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正是在這一剎那,他一下明白了佛祖口中的慈悲與憐憫,以及憤怒與懲罰。

眼前這些被當做家畜一樣屠宰的屍體,數都數不清,要知道這些可都是活生生的人啊。

「簡直喪心病狂!」五名血族侍女,在看到這副場景后,臉色瞬間些煞白。

血族確實以動物血液為滋養,但不代表血族就會濫殺無辜,隨意屠戮生靈。能做出眼前這種事情的人,真的可以稱得上是一個滅絕人性的邪魔了。

「娜塔莎,收帆,打開遊艇的動力系統。」王焱語氣冰冷,暗含著憤怒。

他可不像那些除魔衛道的人,整天心懷天下,慈悲為懷,但是看到這種場景,已經觸動了他做為一個人類的底線。

娜塔莎接到命令后,立馬指揮兩名血族侍女收起了風帆,打開了遊艇的動力系統,而她更是親自則帶著另外兩名血族侍女,來到了船尾,緊張的警惕著四周。

「嗡嗡!」

遊艇的馬達剛剛啟動,一個輕蔑卻張揚的聲音,從遊艇前方的濃霧中傳了過來。

「喲,全球青年大會的冠軍,大名鼎鼎的火焰之子,既然來了,幹嘛著急走呢?」

「誰說我要走了?到是你們,遮遮掩掩,敢屠殺無辜,不敢出來見人嗎?」王焱站起身來,目光冷冷的看向前方。

「是吧,撒旦使徒,哈里森。」

王焱雲淡風輕的聲音,像似一陣清風在霧中飄過。

少頃,籠罩四周的濃霧,在豁然之間像潮水一般向後退去。

濃霧足足向四周退了超過一千米,才停了下來,整片濃霧猶如一個直徑達兩千多米,高數百米的圓形大碗,倒扣在了這片海域上方。

王焱這艘愛與玫瑰號,正在這片霧蓋的正中心。

他站在甲板上,放眼向四周望去,心頭忍不住往下一沉。

眼前殘忍無比的景象,比先前船舷邊十幾米範圍見到的場景,還要慘烈百倍千倍!

在這片霧氣蓋的邊緣,分別停靠著六艘遠洋貨輪。

如果以這六艘遠洋貨輪為頂點,將它們連在一起,赫然組成了一個,直徑長達兩千多米的巨型逆六芒星惡魔法陣!

這六艘貨輪,每艘都長達兩三百米,載重都在幾十噸以上,平時裝載的都是大型集裝箱,但此刻甲板上站滿了人群。

以王焱超能者的目力,可以清晰的看見,這些額頭紋飾著撒旦標誌的狂熱教徒,一個個手拿利刃,站在船舷邊,爭先恐後的割開了自己喉嚨,再一個個跳到了海里。

整片直徑達兩千多米範圍內的海域,海水猶如鮮血一樣粘稠一片,散發著令人作嘔的血腥味。

血水上,密密麻麻漂浮著屍體,其中一大半從穿著上可以看出,是附近島嶼上的普通島民,另一半則是這些狂熱的撒旦教徒。

如果這些屍體,再加上六艘貨輪上,那些還未來得及自殺的撒旦教徒,總人數恐怕不下萬人!

這些血液和屍體在惡魔法陣的禁錮下,全都集中在這片海域的範圍內,一絲一毫都沒有飄散出去,但濃烈的氣味卻引來了大量鯊魚和各種海洋生物。

血水在翻騰,這些海洋生物在吞噬人類屍體與血液的同時,很快就會發起狂來,互相撕咬,直至死去。

王焱親眼看見一隻素食的海龜,竟然將一條鯊魚的腸子咬了出來,可那隻鯊魚彷彿渾然不絕,依舊在大口撕咬著其他生物的屍體。

總之,王焱腳下的這片海域,已經亂成了一鍋粥,不斷有生物加入進去,然後發狂,死去。

這片惡魔法陣內的海域,就像是一個烹飪生靈的大鍋,裡面死去的人類,再加上不斷湧來的海洋生物,單從生靈數量上來說,已經不下數十萬!

