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沐凝華退下去,榮王妃吩咐周嬤嬤:「你再讓人去查一查蘇姚的底細。」

「王妃,奴婢讓人仔細調查過,她的雙親都是普通的農戶,她父親讀過一些書,教導過她識字,除此之外,沒有什麼特殊的。」

榮王妃微微吸了口氣,伸出塗著艷紅色丹蔻的手指輕輕地按了按額角:「許是我想多了,看到蘇姚的那張臉,看到她的言行舉止,總會讓我想到那個人……」

周嬤嬤心頭一跳,臉色微微的泛白,連忙低下頭去不敢應聲。

榮王妃睜開眼睛,冰冷的神色間閃過一絲肅殺之意:「讓人看好了蘇姚和沐卿晨,現在朝中的那位看我們榮王府不順眼的緊,不能讓他抓到了把柄。」

這兩個人,要死也只能死在皇宮中……

「是,王妃。」

蘇姚向回走,剛剛拐過一處迴廊,就感覺眼前人影一閃,一道小小的身影直直的撞到她身上,將她撞了個踉蹌。

「哎呀,小姐!」

趙嬤嬤連忙上前將蘇姚扶起來:「小姐,您沒事吧?二少爺,您平日里毛毛躁躁的就算了,怎麼能突然出現驚嚇大小姐?」

「我沒事。」蘇姚搖了搖頭,目光卻是落在撞到她的孩子身上,榮王府的二少爺,好像叫沐卿晨,是榮王府唯一的庶出之子。

倒在地上的孩子看上去也就是六七歲左右的年紀,長得格外的瘦小,穿著的衣衫雖然看上去很是華貴,卻沾染著泥土和水漬,模樣格外的狼狽。

蘇姚正打量著,地上的孩子猛地抬起頭來,露出一雙令人心驚的眼睛。

那雙眼睛中滿滿的都是兇狠之色,宛若一匹被逼迫到絕境的狼崽子,哪怕明知道自己的牙齒和爪子不夠尖利,仍舊努力的想要將眼前的一切撕碎,為此斷骨流血也在所不惜。

這個孩子……

蘇姚見他沒有動作,彎腰將暖手爐塞到他懷中,而後伸手將人拉了起來,動作仔細的幫他整理了一下衣衫:

「現在是冬日,二弟想要玩耍也要注意分寸,這水是萬萬不能玩的,瞧瞧,衣衫都濕了,正好這裡距離玉笙居不遠,去我院子里喝盞茶暖和一下怎麼樣?」

她口中說著商量的話,拉著沐卿晨的手卻是沒有放開。

沐卿晨掙扎了兩下沒有掙脫,仰起頭深深地看了蘇姚一眼,眼神異常兇狠。

蘇姚隱隱的揚了揚唇角,大少爺沐辭修才華驚人、備受稱讚,而二少爺沐卿晨卻兇狠桀驁宛若一頭狼崽子,這榮王府可真是有意思! 白蘇蘇之前也沒什麼帶孩子的經驗。

她也沒想過孩子要吃多少才能吃飽。

在她的印象里,孩子應該吃得不多。

只是沒想過……

小蘋果到底能吃多少,也沒問她。

白蘇蘇聽到小蘋果竟然要去吃裴初九的東西時候,有一種被背叛的感覺。

她氣炸了。

「小蘋果,你到底是跟誰的?你要是吃了她的東西你就不要在過來找我!!」

白蘇蘇氣得都快瘋了。

只覺得眼前的裴初九十分討厭,討厭得她恨不得想弄死裴初九。

如今裴初九竟然還搶了她帶的孩子。

這在白蘇蘇心底簡直就是比對她宣誓還嚴重。

「裴初九,你簡直太過分了!」

白蘇蘇氣得直跺腳。

裴初九卻是把她當空氣。

可小蘋果一聽到白蘇蘇威脅她說要不給她飯吃的時候,她一下就嚇了一跳。

「我……阿姨我……要不我還是不吃了。」:

小蘋果嚇死了。

她瑟縮得抖得像只小鵪鶉的躲在了白蘇蘇後邊。

白蘇蘇看到小蘋果那樣子,眼神里還浮現了几絲得意。

看——

不管怎麼樣,小蘋果還是聽她的話的。

可是——

「不要怕。」裴初九笑眯眯的拿出了錢包,「阿姨錢多,在養一個不是什麼問題。」

裴初九眨了眨眼,「來,跟著我混,有肉吃。」

裴瑾汐一下就高興了,「媽咪,你終於有人情味了。」

裴初九嗤的一聲笑了,「你的意思是,我之前就沒人情味了?」

算了,她也不想跟裴瑾汐計較。

裴瑾汐這個小孩子啊…

「媽咪……你……」裴瑾汐想了想,大眼睛眨巴眨巴,「不過媽咪你現在好多了。」

裴瑾汐看著小蘋果道,「你放心吧,我媽媽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是我媽咪一定不會不管的,我媽咪什麼都不好,就是有義氣!!!」

裴初九嘴角一抽,不是什麼好人?

這是誇獎嗎?

可是裴初九看著裴瑾汐那驕傲的樣子,又忍不住扶額,好吧……

看著裴瑾汐那樣子,她似乎是很驕傲。

算了。

她忍。

裴瑾汐只是個孩子,孩子…………

「可是……導演組不是說了……」小蘋果還是有些緊張,「這樣不是破壞規則嗎?」

「擔心規則幹什麼?」裴瑾汐挺了挺胸膛,「難道他們還能不讓你吃飯?你中午吃了什麼?」

裴瑾汐好奇的看著小蘋果,「我看你好像很餓的樣子。」

中午?

