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便示意長公主他們落座。

豈料。

長公主在原地呆了一瞬。

很快,便恢復平靜。

所看的位置,自然是榮遠候府的席位。

澹臺烈下意識的看過去。

也是跟著一怔。

那個梳著婦人髮髻怎麼那麼像月姑娘。

她身邊的那個人,似乎想已經去世的駙馬爺。

粗獷面容猛地一僵。

他不傻。

很快便聯繫起來。

腦海中無數畫面閃過。

拳頭緊握,在催促下落座。

風錦月當然察覺到了澹臺烈的眼神,小聲的跟自家夫君分享,「你說他是不是認出我了?」

元長卿現在倒是冷靜下來。

「抵死不認就是,總歸也沒留下證據。」

這話說的倒是……說到了風錦月的心坎里。 拍了拍自家夫君的肩膀,「沒想到你還挺聰明啊,關鍵時候,靠譜兒。「

聽到自家娘子的話,元長卿低笑了聲,「現在覺得夫君厲害了?」

「厲害的你不行,有本事你把長公主解決了。」

給自家娘子夾了塊糕點,元長卿求饒,「娘子你還是祈禱,長公主的目的不是為夫吧。」

「嗯?」

風錦月一時半會沒有反應過來這其中的利益關係。

因此,元長卿這麼一說,她不明所以。

元長卿在她耳邊低語兩句。

嚇得風錦月筷子都掉了。

「我曹……」

「不準說髒話。」

夾了筷子桂花糕塞到自家娘子口中。

讓她說不出話來。

風錦月只是下意識的冒了句感嘆的話,夫君倒是好,竟然用糕點堵住她的嘴,她還要保持美美的形象呢!

情敵面前,若是不美,豈不是要被看扁。

風錦月想的很美好,現實很殘酷,因為她有一個拖後腿的夫君!

