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梯里,江淮抱著滾滾小心翼翼的說道:「蘇禹堯,我能不能先回我家?」

蘇禹堯對於這個還是有點緊張的,但是也沒有直接的拒絕,「理由?」

「我想我媽媽了。」江淮想了想,這樣說道,停頓了幾秒她又是說道,「我不能接受和袁來在同一個房子裡面,所以我還是在我媽媽家住吧。」

「她不在鹿溪了。」蘇禹堯看著江淮烏黑的髮絲,有片刻的愣神,然後清了清嗓子說道。

「哦……」江淮一直都是低著頭,語氣淡淡的,「我還是想不明白你不是喜歡她的嗎?就是因為她失去了孩子所以你就對她這麼絕情的嗎?」

這個都可以算得上江淮心裡的死結了,曾經她以為她是很了解蘇禹堯的,可是後來發現她什麼都是不知道。

蘇禹堯做的什麼決定或者是想要什麼時候變心,都是他說了算,江淮連參與的機會都沒有。

慢慢的,她累了。

蘇禹堯抿了抿唇,有點難受的說道:「江淮,我知道這個解釋你或許會不理解,但是沒辦法,有時候你看的也不一定是真的。」

他真的是無法給江淮解釋那些東西,說了的話江淮的愧疚感不會少。

這些是他不忍心給江淮戴上的枷鎖,所以只要按著他的計劃走就可以。

「看見的不是真的,聽見的也不是真的。」江淮有那麼些許的落寞,她扯了扯唇角,淡笑的說道,「那不是所有的東西都是假的嗎?」

蘇禹堯看著江淮的眼眸很是深沉,「我愛你是真的。」

他發現離不開江淮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或許之前是因為興趣,可是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蘇禹堯早就明白他對江淮絕對不是簡簡單單的興趣。

