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陽一愣,"談工作?"

"鞏經理是工商銀行大額貸款項目部的部門經理,今天我們是想要談一談公司大額貸款的問題!"趙欣的眼睛一亮,突然指著蕭陽笑著說"鞏經理,這樣一來就更好說了,蕭陽是這次我們的合作夥伴,我們這次的這個項目是兩個公司共同投標的,所以關於貸款的問題自然是也應該有對方的代表出場!"

鞏亮一愣,"他是飛天房產的員工?不過……他恐怕不能夠在這種事情上做主吧!"

趙欣嫣然一笑,"這個鞏經理可以放心,蕭陽是飛天房產的總經理,恐怕沒有比他更適合的人選了!"

鞏亮這一次就更加詫異了,有些不敢置信的抬頭看了一眼蕭陽,這一次的這個項目到底如何他自然是十分清楚,因為牽扯到近十幾萬人的生活區域,這件事情市政府都要十分的重視。

事實上趙欣為了貸款的事情已經約見了好幾次鞏亮,只是對方一直支支吾吾,語焉不詳,總是不能夠給人一個明確的答覆。

這一次約見是鞏亮提出來的,當然他的那點小心思自然是逃不過趙欣的猜測,只是為了開春后工程能夠快速的開工,趙欣還必須去赴約。

"他真的是飛天房產的老總?"

鞏亮似乎感到有些不可思議,這個傢伙簡直太年輕了吧。

"放心吧鞏經理,我絕對不會和你開玩笑的,他確實是飛天房產的總經理,事實上這一次的貸款也的確是我們兩個公司的聯合貸款!所以,我認為蕭陽很有必要一塊去。"

鞏亮心中那個恨啊,但是他知道自己絕對不可能拒絕了,否則之前早就準備好的事情豈不是要白費了。

"那好吧,就一塊去吧!"

"姐,我也要一起去!"一旁的趙婷婷興奮的喊道。

"不行,你呆在家裡寫作業!"趙欣突然版下臉,沉聲說道。竟然也十分有威嚴。

"那好吧!"看到老姐不願意,趙婷婷只好無奈的點點頭,不過卻悄悄地看向蕭陽,對他做了一個加油的動作。

走到蕭陽跟前的時候還不忘悄悄說道,"蕭陽哥哥,我支持你,不要讓他得逞!"

說完整個人便跑到自己的房間去了。

蕭陽則是苦笑著對趙欣聳聳肩,這個小丫頭似乎對自己的態度轉變的有點大,應該和自己上次在學校幫她的忙有關。 "博古斯海皇塔配鵝肝油松露醬,一份頂級牛柳鵝肝,蔬菜色拉,北歐海鮮濃湯,西點,夏日水果杯……再給我來一杯咖啡!"

手中拿著一份西餐菜單,鞏亮擺出一副紳士的姿勢,望著菜單上的東西十分熟悉的點著一份份的菜品,不論動作還是表情,都要和十八世紀歐洲貴族模仿的相差五幾。

當然,他做著一些都是做給對面的兩個人看的,事實上鞏亮選擇來這樣的地方吃飯自然還有他自己的打算,在他看來,這才是真正的貴族該來的地方,蕭陽這個傢伙絕對什麼都不懂,到時候說不定就要鬧出什麼笑話,那時候自己和對方的差別就直接高下立判了。

他可不允許自己看中的女人被突然出現的一個小子給挖走了。

一為炫耀自己有錢,鞏亮一口氣點了許多菜品,幾乎是很么貴點什麼,最後才合上菜單,交到對面的趙欣手中。

"喜歡吃什麼,隨便點就成,今天我買單!"

鞏亮十分豪氣的說道,男人嘛,在女人面前就應該豪氣,只是他似乎忘記了,在他面前的這兩個人似乎都比他有錢。

"點那麼多吃的了嗎?"

趙欣似乎是感覺到氣氛有些不太對,不過還是盡量維持和鞏亮的關係,沒辦法,人家才是金主啊,這一次能不能夠貸款成功必須得面前的這個人說了才算。

因此,趙欣不介意多多恭維對方几句,讓這個傢伙占點口頭便宜。

"呵呵,放心,都是小錢,吃不了就算,再說了,和美女吃飯,講究的就是一個意境和心情,吃飯反而在其次!"

鞏亮裝作十分大氣豪爽的輕笑道,卻不知道這樣的表現已經在趙欣的印象中變成了暴發戶的嘴臉。

趙欣也不在多說,隨手點了幾樣菜品,然後看向蕭陽。

蕭陽則是聳聳肩,"我無所謂,吃什麼都可以!"

