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睛一看,竟是一隻巨大的眼鏡蛇,這個蛇的身子足足有五六米高,它口中吐出了鮮紅的芯子粗度已經堪比一根柱子了!

這般情況下,顏芷月簡直是氣的想罵人:「想我死,直接拍死就行了啊,你這又算什麼意思啊!」話語雖然在罵著,但是她已經從空間中拿出了一把長劍,做出了攻擊狀態。

那隻眼鏡蛇也扭動著身子,巨大的身子只是晃動了一下便將湖面激起了一波巨大的波瀾,血紅的顏色伴隨著腥臭之氣,讓人竟有種見到地獄的既視感!

「該死!」

顏芷月忍不住咒罵了一聲,接著便用自己體內的靈力開始抵抗,奈何,她不太會這個世界修鍊靈力的規則,所以就算是突破到達了巔峰上也根本不會運用。

而且,最主要的是這次碎魂玉和顏王令的力量對抗,兩者已經全都被夜蕭炎給壓制住,她根本連一點力都用不出來,就連炸彈在水中也算是無效的。

所以,她必須要想別的辦法才行!

可要怎麼辦?

顏芷月感受著碾壓般的疼痛席捲,竟連抬手臂的動作都無法完成,顯然她的情況變得分外危險了起來……

這時,岸邊的敬如雲淺淡一笑:「徒兒,你這樣弱的話,為師很心疼呢。」

「……」

顏芷月咬著牙,心中萬馬奔騰!

她真的很想大吼,你心疼你到是救我啊?

把她踹下來,現在還要嘲笑她?!

將門毒妃:邪王放肆寵 敬如雲,你等著她從湖中出去的時候,非……非要……

忽而,一道暖流席捲,顏芷月發現自己的手竟然能動了,她自是抓住機會連忙拿出了手槍對準了那個眼鏡蛇!

「砰砰砰!」

一連幾槍,紛紛打中了眼鏡蛇的頭部。

可是,為什麼這個傢伙身邊好像有個保護層,竟一顆子彈都沒能打進去? 烏雲遮日。

那巨大的眼鏡蛇身子是暗黑色的,它「蝴蝶」一樣形狀的頭部始終扭動著,而且隨著扭動的幅度變大時,很快便將碧波湖的湖水攪動的翻騰了起來……

這般情況下,顏芷月強行運用自己身上的靈力抵抗著,奈何,效果卻只能說是微乎其微,根本起不到太大實質性的作用,她只感覺自己身上的血管都要被壓迫的爆裂了!

怎麼辦?

顏芷月不斷掃視著周遭,大腦中亦是計算著種種可能,可是現在這種情況下,她卻悲催的發現自己只能強行抵抗著,根本沒有任何辦法!

那一瞬,隨著眼鏡蛇扭動的動作,血色的水亦是被加重了幾分靈力,那種強大而又無形的力量,讓她的臉色變得越發難看了起來……

「想要不被捏碎,那還不用出全部的靈力?」

「……」

誰說她沒用盡全力了?

可是,她本身的靈修基礎就要比別人弱,而且現在還被壓制住了,所以,就算是她再怎麼努力也依舊無法改變自己無法動彈這個事實!

正在這時,那條眼鏡蛇竟更加猛烈的動彈了一下,瞬間那種讓她窒息的壓力便席捲至全身,那種感覺當真有種下一秒自己可能就會被捏成渣的感覺。

敬如雲卻依舊幸災樂禍:「要不然,你求求師父我?或許為師能夠救救你?」

「做……夢!」

兩個字,一字一頓。

想要她求他?

做夢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畢竟,顏芷月不是三歲孩童,現在這種情況下人家能把她丟到了湖中,那意思就已經很明顯了,就是想要她的命!

所以,求救有用?

與其拿著自己的尊嚴去讓對方開心,還不如抱著讓對方覺得不爽!

千秋我為凰 「哈哈。」

敬如雲似乎看出了顏芷月的想法,竟第一次大笑了起來。

只是,如果是別人大笑的話,那或許會讓人覺得無比爽朗,但是這個男人卻能將其演繹的宛若仙人般清冷出塵:「不錯,骨氣很好,只是可惜骨氣不能當命活。」

「……」

又一波強大的氣流席捲。

隨之,顏芷月清楚的感覺到了自己的大腦進入了一股熱氣,那種感覺讓她整個人都進入了一種飄忽的狀態。

她知道,再這樣下去,自己鐵定玩完,然而卻始終不想放棄半點希望,倔強的用自己身上全部的靈力去抵抗著,隨著兩股力量的碰撞,原本血色的湖水竟開始沸騰了起來!

