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裡,青琪大步流星地朝著前方走去,蕭凌收起傀儡后,帶著古薰緊隨其後。

轟!轟!轟!

在前方,有著劇烈的戰鬥波動聲,蕭凌三人目光微微一凝,果然已經有人進入極寒冰獄深處了。

蕭凌三人走了過去,發現一個白衣青年正在和一個冰魄蠍子激戰,雙方打得難解難分。

「那個人我認識,葯域的天才石風。」

青琪看到那個白衣青年後,道:「我來隕殺之地的時候,石風就一直跟著我,後來似乎哪裡有重寶出世,他就走開了,沒想到,他已經來到了這裡。」

「他遇到了麻煩。」

蕭凌道:「冰魄蠍子是五星獸尊,它防禦力很恐怖,要想將其殺死,估計懸。」

「我去幫幫他吧。」

青琪道:「他是我認識的人,雖然令人討厭,但我也不想看到他死在這裡。」

「你別出手,讓我來。」

蕭凌雙眼微微眯起,道:「這傢伙不是好貨色,待會你就知道了。」

咻!

蕭凌拔出血劍后,身形一動,暴掠而出,一劍暴刺,撕破長空,轟向那冰魄蠍子。

「我的事情,用不著你管!」

石風低喝一聲,眼中涌動著陰沉之色,以青琪的性子,看到他出現危險后,必定不會坐視不管,他怎麼也沒有料到是這個三星武尊的面具人出手。

「呵呵,這麼說來,你想要青琪出手了?」

蕭凌目光平靜,血劍沒有絲毫停頓,將冰魄蠍子背後的倒刺直接斬斷。

噗!

冰魄蠍子的倒刺被一劍斬斷後,發出一聲悲鳴之聲,最後倒在地上,沒有了任何生機。

「這個冰魄蠍子已經受了重傷,你這是在給誰演戲看?」蕭凌負劍而立,退到青琪身旁,冷聲道。

「小青,他是誰!」

石風盯著蕭凌,低喝道:「你怎麼會和這種來歷不明的人在一起?你知不知道這樣會很危險?」

「石風,別叫我小青,若是外人不知道的話,還以為我們有什麼關係呢!」青琪雙手叉腰,道:「再說了,我和誰在一起,你也管不著!」

「小青!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石風目光陰沉,看著青琪身上的火袍,問道:「你身上怎麼穿著炎宮弟子的衣服?你是不是遇見炎宮弟子了?」

「石風,我為什麼要回答你這些問題!」

青琪瞪了一眼石風,偏過頭來,看著蕭凌,道:「林笑,不用理會他,我們走。」

蕭凌點了點頭,三人就打算離開的時候,石風擋在了三人面前。

「青琪,這傢伙用了什麼方法把你迷得神魂顛倒?你之前說過,不會和其他人一起歷練的!」石風咬牙道。

重生福女有空間 「我現在改變主意了。」青琪道。

「好!很好!」

石風目光涌動著冷森之色,盯著蕭凌,道:「你叫林笑對吧?這件火袍是不是你給小青的?」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蕭凌平靜道。

「休要狡辯!」

在一起的條件 石風道:「炎宮弟子全部死了,以小青的性子,斷然不會做出殺死炎宮弟子的事情,一定是你做的,對不對?」

「證據呢?」

蕭凌嘴角勾起一抹譏諷弧度,道:「沒有證據的話,就最好別擋在我們面前,我這個人雖然脾氣好,但你不知好歹的話,就不要怪我不講道理了。」

「對啊,你沒有證據就別亂冤枉好人!」青琪立馬道。

青琪自然知道炎宮弟子是蕭凌殺的,不過她會幫蕭凌隱瞞住。

「小青,你變了,你現在維護這個素不相識的男人,真是讓我失望!」石風冷聲道。

「石風,我的事情用不著你管!」

青琪挽住蕭凌的手臂,嬌哼道:「就算我開始喜歡人了,這些事情你也管不著吧!」

蕭凌有些無奈看著青琪,不過他也無所畏懼,石風這傢伙根本不是什麼好貨色,等下就拆穿此人的真面目。

「呵呵,怪不得我看你明眸含春,你才多大,就被人睡了,真的讓我很心痛。」石風言語之間全身怨氣,他追求青琪很久了,只是青琪對他愛理不理,現在看到青琪挽著蕭凌胳膊,他眼中殺機涌動。

