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可不必在老爺子面前還為他說話。

楚亦寒冷沉的臉沒什麼表情

「這個……」蘇歌摸著下巴想了想該怎麼回答,卻沒想到好的理由,索性揚起下巴認真看著楚亦寒,「所以,你會感動嗎?」

她,並沒有為什麼。

純粹,只是想幫他說話而已。

因為整個楚家,只有老爺子是真心對他的。

可楚亦寒這個人太孤僻了,對誰都冷漠,所以她想幫著促進一下他和爺爺之間的感情。

其實他對爺爺挺孝順的,從蓮花池的事就能看出來,只有孝順才會懼怕,畢竟以他的身份,這世上能有什麼他怕的?

她這麼幫他,他心裡……多少會有一絲感動嗎?

楚亦寒緊抿著唇。

蘇歌從他幽邃的眼睛里,捕捉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算了,他應該也不會感動的。

不越發懷疑她就不錯了……

「我怎麼覺得,小四這媳婦兒,和你們說的不太一樣呢。」

偏宅里,楚天睿撣了撣煙灰,若有所思的開口。

「哦?怎麼不一樣?」溫立心端著一杯蜂蜜水走過來,五個月的身孕,小腹微微有些凸出。

穿了一件米白色連衣裙,姿容秀麗,懷孕也沒發胖,氣質很端莊。

「你們不是說,小四這媳婦兒很喜歡立軒嗎?可我看今天她和小四好像相處得挺好的,並不像傳聞中那樣處處和小四作對,她該不會,喜歡上小四了吧?」

「不可能!」溫立心毫不猶豫一口否定,「她從小就喜歡立軒,除了立軒之外,她不可能會喜歡其他人。表面相處好還不容易,以小四的性格,能把她帶來這種地方,她當然要費點功夫。」

溫立心說完,淡淡喝了一口蜂蜜水。

楚天睿這會兒也把煙掐掉了,贊成的點點頭,「也是,如果不先獲得小四信任,她又怎麼能獲得自由呢。如果沒有獲得自由,又怎麼能和立軒見面,怎麼能為我們所用呢。」

看著楚天睿臉上油膩的笑容,溫立心挑了挑眉,「你見過她了?」

「只是恰巧碰到,聊了幾句,我順口提了一下立軒,看她的反應,好像的確很在乎立軒。」

那個樣子,可不像有假。

看來她果真是在騙小四。

「還說了什麼?」

「我告訴她,我們會幫她,讓她儘管做自己想做的事。」

她要是足夠聰明,就知道該怎麼做。

溫立心點點頭,「咱們先不要輕舉妄動,等立軒來見了她再說。」

楚亦寒,可不是個好對付的人。

楚天睿點了點頭,眼底閃過一道精光。 此時,主持人帶來的那一百名工作人員同時動身,來到一間間早已搭建好的臨時帳篷內,讓試煉者們一個接一個進入帳篷上繳手中所有的玉牌。

「聶兄,你果然平安無事啊。」慕容誠看到聶甄后,急忙上前兩步打招呼道。

「啊……慕容兄,一個月不見了。」聶甄笑道。

同時,聶甄發現李峰也同樣平安無事,只不過他位置距離自己比較遠,所以沒有找到自己而已。

「啊!倒霉的,我總共就只得了兩分,看來這回我是淘汰定了……」就在這時候,海雲裳找到了聶甄和慕容誠,上前哀怨道。

「試煉大會如此殘酷,能活下來都算走運了。」慕容誠苦笑了一下。

試煉大會原本共有五千人參加,但如今尚存下來的,也就兩千出頭,死亡率都超過一半了。

輪到聶甄繳納玉牌,聶甄緩緩走進帳篷內,看到帳內除了那位工作人員外,只有他面前的一張桌子,倒也沒其他什麼設備。

「來,把你的玉牌全部放到桌子上,你本身的玉牌單獨交給我就行了。」那工作人員頭也沒抬,對聶甄平靜道。

「好的。」

聶甄答應一聲,然後先把自己那枚五區二十九號的玉牌遞到工作人員手中,然後再從腰間取下一個布袋來。

「嘩啦啦啦……」

工作人員聽到一連串脆響聲,猛地抬頭,看到聶甄從布袋裡不斷往外倒玉牌,一枚接一枚,居然有近百枚之多!

