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他也不著急,兩邊的人都在這,想戰鬥太簡單了。

今天,他們就要讓這些武玄皇朝的人知道,雖然都被稱作天才,可初階皇朝和附庸皇朝的天才,是不一樣的。

惹愛成癮 「我叫雪狂,先天境六重。」雪狂看著夜雨,嘴裡說了一句。

「你叫什麼名關我屁事,該知道的我自然知道,不該知道的告訴我也不知道。」

殘顏舊夢何時休 夜雨看著雪狂,把之前羞辱他們的話羞辱了回去。

「好膽!」

雪狂大喝一聲,腳步邁出,他的身體直接消失,隨即出現在了夜雨身前,一掌拍出,風雪狂舞,氣勢兇猛。

夜雨的眼神沒有任何變色,身體一震,手掌也揮了出去,並且這一掌,也透著股冰雪氣息。

「轟隆!」

兩人的手掌碰撞到了一起,夜雨的手掌寒冷如冰,可這一下對撞,卻讓他身體都震了幾下,有些疼痛。

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夜雨的手掌之中,竟然被覆蓋了一層冰凌,寒入骨髓。

不過雪狂也沒那麼輕鬆,夜雨那恐怖的手掌中似乎擁有雪山一般的重量,讓他整個人的腦袋都嗡嗡作響,有些混亂。

「好強橫的寒冰之力,並且還蘊含著一股恐怖的力量!」

雪狂的眼睛盯著夜雨,眼神終於不再像之前那樣狂傲了,這個渾身被黑布包裹的男子,也不是什麼弱小的傢伙,很強橫。

「再接我一掌!」

雪狂的腳步再度邁出,天空之中風雪大作,似乎有無窮的風雪匯聚到了他的手掌,讓他的手掌變的無比陰寒。

「這話應該是我來說!」

夜雨同樣邁步朝前,一掌打出,他這打出的一掌變了,不再是單純的寒冰力量,而是在寒冰力量中夾雜了一股萬獸咆哮的威能。

李辰驚訝的看著夜雨,這人以前在天雪皇朝能夠排到第三名,果然不是吹噓出來的,今天,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夜雨出手。

「轟隆!」

兇猛萬獸冰寒掌力和陰冷的風雪掌力撞擊在一起,風雪亂舞可雪狂卻感覺手掌之中傳來一道兇猛無盡的力量,把他震得氣血浮動。

「殺!」

雪狂嘴巴一張,大喝一聲,在他的嘴巴中,竟然吐出了無數冰凌,這些冰凌,尖銳無比,就好像飛刀一樣,向著夜雨刺殺過去。

「萬獸拳!」

夜雨的嘴裡爆吼一聲,右臂上的黑布突然間崩解,整條右臂鼓脹起來,筋肉巨大,竟有萬獸咆哮之聲震蕩,只是一揮,就把那無窮冰凌破碎。

破碎冰凌之後,夜雨又是怒吼一聲,無比巨大的右拳捏起,狠狠的轟擊而出,雪狂的身體竟如同炮彈般飛了出去,口鼻之中噴出鮮血。

「轟隆。」

腳步狠狠才在了地面上,大地都開始出現了裂痕,雪狂一邊吐血一邊死死的盯著夜雨,眼神中全是不信。

眾人的目光也都呆在了那,全都冷鞥的看著夜雨,這短暫的交手,竟然能是夜雨佔據了優勢,以兇猛的拳頭把雪狂從天上達到了地上,力量好兇猛。

李辰看著夜雨的目光不停變幻,夜雨的武體能力,到底是什麼?獸武體?可他爆發的力量卻又有著一股寒冷氣息。

難道是獸,冰雙屬性武體?可這樣也不對,獸武體有著明顯的形態,可夜雨沒有表現出來。

至於那些知道夜雨力量的武玄皇朝之人卻是一臉的正常,天雪十大守護者雖然因為種種原因重組,不過夜雨怎麼也是天雪皇朝十大守護者曾經的第三人,這種人物,豈是神龍皇朝隨便派個人就能擊敗的?

