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白鬍子船上的黑鬍子馬歇爾蒂奇就給香克斯的臉上留下了那三道刀疤,而過了不知道多少年,香克斯就能和白鬍子平分秋色了,這也很明確的證實了白鬍子,卡普以及戰國三人都老了,不復曾經的輝煌了!!

就是這樣的人,世界政府依舊為之懼怕,不敢開戰,甚至於在新世界大行方便之門,對於四皇的燒殺搶掠之事根本就充耳不聞,那麼如果李軒的真實實力比白鬍子還有香克斯更強呢?

現在的局勢就是海賊不能更多了,海軍缺少強大的人物,李軒就是他們渴望的那個強大的人物,只要別太過分的幫助海賊,那麼就會置之不理,甚至於在一定程度上提供幫助!

曾經就在瑪麗喬亞的時候,他們家族的哭訴就被直接駁回了,堅決的態度甚至於沒有給他們一絲一毫的反駁和賄賂的餘地,這也讓他們家族的所有人感覺到了寒意。

趴在地上等到李軒走後,這個天龍人這才爬了起來,想起李軒的話,一句話也不敢說就撒丫子跑了,一秒鐘也不敢耽擱下來,生怕被抓住直接殺了就真的沒未來了!

李軒此時正跟著眼前的這個雞冠頭朝著新世界的一片海域飛去。

這個雞冠頭當然就是吃了動物系幻獸種惡魔果實的不死鳥馬爾科了,白鬍子海賊團第一隊的隊長,實力是唯一一個能夠糾纏住大將並靠著自身的能力毫髮無傷的人,可以說是僅次於戰鬥力爆表的白鬍子以及艾斯兩人,只不過馬爾科並非是硬戰派,而是喜歡動腦子的那種智力派的人物,所以才會成為第一隊的隊長,也是白鬍子手下最得力的幹將之一!

「不知道白鬍子叫我去有什麼事情嗎?」李軒看著身邊化為了不死鳥,像是帶著眼鏡一樣的藍色火焰鳥的馬爾科淡淡的問道。

馬爾科的鳥臉上露出了一個慵懶的笑容道:「關於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不過聽老爹說最近海軍出現了一個十分強大的男人,所以想要見識一下究竟有多強,而且我那個兄弟實在是太會鬧騰了,老爹的意思的話,大概是想要知道海軍現在有多強大的戰鬥力吧。」

馬爾科看著李軒沒有藉助任何的外力飛行在空中,心中暗暗的感覺到驚訝,這一點對於他的打擊不得不說非常的大,畢竟領空這個屬於他的專業戰鬥地盤一般人根本飛不上來,就是不一般的人也飛不上來,現在被人這麼輕鬆的飛上來,這種打擊要說不大才是真的奇了怪了。

「哼,真是讓人猜不透的老頭啊,分明都一大把年紀了,不去頤養天年,整天在這裡操心過來操心過去的,也不知道白鬍子是怎麼想的,如果只是有關於火拳艾斯的事情的話,我可以告訴你們的就是:火拳艾斯的事情我不會插手,但是如果你們打到了馬林佛多的話,那麼我就不得不對白鬍子動手了,畢竟那可是我的地盤啊。」李軒淡漠的笑了笑,對於馬爾科的話根本沒放在心上,見識一下有多強?他最近鬧的風風雨雨的,難不成這還不能夠表現出來自己有多強?

白鬍子早就知道了火拳艾斯肯定會栽在黑鬍子蒂奇的手中,如果他所料不錯的話,恐怕白鬍子這次和他見面的目的只有兩個,一個就是見識一下李軒的實力,再一個就是要將黑鬍子蒂奇的事情和坐標之類的透露給自己!

如果能夠藉助自己這個海軍中將的手將黑鬍子蒂奇抓住的話,那麼艾斯也就不用被黑鬍子暗算然後逮捕了,雖然白鬍子沒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但是李軒可不相信白鬍子能夠成為四皇就沒有這麼一點點的遠見!

艾斯對於白鬍子來說不止是兒子這麼簡單,更像是一個繼承人,繼承他的意志和羅傑的意志成為新的海賊王將這個世界顛覆的意志!

從小被卡普訓練的路飛和艾斯兩人根本就沒有遵從卡普的意願參加海軍,白鬍子覺得,這個就是最好的證明,覺得這就是命運選擇了羅傑的兒子艾斯再次成為海賊王!