此情此景,殘忍恐怖到了極致,縱使以王焱目前的修為和心境,也忍不住心頭沉重。

「他到底要做什麼?竟然要犧牲如此多的生靈?!」南蓮已經換上了一身戰鬥裙裝,只是在看到周圍活生生的地獄場景后,臉色有些發白,眉宇凝結著憤怒。

她知道哈里森心狠手辣,喪心病狂,但沒想到會殘忍到這種地步,簡直不能再將他稱之為人了。

「吱吱!」小雪貂已經被周圍的場面嚇醒了,趕緊跳上了同樣嚇懵的大閘蟹背上,一路鑽進了船艙。

此時,正緊張地探頭探腦的向外張望著,彷彿在說,外面是什麼情況?難道我們的船,開到地獄里去了?

「萬人的活祭,再加上數十萬生靈,那傢伙真是個變態到了極點。」烏雅安歌也換上戰鬥服裝,眼中充滿了厭惡與凝重之色,兩柄鋒利的匕首,也已經悄悄的被她夾在了手指中。

未了,對黑魔法有所了解的烏雅安歌,還是忍不住的提醒道,「小焱,這明顯是沖我們來的,接下來千萬不能大意,這麼多生靈獻祭,不管哪個變態要做什麼,絕對會可怕至極,非同小可!」

「我心裡有數。」

王焱先前幾步,站在了船首,冷冷的開口,「不管他要做什麼,今天,都必須死!」

「呵呵呵,火焰之子,好大的口氣。」

一個輕蔑又略帶戲謔的聲音傳了過來,王焱對面的貨輪上,緩緩走出了一個身披黑色祭祀袍,袒露在外的身體上,紋滿了咒文法陣的青年男子。

「不過,你越是掙扎,折磨起來就越有意思。」

全身紋滿惡魔咒文的青年男子,有著米帝青年特有的瀟洒與不羈,但是笑容卻透著一股子令人毛骨悚然的邪惡之氣。

尤其是他一身純粹到極點的黑暗能量,除了本次青年大會上,被稱為撒旦使徒的哈里森,還能有誰?

