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難道這也是防身的?」一直盯著暗格的李衡眼尖,突然發現了一樣箱子里露出的武器,不由驚訝道,「這是機槍啊!如果我沒有看錯,這應該是老毛子的。是RPD還是RPK?」

趙易已經把盛放機槍的箱子拖了出來,一邊取出機槍一邊道:「純血統的RPK,老毛子的材料紮實。」

葉關一邊流著口水,一邊摸著槍管道:「用這東西防身,真特碼霸氣。」

「平時在旅行社裡用這個用鎮社之寶。這一次帶出來真打算要用它防身。」趙易鄭重道,「這裡可是金三角,我雖然熟悉,也打點了好了不少關係,但難保有不長眼的,或者流竄的武裝。有些偏遠地區不太平,殺人劫貨的事也不少,帶著這個傢伙很有震懾力。」

「老大,加上這些手雷、子彈,你這差不多帶著整整一個小軍火庫了。有哪個不長眼的敢來打劫我們? 二婚不昏,繼承者的女人 真希望碰到幾個不長眼的。」葉關望著堆滿了一地的武器彈藥,不由感嘆道,「要是用這些武器去打鬼子就好了。」

李衡一時情緒低落,默不作聲。

他們守在這裡,時間已經過去快兩天了,濃霧一直沒有出現,經常劈人穿越的雷電更是連雲雨的影子都看不到。

「我這裡還有件寶貝,也是鎮社之寶。」趙易突然笑道,一邊說著一邊走到那張放著台式機主機的書桌旁,一陣摸索裝卸后,挪開了書桌,掀開壓著的一塊木地板,又出現了一個暗格。

「老大,不枉你改了這輛車兩年,到處是暗格機關。」葉關也在旁調笑緩解氣氛道。

見李衡主動湊過來,趙易輕輕一笑,打開了其中一個木箱,一件讓人眼熟的武器顯露了出來。

「40火?」葉關開口驚呼,他在某部隊關係單位里參觀時見過。

「應該是新40火,或者說是RPG-7火箭筒。」李衡的注意力也投在上邊,仔細的查看上邊的標識。

「是新40火,出口型。」趙易笑道,「這是別人用舊了的二手貨,不過用來糊弄客戶還行。他們一般也就扛著這個拍幾張照片威風威風。平時那些土霸王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一次我帶了三發彈藥,必須要小心一些。」

金三角地區槍械不缺,一般的輕武器很難管束,但是RPG-7火箭筒這類已經算是重火力了,很招忌諱,趙易這樣的小旅行社要是不想找麻煩,這類重火力最好少沾邊,由不得趙易不小心。

「這個防身,怕是遇到裝甲車來打劫也不怕。」李衡知道趙易向來謹慎,這一次帶出這東西也是為了他們安全著想。

「有備無患!」趙易點頭笑道。

李衡遲疑了一下又道:「要是用這個對付小日本的坦克,他們的豆丁坦克可真不禁打。我們,是不是應該……」

他沒有再說下去。

「用這個打鬼子的豆丁坦克是大材小用,用美國人的巴祖卡就足夠了。」感覺到李衡內心的掙扎,趙易接過話題寬慰道,「現在已經是1942年了,美國人已經參戰,沒有我們參與,小鬼子也是秋後的螞蚱,蹦躂不了幾天了。國內抗戰最難熬的時候已經過去了,接下來沒幾年就是內戰,反正我不感興趣。」

李衡臉上表情一松,猶自喃喃了幾聲:「這樣的機會有些浪費了,浪費了!」 還沒有進入大門,薛雲的眉頭就已經緊皺了,他敏銳地感覺到裡面有一股邪惡而又熟悉的的氣息瀰漫,濃重的血氣也穿透過來。

雙手攔住徐世繼李坤三人,他羽翅收起踱步踏進。

「嗖!」

剛剛走進,一股利風就直奔他臉面而來,他向左邊側滾了一下,躲過這驚險一擊,抬頭看到的赫然是那e級高手鄒天行,只見他雙目通紅散發出嗜血的光芒。

薛雲知道這是入魔的特徵,墮入人魔之道,將自己的靈魂交付魔鬼獲得強大的進化速度和實力,前世薛雲得到魔道秘籍是極為高明的功法,它最大的好處就是避免了薛雲靈魂的徹底消失。