滾滾翻騰,不斷冒著熱氣……

看著這幅畫面,顏芷月覺得自己簡直就變成了一塊肉,而她身處的環境也不是湖中心,而是一口大鍋裡面沸騰著許多的滷汁,想來這樣下去要不了多久自己估計就熟了吧?

天際空間內的小天和小雪,感覺到了顏芷月身處於危險中,紛紛急的亂蹦不斷吶喊著,只是卻也根本幫不上太多的忙,完全屬於一種干著急的狀態。

不過,令顏芷月奇怪的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竟覺得那種力量在逐漸減少?

一絲一毫,力量不斷的在減輕著……

這是怎麼回事? 血紅瀰漫。

原本滾滾翻騰著的湖水,竟開始逐漸平靜……

顏芷月清楚感覺到,自己身上那股無形壓制住的力量,正在一點點消散乾淨,而且她的體內也有著一種前所未有的微妙感覺……

與此同時,那隻眼鏡蛇也發現了情況不對,一雙暗紅色的眸中滿是殺氣,它再次扭動了一下身子,隨之強大的氣流便席捲而來,帶著一股令人心驚的詭異。

而且,這次眼鏡蛇並不局限於遠處攻擊了,竟朝著顏芷月快速的移動了過去!

那一瞬,顏芷月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只是她的臉色卻始終沒有半點恐懼,她先是閉眸了一瞬,當再次睜開眼睛時,竟已經用自身的靈力凝結成了一道保護膜!

忽而,烏雲散去。

一道陽光散落下來,照耀到湖面的時候,竟形成了一道絢麗的光澤……

說時遲,那時快!

顏芷月清麗的眸中帶著一股濃重的陰霾之氣,她眯了眯眸子,手中竟多了一把銀制的手槍,接著當那隻眼鏡蛇靠近她的時候,她直接找准了對方的眉心未知,一發子彈便射了過去!

「啪!」

詭異的弧度。

眼鏡蛇竟停止了一切動作,接著便往身後的血色湖水中倒去!

「……」

顏芷月看著眼鏡蛇倒入了湖泊之中,抑制不住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心中亦是第一次震驚萬分……

剛才……算是怎麼回事?

正在思慮之時,原本血色的水竟極速轉淡,沒過多久便恢復成了之前的清澈,冒出頭的陽光散落在湖面上,那七彩的光澤炫目的令人心醉。

敬如雲緩步走在湖水上,完全如同平底一般輕鬆,當來到了顏芷月面前時,他才清冷的開口道:「比為師想象中的要動作慢了點。」

「……」

顏芷月瞪著眸,眼中燃著一股怒火!

穿越古代找個大佬來寵我 不過,縱然她心中再怎麼想揍人,卻還是忍著一句話都沒說,她到想看看這個面上道貌岸然,實則黑心腹黑的主兒,到底想要做什麼?

只見,敬如雲微微擺手,一下便將顏芷月從水中拎了出來,再揮手她的衣服已經干透了:「好了,看在你也算是儘力的分子上,為師就再送你一分見面禮吧。」

聽到這話,顏芷月皮笑肉不笑:「你認為我還會要?」之前的碎魂玉已經差點把她玩死,加上剛才的情況,她真心覺得自己沒打死敬如雲,真的算是今天脾氣出奇的好了。

「當然。」

戲精王妃作妖日常 敬如雲根本不理會顏芷月的話,他一閃身便潛入了湖底,卻是片刻便又回到了顏芷月的身邊,但這番動作卻並沒有讓他的衣服上沾染到半點水珠。

相反,他那淡藍色的衣衫顏色更加柔和清新了起來:「吃了。」

「……」

顏芷月看著敬如雲手中的東西,眉梢微微一皺:「蛇膽?」

「這隻水怪靈力還算足,吃了能把你的小身子骨變得壯一些。」

「……」

敬如雲看著顏芷月依舊滿是懷疑,不由一笑:「趕快吃了,要不然效果就弱了。」 「……」

沉默片刻。

下一秒,顏芷月直接將其奪了過來,並且快速將那紅棗大小的「蛇膽」吞了進去。

隨著蛇膽進入到體內,顏芷月感覺到身子前所未有的輕鬆,就連體內那股原本沉悶的氣息都消失乾淨了……

待感覺平靜了之後,顏芷月才勾了勾唇角,抱拳道:「多謝師父。」

「嗯?」

敬如雲眉梢微挑,看著顏芷月的表情掛上了几絲玩味之氣:「怎麼不叫敬如雲了呢?」

「師父說笑了。」

敬如云:「不是恨的牙痒痒么?」

「……」

顏芷月整理了一下衣衫,再抬眸的時候,眼中只剩下盈盈的笑意:「師父的一番用心良苦,芷月就算再怎麼傻也明白這個道理,相信師父也應該能看得出,剛才那只是芷月我的……撒嬌方式。」