他在青年大會上化身惡魔,召喚黑洞,毀滅小島的那一幕,震撼了所有觀賽者的心靈。儘管他最後含恨輸給了沙漠皇帝,但並不代表他的力量就比不上對方。

相反,單論個人力量與破壞能力來說,化身成惡魔,操控空間與重力魔法的他,可能比一些S級強者的殺傷力還要可怕,至少不是什麼人,都能召喚黑洞這種泯滅一切的大殺招。

但異能者之間的戰鬥,拼的不僅僅只有力量,還有個人隨機應變的能力,以及技巧,心態和戰鬥經驗等諸多因素。

這也是他之所以會輸給沙漠皇帝的主要原因,當然,也是王焱能多次致勝的巧妙因素。

「桀桀桀……火焰之子,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嘴硬。」

這時哈里森的身後,傳來了一陣令人心攣的獰笑聲。

一個長的好似地獄惡魔與軟體生物結合體的怪物,一步步走到了人們的面前。

他的身軀如同地獄惡魔那樣,呈青黑色,但是四肢卻如同軟體動物一般,粗壯柔軟,末端還帶著幾個像嘴一樣的吸盤。

「降頭大師,卡贊?!」

愛與玫瑰號上,王焱與安歌、南蓮等人,同時為止一驚。

這個東南亞擅長蠱術的大師,在青年大會預選賽上,曾做為東南亞實力的代表,與東瀛、印國、北美暗聯三國勢力聯手,對華夏國非局和王焱展開了瘋狂的圍剿。

因此王焱等人對他的映像,再深刻不過。

不過他後來在擂台賽上,被烏雅安歌削成了人棍,之後用尾針毒素,毒成了植物人。按理說,他這輩子都得在床上渡過,可沒想到,此時此刻他重新復原,竟然還變成了這副模樣。

他原本失去的雙腿,現在由四根粗壯的觸鬚代替,失去的雙手也變成了兩個粗壯的觸鬚,看起來就猶如長有六條章魚腿的地獄惡魔似得。

唯有那副長滿骨刺的青皮面孔,以及那雙透著殘忍凶光的眼睛,依舊是卡贊當初的模樣。

「桀桀桀,火焰之子,暗夜魔女,好久不見。」卡贊陰慘慘的笑著,目光緊緊凝固在烏雅安歌的身上。

「暗夜魔女烏雅安歌,拜你所賜,我成了這副模樣,不過這樣也好,我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力量,如今我終於踏足半步S級的門檻,而你……桀桀桀,我要將你削去四肢,做成我永久的禁臠!」

「嘻嘻嘻……到時候,我要讓你享盡這世間所有的痛苦與折磨!」彷彿已經預見到烏雅安歌的下場,卡贊笑的更加癲狂。

「停停停,別再笑了,太噁心人了。」烏雅安歌步履輕盈,一步從王焱身後誇了出來,手中轉動著兩把匕首,撇了撇嘴,「嘖嘖,瞧瞧你這變態的樣子,既然你一心求死,一會本小姐就給你個痛快,也省得你這樣礙眼。」

「呵呵,卡贊,說起來我們也算是老熟人了,你整容成這樣,出去也不怕影響市容?」王焱站在前方,有些忍俊不禁的悠然道,「說起來你們那個東南亞國家,變形手術還挺不錯,但是整容這技術真不靠譜,瞧瞧這品味,天吶……你回家之後,你媽媽能認得出來嗎?」

「噗!」卡贊本就為他醜陋的模樣,心中積鬱已久,這一通話聽了之後,一口老血就噴了出來。

「火焰之子,你欺人太甚!」

…… ……

卡贊心中的恨意,猶如眼前這洶湧的海水。

他變成這副醜陋的模樣,還不是拜火焰之子這群人所賜?

他四肢被削斷,傷口都被烏雅安歌的毒素腐蝕,中樞神經也被破壞,任何治療魔法都不管用,就連用科技重新培育都不可能。

如今能重新站起來,全靠了地獄惡魔強大的細胞,與黑科技完美的結合,儘管醜陋了一點,但只要讓他完成復仇,獲得力量,哪怕是與地獄惡魔交易,那也是值得的。

不過卡贊還沒有開口,另一個更為陰森的聲音,已經傳了過來。

「火焰之子,你竟然敢質疑我的品位?呵呵,算了,像你這種愚蠢的人類,根本無法理解我偉大的智慧!」

王焱等人順著聲音看去,在哈里森相對應的的另一艘遠洋貨輪上,一個比卡贊還要噁心醜陋的怪人,從船艙里走了出來。

他身穿一套白大褂,好似醫生的模樣。只是身體,也只能勉強算是身體了。雖然是人的形狀,但是全身的皮膚全呈暗紅色,如同章魚一樣,甚至在不同環境下,皮膚的顏色還會自行轉變。

雙手還是人類的雙手,只是雙腿已經消失,轉而換成了八條粗壯有力的章魚腿,因此整個人看起來就好似,半人半章魚的結合體,不僅模樣醜陋可怕,而且充滿了令人毛骨悚然的邪氣。

「章魚博士?!」

王焱前面還有些雲淡風輕,但是在這時他卻微微皺起眉頭,認出了對方。

「上次聽說你在被關押回去的時候,竟然從下水道里逃了出去,沒想到你竟然逃去了北美,看來這個撒旦教派背後的水很深啊。」

王焱曾經對教廷的黑榜,有不少研究。能登上黑榜的通緝犯,全都是罪大惡極的邪魔和罪犯。當初炮叔為了給他們特訓,就找了幾個黑榜的通緝犯,那真是把他們折磨得記憶猶新,險死還生。