只不過艾斯的性格沒有羅傑那麼穩重,畢竟羅傑能夠解讀空島的那段碑文,並且用古代語留下了哥爾D羅傑的名字就能說明羅傑不僅僅戰鬥力強大,更是能和戰國這種智將媲美的存在!

路飛這邊還好說,畢竟羅賓可以將這一方面補足,至於航海士也有娜美,劍道這方面有索隆,狙擊手有烏索普,醫生有喬巴等人,雖然不如羅傑那般是個近乎萬能般的人才,但是卻也補全了自己缺少的所有東西。

如果白鬍子能夠早點見到路飛的話,或許就會改變自己的想法了,只不過他並沒有見到路飛,而是由香克斯見到了路飛,並且在路飛的身上下了一個左臂的巨大賭注來賭未來的世界將由路飛來改變!

而香克斯,贏了!.. 看著白鬍子的船上的諸多海賊世界中名震一方的強者,李軒也忍不住感嘆白鬍子的凝聚力還真不是一般的強,如果不是對方有超凡的人格魅力的話,還真沒辦法凝聚這麼多的強者,就連艾斯也折服在了白鬍子的手段之下!

「你就是新晉的那個連天龍人也敢打的海軍中將嗎?」白鬍子看著李軒,一點廢話也沒有就開始直接詢問身份,畢竟也不能排除李軒派來的是自己的手下這一點。

「如果是的話能怎麼樣,不是又能怎麼樣?難不成你覺得你可以殺了我不成?」李軒輕蔑的看著白鬍子,別說是現在這個實力的白鬍子,哪怕對方的身體重新變回年輕的那時候他也絲毫不懼,這個世界裡面,除了路飛需要小心對方被世界意志引導著破壞自己的計劃之外,其餘的人基本上都可以忽略不計了。

黑鬍子蒂奇倒是一個麻煩,但是因為蒂奇的特殊性和本身的性格,和李軒聯手的可能性更大一點,就像是現在,蒂奇完全可以交好李軒,然後藉助李軒這條線晉陞王下七武海,繼而達到自己的目的:在推進城救出雨之希留和在頂上戰爭奪取白鬍子的能力!

至今為止,所有果實當中最讓人猜不透的就是暗暗果實的能力,暗暗果實已知的能力是吸收,吸收所有的固體與非固體,強大的力量位列於自然果實之列,但是卻沒有元素化的力量,換之的是能夠將果實能力者的能力無效化,並附加實力削弱的特殊效果!

艾斯在白鬍子的船上也並非是單憑自然系的燒燒果實的能力,如果是這樣子的話,他也當不了隊長!

不過卻在那個小鎮追捕蒂奇的時候卻被一拳打的痛苦的趴在了地上就可以看出暗暗果實不僅將艾斯化身火焰的能力無效化了,更是一拳就將艾斯打的吐血了,行動能力還大幅度的削減,雖然黑鬍子自身實力也很強勁,只不過總不可能強到能一拳干翻一個隊長的程度,所以也只能說是果實的能力,在推進城也是一拳就將路飛打的虛弱了起來。

再加上能夠將能力者的能力在死亡之後的那段時間裡奪取的能力,這讓暗暗果實的能力是讓人又愛又恨,畢竟黑鬍子也說過,暗暗果實的能力雖然強大,但是缺點也很明顯,除了不能元素化之外,還會讓能力者自身受到的傷害痛苦增加數倍!

這也算是一種等價交換吧,在讓敵人痛苦的同時,自身也痛苦的無法忍耐!

同時是因為這點,黑鬍子的能力更具有威脅性和奇襲性;李軒不怕像是路飛一樣直接衝上來就乾的傢伙,他卻會忌憚如同黑鬍子這種毒蛇一樣,等待著你虛弱無力之後再坐收漁翁之利的陰險小人,尤其是對方將對手能力無效化的特殊力量,李軒不敢保證是不是對於護體真氣也會游泳!

