭易的臉上,焦急的神情,嘴角的笑容,頓時變得更加濃郁了,看著旁邊的蕭易,也不再像之前那樣,覺得那麼可怕了,而是多了那麼一絲的親切,感覺,現在的蕭易,更加的像一個正常的人,正常的年輕人了,聽到心中的戀人在醫院,就焦頭爛額,失了分寸。

不對啊!

她怎麼知道,我會治病的?怎麼會想到打電話給他的?

難道他之前那次給她治病的事情,已經泄露了?她已經知道了?那不是說,那次抓那些賊的事情,她也知道了?

一切,她都知道了?

隨著司機調好頭,加快了速度,穩定的沖向z大第一附屬醫院,蕭易的頭腦,終於漸漸的恢復了冷靜,想到了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額頭的冷汗,瞬間便冒了出來,後背也一下子便漸漸的開始發寒了,越想,只覺得越是無比的可怕,臉色,都開始變得蒼白了起來。

幾乎一瞬間,他都想要直接告訴司機,停車,不去z大第一附屬醫院了。

「不用這麼緊張,你的朋友在醫院,並不一定會是什麼大的問題,也許只是一些小問題的。」

李文球看著蕭易額頭都開始冒汗,臉色開始變得蒼白,還以為他是在擔心他的女朋友在醫院的情況,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微笑的安慰道。

聽到李文球的聲音,蕭易緩緩的回過了神來,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的轉過頭望了他一眼,看著他的臉上的關切的神情,他立時便知道,他是誤會他了,只是搖了搖頭,也並沒有向解釋什麼。

這件事情,實在太複雜了,三言兩語,實在太難解釋清楚,而且,也沒有什麼解釋的必要。

只是他的心中,卻還是無比的擔心,不知道曾小美究竟是知道了多少,知道了那些事情的話,又會怎麼樣,回頭會怎麼樣的對付他。 (貌似又是周五了,時間過得真快啊,呵呵,這兩天有一些感觸,想和大家說一下,書寫到現在,也近兩百萬字了,看到很多書友說,本書節奏慢,相信有心的朋友,應該都看得出來,這是邪少寫的最長的一本書,這本書,可以說,是學習的過程,也是實踐的過程,這本書,邪少的主要宗旨,就是yy一下生活,悼念一下,已經永遠遠去,再也回不去的大學生活……為的,只是爽而已!我當然希望,大家都喜歡,但是我也知道,眾口難調,有一部分人喜歡,就一定會有一部分人不喜歡!希望喜歡的朋友,能一直喜歡,我會努力寫得更好,更爽,讓大家看書時覺得更輕鬆愉快,不喜歡的,也不必糾結,鬧心,更不要開口罵人,只是離開便是!最後,非常感謝那些一路支持的朋友們,謝謝你們,我愛你們!會努力寫更好看的!以上邪少一時感觸,嘮叨的文字,不計入收費,請放心。)

————————————————————

第七百五十七章他的地位這麼高?

希望那些不該知道的事情,她還是不知道吧……

蕭易最終,還是沒有讓司機停下車來,主要是他實在不知道,受傷的,是不是曾小小,要真的是曾小小的話,他是絕對不能夠不救的,他只能在心中做最壞的打算,默默的思索著應對的策略,同時暗暗的祈禱,希望她知道的,並不算太多。

醫院手術室門口,牛醫生和那兩個醫生,聽著曾小美打電話,和蕭易說話的那種近乎完全是命令的語氣,一個個都不由得搖了搖頭,眼裡甚至有些惱怒了起來。

既惱怒於曾小美對蕭易說話的態度。也惱怒於自己剛才的判斷,覺得自己真是看錯人了,眼前的這個小姑娘,長得人模人樣的,看起來也還蠻有氣質的,沒有想到,竟然真的是這種儒子不可教的大小姐脾氣!

這樣的女孩子,不要也罷!

根本就配不上蕭醫生這樣的優秀的男孩子!

他們的心裡。都不由得暗暗的決定,回頭絕對不會勸蕭易和她好的,甚至要找機會,勸一下蕭易。最好離這個女孩遠一點,天涯何處無芳草,以蕭易的實力,什麼樣的好女孩找不到?幹嘛要找這種沒有素質的母夜叉式的女人受氣?

實在不行的話,他們醫院裡的年輕漂亮的醫生護士就一大把,隨便介紹哪一個給他,都比她強!

牛醫生更是徹底的恍然了,之前在樓下的時候,蕭易為什麼要躲她了。看到她像是見鬼似的了,像這樣的女朋友,換成是他,他也得跑,而且只會跑得比蕭易更快!