當然最慘的還是要數光明教廷青年一代的精神領袖,光明聖子萊特。他當時所面對的對手,正是這個擁有半步S級實力,長期佔據黑榜魁首的章魚博士。

這個又瘋狂又變態的生物學家,竟然認為章魚是世界上最聰明,最完美的進化生物,不惜把自己都改造成章魚的模樣。當然他在生物和醫藥領域,也有著很大的成就,尤其是在人體改造與基因合成方面。

當初他還曾一度加盟FBG,成為FBG生物領域首席顧問。現在降頭大師卡贊的那副身體,正是他的傑作之一。

只是他除了對人體改造之類的禁術有興趣之外,在某些方面的惡趣味,比起王焱曾經遇到的歡喜妖僧還要變~態。至於如何變~態,就得問問被拖入山洞的光明聖子萊特了。

「嘁嘁嘁,大名鼎鼎的火焰之子,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又一個陰森沙啞的聲音,從另一艘遠洋貨輪上出現。

出來的人是一個身材佝僂,皮膚灰白,頭頂還剩幾根黃毛的枯瘦男子。他手中拿著一根人類腿骨製成的尖杖,眼裡露著瘮人的死氣。

「嘁嘁,火焰之子,對虧了你和兩位小姑娘,殺死了歡喜妖僧和安培邪蓮,我才能一躍從黑榜第四,晉陞到現在的黑榜第二。」他的笑聲陰森恐怖,好似佔據黑榜排名是他的榮耀似得。

雖然他說話看似有氣無力,就猶如一個將死之人,但是如果因為他的外表就小看他,那就大錯特錯了。

他正是常年佔據黑榜前幾的老怪物,半死屍妖克里曼斯。

克里曼斯可是一個出了名的亡靈法師,只不過他對亡靈魔法鑽研的有些走火入魔,最終令自己也成一個半人半屍的怪物。並且在他鑽研亡靈魔法的過程中,視人命如草芥,犯下許多可怕的大案。

單輪實力的話,他比半步S級的歡喜妖僧和安培邪蓮,絲毫不低,排在那兩人之後的原因,僅僅只是他沉迷於亡靈魔法,犯下的案件沒有他們多而已。

「看來我王焱面子挺大嘛,黑榜前十中最後沒死的兩名,竟然都來了。」

王焱目光在他們兩人身上來迴轉了轉,隨後伸手沖哈里森招了招,「還有誰?儘管來。」

「哼,死到臨頭,還在嘴硬。」

「嗤呵呵呵……殺,殺光他們!」

這時,做為大型逆六芒星法陣另一個頂點的貨輪上,兩個一胖一瘦的身影,從船艙里走了出來。

身形稍瘦的那位,一身黑色忍者服,黑巾蒙面,露出在外的雙眼,透著狠辣無比的光芒。

他走出來的步伐十分輕盈,彷彿隨時都會憑空消失似得。最為特別的是,他的影子不是映照在地下,而是像活得一樣,直立在他的身邊!

在這名忍者模樣的男子身後,跟著走出來的是一個,好似肉山一樣的肥胖男人。

他的身高超過了兩米,手上提著一把半人長的巨大切肉刀,體重至少得按噸來算,皮膚又粗又糙,渾身的橫肉泛著油光,每一腳下去,甲板都好似被重鎚砸了似得,那一身脂肪也會跟隨腳步,上下顫抖。

這兩人正是,東瀛影殺流的叛忍,服部止水!以及在米國犯下多起變~態食人案件的食人屠夫,亞當·漢森!