或許白鬍子不去派遣自己的手下追捕馬歇爾蒂奇的原因就是這個吧,因為知道自己手底下大多數人都有果實能力,會被克制的很死,沒有果實能力的,同樣也不一定會打得過蒂奇,畢竟蒂奇的那個痛苦加倍的能力是對任何人都有用的。

加上因為是自己的手下,白鬍子也深知蒂奇那種毒蛇一樣的性格,所以與其派遣自己這些可愛的兒子們去送死,還不如約束他們不要去找死的比較好,雖然這樣子有點掉面子,但是已經垂老的他並不在乎這一點點臉面,如果不是身體不允許的話,他早就自己去追殺蒂奇了!

「啊啦啦啦啦啦,和傳聞中一樣的囂張啊,不過你不知道現在是在我的船上嗎?雖然我老了,但是殺了你的餘力還是有的。」白鬍子大笑了兩聲之後如同威脅一般的盯著李軒,彷彿是在尋找李軒眼中的那一絲絲的恐懼。

只不過他註定是找不到了,一個敢於向賦予了自己力量的神一樣的存在下手算計的男人,真的會有怕的東西嗎?

李軒不屑的瞥了眼白鬍子,毫不客氣的坐在了一邊的椅子上,身上如同柔軟的金色布料一樣的聖衣散發著淡淡的金光,而李軒則是伸出一根手指囂張的看著白鬍子道:「打到你我只需要一分鐘!」

剎那間,周圍一切的喧囂聲都靜止了下來,只有嘩嘩的海浪聲在不斷的翻滾,一時之間寂靜到了極點。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居然說他能一分鐘打倒老爹?哈哈哈哈,真是年輕啊,我當年說過什麼來著?哦,說是要踩著老爹當上海賊王吧?哈哈哈哈哈」

「喂喂喬治,你聽到了沒有,原來還有比艾斯口氣更大的存在啊,嘿嘿嘿,真是很久沒有見到了啊,你們猜一下,老爹會在多長時間內獲勝?」

「兩分鐘!」

「一分鐘!」

「不對,應該是一眨眼就已經分出勝負了,時間再長就是老爹捨不得將那麼優秀的新人殺死了啊。」

「哈哈哈哈,是啊是啊,馬爾科說的對啊!」

白鬍子和李軒兩人完全無視了身邊的喧囂聲,對於身旁的這些海賊的大笑和說話的聲音完全無視了。

白鬍子和李軒對視了好長一段時間之後這才開口道:「不錯,你的氣魄確實強大的驚人,黃猿那三個廢物絕對不是你的對手,只不過我們之間的勝負是未知數,所以我現在可以用平等的身份來和你談論一下艾斯的事情了。」

「這對於我來說可是一個已知數,所以說出你的條件和可以給我的代價……」.. 「這對於我來說可是一個已知數,所以說出你的條件和可以給我的代價,然後我就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李軒邪笑的看著白鬍子,今天白鬍子不大出血他可是不會住手的,好歹對方也是四皇之一,而且資歷之老,實力之強幾乎被認可為了四皇之首,要是沒什麼好東西的話他才不信,不過這個世界上最值得他覬覦的就是惡魔果實了,其他的什麼武器之類的根本都是渣渣,不堪大用!

白鬍子眯著眼睛看了李軒好一會兒之後,這才淡淡的道:「你想要什麼?島嶼?功績?人?還是神兵利器?」

李軒笑著搖了搖頭,輕蔑的道:「神兵利器我這裡的任何一把兵器都要比那些神兵利器來的厲害無數倍,手下我有很多不需要,功績我只要隨便出手除掉一兩個大海賊,或者抓到四皇中的其中一個就可以獲得,島嶼我有香波地群島就夠了,其他的島嶼距離紅土大陸太遠,我不喜歡。」

「那麼你想要什麼?」白鬍子看著李軒忍不住問道。

「惡魔果實,至少十顆的惡魔果實,只要你給我,那麼我就可以答應不參與艾斯的事情,任由你們出手。」李軒躺在椅子上面,囂張的撂下了自己的條件便不再說話,而其他的船員雖然有心說話,但是白鬍子一臉的認真讓他們忍住了出口的慾望。

「惡魔果實我可以給你,但是在這期間,你不能對艾斯的事情出手,等到這件事情完結了,不論是艾斯有沒有救出來,這份約定就算是完成了使命了。」白鬍子可不想因為一點小利益就將對方得罪了,不管是對方的實力怎麼樣,艾斯此時都無法正面和三大將抗衡,雖然面對青雉的話會有一定的屬性上的剋制,所以沾一點便宜,但是卻無法將其擊敗,他們現在需要時間,如果李軒的實力真的強悍到了可以無視三大將和世界政府隨意出手的話,那麼艾斯還真就危險了,誰知道眼前這個傢伙會不會親自抓了艾斯關押在自己身邊等他出手?