「石風,你有病吧!」青琪拉著蕭凌,道:「林笑,我們走,他腦子燒得不輕。」

「等等。」

蕭凌攔住了青琪,目光冷冷看著石風,道:「大丫頭,你就不好奇他剛才面對受了重創的冰魄蠍子,為什麼還陷入下風嗎?」

「只是他修為不到家而已。」

青琪沒有多想,她的思想單純無比,根本不會聯想到什麼陰謀詭計。

聽著蕭凌這話,石風臉色變化了一下,那件事情,他自己做的很隱蔽,應該很難發現才對。

「你的想法太天真了。」

蕭凌搖了搖頭,道:「我現在就讓你看看這傢伙的真正面目。」

說到這裡,蕭凌來到冰魄蠍子的身旁,將冰魄蠍子的屍體踢開,隨後用血劍插入冰層,攪動了一下,挖出了一個小洞,將一個小塊紅色石塊拿了出來。

「大丫頭,知道這是什麼嗎?」蕭凌問道。

「這是……」

青琪明眸盯著紅色石塊,沉吟片刻,道:「這是一種焚香,叫做欲香石。」

「不錯。」

蕭凌點了點頭,笑道:「那你知不知道,欲香石和冰系妖獸的血液接觸到一起,會發生什麼反應嗎?」

亂世節 「會發生什麼?」青琪問道。

「我弄給你看看吧。」

蕭凌拿著欲香石,塗抹了一些冰魄蠍子的血液,緊接著,欲香石發出『嗤嗤』的聲音,一團略帶粉色的煙霧升騰起來。

「欲香石接觸到冰系妖獸的血液后,它會發生反應,產生出一種合歡氣味。若是你聞到這股合歡氣味,渾身燥熱,意識會迷糊,腦子裡只會想和男人合歡……」

「這股合歡氣味非常霸道,以你的實力,必定中招,到時候,這裡只有你和這傢伙在一起的話,接下來會是什麼場景,以你煉藥師的身份,自然會知道。」

聽著蕭凌這些話,原本還想湊上去聞聞的青琪俏臉大變,立馬捏著瓊鼻,明眸盯著石風,眼中有著怒意,怒道:「石風,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人!你!你簡直就是人面獸心!」

石風臉色有些漲紅,看著蕭凌的目光有著怨毒之色,他根本沒有料到自己的完美計劃就這樣敗露了,他根本沒有想到以青琪的性子還會結伴而行。

「小青,你聽我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

石風立馬道:「那欲香石一定是他悄悄拿出來栽贓陷害我的,我對你的心思,一直都很正直!」

「虛偽。」

蕭凌微微搖頭,道:「大丫頭,這傢伙是不是給了你什麼東西,要不然的話,他對你的行蹤不會了如指掌。」

聞言,青琪立馬拿出一株果實藥材,她靈魂力席捲而出,立馬發現了這株藥材有問題,將其捏成兩半后,在藥材裡面有著一塊小石頭,在這塊小石頭當中,她捕捉到了一股靈魂烙印,她也不是傻子,這分明就是跟蹤烙印!

「石風!你就是禽獸!」

青琪明眸幾乎要噴火了,她狠狠地將這些東西摔在地上,怒氣沖沖道:「你現在還想狡辯嗎?」 看著事情徹底敗露,石風死死握緊了拳頭,他在外面的表現非常正直,沒有誰知道他真正出手多麼狠辣。

這次計劃,石風覺得自己天衣無縫,錯就錯在突然冒出了這個面具人!

「你叫做林笑對吧?」

石風盯著蕭凌,眼中的殺意非常濃郁,如果不是蕭凌跟在青琪身旁,他早就得手了,此刻說不定已經將青琪推到,享受青琪的身體,讓青琪明白做女人的滋味,以青琪的性子,估計也不敢外傳,要不然的話,必定身敗名裂。

到時候,得到了青琪的身體,只要掌握住了青琪這個把柄,石風想怎麼把玩青琪就怎麼玩!

可惜,石風的美好計劃全部被蕭凌打破了。

「想報復我嗎?」蕭凌將欲香石銷毀后,平靜道。

石風的歹毒計劃被他撕破,顯而易見,石風的目光似乎想吃了他。

「呵呵,你還沒有資格讓我報復!」

石風感應了一下蕭凌的修為,發現蕭凌不過三星武尊,他冷笑連連,這樣的實力還敢多管閑事,簡直就是找死!