小蘋果想了想,掰著手指頭委屈巴巴的說,「我中午只吃了一個蘋果,然後吃了一杯牛奶,白蘇蘇阿姨說……我是小孩子,中午不需要吃太多,還說我們錢不夠要省錢。」

「……」

只吃了一杯牛奶?一個蘋果?

裴初九的眉頭皺了起來,「先不聊了,阿姨幫你把晚飯做了,明天你就跟著阿姨吧。」

裴初九沒有在多說什麼,而是跟著王菲菲進去了廚房。

廚房裡食材很多。

裴初九瞅了幾眼之後,想了想,拿出了幾個雞蛋,和麵條出來,然後又那麼蝦和肉出來。

模樣十分溫柔。

王菲菲在看到裴初九這個樣子的時候,忽然笑了。

「初九,我看你很在乎那個孩子。」王菲菲眨了眨眼,「你不知道這裡攝像機很多嗎,你就不怕如果萬一沒剪輯好的話,這次的節目播出之後,你會被黑成篩子?」

王菲菲是很懂節目組的套路的。

節目組就是這樣的套路,就是希望撕逼得越大越好,這樣才有看點。

可是…

如果一個不小心,一個得罪了剪輯師,不把你的前因後果完全剪輯進去的話,很容易就會被黑。

王菲菲嘆了口氣,「初九,我錄製節目這麼久,很難碰到像你這樣性子的人,你就一點都不怕你名聲差?」

王菲菲也是因為真的很喜歡裴初九,所以才會這樣的。

廚房裡雖然有攝像機,但是……

一般大家都會心知肚明的不會把這一段給錄進去。、

裴初九笑笑,「我的名聲已經夠差了,整容啊,被包養啊,當小三啊,已經黑到沒什麼能黑的了,我脾氣差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的事,這個白蘇蘇惹了我,我自然不會給她什麼好顏色看。」

裴初九一邊打雞蛋,一邊笑著看著王菲菲道,「我這個人從來吃軟不吃硬,白蘇蘇想來這裡當大小姐,那她就找錯人了。」

裴初九的話一頓,而後忙開口,「不過你們如果顧忌的話,不用跟我一樣,我只是為了帶孩子來旅遊而已。」

對她來說,洗白根本就不是第一任務。

「我知道。」

王菲菲眨了眨眼,「其實看你那麼對白蘇蘇,我倒是挺爽的,我也不喜歡她,你不知道,在飛機上她超級拽,一點都不把自己當外人。」

「飛機上她做什麼了?」裴初九好奇道,「對你們頤氣指使?不應該吧,她應該知道你的咖位比她高。」

「咖位?」王菲菲嗤笑了一聲,「她的後台好像是溫家的人,所以肆無忌憚的,可不僅是頤氣指使,讓我們幫她拿水,讓我們幫她那箱子,把我們的推箱子的車霸佔,反正我們其實都不怎麼喜歡她,不過是看在一起拍節目的份上……」

王菲菲的話說到這裡后便沒有在繼續說。

裴初九也都知道。

她和王菲菲在廚房裡沒呆很久,沒多久就出來了。

在做好了麵條之後,她把麵條放到了小蘋果的面前。

「吃吧。」

裴初九笑笑,「明天早上你就跟我們一起吃吧,我們這裡錢夠的。」

麵條十分香軟。

麵條里的牛肉和蝦讓小蘋果的眼神都挪不開。

她眼巴巴道,「阿姨,這是你做的嗎?」

「嗯。」裴初九點頭,「吃吧。」

「恩恩!!!」

小蘋果埋頭就吃。

在吃飽之後,小蘋果終於舒服了,連臉上的笑容也多了起來。

白蘇蘇雖然生氣,可是卻沒有辦法。

她咬著牙盯著小蘋果,臉色難看,「導演,這不合規矩吧,我們是家庭旅遊,現在裴初九搶了我的孩子,不合適吧?」

白蘇蘇的話才剛落音,就聽到門口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了出來。

「不合適?哪裡不合適?對我老婆有什麼意見,跟我說。」

這道聲音冰冷而沒有絲毫溫度,穿著黑色的西裝站在門口,一臉的霸道。 墨北霆從外邊踱步走了過來,眼神里暗含著冰霜。

墨色瞳仁里那如玄鐵般的冷意如潮水般的朝著那邊的白蘇蘇涌去。

他穿著黑色的風衣,像是從風雪裡走來。

「說,你對我老婆有意見?」墨北霆眼睛一眯,「有什麼意見可以跟我說。」

大家聽到這聲音看過去,在看到墨北霆的時候,全都驚呆了。

媽呀。

墨北霆怎麼……

那是墨北霆?

大家的眼神瞬間在墨北霆和裴初九身上流連。

「墨總……」

導演組都驚呆了,「您……您怎麼來了?」

墨北霆怎麼會來這裡?

導演組在一瞬間不知道應該怎麼反應。

他這是應該…

應該怎麼辦?

這不是在錄製節目嗎?

按道理,孩子的爸爸是不能過來的啊!

白蘇蘇在看到墨北霆的時候,眼睛一下就粘到了他的身上。

墨北霆的長相十分出眾,這張臉就算是放在娛樂圈裡,那也絕對是比當紅小生還要更帥上許多的模樣。

那雙細長的鳳眸,不說話時渾身的氣勢優雅清貴,有著貴族一般的氣質。

不過……

這只是不說話的時候。

一說起話來,那絕對是氣死人不償命。

對於墨北霆的毒舌,裴初九是理解得非常透徹的。

Prev Post
無論什麼時候,最底層的倖存者都宛若垃圾,過著近乎牲畜般的生活。
Next Post
唐恩點點頭,看向克羅。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