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個多小時后,她驚喜地發現,碰到「熟人」了!

那隻大海龜!

大海龜翩然沖著她遊了過來,看樣子很有目的性,不像是偶然遇到,應該是感覺到靈氣自己跑過來的。

「乖——」

大海龜親昵地蹭蹭顏沐,顏沐也很開心,毫不吝嗇地摸了摸它的小腦袋,給它一點靈氣的甜頭。

就在這時,顏沐見大海龜一頭紮下去,將自己托起,還以為它跟上次一樣,要給自己當免費坐騎。

可是她很快發現,大海龜馱著她就往另一個方向急急遊了過去,不由驚訝地使勁拍了拍它的背:「你去哪裡?」

大海龜回頭看看她,小眼睛里透出幾分焦灼的眼神,然後又轉過去飛快繼續向前游去。

有急事?

顏沐對這種有靈性動物的情緒反應十分敏銳,察覺到大海龜的焦急,她不由疑惑地挑了挑眉。

這是有什麼事情?

顏沐蹙了蹙眉尖,沒再多問,任由大海龜馱著她飛快游向海洋深處。

反正都是下海,哪個方向對她來說都一樣。

而且她心裡也很好奇,不知道大海龜是有什麼急事,難道是像上次一樣,打算給她一個小驚喜?

大海龜翩然游著,看著很輕鬆但實際上速度並不慢。

顏沐耐心等著。

一個多小時后,已經到了一處比較深的海域中,大海龜這時開始向海面上抬升游去。

「咦?」

也就在十幾分鐘后,顏沐突然被眼前不遠處一大片黑魆魆的東西,驚得脫口輕呼一聲。

怎麼說呢,就像走著走著路,突然看到前面一大片烏雲壓過來一樣,莫名有點悚然。

顏沐身體立刻緊繃起來,掌心凝出強悍有力的長藤,只要一有危險,她就會毫不猶豫地攻擊。

「鯨?」

等到看清了這片「烏雲」,顏沐更是吃驚。

竟然是一頭鯨!

顏沐差點一腳把老朋友大海龜踢開,這傢伙瘋了嗎?難道是想把她送給這頭鯨當食物?

大海龜這時也停了下來,回頭期待地看向顏沐。

顏沐見那頭鯨安靜地浮在水面,沒有攻擊過來的意思,這才定了定神,仔細打量了一眼面前這頭龐然大物。 鯨有很多種類,顏沐卻知道,眼前這頭鯨,屬於外表最萌但實際習性卻是最兇猛的一種,海洋霸主般的存在,虎鯨。

別看虎鯨身體顏色黑白分明,跟國寶一個萌萌的色系,身體外表也光滑美麗,看著跟吹起來的氣球玩具一樣可愛……

但確實名副其實的海洋殺手!

她可是聽說過,虎鯨的大腦特別發達,身體又擁有強大的力量。

憑著高智商和強悍的力量,它們甚至能捕殺海洋中其他的頂級掠食者,幾乎所向無敵。

像大白鯊之類都在虎鯨的食譜上!

面對這樣一個聰明又強悍的海洋霸主,顏沐自然有點心驚肉跳。

不過看個頭,顏沐能察覺到,這應該是一隻虎鯨幼崽。

看出這一點時,顏沐警惕地四下又看了看,周圍的海域一片安寧,沒有其他虎鯨的出現。

顏沐有點疑惑,伸手拍了拍大海龜的腦袋,有點不清楚大海龜是什麼意思。

她知道,虎鯨的食譜上,海龜可是位列其中,難道是這大海龜想要跟這頭小虎鯨打架,讓自己過來幫忙的?

大海龜很是著急,圍著顏沐游來游去,轉起了圈圈,像是在催促她什麼。

就在這時,這頭虎鯨忽然動了動,發出一種古怪的叫聲。

冷不防聽到這點動靜,顏沐嚇了一跳,掌心的長藤也幾乎在同時就竄了出來。

要攻擊?

可是小虎鯨就只是動了動,發出那種叫聲后,又懶懶飄在原地不動了,看著可憐兮兮的,十分的無精打采。

顏沐眸色一跳。

這才反應過來,難道是這頭小虎鯨身體出問題了?