「青琪是弄炎兄看上的女人,你現在打青琪的主意,我覺得你是活膩了啊。」

石風直接搬出了弄炎,現在弄炎就在深處,距離他也不算遠,以弄炎的身份和實力,足夠碾壓蕭凌。

「弄炎兄?」

蕭凌目光一冷,嘴角掀起冰冷的弧度,道:「看來你認識弄炎啊,還叫他弄炎兄,看來已經成為他的走狗了。」

聞言,石風身軀微微一顫,蕭凌竟然直接罵他是弄炎的走狗,這無疑是戳中了他的痛楚,他現在的確是弄炎的小弟了。

「林笑,這是我和石風的事情,你不用給我出頭。」

青琪站了出來,明眸涌動著怒火,盯著石風,她原本還好心想救石風,卻沒想到這一切都是石風設下的陷阱。

「呵呵,心疼自己的男人了?」

石風冷笑道:「青琪,你現在已經被弄炎兄看中了,你最好離開這林笑,要不然弄炎兄知道的話,必定會將他殺了!」

說到這裡,石風身上散發著一股殺氣,朝著蕭凌壓迫而去。

對於這種殺氣,蕭凌不動聲色,直接免疫。

「一口一個弄炎兄,你這當走狗的,當得真賣力。」蕭凌冷聲道。

「你!」

石風氣得有些發顫,蕭凌牙尖嘴利,他很想將蕭凌撕成碎片。

「石風!我和弄炎根本沒有接觸過!就算他喜歡我,我也不會喜歡他!再說了!我才和林笑認識不久,根本沒有什麼關係!」

青琪擋在蕭凌面前,將那些殺氣抵擋住,只不過,她這舉動落在石風眼中,使得後者雙眼通紅,充滿嫉妒之色。

這樣的舉動,還敢說沒有絲毫關係?鬼才相信!

「林笑,有種出來一戰,躲在女人後面算什麼東西!」

石風殺氣涌動,渾身的元氣爆發而出,他手持利劍,散發著陰冷寒氣,陰測測地說道:「我會讓青琪明白,你這種垃圾貨色,根本配不上她!」

「我和林笑只是普通朋友!」

青琪抬起手來,冰心焰升騰起來,使得周圍的溫度驟然降低。

「你若是想戰的話,我奉陪到底!」青琪嬌喝道。

石風三番五次侮辱蕭凌,她心裡非常不爽快,蕭凌救了她,她絕對不會讓蕭凌出事。

「只是普通朋友?你當我是傻子嗎?」

石風冷笑連連,道:「林笑如果真是你的普通朋友,你就不會這般處處維護她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性子!」

「林笑是我救命恩人,加上這一次,已經是第三次了!」青琪反駁道:「我維護他,這是理所當然!」

「救命恩人?那我就先將他殺了再說!」

石風身形一動,朝著蕭凌暴掠而來,渾身的殺氣爆發而出,他現在只有一個念頭就是殺死蕭凌。

青琪擋在蕭凌面前,看見石風出手后,她便打算出手了。

就當青琪準備出手的時候,蕭凌的手掌放在了她的肩膀上,使得她嬌軀微微一顫,芳心有些跳動。

「這傢伙看著令人惱怒,讓我出手解決吧。」

蕭凌淡淡一笑,道:「更何況,此人是弄炎的走狗,就讓我來一棒子打死吧。」

「你小心一點。」

青琪退開到一邊,蕭凌的實力她自然知曉,能夠擊殺天網小隊的殺手,這等實力,足夠擊敗石風。

「石風,大丫頭心地善良想要救你,你卻算計她,行為可恨,已經難逃一死。」

蕭凌走上了去,平靜道:「這件事情,大丫頭可以親自解決,估計她最後會饒你一名命。可惜,你是弄炎的走狗,我無論如何都不會讓你活著離開。」

弄炎帶著炎宮弟子屠殺青陽古城,這種仇恨蕭凌銘記在心。

石風看著蕭凌主動站出來,他雙眼微微一凝,區區三星武尊在這裡大言不慚,簡直就活膩了。

「林笑,若不是你,我的計劃就不會失敗!所以,你還是去死吧!」

石風拿著利劍,運轉渾身的元氣,在利劍之上,散發著白色的寒氣,很顯然他是冰系武修,在極寒冰獄當中可以超常發揮,施展出強悍的攻勢。

「寒冰武魂,不過你凝聚出來的寒氣,並不精純。」蕭凌平靜道。

「你沒有資格對我指指點點!」

石風身形一動,利劍橫劈而過,數道寒氣凝聚出來的劍氣朝著蕭凌轟去,這等凌厲的招式,足夠讓普通五星武尊受重傷。

「劍氣散發出的寒氣太絮亂,這樣的攻勢怎麼殺人?」

蕭凌搖了搖頭,上前一步,手中的血劍揮動而出,數道血光劍氣呼嘯而出,轟在那些襲來的寒冰劍氣。

轟!轟!轟!

Prev Post
後來山上交通不便,一行人吃喝玩樂也不願意爬這麼高的山就擱置了。
Next Post
曾經白鬍子船上的黑鬍子馬歇爾蒂奇就給香克斯的臉上留下了那三道刀疤,而過了不知道多少年,香克斯就能和白鬍子平分秋色了,這也很明確的證實了白鬍子,卡普以及戰國三人都老了,不復曾經的輝煌了!!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