如果是一般人墮入魔道,他的靈魂被邪氣侵蝕傳說會被魔鬼吞噬,事實也是那些墮入魔道的人的靈魂都神秘消失,毫無任何痕迹,所以人們也就深信不疑了。

如果薛雲不是獲得魔道秘籍得以神秘魔力保全了靈魂,恐怕他連今世的重生也不會存在了,就因為有魔道秘籍的保護他躲過一劫並且還知道了一個駭人事情。

原來一直被人們認為食魔人靈魂的魔鬼竟然是一種異獸,薛雲把它叫噬魂者,他的形狀變化多端,有時如雲朵一團漂浮,又是又像一頭獨角馬,有時是更是化為人形。

薛雲曾經也遭其覬覦墮入魔道后差點被其吸允了靈魂,好在千鈞一髮之際魔道秘籍爆發出一股強大的魔力將其擊成重傷,而薛雲則是痛打落水狗,將噬魂者擊殺,最讓他驚奇的事發生了,就在噬魂者死亡的瞬間,它身體竟化為了一股精純的靈魂之力,沒有任何暴戾的氣息,充斥在腦海中。

薛雲也因此一舉突破ss級到sss級的屏障,可想而知其能量的龐大。

所以看到鄒天行,薛雲看他眼裡還有一絲清明,認定他的靈魂一定還安在,噬魂者還沒有來,但是恐怕也不遠了。

本來他想以鄒天行引出噬魂者,進而擊殺了它,那強大的靈魂之力可是讓他垂涎欲滴啊,可是轉念一想自己現在還沒有拿到魔道秘籍,沒有那神秘魔力的保護就算是遇到噬魂者,恐怕無法將其擊殺還是凶多吉少。

搖了搖頭薛雲也無奈了,還是趕緊將其擊殺吧,要不然等到噬魂者來了怕是就要麻煩許多了。

只是瞬間薛雲腦海劃過了無數想法,從地上一躍而起,而鄒天行也翻身而來,人魔的他竟然突破到了d級,看來捷徑雖然可怕但其效果更是明顯。

「哈哈哈!佟雷你去死吧!死!死!死!」面目猙獰的鄒天行餓虎撲食般,戰鬥本能和對佟雷的怨恨和執念讓入魔的他也是留下了對佟雷這個人模糊的記憶。

佟雷身影一閃就輕鬆躲過了鄒天行看似石破天驚的一擊,c級的他和d級的鄒天行完全不是一個水平線的人,d級與c級之間是一個大屏障。

f級到d級是低階進化戰士,而c級到a級則是中級進化戰士,s級到sss則是巔峰戰士。

d級突破c級則是一個大屏障,突破到c級薛雲亦是欣喜非常,如果不是這次感悟還不知要多少時間,所以可想而知兩人的差距。

所以即便是鄒天行突破到了d級與薛雲也是毫無抵抗之力,再加上薛雲本來本境界也是難逢敵手,所以鄒天行就悲催了。

鄒天行攻擊十分兇猛每一招都是拚命之勢,但是薛雲卻是輕鬆,即便是不主動攻擊,速度上就可以完全避過鄒天行的攻擊。

好不顧能量的劇烈消耗,但是戰鬥的本能讓他感覺到薛雲遠超於自己,但是他卻毫無要逃走的意念。

他的每次攻擊都會受到薛雲的一擊,身體的疼痛完全無知,即便是四肢盡斷他也感覺不到任何疼痛,只是一會的功夫他就是滿身傷痕,而那傷痕的數量還在遞增。

薛雲躲過鄒天行來勢洶洶的一拳又反送一掌將其擊飛出去,他也玩膩了,拿出龍泉正準備將鄒天行了結之際,異變突發。

無形劍氣吞吐,千鈞一髮的剎那,從房頂悄然滾入一團黑色的霧氣,如大片烏雲壓頂,薛雲稍稍詫異,而後大驚幾近欲走。

但是想到外面還在等待的徐世繼等人,以及那些遠處不敢靠近的普通人,他便止住了逃離的腳步,一般人是看不到噬魂者的存在,薛雲也是因為有前世的對噬魂者的氣息的敏感才察覺到是它。