他早就是愛上了江淮,愛的深情,愛的無法自拔。

「我之前也覺得我愛你,可是現在我覺得我錯了。」江淮不免的有點苦澀,可能是心太累也可能是滾滾太重,她就是微微的靠在了電梯牆上。

「我會讓你重新愛上我。」蘇禹堯眼眸很是受傷,可是他也沒有情緒很激動,只是咬了咬牙說道。 「再說吧。」江淮咬著唇,顯然是不願意多說這些了。

「累了嗎?」蘇禹堯看江淮疲倦的樣子,忍不住的上前想要攬住她的腰。

但是江淮很惶恐的移了一個位置。

蘇禹堯的手就是這樣直直的停在了半空,最後無力的垂了下去。

江淮沉默了半天,解釋的說道:「你不是對貓過敏嗎?我離你遠一點比較好。」

蘇禹堯張了張唇,剛剛要說什麼電梯就是停下了。

江淮也不等蘇禹堯說話,直接就是出去了。

蘇禹堯咬了咬牙,也是跟了上去。

江淮看著蘇禹堯的車,主動的坐到了後排,蘇禹堯沒有叫司機只能是他自己開車了。

「江淮,你不是想回家嗎?」蘇禹堯看著前方,最後妥協了,「我先送你回你媽媽家。」

「好的。」江淮很詫異的看著蘇禹堯,最後還是垂下眼慢慢的說道,「你別擔心,這幾天我會主動的不計算在合約里,所以時間是不會少的。」

江淮現在還是在她和蘇禹堯的約定牢牢的記在了心裡,差不多是半年的時間,到時候就可以離開了。

「嗯。」蘇禹堯應了一聲就是發動了車子。

蘇禹堯情緒不高也就是沒有再接著說話了,江淮更加的不想和他說話,一路上都是沉默的。

二十幾分鐘后,車子總算是開進了小區的樓下。

江淮忙不迭的下車,關上了車門無話可說,本來是打算直接走的,蘇禹堯又是說話了。

「江淮,過幾天我會來接你。」蘇禹堯慢慢的說道。

「好……」江淮也是答應了,「我走了。」

「嗯。」蘇禹堯煩悶的從口袋裡摸出一包煙,沒有拿出煙來,只是拿著煙盒在手裡轉著,「你上去吧,我看著你。」

江淮也不好說什麼,直接就是抱著滾滾上樓了。

蘇禹堯果然如他所說,看著江淮上了樓才是發動了車子走了。

江淮回到媽媽家,發現球球還是在客廳里看著動畫片,叔叔在沙發上坐著玩手機,媽媽則是在廚房裡忙活。

其樂融融的樣子。

「姐姐!」江淮一進來球球就是發現了她,特別興奮好的跑到了江淮的身邊,仰著頭嘴很甜的說道,「姐姐,你怎麼回來了,球球可想你了。」

江淮放下滾滾,然後蹲下身子捏了捏球球的小鼻子,很是親昵的說道:「姐姐也想你。」

「姐姐想我為什麼不來找我呢?」球球歪著頭,很是不解的說道。

「啊……」江淮被問住了,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然後才是認真的笑著說道,「因為姐姐在修鍊魔法,變得厲害了才可以回來保護球球呀。」

球球還小,什麼都是信以為真,果然是信了她的話,「姐姐在修鍊什麼魔法?」

「嗯……很厲害的。」江淮笑著說道。

「球球,你姐姐剛剛回來就讓姐姐好好的休息一下好吧。」

江淮的窘迫沒有持續多久,鄭叔叔很快就是過來,抱起球球說道,「回來了,快點去洗手吧,馬上開飯了。」

「嗯好。」江淮靦腆的笑了笑。

「球球,你剛剛在說什麼呢?」一道溫柔的女聲響起,「什麼姐姐?」

「姐姐回來了!」球球在鄭叔叔的懷裡撲騰,很大聲的說道。

「瞎說!」江媽媽明顯是在廚房裡很忙,脫不開身,不然早就是跑出來了,「你姐姐要是回來的話那肯定是和我打電話。」 「是真的呀!」球球不服氣的說道,「而且姐姐還帶了一隻貓回來,超級可愛的。」