於是趙欣又主動替蕭陽點了幾樣菜品,這讓想要看蕭陽笑話的鞏亮一陣鬱悶。

一身黑色小西裝的男服務員接過菜單,然後再次十分禮貌的一彎腰輕聲問道,"請問先生您還需要酒嗎?"

"來一瓶拉菲!最貴的!"

鞏亮大手一揮,十分豪氣,倒是引得一旁幾張桌子上的客人頻頻回過頭來看。坐在趙欣一旁的蕭陽則是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滿是譏諷之色。

"呵呵,趙小姐,你今天真是太漂亮了,讓我都情不自禁的不肯轉移視線了!"

趁著還沒上菜,鞏亮開始誇獎起趙欣,毫不掩飾自己眼神中的的佔有。直接將一旁的蕭陽給晾在了一旁。

"趙小姐,你看你的手,肌膚白嫩,吹彈可破,簡直是太完美了,我這裡有兩張電影票,不知道待會吃完飯,趙小姐有沒有時間我們一塊去欣賞一部電影!"

趙欣不著痕迹的將自己的手從對方手指尖拿開,然後輕笑道,"鞏經理你太客氣了,我們今天是來談正事的,我們公司的貸款策劃書已經交上去很長時間了,而且我們公司完全符合貴銀行的貸款條件,只是不知道鞏經理為何不同意給我們貸款呢!"

鞏亮呵呵一笑,"哈哈,趙小姐,你看今天這麼好的氛圍,我們是不是只談生活,不談工作,至於工作可以待會吃完飯再談嘛!"

"這……好吧!"趙欣也只好無奈的遷就對方。

一旁的蕭陽無奈的搖了搖頭,趙欣還是沒有看明白啊,對方這是典型的另有所圖啊。

餐桌上鞏亮一個勁的和趙欣說說笑笑,講著自以為很幽默的話語,完全將蕭陽給無視了,彷彿是從一開始,蕭陽就只是一個擺設。

不過蕭陽倒也樂得如此,一個人坐在一旁,正在專心致志的對付餐盤裡的一份牛肉。

說實話蕭陽對這西餐並不怎麼感冒,實在是太麻煩了,在陽哥看來,找上十幾個好兄弟,圍坐一圈,然後各種好菜啤酒全都上齊,吆五喝六,大吃特吃,這才是王道。

看著周圍一個個拿著刀子和叉子細嚼慢咽,佯裝紳士的眾人,蕭陽就感動一陣無語,這能算是吃飯嗎,簡直就是遭罪。

不過陽哥的原則就是,吃自己的肉,讓別人裝逼去吧,果然,蕭陽直接扔掉刀子,然後用叉子一插,將整塊牛排插起來,大口的咬了一口。

一旁的鞏亮頓時一愣,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挖苦蕭陽的機會。

"呵呵,蕭陽經理吃飯的方式還真是獨特!"

蕭陽直接懶得搭理對方,同時另一隻手在桌子地下對著這個傻帽豎了一個中指。

趙欣也是沒有想到蕭陽竟然會這樣在西餐廳吃牛肉,頓時有些哭笑不得,不過卻沒有絲毫的不開心,反而對蕭陽這個人的認識更加加深了一層。

看到蕭陽自毀形象,而且也知道了兩個人之間似乎並沒有什麼關係,鞏亮心中大喜,自己的機會來了。

"鞏經理,不知道我們公司貸款的事情什麼時候可以辦完,要知道新年一過,我們的工程馬上就要開工了,大批的地方需要用錢!"

見兩個人都吃的差不多了,趙欣這才用盡量柔和的語氣提出了自己的問題。

事實上鞏亮對自己有好感趙欣自然是清楚,但是他對這個人卻沒有任何的好感,好色,勢力,貪得無厭,炫耀。這一些幾乎都是趙欣對對方的評價。

鞏亮頓時就露出一抹十分為難的神色,動作神情表現的惟妙惟肖。

"唉,趙小姐,你得理解我們的難處啊,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部門經理,你們這一次需要貸款的金額實在是太大了,就算是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這件事情一定成功啊!而且今年上半年我們銀行通過調控,已經加大了一些中小公司的貸款條件,所以……唉,有些難辦啊!"

趙欣神色一愣,頓時眼中閃過一抹不悅之色,這件事情自己已經爭取了這麼久,對方竟然還在用這句話搪塞自己。還真以為自己不明白這裡面的門道么。

"鞏經理,恐怕不是這樣吧?這次的貸款所用何處恐怕你們應該清楚,而且我們從你們銀行貸款,當時候當工程結束的時候你們獲得的利潤也是十足豐厚的,這明明是一個雙贏的局面,還希望鞏經理能夠多多幫忙啊!"

說完趙欣不著痕迹的從口袋中抹除一張卡,輕輕地推了過去。

啪!