李軒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道:「可以啊,只要你把東西拿來,我也可以安安靜靜的待在香波地群島,絕對不出手就是了,不過這份約定也就只能維持在艾斯被救出或者死之前而已。」

白鬍子點了點頭,揮手道:「將我們收藏的那些惡魔果實拿出來。」

頂級兵王 馬爾科深深的望了眼被白鬍子所忌憚的李軒之後,這才走進了船艙裡面,過了一會兒這才取出了一個黑色的包裹,將這個包裹遞給了白鬍子。

在馬爾科手中如同麻袋一樣大的包裹在白鬍子的手中卻如同是一個小錦囊一樣,小巧玲瓏。

白鬍子將東西扔給了李軒,李軒掃了一眼后便收了起來,其他人也沒有看到到底收到了哪裡,只是知道東西不見了,很神奇的消失在了李軒的手中,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馬爾科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李軒空無一物的雙手,而白鬍子則略有所思的看了眼李軒后這才笑道:「希望你可以遵守我們的協定。」

李軒無所謂的聳了聳肩便離開了白鬍子的船,徑直朝著香波地群島飛了過去,反正對於他來說這隻不過是一件小事情罷了,大不了催促一下赤犬等人將儘快殺了艾斯就是了,再大不了就直接和白鬍子開打,反正自己只不過是在挑戰白鬍子而已,又不是在阻止他們救艾斯,又沒有阻止他們救艾斯,不算是違約。

白鬍子在船上看著馬爾科等人過了好一會兒之後這才道:「這段時間內不要去其他的任何地方,一旦艾斯出世我們就要動手,那個李軒實力雖然不是很明白,但是至少不是你們任何一個人能對付得了的,別栽在他手裡了,那個時候我就真的無力回天了。」

「我知道了老爹,我會約束好他們的。」馬爾科點了點頭,對於李軒的實力他有著最直接的了解的馬爾科點了點頭,畢竟他可不相信一個能夠不藉助惡魔果實和其他的外力飛行的人真的會非常的弱!

李軒倒是沒有回去香波地群島,畢竟現在回去也是閑著,還不如去九蛇島玩玩的好,反正全部都是女的,說不定還能把除了蛇姬以外的其他美女也把到手什麼的,雖然說整個九蛇島大多數都是一些奇形怪狀的女的,但是也不排除會有美女吧?還有一件事就是,李軒非常想要搞清楚九蛇島到底是怎麼生育的這個問題,這次去也要順帶著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雖然有可能是將年幼的孩子帶回去,但是李軒還是希望有那種特殊的生育方式,不然的話也太無聊了吧?

帶著這樣的想法,李軒踏上了前往九蛇的道路,雖然實際上是飛著的就是了……

九蛇島的形狀有點怪異,並非是像其他的島嶼一樣中央的山高高聳起,而是周圍是一圈圍繞著高聳的山峰將九蛇島圈了起來,中央卻是一片平地,有一條河道是專門用來航行船隻的,雖然不知道水源是從哪裡來的,畢竟九蛇島並非大的像是一個國家的那樣,而是一個正常的那種島嶼,估計連日本都不如的那種。

要知道海賊王的世界有一部分是借鑒的西遊記上的片段國家之類的,就像是這個九蛇島恐怕就是所謂的女兒國,西遊記上有子母河和落胎泉,就不知道九蛇島上是不是也有著相同的東西了,要是有的話,他還真得帶點回去給三大將…….. 「呃,應該怎麼說呢,蛇姬還真是會享受啊。」李軒站在圍牆一樣的高山之上眺望著下方的宮殿和城市,分明其他的地方建築的也就一般般,但是宮殿卻十分的宏偉,就彷彿是在鄉間建築了一座東方明珠一樣,那種詭異和格格不入的氣氛讓人感覺到是那麼的不舒服和彆扭,但是生活在這個城市中的人卻彷彿察覺不到一樣,笑的十分的開心。

「蛇姬還真是受歡迎啊,是因為自身的美貌呢,還是因為魅魅果實帶來的效果呢?分明幾乎全島的人都會使用霸氣的,卻無法抵抗魅魅果實的能力,呵呵,我對這個波雅漢庫克更加感興趣了呢。」李軒看著下方的城市,嘴角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這位海賊女帝十分的奇怪,也不知道是因為心裡的創傷還是因為天龍人訓練后的結果,總是喜歡將『無論妾身做了什麼,都會被原諒,因為妾身美若天仙!』掛在嘴上,而且看起來有點做作,一旦被男人惡語中傷之後就彷彿被什麼致命的精神攻擊擊中了一樣,看起來十分的虛弱!