畏懼來臨的預感,讓好久未嘗到緊迫感的薛雲有一種壓迫的感覺,他知道這無形煙霧是他剛才還「念念不忘」的噬魂者。

無形煙霧將還不自知的鄒天行籠罩,他全身瀰漫了黑色煙霧,薛雲目不轉睛看著這一副迷奇之境,他知道這是噬魂者捕食的瞬間。

黑霧慢慢緊縮直至只是附在他身體表面薄薄的一層,然後化為一條實線如靈蛇般鑽入他的耳朵,瞬間就消失不見了,而鄒天行本來還亂動的身體瞬間就安靜了下來,如一個靜止的雕塑,薛雲看著眼前這一幕,屏住了呼吸直勾勾地盯著鄒天行。

過了大概幾十秒,在薛雲看來如一世的時間,是這麼的漫長。

陡然間鄒天行身體一軟躺在了地上,而一條比之前更粗的黑線從他的七竅散出。

薛雲握緊了手中的龍泉直指噬魂者,這隻噬魂者彷彿感應到了薛雲的存在,盤旋而起,如一條狂舞的魔龍在薛雲頭頂盤旋。

一滴汗流入眼眶,薛雲也不敢擦拭,任由其滑過。

這隻噬魂者彷彿識得薛雲氣息般,盤旋了一會,像是嗅到了還是感應到了,竟然快速退去,這時候換到薛雲詫異了,一般噬魂者碰到了看見了它捕食的人一定會殺人滅口的,可是這隻噬魂者卻是第一時間逃離。

看著這隻噬魂者的舉動,薛雲沒有追擊也沒有離開,看著噬魂者逃去的方向他沉思了良久,最後得出了一個驚人的答案,從看到這隻噬魂者的意識形態他也感覺到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現在仔細想想不會這隻噬魂者也是重生而來吧,和他一樣自另一個時空而來。

要不然又如何會對自己有害怕的舉動,又為什麼不解決掉自己這個看到他吸食魔人靈魂的人,之所以前世沒有人知曉有噬魂者的存在,而是認為這是魔鬼所做,就是因為它不會允許看到這一切的人存在。

獃滯了一會,想通了這些薛雲只能用這一個理由來解釋這件事,所以也就不在這件事身上糾纏了。

看著躺在地上的鄒天行薛雲舉起的龍泉揮劍而下,毫無意識的鄒天行不知道自己生機已盡斷,只是身體肌肉生理般抽搐了一下就不動彈了。

薛雲理了理已經破舊不堪的衣衫,便緩緩走了出去。 雖然一番戰鬥,但是卻毫無疲憊之感,他也不知道現在自己心裡到底是什麼感覺,對石飛之死的悲哀,對佟雷的逝去而感覺可惜,亦或是鄒天行的一生渡盡給了他什麼啟示,自己呢?自己又在奮鬥些什麼。

而後看到徐世績的那一刻他終於找到了一個不讓他迷茫的答案,那就是這一世的努力就是不讓所又愛自己和自己所愛的人受到傷害,這就是最大動力。

「boss,裡面怎麼樣?」徐世績滿臉疑問,焦急的他甚至都顯現出了小孩子被搶走糖果的緊張。

「世績,你心裡最好有點準備,裡面的情況去看看吧!」薛雲眼睛直視徐世績,他看到徐世績的身體明顯顫動了一下,看來佟雷在他心中的地位還是很重要的,這件事對他恐怕是一個不小的打擊。

「哦,嗯!」徐世績下意識答了一句,他只感覺自己現在腦子裡一團糟,只有薛雲的那句話一直在他耳朵里不斷盤旋。

「佟叔。」大呼了一聲,徐世績就朝著殿內跑去。

速度之快就連比他先行幾步的李坤二人都瞬間超越,可想而知他對佟雷的重視程度。

李坤也不知道徐世績竟比他們還要焦急,雖然他也是有些勢利眼,有些自大狂妄,可是對於徐世績他還是打心裡佩服的,聽到了薛雲的話之後他感覺一個一直支持他們的精神力量瞬間崩塌,這個一直被他們成為雷神的男人怎麼會出事,他可是雷神啊!