因為心中不爽,他們連話也懶得和她多說了,眼睛一翻白。便自顧自的站在了那裡,不時的望一下走廊的方向,等待著蕭易的到來。

曾小美雖然有些詫異,自己打了一個電話,他們怎麼突然之間,好像對自己有意見了起來,就連之前對她頗為熱情的那個陳院長,此刻都變得沉默了下來。不過,剛才該問的情況,都已經問了,她也不是一個多話的人,他們不說話,她便也不再多說什麼。只是心中有些複雜的站在那裡,一邊等著蕭易的到來,一邊腦子裡亂七八糟的胡思亂想著,一會想著,蕭易是不是真的是一個醫生,他又怎麼會是一個醫生的,一會想一下,蕭易過來之後,是不是真的能夠救好那個人。

「蕭醫生!」

忽然,牛醫生和李醫生三人幾乎同時眼前一亮,一臉驚喜的驚呼了一聲,快步的猛的向著電梯門口迎了上去。

「牛醫生?李醫生、你們怎麼在這裡?」

蕭易剛剛從電梯裡面出來,剛剛準備搜索一下,曾小美的身形在哪裡,沒有想到,便看到了這三個老朋友,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色,但是只是一瞬間,他的臉上的驚訝便消失了,被一種憂慮的神色所替代了,「三位,你們有沒有看到我的一個朋友?我朋友是一個女孩子,大約二十歲出頭……」

唉……多好的一個男孩子啊,怎麼那個小姑娘就這麼不懂事,這麼不知道珍惜呢!

看著蕭易的臉上,緊張和擔憂的神情,三個醫生同時互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的眼裡,看到了一絲不恁,特別是他們都看到了,蕭易的額頭,還有一絲的汗滴,更是替他覺得不值。

再對比一下時間,他們的腦海里,幾乎已經完全的浮現了,蕭易接到曾小美的電話,立時便火急火燎的一路狂奔,趕來這邊,在一邊狂趕的同時,內心之中,還在不停的萬般焦慮的替曾小美擔心的情形……

回想剛才曾小美打電話的時候,那種說話的語氣,兩相對比之下,只覺得恨不得給曾小美扇一個耳光,上一堂深刻的思想教育課!

好一會,還是李醫生比較冷靜一些,轉過頭看了一眼一臉震驚和吃驚的向這邊瞪來的曾小美,臉上微微有些尷尬的向蕭易道,「蕭醫生,其實……你朋友沒有什麼事情,你不用這麼緊張。」

「你知道我朋友?」

蕭易愣了一下,這才驀然發現,三人的神情,似乎並不怎麼對頭,好像都有些怪異。

「那個,不瞞蕭醫生說,你的朋友那位病人,正是我們三個在負責搶救的,但是實在力所不及,沒有辦法搶救過來,所以………」

聽到蕭易的問題,牛醫生的臉上,神情微微的露出了一絲尷尬,畢竟,對於一個醫生來說,自己不能救治病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人家求救,多少感覺有些羞愧,但是馬上,他的這種羞愧和不安,便消失了,站在面前的,可不是一般的醫生,自己的同行,而是一個少有的中醫神醫。這樣向人家求救,也沒有什麼太過丟人的。

「你們?你們的意思,是你們提議找我,向我求救的?」

蕭易愣了一下。

「這個……是啊,蕭醫生,一再的麻煩你,真的不好意思……」

聽到蕭易的質問,原本神情已經恢復的醫生。以為蕭易是不滿意自己的行為了,頓時再次的變得尷尬了起來,特別是牛醫生,心中無比的後悔。剛才就不應該多嘴,去提議找蕭醫生過來的。

原來是他們告訴曾小美的!

這麼看的話,雖然她知道了自己會醫術,但是很多的事情,她還是不知道的,最少,那種最壞的情況,沒有出現!

聽著三個醫生的話語,蕭易的內心之中。瞬間便大喜如狂了起來,一路上他其實都在提心弔膽著,不知道曾小美是怎麼知道自己的醫術的,是因為自己查到了什麼還是?

卻偏偏沒有往這幾個醫生的身上去想,因為,z大第一附屬醫院說大不大,說小卻也絕對不小。各個科室加起來,幾百個醫生還是有的,他真的沒有想到,事情會這麼巧,曾小美會恰巧就找到他們的身上來。

不過細想的話,其實也應該想到的,以曾小美的身份和地位,到第一院來治病。肯定要找最厲害的醫生的,這幾個醫生,都是各自的領域裡面算是最專業的!