而且李軒對於波雅漢庫克的兩位姐姐也很感興趣,分明在女帝的回憶之中,兩個女帝的妹妹分明就也長得很好看,沒有現在這樣的古怪,反而看起來很正常,也有幾分美人的味道。

說是那個最小的妹妹還可以說是吃得多瞭然后變胖了,但是第二個妹妹的腦袋變得那麼大,李軒也不知道應該用吃了三鹿還是什麼來形容對方,反正就是要多怪有多怪就是了。

「喂,你怎麼站在這上面啊,快下去吧,這裡雖然沒什麼危險,不過上面也不要呆的太久的比較好,畢竟這裡的風有點大,蛇姬大人再過兩天就會回來了,所以不必太過於著急哦。」突入而來的聲音讓李軒微微一愣,繼而才發覺身邊走過來了四個人形成的一小隊的穿著暴露的幾個女孩走到了他身前善意的提醒道。

李軒看著幾人微微笑了下道:「請問蛇姬大人這次是去做什麼了,為什麼會出去這麼長的時間?」

「很久嗎?或許是你太想念蛇姬大人了吧,蛇姬大人說是因為海軍方面似乎新晉了以為十分強勢的海軍中將,連世界貴族也打過,所以就去探測一下情報,看看是否世界會發生大的變動,今早的為亞馬遜百合的居民們做好準備而已,加上今天算起來也總共只是出去了半個月而已哦。」金色短髮的少女沖著李軒笑了笑,似乎在提醒,又似乎是在安撫一樣緩緩說道。

李軒摸著下巴點了點頭道:「我大概知道了,多謝了,不過這裡應該沒有什麼危險的生物接近吧?為什麼要在這裡派人巡邏呢?這樣子豈不是很累嗎?」

另一個身材非常熱火的紅髮少女熱情的湊了上來伸出手指俏皮的道:「完全不是哦,因為天空當中也會有什麼危險的猛禽,雖然說會跨越大海而來的猛禽並不多,但是也不能排除那些乘坐著奇怪的船隻的人從天空進攻啊,我們身為亞馬遜百合的戰士,當然也要擔負起保護亞馬遜百合的重大責任咯。」

「天空?天空中哪裡來的什麼奇怪的船隻?按照道理來說天上飛行的船隻根本不存在吧?」李軒有點發愣的看著眼前的幾個女孩,也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畢竟她們說的東西也太奇怪了,已經遠遠超越了船的等級,變成了飛船啊!

紅髮少女咬著手指似乎在思考著自己的回憶一樣,等了好一會兒之後這才道:「我聽蛇姬大人說好像有一些人可以製造出那種小型的可以飛的東西,雖然只能坐五六個人的樣子,但是用來偷襲卻十分的方便,所以蛇姬大人就派我們來巡邏監視天空了,至於地面那裡倒是沒什麼好監視的,因為地面最多也不過是有一些野獸而已,一些普通的戰士就能夠看得住了。」

李軒點了點頭后便沖著三人道:「既然如此我就先走一步了,真希望能快點見到蛇姬大人呢。」

「蛇姬大人回來的時候會通知大家的,所以你也不用那麼著急的每天過來這裡看的,只要你聽到有人來通知的話,那麼就是蛇姬大人回來了,小傢伙,回去慢慢等吧,沒必要太著急的哦~」紅髮少女安撫了下李軒后便帶著一眾人離開了這裡。

李軒看著幾人離開,淡淡的看著下方的宮殿,過了好一會兒之後,眼睛當中散發出了危險的光芒,等了一會兒后,這才道:「看樣子這次似乎是白來了一趟啊,不過聽意思是正在回來的樣子,要不要等一會兒呢?人的惡劣根性你最清楚不過了,她們說的是不是真的?」