可是直至他跨進殿內,眼前的一切不得不讓他相信這一切。

徐世績這個真性情的鐵血男兒哭的淚雨紛飛,彷彿李坤二人也並不存在,他撫著佟雷已經被鄒天行毀壞七七八八的身軀心裡如刀割般的疼痛,這一條條傷痕彷彿是在他的心頭慢慢划,還在滴血。

這個似叔如父般的如山般高大的長輩離之而去,如同一個堡壘的塌陷,他本以為在末世就自己和妹妹相依為命了,那還有什麼親人,直至徐世績的出現讓他感受到了親人般的溫暖。

可曾想到這個剛剛初遇的叔叔就已經與他陰陽兩隔,他感覺這個世界與自己開了一個極大的玩笑,而且還是以一條生命為代價。

李坤二人更是不堪,直接癱軟在地,外人不能了解他們為何如此在乎佟雷,李坤卻知道這是對一個尊敬的首領的關注,對一個精神領袖就這般輕易離去的惋惜和無奈不甘。

徐世績將佟雷身體翻了過來,看著這一道橫割胸膛的傷口,他慢慢轉頭向一旁瞟了一眼就發現了還在緩緩流淌著血液,他的血液還未凝固,明顯才死亡沒多久,而佟雷身體則是儘是冰涼了,佟雷e級進化戰士在石飛集團除了石飛和毒蛇沒人有與他對抗的力量,而石飛被薛雲解決掉了,毒蛇亦是在自己哪裡也陪他老大而去。

那又有誰有佟雷對抗的力量並成功擊敗他,還將其殺死,除非是他自己所熟悉並且還非常信任的人。

他突然暴起,一腳將鄒天行的屍體踹到一旁,他知道八九不離十就是這個男人乾的好事了,雖然不知道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是他已經認定好了佟雷的死與鄒天行是難逃干係,他不想讓鄒天行的屍體離佟雷太近。

李坤二人可比徐世績知道的多上不少,他們隱約也能感受到平常鄒天行的異樣,但是也沒多在意只以為是因為他親人盡亡而是他性情大變,現在看來是不僅僅如此了。

他們當時選舉首領是投票的,因為候選人有兩個一個是佟雷,一個是鄒天行,而他們將手中的票都投給了佟雷,恐怕鄒天行也是從那時變的吧!

他們心裡感覺一股濃重的悲哀油然而生,瞬間就佔據了整個心靈,一個兄弟被另一個兄弟幹掉,還死的這麼慘,實在是讓人人難以接受。

「兩位叔叔,節哀順變吧!現在佟叔在天之靈也一定不會希望我們如此消沉。」短暫的傷神后徐世績就更加堅強,佟雷死前的執念就是守護這天涯山莊的每一個人,而現在他去了,自己也一定要為他完成這個未完成的遺憾。

「雷神的念想我們知道,我們也一直在努力,現在他這……這麼不負責任撒手而去,我恨他恨他為什麼不自己去實現將這個偌大的攤子留下。」李坤這個在徐世績心中印象並不太好的男人現在亦是說話哽咽著,旁邊另一人亦是暗自垂淚,雖然他們是在責怪佟雷,但是徐世績卻能感受到其中濃濃的兄弟之情。

「佟叔的心愿我一定會為他完成,一直庇護這個他心中的家園。」徐世績重重地點頭,每一個字彷彿都有千斤重。

「我們一起努力!」三隻手疊加在一起,這一刻薛雲在殿外也笑了,他在為徐世績的成熟而真誠感到欣慰。

眼睛慢慢投向遠方,父親母親你們又在哪裡啊!你們現在過得好嗎?

