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他也是應邀出席了一個宴會,並得到了一個貴婦的青睞,憑藉著強壯的身體,纏綿了大半宿,結果導致早上起不來。

只是,他一點也沒有在意自己是否遲到,自己現在在醫院裡的聲望大增,如果因為這一次的遲到就遭到李靜雯的責罵,那他完全可以用離職來威脅對方。

要知道,他如果離職的話,便會有一批醫生跟著走,到時候,安康便會陷入危機,沒有了一批醫生,這個醫院還怎麼運轉?

所以,他是半點的擔心都沒有,不緊不慢的開車到來。

沒想到,這才一下車,就聽到了一個這輩子最不願意聽到的聲音,將他嚇了一跳。

「林……林醫生,怎麼是你?」梁洛巍目瞪口呆地看著林凡,好一會,才結結巴巴地說。

「是我,好久不見,梁主任春風得意啊!」林凡微笑著看他,眼中一絲輕蔑閃過,這個混蛋,看上去對自己還是那麼害怕。

梁洛巍也是失神了一會,然後想起自己現在的地位,頓時覺得沒有必要再怕林凡,便重新變得鎮定起來,淡淡地說:「沒有,我只是一個本份的醫生,不象林醫生這樣,不受拘束,那才是真正的春風得意啊!」

他這是暗諷林凡自由散漫,來醫院不到一個月,卻有大半時間在外面,甚至一走就是兩個月。

「呵呵,我可不敢跟梁主任比,我只是一個在這裡掛職的醫生,甚至都沒有進編製的,當然會自由一點。」林凡淡淡地說。

梁洛巍表情一滯,林凡的意思他也聽明白了,人家就是一個特聘醫生,是不受到任何約束的,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沒有人能夠管得了!

「呵呵,林醫生說笑了,誰不知道你是安康的活招牌,沒有你在,安康的病人都少了一點。」梁洛巍明在誇他,實則是說,林凡並沒有為安康著想,只顧著自己的利益。

「這個世界,沒有說缺了誰地球就轉動不了的!」林凡淡淡地說。

梁洛巍心裡一跳,他總感覺到林凡這話是針對自己說的,難道他知道自己的事?

不過轉念一想,就算他知道又怎樣,自己現在掌握了安康的命脈,量他也拿自己沒辦法!

「林醫生說的是!時間不早了,我就先上去,林醫生你自便!」梁洛巍淡淡一笑,便超出了林凡,快步走上去。

林凡眼裡閃過一絲冷洌,看起來,自己一會得問一下李靜雯,在自己離開的這段時間裡,這個梁洛巍鬧出了什麼名堂!