「這……」那工作人員頓時不知道說什麼才好,這裡的玉牌哪怕每一枚都只有兩分價值,那分數也不算小了,何況剛才工作人員明顯看到其中不止一枚是二十九號玉牌。

「我所得玉牌,全在這裡了。」聶甄笑著收回布袋。

本來他得到的玉牌都是揣在懷裡的,但後來隨著玉牌數量不斷增加,懷裡再也踹不下那麼多了,而聶甄又沒有前世的那種專門用來儲物的納戒,所以只能弄了個布袋裝著。

「好的……你的成績很好,我先提前祝賀你了。」工作人員不過多表態,現在還沒正式統計成績,他只能確定聶甄的成績不錯,但具體名次多少就不知道了。

「謝謝。」聶甄道了一聲謝后,便徑直離開了。

統計工作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其實效率還是相當快的,畢竟有一百個工作人員,平均每個人只要統計二十來個人就可以了。

「好了,玉牌全部收集齊了,一個時辰之後,還是在此地,我們會向你們公布最終成績,並且同時會公布冠軍得主!」主持人說完之後,也不多廢話,徑直離開了平台。

等待的這一個小時是很難熬的,誰都不知道冠軍究竟是誰,說實話,除了那前百名進入多寶宗的資格外,也就這冠軍的名頭值錢了。

「老實說,你們的成績怎麼樣?我是結束了,大家都是赤松洲出來的,你們可要爭氣啊……」海雲裳大小姐的團隊意識還是很強的,哪怕自己不行,至少也希望同鄉們成績能爭光。

「我成績還行吧。」聶甄微笑著說道。

「我也還行,不過聶兄你的「還行」與我的「還行」,恐怕差的不是一點點吧……」慕容誠笑了一下。

就在此時,聶甄等人身旁不遠處傳來一陣刺耳的笑聲,那笑聲的主人穿著一套華麗的金色服裝,服裝上雕刻著龍的圖騰,顯然是皇室子弟。

而那為首的皇室子弟身後跟著一票試煉者,顯然都是他的鐵杆親信,其中之一正諂媚地說道:「八王子殿下,聽說您這次連跨兩區,這彪悍戰績,簡直是絕無僅有啊……」

「是啊是啊,八王子殿下這次必定能成為冠軍侯無疑,哪怕是在皇子中,這也是獨一份的啊。」

「恭喜八王子殿下,哦不,咱們該改稱侯爺了吧!」

「哈哈哈……」那八王子對於這些奉承的話顯然十分受用,笑著擺了擺手道:「誒!此時說這些為之尚早啊,這成績不還沒有出來嘛。」

話是這麼說,但八王子的表情,顯然早就把冠軍當成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八王子太過謙了!聽說這次連跨兩區的一共也就三名試煉者,而且八王子的分數,到最後都足夠跨第三區的了,誰能比八王子更為優秀!」周圍那些想要拍八王子馬屁的人哪裡不知道八王子是怎麼想的,連忙拼了老命地拍著他的馬屁。

其實他的話也有一定的道理,八王子最終得分為二百四十八分,如果不是考慮到最後一天了跨區沒有太大意義,八王子說不定真的就申請第三次跨區了。

這位八王子雖然心性浮躁,但修鍊天賦倒也不弱,如今一身修為在人境九段,乃皇室這一路人中的領軍人物。

說實話,八王子參加這次試煉大會,就是奔著冠軍去的,一旦奪得冠軍侯的寶座,外加諸侯國的資源,哪怕最終沒有進入多寶宗的核心,他也無所謂,這些都會成為他的政治資本。

「切!小人得志,不就得了兩百多分嘛……看他得意那樣……」由於八王子那波人越吹越沒邊,聲音也越來越嘹亮,惹得海雲裳大皺眉頭,最終忍不住埋怨道。

「喲喲喲……好酸的聲音啊,看來有些人自己的成績拿不上檯面來,就來諷刺別人了喲……」

「嘿嘿……小妞,別說老哥我不提點你,這做人主要還是要虛心,事實就是事實,下次再好好努力嘛,別讓人看不起你。」

「還有你們兩個,雖然你們沒說話,但肚子里恐怕都不服氣吧?都給我有點眼力見兒,看看眼前這位大神是誰,我玉唐國皇室的八王子殿下,他的實力,你們就是拍馬都趕不上,回頭成績出來,看到自己成績連八王子的零頭都不夠,可別覺得委屈!」

海雲裳的話雖然不響,但大家都是修鍊者,耳力何其敏銳,八王子那些人自然聽得到。

見八王子面色不悅,他身後的狗腿子們自然不會放過這種立功的機會,連忙一個接一個使勁地挖苦,用盡了嘲諷技能。

反正無論是實力還是地位,這些人都肯定不如八王子的嘛,得罪了也就得罪了。

聶甄和慕容誠對視一眼,都覺得莫名其妙,雖然海雲裳和自己是一路人,但剛才的話單純是海雲裳說的,這些狗腿子直接進行無差別攻擊,把他們二人也一網打盡了,這算什麼毛病?