「這就是神龍皇朝的天才?也就這點程度而已,真不知道哪裡來的膽子敢羞辱我們武玄皇朝。」

夜雨看著那站在地上不停吐血的雪狂,冷冷的說了一句,隨即他的身體回到了剛才站立的地方,好像什麼事情都沒做一樣。

夜雨這個人,名義上是天雪皇朝的人,可實際上他哪個皇朝的人都不是,他是獸魂門的人,而獸魂門是一個左右逢源的門派,哪個皇朝給他的好處多,他們就說自己是哪個皇朝的,是以夜雨現在說我們武玄皇朝,也很正常。

聽到了夜雨的話,雪狂的臉色極為的難看,眼神陰沉,不用多說,這一下的交手,就看出來誰弱誰強了。

剛才還囂張無比,侮辱武玄眾人的他,瞬間就被擊敗,丟人至極。

「雪狂,看來你還是需要好好的修鍊才行啊。」 盧江冷冷的說了一句,雪狂敗了,他們都感覺很丟人,他們來,就是打算看看李辰是什麼人物,順便羞辱一番武玄皇朝的天才,可雪狂出手,卻根本沒有達到羞辱的目的,反而被武玄皇朝的人輕鬆擊敗,狠狠的打了臉,這可真是丟人丟到家了。

「盧江,你不是想和李辰切磋一下么?現在,這機會來了,你要是還不出手,我可就要出手了,不過目標卻是擊敗雪狂的人。」

這時候,有人對著盧江說話,讓眾人的目光一轉,都看向了李辰。

「對。」

盧江一點頭,看看李辰,眼神中透著一股戰意,道,「李辰,敢不敢和我切磋一下?」

「就因為這個原因,所以你們就來了?」

李辰嘴裡吐出了一道話語,讓眾人一呆,不知道李辰什麼意思。

李辰臉上露出一抹諷刺的笑容,緩緩的說道,「你們這麼多人一起過來,說白了,不就是想要打著和我們切磋的名頭,擊敗我們,羞辱我們,好證明你們神龍皇朝的人實力強大嗎?」

「可惜啊,你們打錯算盤了,我從來不切磋。」

嘴裡吐出了一道話語,這盧江,竟然想要借著切磋的名義擊敗他李辰,然後去證明他盧江的厲害。

李辰,才懶得和他玩這種遊戲。

轉身,李辰的腳步向著虛空邁出,就要離開,根本就不想再呆在這裡。

天才俊傑?

真正的天才俊傑,豈會幹這種不上檯面的事情,他們只會神龍境比武的生死擂台上,用對手的鮮血和死亡來證明自己的榮耀!

這所謂的切磋,在真正天才俊傑的眼裡,就是一個遊戲,而且還是小孩子的遊戲。

而且夜雨擊敗了他們的一個人,他們立刻就挑了李辰這麼一個境界不高的人來切磋,想要挽回面子。

可笑。

看著李辰直接向著天空中飛去,那些人的目光都是一閃。

不切磋?

李辰,根本就不和他們玩!

盧江的眼神陰沉,目光不停變幻,這切磋不切磋,豈是李辰說了就算的,他今天來,就是來擊敗李辰,藉此羞辱張傲的,怎麼會輕易放棄。

想到這裡,盧江的腳步邁了出去,向著那想要離開的李辰追去。

同時,在盧江的身上,爆發出了一股恐怖的氣勢,狠狠衝擊在李辰的身上。

「切磋還是不切磋,你說了不算,我說了才算!」

盧江一下擋在了李辰的面前,身上的氣勢不停攀升,李辰不切磋,他就逼得李辰切磋。

李辰的眼中閃過了一道冷色,與此同時,他的腳步不停,身體繼續向前,一股恐怖的混沌氣流爆發而出,讓盧江不由的心中一震,這股氣流,好強橫,好恐怖。

「四世仙魔力!」

李辰心中低喝一聲,在他的身上,混沌氣流極速運轉,可怕的仙魔力布滿了全身,李辰對著盧江的身體就撞了過去。

混亂的氣流四處飛射,發出呼嘯聲響,似乎是地獄之中的哀嚎。

盧江的眼神猛然一變,沒想到李辰會當場出手,讓他有些反應不及,手忙腳亂。

恐怖的氣流衝擊過來,盧江的腳步後退,飛快的後退,要是被李辰的身體撞上了,肯定會受傷。

「如勢!」

李辰的身影如同融入了空氣之中,緊跟著盧江,那恐怖的仙魔力量越來越強,壓迫在盧江身上,讓盧江的衣衫都開始撕裂,眼神驚慌。

「滾……」

盧江想要運轉真元力量進攻,卻發現李辰的速度驀然間變快,快的如同閃電,剎那間就撞擊到了他的身體上,這哪裡是和他切磋,就是要他的命!