一路往上走,碰上那些認識的醫生和護士,都是非常驚訝地跟他打招呼,兩個月不見他來上班,都以為他離職了,沒想到今天又來了,真是弄不懂。

「林醫生,真的是你啊!」一個驚訝的聲音傳來,林凡轉頭一看,原來是鄭婷,那個曾經在自己醫治方雪晴時幫手的小護士。

「婷婷,早上好!好久不見,你是越來越漂亮了!」林凡口花花地說。

鄭婷臉色一紅,有點扭捏地看著他,說道:「哪有啊,人家還不是以前那樣!倒是林醫生,我怎麼感覺你變了一點?」

「不會吧,我什麼地方變了?是不是變帥了?」林凡很感興趣地問。

「嘻嘻,帥了一點沒錯,而且還給人一種感覺,你的氣質也更好了!」鄭婷婷羞澀地說。

「呵呵,肯定是你的錯覺,我還是以前的我!好了,先不聊,我去辦公室先,好久沒來了,也不知道有沒有什麼事要我處理。」林凡微笑道。

「嗯,你去忙吧,我也要做事了!」鄭婷婷點頭說,然後又偷偷看了他幾眼,這才有點不舍地離開。

來到電梯處,發現今天的人還真多,很多人都提著各種禮物,一看就是來探望病人的。

看到電梯來了,林凡也不急,等到別人都進去了,裡面的空間也滿了,他便沒有走進去,省得太擠。

又過了一會,電梯再次下來,林凡本來想進去的,但一看到後面還是那麼多人,便微微嘆息一下,讓別人進去,自己走向了人行梯。

一路往上走了幾層,差不多就到了,林凡突然停了下來。耳朵傾聽起來。

沒一會,他的臉上就泛起了冷笑,沒想到,自己這一來上班,就有人開始動腦筋了。

他不動聲色地打開手機,點開錄音功能,然後飄身上去,貼住牆邊,靜靜地聽著外面兩個人的話。

過了差不多十分鐘,那兩個人便離開了,林凡這地和閃身出來,慢慢地走了上去。

「林凡,你怎麼這麼久才上來的?」辦公室里,李靜雯正在處理文件,看到他走進來,不由得奇怪地說。

「路上看到了一些熟人,聊了一會。」林凡微笑道,然後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

「咦,都泡好茶了啊!」看到自己桌子上的茶,林凡輕笑一聲,說道。

李靜雯臉上一紅,白了他一眼,說道:「你可是高人,我哪敢輕慢?」

林凡喝了一口茶,臉色一整,說道:「我走了這段時間,醫院裡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李靜雯愕然抬頭。

「就是說,有什麼變化,包括人和事!」林凡淡淡地說。

李靜雯沉吟了一會,說道:「不得不說,你不在這裡,來我們醫院的人是少了點,不過變化沒有太大。只不過,那些患有特殊病症的人,很多無法得到有效的醫治,這是沒有辦法的,不是誰都有你那份能耐。」

林凡點了點頭,這一點他早就想過了,不過也沒有辦法,他又不是救世主,不可能誰都能救。

「至於人么,變化也不大,走了幾個醫生,也招進來了幾個,基本上沒有什麼。」李靜雯又說。

「那梁洛巍呢?」林凡敲著桌子,淡淡地說。

李靜雯神情一震,驚訝地看著他,說道:「你發現了?」

「剛才泊車時正好碰到他,感覺到他跟以前不同了,好象變得更加的有恃無恐了!」林凡點頭說。

「你走了之後,醫院裡真正的高明醫生也不多了,梁洛巍在外科上的造詣不低,的確是一個不可或缺的人才。同時,他的外交手段不錯,跟一批醫生的關係秀很好,據我了解,他是那批醫生的頭,很多人都聽他的話。」李靜雯有點掙扎地說。

林凡陷入了沉思之中,從李靜雯的話里可以感覺到,現在梁洛巍在醫院裡的威信很高,至少在某些醫生眼裡,他就是安康的二號人物!

如果真是這樣,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他敢公然遲到了,現在誰還敢對他有什麼閑言閑語?

當然,這不包括自己在內!

梁洛巍絕對是一個害群之馬,自己以後不可能長期在這裡呆著,而以李靜雯的能力,也不足以對付他,那麼,是時候將他剪除了!

不過,有些事他不想跟李靜雯說,總的來說,她是一個比較善良的女人,不捨得對自己的手下下手。

那麼,這個惡人就由自己來做吧,只要是為了安康好。無所謂了。

又聊了一會,李靜雯站了起來,說道:「走,我帶你去看看那個病人。」

林凡點了點頭,來之前她就說過,有一個病情比較特殊的病人在醫院裡,別的醫生都是束手無策,也許只有自己可以將他治好了。

「現在是誰在負責?」林凡問道。

「梁洛巍。」李靜雯似笑非笑地說。

真巧!林凡暗笑了一下,看來這回又有好戲上演了! 梁洛巍換好了衣服后,又在辦公室里坐了一會,這才裝模作樣的來到了科室。

「主任好!」科室里的幾個醫生交換了一下眼色,齊聲叫道。

今天早上樑主任並不沒有出現在早會上,而且聽說他根本就沒有到,這已經是最近一個月來,他至少第十次遲到了。

以前的梁洛巍雖然自大,但還不至於會遲到,沒想到,自從林醫生走了后,梁主任在醫院裡的權威再度大了起來,也越來越不將紀律放在眼裡了。

而且,據可靠傳聞,梁主任還跟很多醫生聯合起來,組成了一個團隊,甚至在院里的會議上,公開跟院長的意見衝突。

這些事他們聽在耳里,平時也曾悄悄議論過,但卻從來不敢公開指責,因為他們也看到過,有一個醫生因為跟梁洛巍不和,結果沒多久就不得不離職了!

「都好!對了,早上有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梁洛巍笑眯眯地說。

「沒有,一切正常。」一個醫生說道。

「嗯,那就好。對了,今天下午的那台手術,你們準備得怎麼樣了?」梁洛巍問道。

「都準備好了,就等著跟梁主任學習了!」幾個醫生齊聲說道。

看到他們對自己這麼恭敬,梁洛巍心裡是無比的滿意,又說了幾句,便帶著自己的助理,朝病房走去。

走到病房門口,梁洛巍就愣住了,因為他看到病里裡面居然站著李靜雯,還有那個自己最恨的人——林凡!

