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恩點點頭,看向克羅。

「老大,我們就先走了,你們照顧好自己。」

克羅揮手笑道。

他也不擔心眾人的安全,在他心中,唐恩就是最強大的存在。能夠與畢古麻姆,白鬍子等強者戰鬥的老大,實力自然不需要多說。

「好!」

唐恩也沒有多說。

他轉身來到佩德羅面前:「立刻出發,與多倫斯聯絡。」

後者少尉一愣,然後反應過來:「是!」

佩德羅前去聯絡多倫斯,唐恩則是親自操控軍艦。

不一會功夫,兩艘軍艦便擦肩而過,越來越遠。

約莫過了半個小時時間,克羅的軍艦前方,忽然出現了大量黑點。

「隊長,前面有狀況!」

士兵們眼睛一眯,沉聲說道。

「看到了,應該是剛從奧哈拉撤離的那群人。」

克羅點點頭,頓了頓,他又是凝聲道。

「不要漏出馬腳,直接開過去。」

士兵們很聽他的話,也沒有什麼畏懼的心理,駕駛著軍艦直直的衝過去。

雙方距離越來越近,不過一會功夫便是碰頭了。

正面相遇,克羅看著眼前呈扇形分佈的,密密麻麻的軍艦,眼神眯了眯。這樣的數量,他只在偉大航道後半段時碰到過。

不久后,雙方平靜的相遇。

「中校。」

忽然,這時中間的旗艦上,有人探頭下來,大聲的叫道。

「上校,有什麼事能幫助你嗎?」

克羅微笑著道。

「倒不是有事情找你,而是,你們一行是有什麼任務嗎?」

上校好奇的問道,面上也是帶著微笑。

「例行巡查。」

克羅笑道。

背後的士兵表情平靜,各自站在自己的崗位上。

「好,那麼打擾了!」

上校笑道。

「上校大人,這次這麼多軍艦,士兵,是有什麼大事發生嗎?」

夾雜在大量軍艦中,克羅面帶好奇的問道。

「哈哈,你倒是有些意思。」

上校笑了起來,他搖搖頭,面色變得鄭重。

「是屠魔令,總部對奧哈拉發動了屠魔令。」

「不過,這一次執行任務,卻遇到了問題。」

克羅眼神一凜:「什麼問題?」

那上校就要說,卻在這時,背後走出一身材高大,渾身充斥著冰冷氣息的男子。

「軍艦為何停下來?」

身上綁著繃帶,面色冰冷的男子沉聲問道。

上校全身一顫,有些緊張,他這時開始後悔自己為何那麼多嘴。

「庫贊少將。」

克羅認出來人,立刻說道。

「哦?你是?」

庫贊看向克羅,面帶疑惑。

他此時身上帶傷,但是相比其他人,尤其是薩卡斯基來說,反而是最輕的。

「我是克羅,之前在偉大航道後半段執行作戰任務時,見過你一面。」

克羅笑著道。

聽聞偉大航道後半段,庫贊的面上浮現了一絲興趣。

他十分清楚,能夠在那片海域走一遭,還活下來並在西海任職的士兵,可都是精銳中的精銳。

「原來如此,你繼續執行任務吧。」

庫贊點頭道。

他並不打算與對方多說什麼,此時正煩悶那神秘人佩恩的身份,以及反省自己此次的失利。

三位年輕少將,海軍未來的中流砥柱,竟然在奧哈拉承受了一次大失敗,這種事情,傳出去真的不怎麼好聽。而且這件事,對這三人的打擊更是重大的。

「那麼,庫贊少將有緣再見!」

克羅笑著道。

隨後,他命令士兵起航,兩方軍艦緩緩擦肩而過。

距離越來越遠,彼此都只剩一個黑點后,克羅船上的士兵方才鬆了口氣,笑著道。

「隊長,看來沒問題了。」

克羅卻是眯著眼搖搖頭:「問題才剛剛開始,不過,唐恩老大已經把一切後續都擺平了。」

「啊?」

士兵們露出疑惑的表情,但克羅卻沒有多說什麼。

屠魔令艦隊,旗艦上。

上校帶著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容,在庫贊面前微微彎腰。

「去查查那個克羅,他今天執行的任務,另外,以及他過往的履歷。」

庫贊卻沒有像他預料中那樣,怪罪他剛才的多嘴,而是直接命令道。

上校一怔,然後立刻點頭。

「那個中校。」

他微微提了一下。

「只是讓你查查。」

庫贊冷聲道。

上校再不敢多說,他迅速下去搜集克羅的資料。這些對他來說是很快捷的,不過一會,已經得到了資料。

「沒有任何問題啊,今天執行的是這片海域的巡邏任務,而且克羅的以往履歷十分出色。」

越是翻閱下屬整理出來的資料,上校便越是驚訝。

這樣的一位海軍中校,未來的升職幾乎是板上釘釘的。