「快點去看看你媽媽吧。」鄭叔叔笑了笑,對江淮說道。

「好。」江淮點了點頭,朝著廚房走去過。

江媽媽對於球球的話是半信半疑,只是忍不住的朝客廳張望著,看到江淮真的過來了整個人都是開心了起來。

她像一個小姑娘一般,有點無措的說道:「我剛剛還不信滾滾呢,沒想到你是真的來了。」

「媽,我這次回來沒有打電話。」江淮笑了笑,假裝很是輕鬆的說道,「因為太想你了,所以連打電話的時間都沒有了。」

江媽媽顯然是心情很好,笑的很開心,「就你嘴甜。」

鄭叔叔整個人時候也是過來了,「你去和江淮說說話,我來炒菜。」

江媽媽立馬是脫了圍裙給他繫上,然後洗乾淨了手就是拉著江淮坐到了沙發上,「我看你這麼瘦了?是不是這段時間休息不好?」

「這麼明顯的嗎?」江淮摸了摸臉,不自然的說道,「或許你看錯了,我明明是胖了,我每天都吃的特別好,睡的特別好。」

「我還能不知道你是胖還是瘦?」江媽媽嗔怪著說道,「你的每一個樣子我都是記在了心裡,肯定是知道你瘦了的。」

「好吧好吧,媽媽你真厲害。」江淮笑著說道。

江媽媽笑了一會就是感覺到了擔憂,「對了,你老實和我說,為什麼這麼突然就回來,是不是蘇禹堯欺負你了?」

「沒有啊,我挺好的。」江淮摸了摸鼻子,還是決定不和媽媽說這些糟心的事情,免得她擔心,「我就是想你了啊。」

「想我了就在家裡多住一段時間。」江媽媽瞬間就是笑的合不攏嘴,「正好可以多陪陪媽媽。」

「好。」江淮笑著應了下來。

沒有多久,鄭叔叔就是招呼著吃飯了,因為江淮來了,鄭叔叔還特意的多弄了兩個菜。

飯桌上,江媽媽給江淮夾菜,然後就是突然想到了什麼東西,急急的說道:「江淮,今年過年你在哪裡過?」

「這個……我不知道。」江淮吃了一口米飯,愣愣的說道,「現在還沒有決定好。」

「過年能不能回來過?」江媽媽一臉期望的說道,「你要是在這裡才是真正的團圓。」

「對。」鄭叔叔很憨厚的說道,「往年都是在這裡過的,要是今年你不在的話,都不怎麼適應。」

「那我盡量趕回來。」江淮不知道蘇禹堯會不會不允許她回來,只能是先這樣說道。

「嗯,在家什麼都是好的。」江媽媽還是在念叨著,「媽媽會準備很多好吃的,你就是在家舒舒服服的躺著看電視,什麼事情都不用干。」

「媽!」江淮很嚴肅的說道,「那樣的話我和豬還有什麼區別。」

「本質上就是區別啊。」江媽媽笑的很是溫柔,「人怎麼可以和豬比呢?再說我給我自己女兒在家裡想幹嘛就幹嘛,這有什麼好說的。」

「好吧好吧。」江淮不忍心的佛了江媽媽的好意,只能是這樣說道,「那我盡量不讓你失望。」

「嗯好的,而且啊,樓下的大媽們可是都在念叨著你呢。」江媽媽又是開始了,笑著和江淮說著八卦。

「念叨我?」江淮很詫異的說道,「難道她們想要給我介紹對象?看我太優秀了嗎?」 「我當然知道你優秀。」江媽媽臉上難免的是得意,「所以你可以多和我出去走動走動呀。」

「不是,我怎麼有點搞不懂了?」江淮很是不解。

「你媽媽的意思是讓你和她出去走一走,她的面子上也是過得去。」鄭叔叔一針見血的說道,「你之前拍的那部電視劇不是很火嗎?你媽媽心裡肯定是開心的。」

「哈哈哈懂了。」江淮瞬間就是明白了,「媽你想的也是挺多的啊,大過年的你這不是給別人家添堵嗎?」

「也沒有,她們也是讓我帶你出去呢。」被直接的指出來,江媽媽反倒是有點不好意思了。

「行吧。」江淮淡然的笑了笑,「那晚上的時候我陪你下去跳廣場舞,讓你的檯面升起來。」

「你要是願意去的話我肯定是不好阻止你的。」江媽媽說道。

「嗯,是我主動要去。」江淮憋笑,「媽媽只是覺得我一個人太孤單了,所以才是陪我去的。」

這番話一出,所有人都笑了,就是連球球都在傻樂。

吃完飯,江淮就是接到了陳鸞的電話。

「怎麼了?」江淮被給滾滾喂貓糧,一邊是問道。

「江淮,你有時間嗎?」陳鸞心情很好的問道。

「有啊。」

「我爸媽想要請你吃飯,今天晚上來我家。」陳鸞中氣十足的說這話,「我等下就讓司機來接你。」

「好。」江淮想了想,也沒有理由拒絕,就是答應了。

「嗯,那今天晚上不見不散。」陳鸞說完就是掛了電話。