她慢慢向小虎鯨靠近,不過還是一點也不敢大意,生怕這傢伙一發飆想要將自己吞到它肚子里。

為了保險起見,她還在指尖凝出一點靈氣,緩緩釋放到海水裡。

小虎鯨忽然又叫了幾聲。

這一次聲音跟之前不一樣,有點像是嗚嗚聲,似乎是表達了不同的情緒。

顏沐察覺到它的敵意似乎在一點點減少,這才稍微放了心,湊過去認真審視了這小虎鯨的身體情況。

視線透進它的體內時,顏沐愣了愣。

它肚子里的一團是什麼?

等看清時,顏沐不由心疼。

是塑料!

一大團塑料聚在一起,成了特別瓷實的一大坨,幾乎佔滿了這頭小虎鯨的胃部空間。

原來是這頭小虎鯨把一些塑料製品誤吞了?

這種塑料製品聚在一起,不能消化,也排泄不出來,就在它的胃部越聚越多……

這樣一來,小虎鯨被胃部的脹食感刺激,也不想吃東西,也吃不進去東西,身體自然會越來越差!

如果得不到救助,這頭小虎鯨只怕很快也就餓死了。

而且,不僅是飢餓的威脅,沒有了力氣,小虎鯨只怕也會被其他動物攻擊,這種情形下,是真的很危急。

大海龜又過來蹭顏沐,小眼睛里滿是期待和焦急。

顏沐有點意外,笑著拍了拍大海龜的頭:「你倒是好,幫它的忙,不怕它好了吃了你?」

大海龜憨態可掬,一臉大公無私的小模樣,看得顏沐忍不住抿著嘴一樂。

說是這麼說,她既然來了,肯定要出手幫忙。 顏沐圍著這條小虎鯨轉了一圈后,停到了它的面前。

小虎鯨有點不安,又有點警惕,虛弱地動了動。

顏沐拍了拍它,試著跟它溝通道:「張嘴!」

小虎鯨嘴巴緊緊閉著,沒有任何反應。

顏沐咬了咬唇,有點上愁。

寵妻成癮:總裁大人,體力好! 剖腹她是不敢的,這不是在房間,而是在海水中。

就算有她的靈氣,可虎鯨個頭太大,如果用靈氣促進它傷口癒合的話,顏沐甚至擔心會耗費太多的精神力,她也會支撐不住。

不行,必須讓它張嘴!

顏沐沒有更好的辦法,就把所有的心神都放在讓這頭虎鯨張嘴上。

「啊——張嘴,給你吃小魚!」

片刻之後,顏沐靈機一動,從空間里拿出了一條海魚,丟給了這頭小虎鯨。

海魚被空間靈氣滋養過,她一拿出來,大海龜激動地都想撲過來吞掉這口美味無比的食物。

可是不等大海龜動作,小虎鯨像是感覺到什麼,一口將這條海魚吞了下去。

趁著它張嘴的那一瞬間,顏沐掌中凝出一條長藤,游蛇閃電般猛地竄進它的嘴巴中。

視線透過阻礙,顏沐凝神將那條長藤順著它的食道竄到了它的胃部,飛快迅速地將那團塑料緊緊卷了起來。

由於塑料團已經堆積得太大,她一皺眉,長藤力道驟然加強,咔嚓一聲,生生將這團塑料從中間勒斷。

斷茬有鋒利的地方,刺激到虎鯨的胃壁,登時鮮血涌了出來。

胃部的疼痛不適,令這頭小虎鯨頓時有些不安地蠢蠢欲動。

「乖!」

顏沐掌心拍在虎鯨頭上,將一股靈氣灌注給它。

同時,她又釋放了一截長藤的靈氣能量,飛快修復了小虎鯨胃壁上的創傷。

小虎鯨感覺到了舒服,立刻停止了掙扎。

家有悍兒:我娶,你敢不嫁! 不愧是頭腦發達的智慧生物,好像在這一瞬間明白了顏沐是在給它治病,這一次乖乖張大了嘴巴。

顏沐看著虎鯨張開的嘴巴,不由覺得觸目驚心……第一次面對這麼大一個嘴巴!