「沒關係,沒關係,呵呵。」

好一會,蕭易才回過了神來。看著三個醫生臉上的神情,立時知道,他們是誤會自己的意思了,連忙笑了一下,寬慰他們道,說完之後,他卻猛然間想起了一個問題,臉色驟然變了一下,「三位醫生,你們剛才說,搶……搶救?」

說到最後搶救兩個字的時候,蕭易的聲音,都不由得顫抖了起來。

「是啊,傷者非常的嚴重,已經傷及了……」

牛醫生點了點頭,嘆了一口氣,眼裡露出了一絲憂色,便準備向蕭易介紹一下病情。

但是他還沒有來得及介紹開來,便被蕭易打斷了,蕭易的臉色蒼白,一把抓住牛醫生的手,「牛醫生,你快告訴我,病人在哪裡?」

小丫頭不會真的受傷了吧!

蕭易的手心,都不由得開始冒出了汗來。

「蕭醫生,在這邊,這邊,你跟我來,不用緊張,病人雖然傷勢很嚴重,但是經過我們的搶救之後,暫時已經穩定了生命體征,相信你一定可以救好的!」

三個醫生都沒有想到,蕭易竟然會這麼緊張,心中最後只得歸結為,蕭易的心中,有大慈悲,聽到病人傷勢嚴重,哪怕是沒有任何關係的人,都是這麼的緊張。

一邊帶著蕭易向著前面的手術室走去,他們甚至都一邊在心中暗暗的警戒自己,以後也要像蕭易這樣,對於每一個病人,都要像對自己的親人一般的看重,醫者,仁者為懷,父母之心。

曾小美看著前面在三個醫生的簇擁下走過來的蕭易,已經徹底的呆住了,剛才的時候,聽到他們一聲驚呼之後,她便從思潮中醒了過來,本來也想要開口打招呼的,但是三個醫生的那異呼尋常的熱情的反應,卻是讓她完全的呆住。

這三個醫生,剛才的時候,她這個大美女,而且還是曾家的大小姐,站在這裡,都一事懶得理她的架勢,但是看到蕭易,卻像是一個朝聖者一般的迎了過去,那架勢,就算是那些大明星出場的時候,那些忠實的fans甚至都沒有這麼誇張。

就連旁邊的那個陳院長,竟然也迎了上去。

這……蕭易在這些醫生們的心目中的地位,真的這麼高嗎? 名門私寵:霸道總裁太深情 這個……真的是之前那個,一直乖乖的聽著自己的訓斥的,那個老老實實的山村來的少年嗎?

一直到蕭易在三人的簇擁下,來到她的身邊,她才猛的回過了神來,眼裡帶著一絲複雜的望著前面的這個被自己訓過幾次的少年,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但是張開嘴的時候,卻發現,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說什麼,就這麼呆在那裡。 ~《》~第七百五十八章只是赤腳醫生第七百五十八章只是赤腳醫生

「曾警官,小小她怎麼了?怎麼會受傷的?」

蕭易並沒有注意到曾小美的神情的異樣,此刻的他,心中全是曾小小這個丫頭的傷勢,就連自己是醫生的事情被曾小美知道了,怎麼面對曾小美,心中對於曾小美的那種恐懼都暫時的消失了。

一走到曾小美的身前,他便一臉著急的望著曾小美大聲的問道。

「小小?」

曾小美愣了一下,詫異愕然的望著蕭易,「小小沒有怎麼啊?你突然問起她幹什麼?」。

「小小沒有怎麼?裡面的那個人,不是她嗎?」

蕭易也愣住了,「那裡面的那個人是誰?」

「當然不是她了,裡面的那個人,是我現在正在負責的一個案件的受害者,他一家人都被人兇殺了,現在僅剩下來他了。」

看著蕭易的臉上的神情,曾小美終於明白了過來,原來蕭易剛才竟然以為,裡面的是曾小小那個丫頭,連忙開聲解釋了一下道。

說話的時候,她的眼神,向蕭易,不由得稍稍的生出了一絲的異樣,這個傢伙,看他的樣子,額頭的汗水都還沒有擦乾,他是因為聽到她的電話,以為是小小受傷了,所以才這麼著急的趕過來的嗎?看他剛才的神情,對於小小那丫頭,倒看起來,還真的有那麼一份真情的,也不枉了那丫頭一口一個的蕭哥哥,連去了那處地方,打電話出來,都還特意向她詢問他的情況。

Prev Post
此外,博爾大爺給凌子凱準備了幾隻皮囊,裡面裝了些乾糧,奶酒什麼的。又問他還需要什麼。凌子凱看了看蘇果爾肩上的獵槍,倒是有些羨慕,只是一來不會用,二來沒有持槍證,只能打消了這念頭。只是要了一把匕首,帶在身上防身。
Next Post
「不好意思,是我失禮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