海雲裳首當其衝,臉色十分難看,偏偏自己的成績的確是拿不出手,說真的,真的還就不如八王子的一個零頭呢。

氣急敗壞的海雲裳,突然眼睛瞟向聶甄,聶甄明顯感覺海雲裳眼睛一亮,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聽到海雲裳對自己說道:「切!區區兩百四十幾分有什麼了不起的,聶甄,你來說說,你的分數有沒有……四百分!」

海雲裳覺得自己這個數字已經報的很高了,奪得四百分,也就是說你起碼要連跨四個區才能辦到,這可能么?

四周一片寂靜,緊接著,無論是八王子這邊,還是周圍逐漸圍觀過來的試煉者們,同時發出震天的笑聲。

「啊哈哈哈哈!」

「這位姑娘,想不到你還真是幽默啊!」

「四百分?!連跨四五個區?你覺得這世上會有這樣的人么?!」

「如果他都能得到四百分,那我們還不如集體上吊得了!」

就連同為赤松洲出生的試煉者,多少都聽聞過一些聶甄的傳說的人,也不相信聶甄能得到那麼高的分數。

此刻,八王子他們已經徹底不把海雲裳等人放在眼裡了,他們堅信,海雲裳並不是一個惡意挑釁的人,她只是一個神經病。

海雲裳氣急敗壞,但她確實不知道聶甄得到多少分,忍不住拽著聶甄追問道:「聶甄,你丫到底得了多少分,快說啊!不,還是先小聲告訴我!」

聶甄無奈地苦笑道:「我說海大小姐……你現在爭這些無謂的事情幹什麼……」

聶甄的表現,更讓人覺得他的成績其實不怎麼樣了。

就在這時候,從玉堂城裡衝出來了一隊人馬,在快要來到他們營地的時候,只見試煉大會的主持人外加所有多寶宗的工作人員,全體出列,整齊地排成兩排,以那主持人為首,恭迎那隊人馬到來。

「屬下參見葉幹事,四位副幹事大人!」那主持人朗聲喊道,在行禮的同時,也喝止了下方喧嘩的試煉者們。

多寶宗幹事與四位副幹事親臨!

在場的試煉者們其實都是二十歲以下的青少年,一聽到主持人的話,頓時不敢再說話了,大家都十分井然有序地站在廣場內。

只見那路人馬在來到主持人面前的時候全數停下,那為首的中年男子身著一身青袍,當先下馬走在最前,而包括崔副幹事在內的四位副幹事,也紛紛下馬,有序的跟在之後,而那主持人則跟在更後方,至於其他人馬,則要麼留在原地,要麼分佈在廣場四周警戒。

從走位就能看出各自的地位高低,那為首的中年男子,就是傳說中多寶宗駐玉唐國的幹事——葉幹事。 「這就是傳說中的葉幹事啊……原來真人長這樣……」

「這可是連皇帝陛下都不能輕易見到的葉幹事,沒想到這次我們能親自拜見……」

「還有那四位副幹事……平時在我們州城內,根本就是只聽說過名聲,卻沒見過真容的,這回可算全部見到了,就算沒有進入前百名又怎麼樣,光是這件事就足夠回去吹噓一輩子了……」

「看看人家那氣度……看看人家的氣勢……看看人家的……我們洲里的那些大老爺們比起來,簡直就像是小孩子一樣……」

雖然有葉幹事等人的威望震懾,但畢竟這些大人物以前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如今被年紀輕輕的修鍊者見到,那些人根本無法壓抑心中的興奮之情。

「咳咳……」葉幹事來到台上,首先先乾咳了一下。

這一聲乾咳蘊含了他特有的靈力,下方兩千餘名試煉者,除了聶甄之外,所有人的靈魂都感覺一頓,然後內心深處湧現出一股安寧的情緒,閑雜的話語全都紛紛停止了。

「天境強者!不過應該是天境一段……」葉幹事這一顯露出本事來,聶甄就通過前世的經驗,判斷出了葉幹事的修為,應該是在天境一段的層次。

葉幹事見試煉者們終於安靜了下來,便繼續開口道:「諸位試煉者們,鄙人姓葉,有幸成為玉唐國的幹事。」

「拜見葉幹事。」下方的試煉者們終於想起來,自己都還沒向葉幹事行禮,當下紛紛行禮,這次連那八王子都不例外,要知道,就是他的父親,玉唐國的皇帝,見到葉幹事照樣要行禮的,這不算丟人。