不會吧,他又來搶自己的病人?

梁洛巍只覺得自己的血液溫度急速上升,兩隻手也無法控制地握緊了,他甚至在一種衝動,想重重地推開門進去,然後大聲斥責林凡,問他為什麼這麼無恥,總是搶別人的病人?

但是,想到這麼做的後果,就是自己跟李靜雯徹底對立起來,雖然說現在自己也擁有了一定的基礎,但還沒有真正決裂的時候。

無奈之下,他慢慢地放鬆了拳頭,臉色也漸漸趨於平靜。

輕輕的推開門,就看到李靜雯轉過頭來看著自己,梁洛巍微微一笑,說道:「靜雯,來了啊!」

「嗯,帶林凡過來看下病人。」李靜雯淡淡地說。

「怎麼樣,有沒有找到方法?」梁洛巍看似很關心的樣子,說道。

「那就得問林凡了。」李靜雯說道。

這時候,林凡停下了檢查,轉過頭去,對梁洛巍說:「梁主任,這個病人是不是你負責的?」

梁洛巍差點就破口大罵,是不是你自己不會看床頭的卡啊?上面明明就寫著我的名字,你這是明知故問!

不過,他也不好不答,淡淡地說:「是的,是我負責。」

「不知道梁主任有沒有找到方法治了?」林凡非常直接地問。

梁洛巍臉色一冷,說道:「暫時還沒有,不過有了苗頭,估計也快了。」

林凡看了他一眼,微感意外,他不會真的找到了方法吧?

「這樣啊,梁主任,不介意借一步說話吧?」林凡想了一下,問道。

「沒問題。」梁洛巍雖然知道他不會有什麼好事找自己,但當著李靜雯的面,也不好拒絕他,只好答應了。

「那麼,我們回辦公室吧!」林凡說著,便走了出去。

沒一會,梁洛巍也跟著過來了,不過沒有再帶他那個女助理,臉色也有點不好看。

「梁主任請坐!」林凡微微一笑,舉手作引。

「不用客氣,林醫生有什麼就請說,我還有事忙的。」梁洛巍淡淡地說。

「好,既然梁主任這麼忙,那我就長話短說了。」雖然對方的態度不好,但林凡也不惱,臉上帶著笑容,說道:「我想問一下,以梁主任的判斷,那個病人到底是什麼病?如果是你治,應該怎麼做?」

「林醫生,這是學術討論,還是下級向上級的報告?」梁洛巍淡淡地說。

林凡眼睛一斂,看來,對方是不服自己啊!

「怎麼說?」他故作不解。

「如果是學術討論,我認為沒有必要,因為我對中醫不了解,而你對西醫恐怕也沒有什麼高深的認識,所以沒有必要討論下去;如果說是下級向上級報告,你貌似也不是我的上級,所以我沒有義務跟你說那些。」梁洛巍冷笑道。

「梁主任,你是怕我搶你的病人吧?」林凡不動聲色地說。

「林凡,我知道你醫術驚人,我也自愧不如。但是,在醫院裡,我是主任,你只是一個普通的醫生,在級別上說,你是我的下級,所以,我能來這裡聽你說這麼多,也算是給你面子了!所以,為了不傷和氣,你最好別惹惱我!」梁洛巍森然說道。

「好吧,我就問你一句,你有沒有把握治好病人?」林凡淡淡地說。

「我想,你無權過問我的事!請你記住,你只是一個醫生,一個沒有任何職位的醫生,而我是科室主任!」梁洛巍的臉徹底冷了下來,說道。

「如果是我的要求呢?」李靜雯推門而入,淡淡地說。

她早就到了門口外面,以她現在的實力,即使隔著門也能清楚地聽到裡面的對話,對於梁洛巍囂張的態度,她是非常不滿的。

「靜雯,你也要幫他欺壓我?」梁洛巍臉色一變,冷冷地說。

「我想,並不存在什麼欺壓,林凡是什麼樣的人,我想醫院裡的每一個人都很清楚,他只是關心病人,而沒有什麼私心!梁主任,我覺得你的心態有問題,之前我也有問過你,你跟我說想不到辦法,現在林凡回來了,而他是有辦法治好病人的,你卻節外生枝,到底是什麼意思?」李靜雯冷冷地看著他,說道。