「雖然我很想說是假的,不過這個島上的人似乎有點太過於單純了一點,有點不敢相信的感覺,不會勾心鬥角,雖然會藏點心事,但是並不是大事,如果我是你的話,就會找機會讓她們領教一下真正的世界吧。」安哥拉紐曼嘴角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聲音沙啞的道。

「你給我安分點,別以為你的實力越來越強就真的能挑戰我的權威了,你就真的以為我一丁點的長進都沒有嗎?」李軒斜著眼睛瞥了一眼安哥拉紐曼,倒是沒有生氣,而安哥拉紐曼只是陰笑了一聲,並沒有再出口,而是看著下方的亞馬遜百合似乎在想什麼。

李軒看著下方過了好一會兒之後這才瞬間消失在了山頂之上…….. 在九蛇島的宮殿之中,李軒淡定的坐在裡面的大殿之上,看著那根本沒有椅子的奇怪宮殿忍不住嘆氣道:「真是的,失策了啊,蛇姬這個傢伙從來都不需要椅子啊,身邊的那個蛇不就是椅子和床么……」

「……這點對你來說根本不是問題吧,為什麼要為這種事情傷腦筋?真是搞不懂你們人類到底是怎麼想的。」安哥拉紐曼看著李軒,淡漠問道,似乎有點不解為什麼李軒要為這樣的事情苦惱。

「你不知道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嗎?要是沒一點煩惱的話,生活也就沒什麼意思了。」李軒直直的躺在了地面上,望著天花板自言自語的道。

這倒不是說李軒喜歡這樣的生活,只是太刺激和危險的生活過的太久了的話也會產生倦怠感的,這種倦怠感需要時間和其他的平靜生活來抹消,雖然李軒現在並沒有真的產生這種倦怠感,但是等到產生倦怠感的時候就麻煩了,呈現在這個時間好好的休息一下消除消除倦怠感,後面才能夠更加的有幹勁兒!

「勞逸結合就是這個意思嗎?」安哥拉紐曼將綁著自己嘴的繃帶解了開來,眼珠子掃過整個宮殿,略帶嘲諷的問道。

「是啊,要不然你以為呢?這樣子已經算是平淡的生活了。」李軒在地面上打了個滾兒之後這才轉身看著安哥拉紐曼笑道。

「……」

「……那麼你身邊的這個女孩是誰?」安哥拉紐曼看著李軒身邊穿著黑色哥特蘿莉裙的女孩忍不住問道。

李軒微微一愣,轉頭看了一下,繼而這才笑道:「啊啊,安妮,你恢復了嗎?」

「……」安妮點了點頭,並沒有說話,似乎不想說一樣,也似乎說不出來一樣。

「……是因為很長時間沒有說話了所以就說不出來了嗎?」李軒看著安妮忍不住吐槽道。

不過安妮卻搖了搖頭,否定了李軒的話后這才開口道:「不想說……」

「……難不成是嫌太累了?」李軒似乎想到了什麼一樣,猶豫了好一會兒之後,這才忍不住問道。

「……」安妮低著頭想了想理由之後便點頭確認了李軒的猜想,這讓李軒忍不住趴在地上有種起不來的感覺,至於安哥拉紐曼則只是嘿嘿陰笑著看著李軒的笑話而已。

萌妻有約:薄少寵妻無上限 「你們是什麼人,紐。」李軒看了眼不知道從哪裡進來的站在蛇杖上的紐婆婆淡淡的道:「哦,原來是亞馬遜百合前任的皇帝嗎,真是稀客啊,來來來,坐下吧,這裡雖然沒什麼椅子啊之類的東西,但是坐一坐也是可以的,衣服什麼的髒了還能在洗嘛。」

「所以說為什麼你要將這裡當成自己的地盤一樣的說話啊!!還有就是,你到底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九蛇島的皇宮裡?!」紐婆婆忍不住吐槽了一番后便嚴肅的質問了起來。

對於這個老太婆的質問李軒自然不會當真,隨口扯道:「其實我是一個迷了路,吃了人人果實的動物,因為偶然所以才會鑽到這裡來的,主要原因是想要問一下這個島的主人究竟什麼時候回來,然後看看她有沒有收養寵物的意思。」

「為什麼吃了人人果實的動物就能變成真的人類啊,這種事情聞所未聞啊,槽點太多吐不過來了啊快點給我更正過來啊!!」紐婆婆看著眼前的這個傢伙,突然覺得如果對方面對的是現任的女帝,波雅漢庫克的話,說不定會給那個高傲的女帝上一課呢,只不過對方就算是隨口瞎扯也撤的太離譜了,就算是她想要故意忽視了對方,也不可能就這樣子直接給他矇混過關吧?