「啊!」

盧江勉強的抬起雙臂護在了胸前,真元力量試圖抵擋李辰的身體,不過還不等他準備好,一股宛若山崩地裂的力量就猛然降臨,直接震斷了他的雙臂,讓他渾身的骨骼都發出了喀拉拉的聲響,劇痛無比。

這一下撞擊,讓盧江的身體以難以形容的速度向後倒退著,可這時候的李辰,卻還不停,如鬼魅般的身影緊追不捨,以肉眼難見的速度再次出現在了盧江的面前。

「這……」

一旁觀看的人全都呆住了,誰都沒想到李辰說動手就動手,一下撞飛了盧江之後竟然再度跟上,看樣子是要一口氣弄死盧江。

而此刻的盧江面容猙獰,體內的痛苦侵襲著他,不過他到底是先天六重的強者,心神一動真元力量就涌了上來,狠狠的爆發了出去,想要攻擊李辰。

「哼!」

李辰冷哼一聲,在這股真元力量還沒有爆發出來的剎那,就已經一掌拍出,直接印在了盧江的肚子上。

「轟隆!」

天空中傳來了一聲爆響,其中還夾雜著一聲痛苦的嘶吼,只見盧江的身體如同流星一般墜落,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形成一個大坑。

下一刻,一道身影從天而降,直接站到了這個大坑的中央,手掌一抓,就捏住了廬江的頭髮,生生將其提了起來。

所有人都獃獃的看著一幕,心中的震撼難以形容!

堂堂先天境六重的盧江,要和李辰切磋,李辰不理打算離開,盧江阻攔,然後不過數個呼吸,就成了整個摸樣!

李辰,說動手就動手,而且一動手就是毀滅性的!

「我剛才說了,我從來不切磋,我只喜歡生死戰鬥,你既然擋我的路,對我出手,那就是找死,我這就送你上路。」

冷冷的話語從李辰的嘴裡吐出,隨即一股混沌氣流,開始在他的拳頭上凝聚,所有人都知道,只要這一拳轟擊出去,盧江,就要性命不保!

「等等!」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傳出,緊跟著的是一道人影,來到了李辰的面前,並且一把就抓住了李辰的拳頭。

「嗯?」李辰眉頭一挑,看著抓住自己拳頭的人,問道,「你也想生死戰?」

「嘿嘿,得饒人處且饒人,他不過是想和你切磋,你卻要他的性命,這有點不合適吧。」

來人詭異一笑,抓住李辰拳頭的手不但沒有鬆開,反而捏的更緊了。

「合適合不合適關你屁事?」李辰冷冷問道。

「當然關我屁事,我荊化元不讓你殺,你就不能殺。」

話語落地,這人的手掌猛然發力,竟有一股血色的光華蔓延而出,滲透到了李辰的身體里,讓李辰眼神一冷,拳頭一收一縮,滑溜的從對方的手掌中脫離,同時飛起一腳,把那手掌中的盧江踢飛。