……

佟雷之死在天涯山莊掀起了巨大的浪花,而有李坤二人等元老在徐世績等人的地位被自然而然的接受當然他們不接受也不行啊,況且佟雷石飛等人都盡亡,以後這天涯山莊如果沒有強大的實力又怎麼能保護這麼多的倖存者。

聽到徐世績是佟雷的侄子,他們當然是更加如同了,為了引起普通倖存者他們的恐慌,李坤眾人也是對外宣稱佟雷是被石飛所害,以他們對佟雷以前的尊敬當然是將死去的石飛罵的狗血噴頭。

當然那些當時擁護石飛的一眾也是死黨被打壓或是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或者是程度並不重則是並不與追究。

自此天涯山莊才算安寧了,徐世績李坤等人都推舉薛雲做這天涯山莊的莊主,而薛雲卻無意如此,他一意讓徐世績擔任,他還有另一個任務,一直讓他心裡難以平復的事情,現在更加強烈了。

他向徐世績稍微交待了一些,讓他一定要到處留意自己父母的消息,自己便要外出尋找,可能是看到徐世績與佟雷的陰陽兩隔引起了他的胡思亂想吧!

……

「雲哥哥,為什麼不能帶上我啊!」曲輕舞皺著眉頭,小臉苦皺著,彷彿薛雲只要說一個不字她的眼淚就會跟著掉下來般。

「你跟著我太危險了,外面處處都是爭鬥,勾心鬥角讓人防不勝防,就連我都不敢保證一定就會沒事,而你如果發生了什麼意外我這輩子都無法原諒自己啊。」薛雲雙手捧著曲輕舞粉嫩嫩的臉蛋,眼睛透著滿是憐惜。

「我這次出去一是找到爸媽阿姨他們,二是找到那陰陽混合經,你的身體已經每況愈下,現在都已經顯現出不堪重負的樣子了,我又怎麼能讓你再跟我去冒險呢!」薛雲雖然語速很慢,但是語氣卻是充滿了毋庸置疑。

「現在只有一個方法維持你的生命,我會用能量核結成封印,暫時將你冰封,你的生命里在裡面並不會流逝,而體內的能量也會暫時凍結,暫時委屈你我會找到陰陽混合經,一定將你的身體隱患解除。」薛雲咬了咬牙。

「我……」未說出心中的話,曲輕舞眼神就黯淡了,是啊自己這個樣子又怎麼能再繼續拖累他呢!曲輕舞你現在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還嫌自己不夠麻煩嗎?

見曲輕舞情緒不對,薛雲輕輕摟著她纖細的腰肢,嗅著她的發香,「你是我最愛的人,為了我好好的活著,答應我好嗎?晚走兩天,我這幾天好好陪你。」

曲輕舞眼淚如破堤之洪,是喜是悲,是無故的迷茫! 三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沒見到一次濃霧,也沒有其他的奇迹發生。

「我打算去周圍轉一轉,看能不能從當地土人口中了解點消息。」趙易卸下了車尾儲藏間兼做摩托車車庫內的那輛KTM250XC-W越野摩托,一邊在上邊塗抹著泥巴,掩蓋那些橙紅色花紋和文字元號,一邊對李衡和葉關說道。

「要不我去吧?」葉關攔在車前,認真的望著趙易道,「你們都得顧家。只有我,家裡有我沒我都一樣。」

「不一樣。」趙易明白葉關的意思,微微笑道,「你認識這裡的路嗎?你知道哪裡可能有當地人?你能聽懂那些土人的話嗎?而且,你的射擊水平比我差了不少。」

說著,他還特地揚了揚還沒來得及掛在車掛架上的八一杠自動步槍。

「三天了,說實在的,能回去的機會很渺茫。」他沖著李衡說了前半句,又轉向葉關,指了指MC叢林迷彩服胸前掛著的摩托羅拉GP3688對講機道,「如果真在我離開的時候,遇到能回去的機會,記得聯繫我。要是和來時那樣通訊不好,實在等不到我,你們就先回去。這樣的機會既然能出現一次,肯定能出現第二次。」

KTM摩托車的轟響漸漸遠去,李衡心中還是亂糟糟的。

「如果真碰到了回去的機會,我回去還是等著老大回來?」一邊是不斷浮現出來的父母和妻子殷切期盼的影子,一邊是趙易淡淡的笑容,李衡覺得左右為難,遲遲想不出一個答案。

「二哥,我是真不打算回去了。」一直在旁邊發獃的葉關突然開口道,「我爸身邊有大姐和小媽,還有個等著接班的弟弟,我媽那邊也有兒有女,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有我沒我都一樣。反正我在那邊是多餘的,還不如在這邊闖蕩一番。在這邊我或許能重新開始另一種生活,我喜歡這邊。」