趙欣的手還未來得及收回,卻被鞏亮一把摁住,手掌輕輕地在趙欣的手背上摩挲著。

"趙小姐,你這是什麼意思?"

明明是自己摸著對方的手,鞏亮卻偏偏要明知故問,臉上帶著一抹得意的笑容。

趙欣用力一抽,沒有將手掌抽回來,最後只好強忍著怒氣抬頭看著對方。

"鞏經理,這是一點心意,還希望你能夠多多幫忙,我想這點事情對鞏經理來講,應該十分容易吧!"

鞏亮抬頭看了一眼一旁的蕭陽,看到對方只是在安靜的低著頭專心對方自己盤子中的牛肉,似乎根本沒有發現這邊的事情。不禁嘴角一扯露出一抹笑意。

"傻帽!"

心中這樣想到,不過看向趙欣的眼神變得越來越肆無忌憚起來。

"呵呵,欣欣,你知道的這點錢我根本不在乎,我對你的感情你也知道,想要貸款通過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條件……我想你應該也明白吧!"

說完鞏亮的眼睛肆無忌憚的直直的盯著趙欣的胸口,那神情恨不得直接撲上去,雙手扯開對方的衣服。

趙欣臉色一沉,沒有想到這個傢伙竟然還真敢提出這樣的要求,頓時臉色就變得難看了起來。

用力扯了幾下手掌,可惜對面的鞏亮卻用手直接握住了自己的手腕,根本扯不出來。

"你……放手!"

趙欣臉色有些難看的沉聲說道,沒有想到這個傢伙竟然敢大庭廣眾之下做出這樣的事情。

"呵呵,我的建議希望你能好好考慮一下怎麼樣?當然,我想若是趙小姐不著急的話,貸款我們也是會貸給你們的,只是要好好地考慮一下了!"

當然,話語中的意思是至於考慮多久要看他的心情,它能夠等得起,趙欣的工程等不起。

鞏亮正是抓住了這一點,才敢大膽的威脅趙欣。

"呼!真是美味啊!"

就在兩個人拉扯的時候,一旁幾乎都要被人遺忘的角落,蕭陽終於吃完了盤子里的牛肉,伸手拿起墊在腿上的毛巾輕輕地擦拭了一下嘴角的油漬,這才抬頭看向一旁的兩個人。

視線看了一眼一旁的鞏亮,眼神中閃過一抹亮光,讓鞏亮情不自禁的渾身一顫,剛才蕭陽給他的感覺好像是在一瞬間改變了。

"放開她!"

淡淡的聲音響起,然後將手中的毛巾輕飄飄的放到桌子上,蕭陽這才抬頭看向一旁的鞏亮。

鞏亮頓時臉色一沉,這個傢伙還真是會裝啊,明顯的是打算英雄救美啊。 面具嬌妻:惡魔總裁好霸道 只是今天自己必須贏得這場爭鬥的勝利,一定要將這個女人搞到床上去,他是一刻鐘也等不了了。

"小子,最好少管閑事,不要忘記,若是你們想要貸款的話最後還得通過老子的簽字!"

蕭陽的視線從對方的臉上轉移到一旁餐桌上的食物上,剛才鞏亮點了很多菜品,但是真正吃的卻沒有多少,有些甚至都沒有動過,這個傢伙為了在趙欣面前擺譜才故意專門點這麼貴的菜品。

"唉,這麼好的食物,太浪費了!"

蕭陽突然搖了搖頭,然後滿臉遺憾的嘆息道也不知道是在為浪費食物而嘆息還是為鞏亮而嘆息。

鞏亮頓時覺得這個傢伙果然傻帽,現在這個時候竟然還有心情考慮食物。

"老子有錢,就算是……"

噗!

鞏亮接下來的話還沒有講完,蕭陽突然端起面前的一盤幾乎沒怎麼動過的魚子醬全部摁到了他的臉上。

"鞏經理,你的廢話太多了,建議你還是不要浪費糧食的好!"

彷彿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蕭陽輕輕的拍了拍手,淡淡的說道。 變動發生的太快,趙欣還沒有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蕭陽已經直接將一盤魚子醬全都摁到了鞏亮的臉上。

鞏亮徹底的愣住了,滿臉詫異的情況下甚至認為事情根本不應該發生,就這樣一直沉默了將近十秒鐘,一聲尖銳高亢的聲音猶如是殺豬一樣頓時響徹整個西餐廳。

"你……你……"

"你幹什麼!"