「哦?能掙脫我的力量,很不錯。」那人嘿嘿一笑,不過緊跟著一股更加強大的血芒爆發而出,瞬間就籠罩在了李辰的身上。

李辰冷冷的看著四周的血光,沒有動彈,淡淡說道,「荊化元,你就是那個血滴子荊化元?」

聽到李辰的話荊化元的眼裡閃過一道意外之色,這李辰才剛來神龍城,就知道他的名字了?不過這也讓他覺得很是舒服,這證明自己的名頭不小。

「不錯,是我。」

荊化元嘿嘿笑著,右手突然間一晃,袍袖之中出現了一個血色鐵棍,隨即咔嚓一陣響,竟然變成了一個鳥籠一樣的東西,不過下面是空著的,還有著血色溝槽。

李辰仔細的看著荊化元,冷漠的目光中有著一絲警惕,不沖別的,就沖剛才荊化元能單手捏住他的拳頭,就足以證明此人的實力不簡單。

並且夢柔也告訴過他,在神龍皇朝的天才之中,第一天才是神龍皇室的華藏鋒,第二從不露面,第三第四分別是夢春秋和龍秋雲,第五,是葉凌雲。

還在武玄皇朝的時候,葉凌雲就和他有過一段談話,那時候他就知道這個人不簡單,應該是一個劍武者,而且,很可能和他一樣,掌握了道種的力量。

葉凌雲之下,排名第六的人,就是這人,血滴子,荊化元。

這時候見到這人,李辰自然會認真地打量。

他參加神龍境比武,想要在比武中傲視群英,就要擊敗無數的天才高手,神龍皇朝雖然和他是同一個陣營的,可真要是到了擂台上,就是他的對手,一樣要將其打敗,這神龍皇朝的前幾名,都是他的威脅,他當然要能勝過這些人,最起碼要達到前三名的位置。

要不然,四大初階皇朝,每一個初階皇朝只需要有那麼兩三個這樣的天才,再加上剩餘的十四個附屬皇朝也會出一些變態,他根本就進不去前十名。

「你的境界是先天三重,而且也已經切磋了一場,打敗了盧江,我自然不能再和你切磋,這有失公平,不過你的力量讓我很感興趣,能不能接我一招?放心,我不會殺你的。」

荊化元對著李辰說道,陰陰的目光中帶著股期待之意,他當然看得出來,李辰所施展的力量,可不僅僅是真元的力量,而是一種神秘的肉體力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打懵了盧江,將其擊敗,這股力量,他很感興趣,因為他就是主修肉體力量的。

荊化元說話的時候,他那手中提著的鳥籠,閃爍著一道讓人心驚的血光。

李辰看著荊化元,眼神變換,隨即說道,「殺不殺我可不是說說就行的,不過你想要和我過上一招,我可以奉陪。」

要是其他人提出這個要求,他肯定會拒絕,可這人,是血滴子荊化元,他心中的對手,正好借著這一招看看荊化元的力量有多強。

「哈哈,痛快。」

荊化元大笑一聲,手掌之中的鳥籠一下扔起,隨即那本來圍繞在李辰周邊的血光竟然飛快向著鳥籠之內凝聚,下一刻,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李辰的頭頂!

天降老公美色撩人 這哪裡是不殺他?就憑這血色鳥籠的力量,足以把他的腦袋摘下來! 李辰認真的盯著頭頂上的血色光華,不敢大意,四世仙魔力瘋狂的運轉起來,沒有任何的花哨,對著那血光就轟出一掌。

「轉!」

荊化元冷喝出一個字,隨即那股血光滴溜溜的轉動起來,變為了無數的血色刀刃,直接和李辰的手掌撞擊在了一起。

李辰的手掌中,四世仙魔力瘋狂的運轉著,散發著一股上古大帝般的氣息,而荊化元所操控的血色刀刃,卻鋒銳無比,瘋狂的切割著李辰的手掌,要把他的手臂都給切成碎片。

「咔嚓咔嚓!」令人牙酸的聲音傳出,血色刀刃和肉掌之間竟然摩擦出了劇烈的火星,其蘊含的力量,似乎要把空間都給撕裂。

「兩個人,都好恐怖的力量!」

眾人的心中震動,這兩個人的力量要是攻擊在他們的身上,足以讓他們死亡了,手掌和血色刀刃碰撞,竟然能摩擦出火花,這是多強的肉身?

「哈哈,收!」

荊化元大喝一聲,手掌又是一捏,那血紅色的刀光竟然飛快的退了回去,光芒閃爍,就恢復了鳥籠的摸樣,隨即融入他的手臂之中。

「看來,咱們倆很像。」

荊化元的臉上依舊帶著笑容,話語中帶著一股興奮的味道。

李辰沒有說話,從荊化元的攻擊中,他也察覺出了對方是修鍊了肉體力量的人物,只不過方法很詭異,那血紅色的鳥籠看起來是個兵器,可實際上,卻是荊化元的力量所凝結,代表了荊化元的意志,而在這股意志中,李辰還感覺到了一股慾望。

這股慾望埋得很深,不過李辰卻感覺到了,因為這股慾望是對力量的渴望,並且這種渴望已經變為了本能,甚至超越了本能,達到了一個極致。

Prev Post
木頭一愣,知道這是高手,其他三人對付不了,看來只能自己接它這招了!
Next Post
「那你幫我找份工作……」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