「那,好吧。如果有回去的機會,我的背包和攜帶的物品都留在這裡,我只拿著一把軍刀和一部手機回去就行了。」李衡心裡有些羨慕葉關的選擇,但他的選擇掙不脫家庭的責任。

「二哥!」葉關拍了下李衡的肩膀,望著他沒再說別的。

他知道,李衡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真有回去的機會,趙易又來不及趕來,獨自一個人返回的李衡,僅靠著一把匕首和一部手機在金三角偏僻地區生存的機會能有多大?他只是想在這個時代多留給葉關一件物品,多一份機會。

李衡最壞的打算沒有實現,奇迹也沒有發生,至少在趙易回來前回家的通道並沒有出現。

趙易回來的很快。

而且還帶著一個人回來了。

「我把他綁在拐角那邊的一棵樹上了。」車輛都做了偽裝,但趙易依然不放心把陌生人直接帶來,「好像會說漢語,我們可以直接問他。」

……

方文治心如死灰。

以前他還曾經嘲笑那些看家護院的丁壯們的粗俗,現在他卻無比痛恨自己手無縛雞之力。

他以前自詡的文明根本擋不住強盜們的刀槍,就連那些真正的西洋人也在日本人面前低下了頭顱,軟了膝蓋。他們成了看客,自己也成了看客,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家裡被日本人搶光,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父母被日本人用刺刀捅死,眼睜睜的自己未婚妻被日本人*污,自己最後只能像個柔弱的娘們一樣暈倒。

在和同伴一起去緬北投靠華夏軍隊的路上,一遇到了日本軍隊,再一次像個懦夫一樣,不敢拼殺,只顧自己,落荒而逃。

他鼓足最後的勇氣,本想繼續孤身上路去緬北,誰知在這山間小道上竟然遇到了一個奇怪打扮的野人,任他廢盡口舌,依舊是毫無抵抗的就被人捆了起來。

他對自己的懦弱已經失望,徹底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念。

在經過西洋人和日本人的有意宣傳后,當地土人很多都仇視華人。有些野人更是保留著食人的習慣,不分華人土人,都會成為獵頭的目標。落到他們手中,想要活下去已經是難比登天。

在被蒙上雙眼耳朵里塞了軟紙一路帶來,一直被捆到樹上,他都木木懵懵,對身下摩托車發動機的低吼聲也沒有反應,根本沒有從這裡猜測到那個穿著奇怪的野人更奇怪的地方。

沒有多久,已經陷入麻木狀態的他眼睛上蒙著的布條被人鬆了松,把耳朵露了出來,耳朵里的衛生紙被取了下來,聽到了有人在身邊的走動聲。

「你是哪裡人?」突然冒出的一聲華語讓他一愣。

見他沒有反應,耳邊隱約傳來兩個人細碎的低語,模糊聽到的幾個字眼明顯是華語。

「我也是華人。」確認自己沒有聽錯,方文治心中湧起了一絲活下去的希望,乾脆說華語賭道。

「你是哪裡人?」身邊靜了一下,隨即一個低沉渾厚的聲音繼續問道。

聽到還是華語,方文治心中稍定,實話實說道:「我是星洲華人。」

「星洲?」另一個聲音高亮的人顯然不了解星洲是哪裡。

方文治剛要詳細介紹一下星洲是馬來亞那邊靠近海峽的一個城市,就聽渾厚的聲音已經低聲解釋了一句:「就是新加坡。」

「對,就是新嘉坡。」方文治連連點頭,這下不擔心對方沒有見識,可以更好的交流了。

Prev Post
昨晚,他也是應邀出席了一個宴會,並得到了一個貴婦的青睞,憑藉著強壯的身體,纏綿了大半宿,結果導致早上起不來。
Next Post
他跑得很快,沈未凝叫苦不迭,身上的傷很痛,剛才被這鬼鱷魚的尾巴一掃,不知道斷了幾根骨頭。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