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幫我找份工作……」

五分鐘后,兩人談妥,結束通話。

劉藝收起手機,看著鏡中的自己,又哭又笑,幸好,天無絕人之路。

她洗了把臉,轉身離開,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聲音越來越遠,突然,某隔間的門從裡面打開,伴隨著馬桶沖水的聲音,走出一個身著黑色西裝的中年女人。

蔡雲行至盥洗台前站定,洗手,擦乾,然後對著鏡子整了整衣領和髮型,旋即,一聲冷哼衝出鼻腔。

她想,她可能明白了沈婠為什麼會高抬貴手,放劉藝一馬。

有句俗話,叫——

拔出蘿蔔帶出泥!

------題外話------

渣姐暴露了,李秘書真的是蜜汁自信!

ps:5月3號的二更,補齊~ 叩叩——

「進來。」

「沈總,劉藝背後果然有人。」

沈婠哦了聲,表情坦然,波瀾不驚。

「您似乎已經猜到是誰了?」

「除開我那個好姐姐,還有誰會這麼無聊?」

蔡雲心裡的崇拜又多了一分,「那接下來……」

「不用管。有劉藝在,即便不能給那邊造成實質性傷害,也能噁心噁心對方。」

姦細不是你想用,想用就能用;要用,就得付出代價。

有蔡雲把關,離職手續辦得很快。

劉藝幾人第二天就沒有再來上班了,只有幾張空出來的工位突兀地分佈在辦公室里,暗示著那場因「遲到」引起的「集體離職」是何等驚心動魄。

一夜之間,剩下的人好像被霜打過的茄子,蔫兒了,也安靜了。

但這樣的安靜並不意味著消停,趨利避害的本能令他們暫時蟄伏,暗中觀望,等看明白、想清楚了,又會把頭探出來,繼續活動。

所以,沒有人再聚到茶水間胡天侃地,也沒有人敢過了八點半還在吃早餐,當然,遲到是絕對不可能有的。

沈婠不經常來外面的辦公室,可只要她往過道上一走,偌大的空間就像裝了消音器,鴉雀無聲。

「厲害了,我的沈總。」苗苗坐在前台把這一切盡收眼底,除了佩服,就只剩敬仰。

蔡雲也針對「遲到早退」這一塊兒制定了嚴格的考勤制度。

公司上下懶散的氣氛消失不見,大家都變得小心翼翼,不得不打起十二萬分精神。

好在,因「遲到風波」鬧過一場之後,沈婠沒有再借題發揮,無論說話做事都和以前別無二致,溫聲細語,笑臉盈盈。

好像她搞出這麼大動靜,就只是為了懲罰遲到的幾個人而已。

「沈總,那天的監控我拷貝過來了,發現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您要不要看一看?」苗苗搖晃著手裡的U盤,笑得格外燦爛。

沈婠看她的樣子頓時來了幾分興趣,放下手裡的筆,「好啊。」

「需要借用一下您的電腦……」

沈婠抬手,示意她隨便用。

兩分鐘后,液晶屏上出現當天總裁辦公室外眾人圍觀的場景。

錄音只截取了三分鐘長度,沈婠看到一半,「等等!這個人……」

苗苗點了暫停,「陳默,綽號小悶悶。」

沉默,即不愛說話,不說話,就等於悶,昵稱便由此而來。

由於攝像頭質量好,不僅可以三百六十度錄像,還能除噪收音,所以畫面中的人說了什麼,哪怕嘆口氣,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這就是口中所謂『有趣的事』?」沈婠挑眉。