到了下午的時間,陳鸞派的司機就是來了,江淮和江媽媽簡單的說了一下,就是去到了陳鸞的家裡。

自從陳鸞爸爸被證實是冤枉的時候,他的東西都是還了回來,別墅什麼的也是在他的名下。

「江淮,這裡。」

江淮一下車就發現了陳鸞站在門口拿著一個小旗子在揮舞著。

「你怎麼在這裡?」江淮下車,走向陳鸞。

「在等你啊。」陳鸞很開心的說道,然後壓低聲音道,「我媽媽現在還不知道我結婚又離婚的事情,你可千萬別穿幫了啊。」

「嗯好。」江淮點點頭,表示自己會注意。

回到別墅裡面,陳夫人又是恢復了養尊處優的狀態,看見江淮也是很親切沒有一點架子,「江淮,你回來了啊,快點過來我好久沒有看見你了。」

「哈哈哈,阿姨,你越來越年輕了。」江淮笑的說道。

「江淮呀,我一出來就是想著請你吃一頓飯的。」陳爸爸也是過來了,對著江淮說道,「但是一直沒有時間,也聯繫不上你,今天小橙子回來總算是可以當面的感謝你了。」

「陳叔叔您客氣了。」江淮急急忙忙的說道,「這都是我應該做的事情,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沒事,江淮真的是應該好好謝謝你。」陳鸞在一邊也是真心實意的說道,「要是沒有你,我們還不知道怎麼樣呢。」

「陳鸞你怎麼也是這樣呢……」江淮不好意思的說道,「那既然這樣的話,我就是祝你們過的越來越好。」

「當然是要越過越好。」陳夫人說道,「馬上就是新年了,晦氣的事情就讓他們過去吧。」

「嗯是的呢。」陳鸞笑著說道,「哦對了,爸,我打算搬出去住了。」 「不是,你才回來幾天啊?怎麼就想著出去?」

陳鸞話一出,就是引來了陳媽媽的埋怨和不舍,之前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現在情況都回來了,陳媽媽肯定是希望陳鸞呆在他們身邊,一家人都是和和美美的。

「我也沒有想著想著就想著出去啊。」陳鸞對付她的媽媽很有一套,她抱著她媽媽的脖子嬉皮笑臉的說道,「我一直都是想著出去住的。」

「一直想著?」陳夫人驚嘆一聲,很是不可思議的說道,「你是有多不想呆在這個家裡,還是這個家有老虎或者獅子,會讓你怎麼想要出去。」

陳鸞愣了片刻,鬆開手很是落寞的說道:「媽媽,你可不要和我說這些老虎獅子這類的東西了,我有心理陰影。」

江淮心裡咯噔一下,一下子就是想明白了陳鸞是什麼意思,她之前在鹿溪被林佳冉騙進了西山可能是經歷了這些恐怖的事情吧。

「哈?什麼時候開始的事情?」陳鸞媽媽不解的說道,「我記得你小時候可喜歡這些東西了,你放假就是鬧著我們要去看。」

「現在長大了啊。」陳鸞笑著挑開話題,「不是啊,媽媽我出去住的話不是正好給你和爸爸留了私人空間嗎?」

陳鸞媽媽嗔怪的說道:「私人空間也可以留下你!」

說到底,也就是之前的事情讓她怕了,總是覺得人都要在眼前才可以安心。

「江小姐,你先坐著吃水果看電視吧。」

陳鸞和她的父母談的甚歡,江淮也不好上前去打擾,只是站在一邊靜靜的看著。

陳鸞家的阿姨特別能察言觀色,看江淮站了一會就是讓她去一邊休息。

「好的,謝謝。」江淮笑了笑,就是走了過去坐下。

「不行呀,那你們在我面前撒狗糧是舒服了,那我怎麼辦?」陳鸞氣呼呼的說道,「媽媽呀,你就可憐可憐我吧。」

「你!」陳鸞媽媽對陳鸞也是半點辦法都沒有,但是又不願意妥協,只能是求救江淮,「江淮,你覺得小橙子搬出去住可以嗎?」

「媽,你問她幹什麼呀?」陳鸞立馬就是擋在了江淮的面前,護犢子一般的說道,「江淮尊重長輩,你要是這樣的話她怎麼可能說實話!」

「我就是問問她的意見。」陳鸞媽媽都要被氣笑了,很是無奈的說道,「要不讓你爸爸來說?」

「好的,我決定和我爸商量。」陳鸞立馬說道。

「你問我?」陳爸爸很是和氣的哈哈笑道,「我肯定是尊重你的意見。」

「媽,你聽見了沒有?」陳鸞眉開眼笑,「我爸說尊重我的意見,你也要尊重我的意見。」

Prev Post
「那你幫我找份工作……」
Next Post
蕭陽一愣,"談工作?"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