你你你了半天,最後才憋出來這樣一句話,可見這個傢伙是真的被蕭陽給氣瘋了。

此刻整個西餐廳所有的客人幾乎全都朝這邊看過來,在西餐廳就餐就忌諱的就是大喊大叫,剛才鞏亮的這一句話無異於在餐廳中投放了一顆炸雷。

趙欣已經趁機將手給縮了回來,當然順便也將那張銀行卡給收了回來,反正剛才蕭陽已經將對方給得罪了,也就沒必要在繼續給這個傢伙"投資"了。

雖然認為蕭陽這樣做有些魯莽了,但是趙欣的心中還是感覺這件事情實在是解氣,剛才要不是他自己拚命壓制自己的脾氣,她自己都要控制不住直接上去就給對方一個耳光。

"你……你找死!"

鞏亮此刻的形象實在是不敢恭維,滿臉的魚子醬,而且還不斷的順著臉頰滴到身上的衣服上,上身的白色襯衣和那件價值幾萬元阿瑪尼西裝算是徹底的報廢了。

此刻的鞏亮早已經完全的喪失了理智,尤其是一旁人們竊竊私語和偷笑的表情更是讓他怒火中燒,而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面前的這個傢伙。

鞏亮突然一下子抓起面前的一盤色拉就要朝著蕭陽扔去,現在的他恨不得蕭陽死。

砰!

還未等鞏亮手中的東西扔出去,蕭陽一腳就將這個傢伙給踹翻在地,頓時就是一陣各種盤子落地乒乓作響。

這時候西餐廳的人終於出現了,一個經理和兩個男服務員連忙上來將狼狽的鞏亮從地上抬起來。

"你他媽的,今天我就要讓你死!"

"不要拉我,今天我和你沒完……"

看到餐廳的服務員現身,鞏亮頓時來了精神,努力"掙扎著"似乎想要真的和蕭陽拚命,事實上也只是做個樣子而已,因為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蕭陽的對手。

"幾位客人,還請你們消消氣,保持安靜好嗎,我們這裡是高檔餐廳,你們這樣大吵大鬧會影響到別的客人進餐的!"

一旁的經理連忙出聲勸阻道,當然這話自然是對鞏亮說的,因為剛才大吵大鬧的就是他,再說經理可不敢對蕭陽這樣講,剛才蕭陽動手的樣子他可是看到了,完全不和你講道理,直接動手。

"草!你敢對老子這樣講話,知道我是誰嗎?"

鞏亮頓時就氣不打一處來,被蕭陽揍一頓也就算了,沒有想到現在一個小小的餐廳主管竟然也來找自己的麻煩。

一把將經理推開,鞏亮氣急敗壞的盯著蕭陽,當然是保持一定的距離,他可不敢在上前了。

"姓蕭的,你不是想要貸款嗎?我告訴你,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別想從銀行中貸走一毛錢!這件事情……我們沒完!"

撂下幾句場面話,鞏亮直接轉身摔門而去,現在他的樣子繼續呆在這裡就好像是一個小丑一樣,只是平添大家的笑料罷了,今後的日子還長著呢,他一定要找回這個場子。

看到對方離開,蕭陽才對趙欣和一旁的餐廳經理聳聳肩,"這個傢伙太衝動了,這種性格可不好!"

經理頓時臉皮一陣抽搐,瞧瞧這話說的,剛才二話不說動手就打的明明是你,現在倒反過來說別人太衝動了,搞了半天,好人全讓你一個人當了。

"好了,你們先下去吧,待會我們走的時候會付錢的!"蕭陽對著幾個人擺擺手,小聲嘀咕了一句,"這個小子竟然沒付錢就走了,虧他剛才牛逼還吹的那麼大!"

經理見事情已經沒事了,也就客氣的勸了幾句,然後便跑到一旁去招呼其餘的客人。

蕭陽到是無所謂的表情,坐下之後看著趙欣,兩個人大眼瞪小眼。

"是不是覺得特解氣? 重生之嫡女為後 "蕭陽突然笑著問道。

趙欣頓時大感無奈,"的確是解氣了,可是你剛才的一時衝動也讓我們的貸款計劃泡湯了!"

這個傢伙是真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還是假不知道,直到現在竟然還能笑得出來。

"難道就只有他們一家銀行嗎?我可不相信你會不知道那個傢伙的心中想法!"

趙欣無奈的搖了搖頭,"南陽市有實力的銀行雖然不少,但是我們這次的貸款金額實在是太大,甚至要從多個銀行中協調,建設銀行那邊我已經聯繫好了,這邊的工商銀行是最大的一家銀行,而我們從他們一家銀行中貸的數額最大!所以,我才要聯繫這個傢伙,因為他是負責這件事情的第一聯繫人。"

Prev Post
電梯里,江淮抱著滾滾小心翼翼的說道:「蘇禹堯,我能不能先回我家?」
Next Post
此時此刻,被兩人的這一次對抗激起在天空的玻璃碎片這才「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地落了一地,在那些美不勝收的園林之間居然有一種特別的凄美。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