「靜雯,我之前跟你說沒有找到辦法,那是兩天前的事了,但昨天晚上我回家想了很久,終於還是找到了方法,所以,這個病人我是不會轉讓的,不然的話,對我的聲譽影響太大!」梁洛巍咬牙說道。

「梁主任,貌似我並沒有要求你轉病人給我,只是問你對病情的分析,難道有什麼不對么?」林凡好笑地說。

「我剛才說過,你沒有資格問我!」梁洛巍冷笑道。

「他有資格!」李靜雯說道。

「他有資格?他有什麼資格?難道,你跟他……」梁洛巍失聲叫道,眼裡一片絕望。

李靜雯自然明白他在想什麼,頓時臉上一紅,說道:「林凡是醫院第二大股東,也就是說,他也是這裡的老闆,是你的上級,你說他有沒有資格問你?」

梁洛巍全身一震,不可思議地看著林凡,眼裡一片駭然,林凡竟然是第二大股東,這怎麼可能?

不過想想也是,如果林凡不是身份特殊,怎麼可能有那麼大的自由度,可以隨時上下班,就連兩個月不來上班都沒有受到懲罰!

半晌,他才回過神來,苦澀地說:「靜雯,你說的都是真的?」

「我有必要騙你么?你也不想想,如果林凡僅僅是一個醫生,他怎麼有資格坐在這裡?」李靜雯淡淡地說。

梁洛巍只覺得自己的心情從來沒有這麼壞過。

他一直在心底里看不起林凡,即使林凡的醫術驚人,但一個只有醫術卻不會往上爬的人,對自己就不會有什麼威脅。

過去的幾個月也證明了這一點,雖然林凡也跟一些醫生交好,但沒有拉攏過,好象他對於權勢根本就不在乎,不然的話,憑他的醫術,早就可以坐上一個科室主任,甚至副院長之類的位置了。

但是,直到現在他才明白,人家林凡根本就不需要這些位置,因為他是老闆,有什麼職位能比老闆還大?

自己只是一隻燕雀,而林凡就是一隻鴻鵠,可憐自己還一直沾沾自喜!

他臉色時青時紅,顯示出內心的掙扎,過了一會,他才抬頭說:「好吧,我明白了!既然這樣,我就報告一下,這個病人屬於心胸出了問題,有不明物體長在裡面,我想動手術將其切除!」

「沒錯,梁主任診斷對了,病人的確是心胸出了問題。」林凡點頭說。

梁洛巍臉色一喜,他其實也是才想明白的,因為這個病人的癥狀非常模糊,他一開始也不敢判斷。

「不過,梁主任並沒有完全判斷對,除了心胸的問題外,病人還有非典型心臟房顫,如果你僅僅用治療心胸的方法,恐怕對病人會產生不利!」林凡接著說。

梁洛巍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

「不可能吧,我們檢查的時候,病人的心臟房顫是非常微弱的,基本上不會影響到他的健康。」梁洛巍有點不確定地說。

「所以我說是非典型,因為他並不會隨時出現,而是在不同的時間段內出現,但一旦出現,病人的反應就會非常大!如果正好在你做手術的那時候出現,你想想會有什麼後果?」林凡淡淡地說。

梁洛巍全身一震,他能夠想像到,如果真如林凡所說,那病人只會有一個下場——死亡!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盯著林凡說:「你確定病人真是這樣的癥狀?」

「我當然確定了,不然的話,你以為我還真會跟你搶病人?」林凡淡淡地說。

「好吧,如果是這樣,這個病人我無法治了,林醫生,或者說二老板,你接手吧!」梁洛巍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說道。

「梁主任,你真是個明事理的人,那我就接下了!」林凡微笑道,絲毫不管對方的臉色變得非常不自然。 「還有一點,我不希望除了你之外,還有別人知道我的身份!我這個人不喜歡高調,如果讓人知道了,那種感覺便會不一樣,梁主任,我想你明白我的意思吧?」林凡看著梁洛巍,淡淡地說。

Prev Post
「不好意思,是我失禮了。」
Next Post
「老大,難道這也是防身的?」一直盯著暗格的李衡眼尖,突然發現了一樣箱子里露出的武器,不由驚訝道,「這是機槍啊!如果我沒有看錯,這應該是老毛子的。是RPD還是RPK?」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