李軒無奈的撇了撇嘴,坐起身來一把抱住了安妮,將安妮當成玩偶一樣抱在懷裡道:「好吧,我說實話,是一個旅人,聽說九蛇島上的美女很多,所以就過來了,確實也見到了很多的美女,不過聽說九蛇島的皇后,也就是海賊女帝波雅漢庫克最美,所以就進來看看,沒想到沒有見到人就是了。」李軒頗為可惜的聳了聳肩,彷彿是在感嘆自己時運不濟一樣,而紐婆婆聽了這番說辭這才臉色好看了很多。

「不過我有個問題想問下你這個前任的亞馬遜百合的皇帝,我想這個問題也就只有你才能夠回答的上來了,畢竟其他人想要知道這種事情基本上是在痴心妄想。」李軒摸著自己的下巴淡淡的道。

紐婆婆警惕的看了眼李軒,等了一會兒后這才問道:「什麼問題?先說出來聽聽。」

「這個問題很簡單,對你們來說基本上可以說不算是問題,這個問題就是亞馬遜百合的女孩是靠生孩子來維持國家人數呢還是依靠在外面抱養女孩來維持人數?」李軒看著這個長相奇葩,似乎是一個梯形的臉的老太婆疑惑的問道。

「……你就是要問這個?」紐婆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吐槽,但是她覺得對方可能是在玩她啊,九蛇島再怎麼發達也不可能會有那種讓女人不接觸男人就可以懷孕的技術吧?

不過看到李軒一臉的希冀之後,紐婆婆這才咳嗽了兩聲道:「那個,亞馬遜百合的人數是靠從外面帶回來的女孩子來維持的,因為年齡太小的關係,所以大多數人都忘記了自己小時候是什麼樣子的,基本上都會相信自己從一開始就是亞馬遜百合的人,而且因為從來沒見過男人,也會把男人當成是女人,你應該是靠著這點混進來的吧?」.. 「我沒有這麼閑,我只不過是加快了速度跑進來的罷了,對了,紐婆婆對吧?你知道現在的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嗎?」李軒看著紐婆婆嘴角掛著詭異的微笑,彷彿對方一個回答不正確就會毀掉這一切一樣。

「咕咚。」紐婆婆在李軒氣勢的壓迫之下緊張的咽了下口水后這才道:「若真要說,這還要看你,如果你幫海賊,那麼世界就要天下大亂,如果你幫海軍,那麼海賊必定翻不起半點浪花,如果你幫革命軍,那麼未來就是革命軍的天下,就是不知道你會幫誰。」

「難道我就不能自成一家嗎?是因為我偽裝的太好呢,還是你們都在裝傻?」李軒彷彿是在嘲笑一樣,嘴角露出了不屑的笑容,看著紐婆婆緩緩的開口道。

「!!!」紐婆婆不敢相信的睜大了眼睛看著李軒,她萬萬沒有想到李軒竟然會有這種意思,不過不光是她,不管是誰聽到了,都會感覺到不可思議或者不可置信吧?畢竟李軒暴露在外面的勢力也不過是一些軍艦和少少的幾百個手下,除了多弗朗明戈那個瘋子,誰會覺得李軒準備自成一家?

不過這也是因為李軒並沒有將自己的兵力亮出來的原因,如果亮出來的話,世界政府早就進入備戰狀態了,還會就這麼安逸的和李軒和諧相處?

李軒倒也沒有在意紐婆婆驚訝的說不出話的表情,因為這種事情不管是給誰說,誰都不會相信啊,和世界政府為敵,除了家大業大的革命軍和勢力龐大,雖然鬆散卻有著最高戰力四皇的海賊們了,李軒說實在的,不管是紐婆婆怎麼看也看不出來對方有什麼資格和世界政府斗!