她故意強調了「撒嬌」這兩個字。

這樣才能給自己和對方一個台階下,畢竟情況很尷尬,她必須要且行且調節……

敬如雲怎會看不出顏芷月的意思,頓時眉開眼笑:「見過滑頭的小傢伙,但是像你這種……為師倒是第一次見到。」說著,他亦是伸手狠狠的在顏芷月頭上彈了一個爆栗:「罷了,這樣到算是有意思一點。」

「……」

顏芷月沒再說話,只是彎了彎眼角。

接著,卻忽然感覺到了體內一股熱流席捲,隨之那三道力量竟合為了一體,並在輾轉了幾圈之後,她的靈力等級,可謂是翻了數倍!

見此,敬如雲才微笑著繼續道:「不錯,為師這份見面禮算是完成了。」

「……」

顏芷月微微一愣。

還未來得及說話,敬如雲身子一閃已然消失在原地……

顏芷月看著空蕩蕩的前方,忍不住皺眉:「怎麼這裡的人,一個個都喜歡來閃來閃去?」說著,她便轉眸看向面前的碧波湖。

傍晚時分。

顏芷月幾乎將碧波湖湖底洗劫了一個遍,才終於往回走。

可是天色已經黑了下來,所以她走的極其緩慢,幾經輾轉后卻發現自己似乎是……走錯路了?

索性不急著回去,顏芷月乾脆直接原地休息,並且將小雪狼和小天從空間中放了出來,讓他們撒丫子在這林中跑跑,免得悶壞了。

說起來,小雪今天真的是把晶石吃了個夠,身形已經完全是成年的狼大小了,那渾身雪白的皮毛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最特別的是它的眸子竟變成了暗紅色,那鮮紅如雪的顏色讓人不自覺發寒。

不過,小傢伙在顏芷月面前卻溫順的像只「小貓咪」,不斷在她面前蹭來蹭去,更是抓來了野雞甚至還有野豬來邀功!

這樣的架勢氣的小天咬牙切齒:「主人,這個傢伙抓這麼多動物,是想撐死你才對!」說著,他憤恨的蹦躂了幾下,竟直接跳到了小雪的背上。

「嗷嗚。」

小雪卻以為小天要和他玩,竟叫的分外開心。

要知道,小天原本還算比小雪狼大,可是現在小雪長大了這麼多,他卻還依舊是只貓的形象,這樣的形象反差著實有點……萌。 一隻小狼,足足兩米長。

另一隻小貓,則是只有兩隻手掌的大笑,這樣的畫面誰強誰弱一眼就能看出來,可是兩個小傢伙在一起的畫面,明顯是小雪被欺負,小天要更為囂張跋扈。

只見,小天站在小雪身上,張牙舞爪道:「你給我老實點,要不然,我會讓主人把你丟掉!」

聽到這話,小雪顯然一副被嚇到了的樣子,竟沒精打採的趴在了地上,似乎滿是委屈:「嗷……嗷嗚……」隨之,他更是蹭了蹭面前的顏芷月。

「走開!」

小天再次擋在了小雪面前,完全一副不讓它靠近的模樣。

見此,顏芷月忍不住抓起了小天,接著便將其丟到了小雪狼的後背上:「你們別鬧了。」說著,她便看向面前的一隻野雞和一隻乳豬:「你們吃肉么?」

「吃!」

「嗷嗚!」

齊齊應聲道。

「好。」

反正她也不困,乾脆動手處理起面前這兩隻獵物來:「那我試試。」說起來,以前她無論是戰鬥還是曾經在軍中,大多數都是自己弄吃的,所以她的手藝自然是還可以,只是來到這裡卻好久沒做過了。

不過還算好,她的手藝倒也不算生疏。

一番處理后,那隻野雞被她用樹葉包裹住,接著再用泥巴包成了團扔到了火中,而那隻乳豬則是架到了火上滿滿的烤,雖然沒有鹽和香料,可是好在她空間內有些藥材,剛好可以代替使用。

是夜。

Prev Post
沈傲剛來的時候,態度那麼謙卑,也是為了讓沈傾去救沈心怡,並不是說他們知道了沈傾的所有事情。
Next Post
大可不必在老爺子面前還為他說話。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