某個拖後腿的夫君不以為恥,反以為榮,一臉得意的看著她,「娘子,是不是很好吃,為夫就知道,你愛吃這個。」

「……」

風錦月就算不照鏡子,也知道,自己此時的模樣,一點都不美。

瞪眼看著元長卿,好不容易咽下去,「誰讓你胡亂喂我的!」

夫妻兩個鬧騰的時候。

對面赫連嵐與澹臺烈亦是盯著他們。

直到,上方傳來皇上的話。

方收回視線。

見長公主一直盯著對面。

皇上掃視了眼右邊席位,倒是有不少青年才俊。

「長公主可有看上的,不要害羞,大膽的說出來,朕定會為你們賜婚。」

聽著大祁皇上的話,長公主似乎思索了一番。

這才開口,「是誰都行嗎?」

「當然,貴國如此有誠意,我們大祁自然以誠相對,長公主儘管開口。」

除了元長卿之外,那邊的都是未成親的。

長公主怎麼都不可能看上元長卿吧。

一個傻大個,無權無勢的,還娶妻了。

她前來臨昭和親,定不會選擇他。

皇上眯了眯眼睛,倒是覺得永寧伯會是長公主選擇的對象。

相貌堂堂,無妻無妾,還握有實權。

如此想著,皇帝放心了。

賜婚永寧伯,完全沒問題。

可是……

下一刻,長公主悅耳又篤定的聲音響起,「我們臨昭選擇的和親對象是——榮遠候府小侯爺元長卿。」

「呯……」

的一聲,元長卿猛地站起身,茶盞落在地上。

濺了他袖擺一身。

「我娶親了!」

揚聲喊道,生怕別人不知道。

對於元長卿的反應,在場的官員家屬們,忍不住笑出聲。

江暖對兒子有些頭疼,皇上還在呢,輪得到他拒絕嗎。

皇上怎麼也不可能讓臨昭長公主嫁到他們府中的。

這不是將臨昭推到榮遠候府了嗎。

皇上除非是傻了,才會准許。

一看元長卿的反應,皇上難得的沒有生氣,「坐下。」

「皇上恕罪。」元長卿說完之後,才開始後悔自己的衝動。

就是他一聽到長公主要嫁給他,怕娘子生氣,才下意識的想要表達自己的忠誠…… 沒想到,要被皇上當槍使了。

果然……

當元長卿坐下之後,皇上便開口了,「長公主另擇人選,元長卿早已娶妻生子,實在配不上公主之尊,不能委身公主共侍一夫。」

「再者,長卿與妻子向來感情深厚,朕雖然身為帝王,卻也得知臣子苦衷,不能強迫下旨,這不是造成一對怨偶了嗎?」

皇上說的格外大義。

殊不知,皆是為了自己的私心而已。

長公主安靜地聽皇上說完,這才淡然一笑,即便是帶著面紗,依舊掩不住那如蓮高雅的氣質,「我們臨昭人相信一見鍾情,嵐不知大祁皇帝陛下信不信,但嵐很相信,看到元小侯爺后,嵐再也不想嫁給旁人。」

這話一出。

皇上眼神暗了暗。

長公主這意思,是威脅他嘍。

若是不嫁給元長卿,那麼也不會嫁給其他人。

這和親之事,便泡湯了。

皇上如何能忍受到嘴的肉飛了。

忍不住將怒氣發泄到元家身上。

怎麼又是元家!

什麼事兒都有元家。

上次北周而來,下毒的事情就是與元長歡有關。

現在好了,元長歡病了沒來,謝辭追蹤長孫鏡沒來,臨昭長公主又看上元長卿了。

來來回回都是他們家的人。

和這半天,他大祁就沒有其他優秀的人了嗎。

「元愛卿,你怎麼想?」

皇上將鍋甩給元長卿。

他知道元長卿的脾性。

元長卿一定會拒絕。

皇上猜的沒錯,元長卿是想要拒絕來著,卻被他娘子掐了一下手。

低眸看了眼風錦月。

卻見風錦月對自己搖頭。

眼底的意思很明顯,讓他不要被皇上牽著鼻子走。

皇上比他還不想要讓長公主嫁到元家。

所以現在就是比誰比誰更能穩住心神。

「皇上之命,微臣不敢不從,全聽皇上吩咐。」

元長卿拱手,淡定的回道。

聽到元長卿的話,本來還滿含期待的皇上立刻冷下臉來,這元長卿真是一點都不上套。

「此事容后再議,長公主再考慮考慮。」

「多多考察一下我們大祁的兒郎,或許能選到更喜歡的。」

赫連嵐聽大祁皇帝這麼一說,也沒有糾纏,反而從容頜首,「大祁陛下說的對,不過若嵐沒有選到更好的,還請陛下賜婚與小侯爺。」

「容后再議。」

皇上果斷擺手。

將這個事情押后。

隨即看向皇后,「後面不是還有節目嗎,皇后?」

老夫老妻這麼多年,皇后如何不知皇上意思,立刻岔開話題。

這件事便這麼了了。

澹臺烈見公主都不予計較,也安心喝酒。

目光卻不離風錦月。

提前查到是一回事。

現在親眼見到又是一回事。

他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在見到月姑娘,更沒想到,公主喜歡的男子,竟然是她的夫君。

這可有意思了。

澹臺烈抿了口烈酒。

粗獷卻不失俊逸的臉上劃過一抹玩味。

只是全被酒盞擋住。

唯獨眼神,擋不住的熱烈。

「這澹臺烈怎麼回事,咋一直盯著我……」

風錦月自言自語,神情恍惚。 「看上你了唄,娘子真是能招花惹草。」元長卿在一旁說風涼話。

這話怎麼這麼耳熟。

風錦月想了片刻,才記起來,這話是自己之前同元長卿說過的。

倒是沒想到,他現學現用,直接拿來懟自己。

直到離開宴席,風錦月一直沒有放鬆警惕。

果然……

Prev Post
很快,他發現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Next Post
尖嘴大魚身側的緊密『紋理』在一瞬間旋轉綻放開來,全部都是一根根尖銳鋒利的長刺,他只要躲地再慢一點,恐怕會被『萬箭穿心』,渾槍殘龍的渾槍……就是這個意思吧,渾身上下都是刺。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