從偉大航道後半段回來,又身經百戰,自身實力素質更是過硬,如今本部分配回西海,也像是在為其過度。

他很快將這份資料,拿到庫贊面前。

「在後半段航道執行過任務,沒有問題。」

「今天執行這片海域的在巡邏任務,也沒有問題。」

庫贊迅速翻動著,面色平靜。

「看來,是我多想了!」

旁邊上校臉上掛著笑,附和的點頭。

但忽然,庫贊看到其中一頁時,面色怔了下。

「7158部隊,原唐恩大將麾下,23分隊隊長,軍銜上士!」

目光微微閃爍,庫贊的眼神變得有些深邃。

半晌后,他將手中的一沓資料隨手冰凍,然後一捏,化為漫天冰屑。

「沒有任何問題。」

淡淡的吐出一句,庫贊站起身離開。

上校怔然,方才他分明覺得庫贊察覺到了什麼,但卻又不清楚。

唐恩大將的下屬士兵,這對每一個海軍來說,應該是榮耀才對! 要知道,唐恩大將雖然年紀不大,但其成就卻已經是許多人一生都無法達到的了。

最主要的是,其在本部的聲望也是無比之高。這位或許是歷史上最年輕的大將,受著無數年輕海軍的追捧,以及敬仰,有著超高的人氣。

最起碼上校,就曾經憧憬過去這樣一位大將手下工作,只可惜沒有這個機會,他窩在這西海中,幾乎沒了調職的機會。

在回去的途中,上校小心翼翼的觀察,察覺庫贊的心情似乎並不好,時長走神,似乎在想什麼問題。

奧哈拉上的大火燃燒了三天三夜,最後方才伴隨著轟隆隆的巨響聲,沉入海底。

西海很大,但卻再也找不到這座考古知道的蹤跡。黑色的灰燼飄舞,將原本的海域上空映照為一片烏雲。

有暴雨傾盆而下,雨珠落入海中,拍打出大片的氣泡,風聲在呼嘯,彷彿隱隱中,一隻龐大怪獸在哭泣,讓人感覺哀婉悲慟。

黑色的烏雲又過了四天四夜,方才散去,海水起伏,發出吼吼聲音,顯得有些怪異,但當陽光再出現時,一切又再度變得平靜下來。天空依然蔚藍,空氣依然清新,游魚膽怯的冒出頭來,小心的觀察著四周,當發現沒有異常之後,才歡快的跳躍。

而這時候,唐恩與佩德羅一伙人,已經跨過了顛倒山,進入了偉大航道之中。

「薩隆,你的傷怎麼樣了?」

看著如山一般,盤坐在甲板上巨人族中將,唐恩輕聲問道。

「不礙事,佩德羅為我簡單包紮了下,現在恢復的挺好。」

薩隆悶聲悶氣的笑道。

「那就好!」

唐恩也笑了。

經歷了最初氣氛的沉悶,這些天隨著進入偉大航道,眾人的情緒明顯好了很多。羅賓整天圍繞在唐恩身邊,纏著他為她講述偉大航道中各種奇異的場景。

「我之前只在書中簡單看到過顛倒山的記載,都忘得差不多了,沒想到真的有這樣向著天空而去的大山,太不可思議了!」

見到顛倒山的時候,羅賓激動異常。

唐恩聽到這句話,卻是感嘆,幼年時的記憶力是很好的,羅賓這小傢伙看到過,都快忘記的資料,那麼她是在多小的時候看到的?

「還有偉大航道的磁場,聽說與四海都不一樣,這才造成了許多神異的事物。」

羅賓站在甲板上,小眼睛轉動,觀察著明顯不同於四海的海域,大聲的說道。

「磁場嗎?」

唐恩聞言一愣,他好像也在某本書中看到過,關於偉大航道許多神秘的推測。

最重要的是,他曾在書中看到過,或許會有遠古龍還存在於世,並且就生存在偉大航道中,因為,書本中猜測,偉大航道的空氣,以及生存環境,都與遠古時較為接近適合這些生物生長。

軍艦進入偉大航道后,唐恩便安心了很多。

除了薩隆這個大塊頭之外,其他人的目標都小了很多。

而且,7158的士兵也多是分佈在偉大航道中,哪怕遇到也會多有照應。

當然,現在讓唐恩犯難的是,薩隆這傢伙該怎麼安排。

「你有什麼打算?」

甲板上,唐恩站在薩隆身前,沉聲問道。

「我,我也不知道。」

提到這個,薩隆心情很低沉。

他遇到了奧爾維亞,了解了奧哈拉的始末,對海軍已是失望透頂,而離開了一直以來賴以生存的地方,這位巨人中將心中也是出現了一絲對未來的迷茫。

不知道接下來該去哪裡,該如何選擇。

唐恩搖搖頭,也是陷入沉默,他心中有一個計劃,但是此時卻不能說,因為還不能確定。

「先隨我回楓葉市吧。」

他隨後道。

薩隆低著頭,默然下來。

Prev Post
等到沐凝華退下去,榮王妃吩咐周嬤嬤:「你再讓人去查一查蘇姚的底細。」
Next Post
但是它的危害性很大,往往會奪取普通人的生命。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