下意識悄悄後退了一點,不過手中動作依舊利落果斷。

長藤拽著一團塑料,飛快沿著食道弄了出來。

一邊往外拽,顏沐一邊釋放長藤的能量去修復虎鯨食道的損傷。

嗖的一聲,隨著最後飛快一拽,那團染了污血的塑料團,被成功拽出了虎鯨的身體。

緊接著她又如法炮製,將另一團塑料製品也弄了出來。

由於第一次做這種事情,又是面對一個龐然大物,顏沐緊張地額上都出了一層細汗。

「好了!」

兩團塑料製品弄出來后,虎鯨身上的內傷也已經被她的靈氣修復的七七八八,顏沐如釋重負地又拍了拍小虎鯨。

小虎鯨一下子精神起來了。

可能這一次,是真正覺出了餓,小虎鯨幾乎沒有任何猶豫,飛快向大海深處游弋了過去,很快就消失在茫茫深海中。

「這傢伙,說走就走!」

顏沐也沒想到小虎鯨這麼「無情」,笑著嗔了一句,也沒在意。

一個動物而已,就算智商還不錯,也不能勉強它遵循人類的禮貌去說一聲謝謝。

(謝謝寶寶等待ゃ、寶寶柔殺の花酒☆雪沫※傾戀、寶寶美麗的謊言、寶寶什麼是最好的、寶寶順其自然的打賞~~謝謝寶寶們的支持~寶寶們的關心和鼓勵真的很暖心,不知道說什麼好,謝謝寶寶們,我有空會努力更新的,今天從醫院回來晚了,先更一章,餘下的更新可能稍晚,早睡的寶寶們明天再看一樣的,愛你們,?(′???`)比心) 大海龜親昵地蹭蹭她,小眼神熱切期待,一臉邀功的小模樣。

顏沐又笑了起來。

從空間里又拿出來兩條海魚餵給大海龜,大海龜吃的一雙小眼睛都亮了,特別滿足。

顏沐笑著摸摸它的頭,轉身控制著長藤將那取出的兩塊塑料製品綁在了一起,然後就有點發愁。

這兩坨塑料,她可不想繼續留在海水中,不一定又被什麼動物誤吞了。

想到這些動物被環境污染禍害的奄奄一息的慘樣,顏沐就有點心疼,肯定不會隨便將這兩坨塑料丟下。

可弄到哪裡去呢?

放在自己的空間?

顏沐嘴角抽了抽,她堅決不幹!

這坨塑料在虎鯨胃部時間長了,腥臭無比,弄在她種滿了藥材和各種菜蔬的空間……

想想都難以接受!

大海龜在她面前蹁躚往前遊了一點,然後回頭又看向她。

見顏沐不動,大海龜故技重施,往她下方的海水中一鑽一起,就將她又穩穩駝在了背上。

「不能走太遠了,」

顏沐連忙拍拍它,「我到時間還得回去呢!」

大海龜馱著她速度是很快,可是大海龜畢竟是個動物,萬一半路將她丟下自己跑了……

要她一個人回去,不僅太耗費精力,還要耗費太多的時間。

等天亮了,她在這大冷的冬天從海水裡跑出來,萬一被人看到,那就太麻煩了。

大海龜聽到她的話,回頭看了她一眼,但依舊毫不猶豫向前遊了過去。

「喂,」

顏沐實在無奈,「你不會還有病人讓我治吧?我可告訴你,我已經累了,很累了!」

要真是這樣,那這大海龜簡直可以改行做國際救援了!

好在這一次大海龜不是給她找「病人」,而是馱著她在過了半個多小時后,來到了一處小島旁。

一處不知名的小島。

礁石雜亂,海草叢生,靠近時,只驚起了幾隻棲息的海鳥。

實在是小,顏沐看著這麼一個小荒島,疑惑觀察了一下四周后還是不解:「你把我馱到這裡做什麼?是讓我放塑料嗎?」

一邊說著,她動作很快地將長藤一直拖著的兩團塑料丟在了小島上,結結實實卡在石縫中。

雖然這麼做不太理想,可眼下她準備就先這樣,以後有時間,再來處理這個。

「咦?」

Prev Post
不得不說,這酒樓的主人,是充分地抓住了儒生們這種追求功名的迫切心理,正所謂「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從此之後,錦衣玉食,嬌妻美妾,富貴榮華,指日可待,一舉鯉魚躍龍門。
Next Post
也正是在這一剎那,他一下明白了佛祖口中的慈悲與憐憫,以及憤怒與懲罰。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