「免禮吧……」葉幹事一攤手,然後繼續道:「首先我要恭喜你們,你們能從殘酷的試煉大會中生存下來,這本身就是一種能力的表現。」

「不過所謂文無第一武無第二,雖然你等都是十分優秀的人,但這排名先後終究是要決出來的,正如我們之前所公布的,排名前一百的人,你們將有資格進入多寶宗修行,不過就算未入前一百也不要氣餒,只要勤加練習,要相信無論在哪裡,是金子都會發光的。」

「最後,我想問你們一句,你等是否確定,此次比賽結果公正公允,無任何偏差?!」葉幹事喝問道。

「我等確定!」在場的試煉者們異口同聲道。

開玩笑,他們哪裡敢質疑多寶宗安排的試煉大會,這豈不是找死嘛。

「很好!那我們現在便公布最終排名,多寶宗弟子上前來!」隨著葉幹事的一聲低喝,五名多寶宗的弟子分別帶著五卷捲軸緩緩從後方走上平台。

「這第一卷,是本次試煉大會第五十一至一百名的名單,我們除了排名之外,也會在你們的名字後面顯示你們所獲得的積分數值。」葉幹事說完,以靈力憑空打開那張數米高的榜單,一張金光燦燦的榜單便浮現在眾人視線的最右邊。

「好啊!我正好排進第一百名,祖宗保佑啊!」

「該死!我差兩分就能擠進百名了!」

這張榜單一出,頓時那是幾家歡喜幾家愁,因為榜單同時公布著分數,所以此榜單一出,大家就都知道自己的分數有沒有擠進前百名了。

當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這張榜單里的試煉者,雖然遺憾自己的名次沒有更高,但好歹也算擠進去了。

慕容誠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在第九十二名,也著實是鬆了口氣,這次他絕對屬於超常發揮,在擁有眾多人境高手的決鬥中絕處逢生,也實在是太難為他了。

「慕容兄,恭喜啊。」聶甄第一個向他道喜,海雲裳也緊隨其後,海雲裳倒是沒有嫉妒慕容誠,因為她早就知道以自己的分數,是絕對不可能進入前百名的,索性也坦然了。

「多謝多謝……剛才我還擔心自己呢,看來兄弟我的運氣還可以啊……」慕容誠也鬆了口氣,剛才他是真的有點緊張。

葉幹事給了眾人一點時間來找自己的名字,然後再緩緩走到第二張榜單前,用靈力一催,第二張榜單高高豎起。

與此同時,葉幹事的聲音也傳了出來:「這第二張榜單,是前二十一至前五十名的名單。」

聶甄雙目一掃,就看到唐俊的名字出現在第二十七名,唐駿修為在人境五段,這樣的修為排在這個名次,也是中規中矩。

聶甄笑著向不遠處的唐俊一拱手表示祝賀,唐俊看到了一愣,也同樣報以一笑,唐俊原以為聶甄與自己家族的關係雖然有所緩和,但還不至於主動示好,現在看來,聶甄對自己的態度倒是還挺友善的。

這次的名單人數比前一張要少不少,而且因為很多人都知道自己競爭無望,所以葉幹事給大家看名單的時間也縮短了不少。

緊接著葉幹事便走到中間那張榜單前,大手一召,第三張榜單也彈了出來。

「這一張榜單,排名乃前十一名至前二十名。」

這回榜單人數銳減到十名,幾乎一掃眼就能確定,而這張榜單的含金量也高了不少,已經有人的分數達到三位數了。

聶甄始終很淡定,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分數遠遠超過這張榜單的最高分值,所以他的名字還不會出現在這裡,根本不需要去關注。

而因為不知道聶甄的分數,慕容誠和海雲裳倒是在幫著他找,見沒有聶甄的名字,又看到聶甄淡定的樣子,他們心裡才鬆了口氣。

「下一張榜單,記錄的是第四名至第十名的獲得者。」

Prev Post
定睛一看,竟是一隻巨大的眼鏡蛇,這個蛇的身子足足有五六米高,它口中吐出了鮮紅的芯子粗度已經堪比一根柱子了!
Next Post
可笑之極!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