苗苗點頭,「他好像從一開始就看穿了您的目的,卻並未廣而告之,反倒語焉不詳,有所保留。」

「很聰明的小夥子。」

「還有這裡……」苗苗把進度條拖到最後,「他去找過劉藝,應該是想求證。」

沈婠盯著屏幕,似笑非笑:「好奇卻不張揚,高調也低調,有點兒意思……」

當天下午,陳默就被叫進總裁辦公室。

他前腳一走,大家後腳就議論起來——

------題外話------

還有更哦~

關於大家在評論區說字數越來越少,其實真心不存在,是因為分段少了所以才讓頁數變少,給了大家一種字數少的錯覺,天地良心,這條魚沒想偷工減料。

今天周五,明天就是周六啦,假期總是令人開心的,看來,魚不多更幾章都說不過去了,所以——零點之後還有更,少則兩更,多則三更!建議習慣早睡的小仙女可以明早看~么么噠! 「沈總找他做什麼?」

「我現在一想到被單獨叫進那個地方,就有陰影。」

「魷魚還炒上癮了?」

「千萬別叫我,千萬別叫我……阿彌陀佛……」

大約半個鐘頭之後,陳默從裡面出來,表情平靜,似乎什麼都沒發生。

「小悶,你……沒事吧?」平日和他關係不錯的同事小聲詢問,眼中關切與擔憂並存。

陳默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不是什麼大問題。」

「那就好。」

至於,被叫進去說了什麼,同事沒有再刨根問底。

下班之後,陳默請他吃飯。

「這不過年不過節,也不是你我生日,怎麼突然請吃飯?」 賣心遊戲:傀儡新娘 同事笑著打趣。

「慶祝。」

「慶祝什麼?」

「慶祝我今天心情好。」

「這是什麼理由?」同事哭笑不得。

「你哪來這麼多問題?一句話,吃還是不吃!」

「吃!」

「走……」

第二天,沈婠七點五十就到了公司樓下,停好車,站著等電梯。

「沈總。」

「沈總,早……」

幾張面孔都很眼熟,是明亞的員工沒錯。

沈婠微笑頷首:「早。」

第一次覺得這個「早」字不是客套的問好,而是——真的很早。

7:55,沈婠再次看錶以作確認,這個點擱以前,根本不可能看到明亞的職員。

叮!

電梯到了,「沈總,您先請。」

……

八點一刻,沈婠去了趟茶水間,路過辦公區,視線略微一掃,發現人已經全部到齊。

看來,上次的事情給這些人留下了不小的陰影。

有個實習生正啃麵包,對上沈婠望過來的目光,手一抖,麵包咕嚕幾下滾到地上,大眼睛委屈地眨巴著,彷彿下一秒就會哭出來。

沈婠啞然失笑,她……已經這麼可怕了嗎?

中午,蔡雲把沈婠的外賣親自送到辦公室:「沈總。」

「嗯?怎麼是你?」雖然人事任命還沒有正式下發,但苗苗已經提前肩負起總裁秘書的職責,像送飯這種雜物活,平日里都由她一手包辦。

「我正好有事找您,就順手帶過來了。」

「不介意我邊吃邊聽吧?」

蔡雲搖頭,你是總裁,你開心就好。

沈婠拆開包裝,三菜一湯,不算豐盛,但也不差,那廂蔡雲緩緩開口——

「這次一走就是五個人,相應的崗位也空了出來,您看是重新招聘,還是內部整合?」

沈婠表情不變,甚至連眼皮都沒抬:「你的意思呢?」

蔡雲心下一緊,雖然沈婠看似平靜,可她卻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壓力,不由思量再三,謹慎中帶著幾分試探:「之前,公司人員過於冗雜,有些崗位根本沒必要,也許這是個契機?」

什麼契機?

當然是精簡員工。

起初蔡雲以為她是想藉機整頓公司風氣,達到殺雞儆猴的目的,可仔細一斟酌,就發現其中不合理之處:首先,為什麼偏偏是那七個人,職位高的不是更能達到效果?其次,立威的方式有很多,為什麼偏偏選擇開除這一種?

綜上,蔡雲大膽地猜測,除了立威、整風之外,沈婠還想裁員!