影殺流叛忍,服部止水,擁有A+級實力,十年前為了奪取師門秘術,影殺流的傳承,不惜屠戮同門,一夜間血洗東瀛影殺流,連從小養他成人的師傅,也慘遭毒手,只有少數幾位外出未歸的同門,才幸免於難。

而那位食人屠夫,亞當·漢森,同樣擁有A+級實力,但是犯下的案件更加可怕。

他原本是米帝人,從小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的變~態,後來肉體異能覺醒,令他的變~態行徑變本加厲。至今為止,已經有一百八十七人,被他殘忍虐殺,最後食用。

這兩人都在國際上被通緝,想來已經逃去了北美暗聯,受到了撒旦教派的庇護。

面對四位半步S級與兩名A+級強者,來自四個方向的圍堵,周圍的氣氛一下子蕭殺起來。

然而王焱依舊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目光掃視了一眼兩位通緝犯,輕蔑說道,「就憑你們這些烏合之眾,也想埋伏我們?」

圍堵王焱的這些人中,戰鬥力最強的自然是撒旦使徒哈里森,其次是章魚博士等人。

他們這些人,放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都是一方叱吒風雲的魔頭。

普通A級或者半步S級能力者,要去追捕他們,那都是九死一生,還不一定能辦得到的事情,單個弱小一點的勢力,還真是拿他們一點辦法都沒有。

但是他們面對的可是全球青年大賽的冠軍,火焰之子王焱,以及皇甫南蓮與烏雅安歌。

加上張衛道與六不戒都已經達到A級的邊緣,如果真打起來王焱不一定會贏,但是他們是絕對困不住王焱這群人的。

「如果,再加上我們呢?」

一個威嚴肅穆的聲音從霧中傳來,接著便看見圍繞四周的濃霧一陣涌動,最終分離出一團霧氣,落在王焱遊艇後方的那艘貨輪上。

這團霧氣很快就顯現出了一個中年男人的上半身,這男人外貌粗矮,長有一個醜陋的酒糟鼻子。

外貌看起來雖然普通,但是他周圍散發出來的威壓,赫然是S級!

「和他們廢什麼話,全部殺掉,獻給魔神。」

這時,位於逆六芒星最後一個頂點的貨輪上,又走來一個氣質更加殘忍陰沉的中年男子。

他身披祭祀服,體型高大魁梧,額頭上紋飾著撒旦教徽,除此之外最令人感到驚悚的是,他的臉上,身上,甚至手上,都有扎滿了許許多多的長釘。就好像這些瘮人的釘子,是從他身體內部,長出來的一樣。

他走出來后,陰鷙的眼神,直勾勾的盯向皇甫南蓮,冷聲道:「不過那位冰系女超能者給我留下,越是高冷純潔的女子,折磨起來才越有意思。」

他殘忍戲謔的笑著,全身散發出來的威勢,引得周圍空氣都盪起了漣漪。

這份實力底蘊,赫然也是S級!

這時王焱微微皺起了眉頭,就連他身邊的幾位同伴,都眉宇間都有了些凝重。

實力較低一點的血族侍女,更是一副如臨大敵,她們在兩大S級的威壓下,呼吸都有些困難,全身神經都本能的緊繃了起來,要不是有王焱在場,她們恐怕都要癱倒在地上。

S級,真正將法則力量化為己用的強者,一招一式都暗含著法則運行的規律。在S級強者的面前,她們這些血族侍女,簡直渺小到猶如一隻微不足道的螞蟻,沒有任何反抗和逃生的可能。

「火焰之子,本教主要隆重為你介紹一下,本教的兩大護教長老,我能坐上教主的位子,全靠他們支持。」面對兩位S級強者,向來張揚的哈里森,也多了幾分敬意。

「這位長老,他被外人稱為,海洋災星柯瓦特,替本教吞併了一大片美洲海域。」哈里森帶著邪邪的笑意,伸出手掌,指向最先出來的那位酒糟鼻男子,開口介紹說,「現在籠罩這片海域的霧氣,正是柯瓦特長老的特殊能力,在這裡面任何電子設備都將失靈,同樣精神也無法探知。」

Prev Post
半個多小時后,她驚喜地發現,碰到「熟人」了!
Next Post
後來山上交通不便,一行人吃喝玩樂也不願意爬這麼高的山就擱置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