果然——

聽完她的話后,沈婠夾了一筷子肉,輕描淡寫:「嗯,那就這麼辦吧。」

------題外話------

久等了,補昨天二更 這段時間,沈婠窩在辦公室里,除了一定量的運動之外,還看完了歷年財務報表和32名員工的人事檔案。

才發現,明亞混得這麼慘不是沒有理由。

小毛病不勝枚舉,大毛病主要有三:

其一,管理費用支出龐大。這是一個會計核算上的概念,主要包括公司經費、職工教育經費、業務招待費、開辦費攤銷、上繳上級管理費、勞動保險費等等,其中,公司經費又具體包括工資、差旅費、辦公費各項。可怪就怪在,這辦公費用高得有點離譜,乃至於拉高了整個管理費用水平。

再進一步觀察,沈婠很快發現問題出在茶水間的飲品上。咖啡備的是綠山,雖然克里格咖啡機只要幾百塊,但配套的K杯成本卻很高,例如24杯裝的通常要賣72塊。公司32名員工,每人每天按照最低量一杯咖啡計算,光杯子都要花掉將近一百,還不算咖啡豆、咖啡機、用水用電的成本在內。

果汁也有五六種之多,蘋果、橙子、芒果、香蕉等等各種口味,因不限量,甚至不少員工會偷偷順走帶回家慢慢喝。

奶茶是爛大街的某美,按批發價算,每盒也要四塊錢。

還有花茶、綠茶、紅茶之類,大多無人問津,留到最後被「勉為其難」帶回家,美其名曰「扔掉太浪費,還不如我拿走」。

林林總總算下來,這樣一家廣告公司的「茶水費」竟然超過了一家相當規模的績優公司百分之八十之多。

長年累月也是一筆不菲的開銷。

所以,沈婠大手一揮,找個由頭率先縮減了這一部分開支。

第二個致命問題在人員冗雜。要是業績好還說得過去,可這樣的創收水平還養了這麼多張嘴,事情沒做多少,工資還不低。在沈綰看來,明亞就是個冤大頭!

最後一點,也是最明顯的一點,公司氛圍太過懶散,說說笑笑,嘻嘻哈哈,毫無紀律規章可言。沈婠不反對輕鬆的工作氛圍,可也不能自由散漫,遲到早退更是不能容忍,與其姑息養奸,乾脆全部收拾東西滾蛋!

這一番動作,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畢竟一口氣逼走了五個人。

但沈婠處理得太過隱晦,而「受害者」又三緘其口,讓不少討伐的聲音還沒喊出來,就胎死腹中。

穿越之替嫁廢柴嫡女 蔡云:「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沈婠低頭一笑,繼續吃飯。文靜的動作,淡漠的表情,陽光透過落地窗籠罩在她身上,平添一股歲月靜好的氣質。

可蔡雲知道,眼前這個女人,不,應該說還是個女孩子,心有多深,手有多硬。

也許只有這樣的人,才能為瀕臨死亡的明亞重新注入生機,她突然之間充滿期待,如果可以,蔡雲希望自己會是奇迹的見證者,甚至參與者。

……

明亞是明達旗下子公司,按照規定,人事調動需向明達人力資源部報備,並審批同意。

簡單點說,沈婠雖然有絕對任免權,但必須經集團人資部簽章,才算正式生效。

所以,沈婠不得不親自跑一趟明達集團!

------題外話------

推薦票12900加更~

所以,上個問題的答案是——C調整人事崗位,接下來就會付諸行動啦!大家猜對了嗎?

另外,今天的更新和加更都在白天。

我的極品美女總裁 祝大家周六愉快,看文愉快~ 「沈總,等一下!」沈婠路過前台,被苗苗叫住。

「怎麼了?」

「有驚喜……」說著,眨了眨眼,轉身從櫃檯裡面捧出一束紅玫瑰。

沈婠挑眉,「誰的?」

Prev Post
不過他也不著急,兩邊的人都在這,想戰鬥太簡單了。
Next Post
電梯里,江淮抱著滾滾小心翼翼的說道:「蘇禹堯,我能不能先回我家?」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