就算是對方打了世界政府的臉,幾次將天龍人親手侮辱重創,世界政府也沒有出手的緣故只不過是現在這些勢力之間好不容易達到了平衡,一旦對方真的反水加入四皇的勢力之下,那樣子麻煩就大了,畢竟從他在海軍里的時候乾的事情就可以知道李軒就對不是那種安分的人,抓住機會就會鬧起來。

這樣的人如果加入海賊的話,恐怕會更加的無法無天,或許還會直接奪下香波地群島,畢竟三大將可沒有人是李軒的對手,這樣子被海賊打臉,世界政府可做不出來,而讓他們世界政府直接出動CP0也不可能,不出動CP0的話,不管是七武海還是三大將估計都沒有一個人能打得過李軒,如果三大將全部出動的話,海軍本部的防禦就堪稱可憐了,可是七武海又不怎麼聽話,這就導致了世界政府就算是想要對李軒出手,也找不到什麼理由和機會。

李軒看著紐婆婆接著問道:「那麼我可以問一下女帝她到底去哪裡了嗎?出去拜訪我,查看世界的局勢這種借口我怎麼有點不相信呢?」

「看來還真不能小看你啊,李軒中將,沒錯,女帝她並沒有出這個九蛇島,出去九蛇島的不過是假扮的而已,女帝現在在和我商議有關於對世界政府的態度問題,我想,你應該可以等一等吧?」一個看起來還算俊俏的男子看著李軒行了一個世界貴族的禮節,淡淡的微笑道。

「天龍人?」李軒詫異的看了眼眼前的這個男子,然後看了眼從天龍人身後走出來的表情並不怎麼好的女帝,他實在是無法想象女帝到底是怎麼耐下性子和天龍人交談的,不過看了眼身邊的紐婆婆之後,李軒這才瞭然。

「我想你一定願意等一等吧,在這裡,我先代表五老星向你問好。」男子有禮貌的再次行了一禮淡淡的笑道。

李軒瞭然的點了點頭,然後在紐婆婆和女帝不屑的眼神中看著男子道:「所以呢?難不成五老星的事情重要,我的事情就不重要了嗎?如果真的想讓我退一步,叫五老星親自過來,讓我看看他們有沒有讓我退一步的價值。」

「……」一時間全場的幾個人都倒吸了口涼氣,當然,這其中不包括安妮和安哥拉紐曼就是了。

「你、你、你……」那個男子看著李軒,根本不敢相信竟然有人會在知道五老星身份的情況下還敢對五老星這麼不敬!!

「你什麼你,給本王滾遠點,看見就心煩,別惹的我生氣再殺了你,我還嫌髒了我的手!」李軒嫌棄的看了眼那個天龍人男子厭惡的道,語氣竟然像是在和蟑螂或者老鼠說話一樣,絲毫不留情面!

托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 那個男子氣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直想要現在就動手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

「哦?那麼我這個老東西就這麼出現在你的面前的話,可不可以拜託你等幾天?」一個沉穩的聲音傳來,這讓李軒的臉色微微變了一變,緊接著,一個長著法官髮型,看起來有點圓圓的高個老頭從內殿裡面走了出來,淡淡的看著李軒,像是在詢問,又像是在威脅一樣。

李軒驚愕的看了眼這個白髮老頭過了好一會兒之後這才不屑的冷笑了一聲道:「那又如何?你的事情比我的還重要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也沒辦法了,比試一下武力吧,武力至上,只要你能打得過我,我現在就離開。」

「……」老頭和李軒兩人對視了好一會兒,似乎在比試氣勢一樣,大約過了近乎一個小時兩人之間的氣勢這才慢慢的降了下去,而周圍臉色已經蒼白無比的幾人也鬆了口氣,不過這次再看向李軒的眼中卻也充斥著莫名的畏懼之色!.. 兩人的氣勢降下來之後那個老頭便開始往出走道:「中將,不知道你有沒有意思再進一步的發展一下?在世界政府的許可權和自由可比海軍要大的多了。」

「不用了,我覺得現在挺好的,至少在香波地群島就挺好的。」李軒伸了個懶腰,毫不在乎的駁回了五老星的建議,看都沒有看對方一眼。

「是么……」五老星淡淡的自問了一下后便離開了九蛇島的皇宮,而那個天龍人男子也只是蒼白著臉色連忙跟了出去,途中連頭都不敢抬一下,伺候在五老星身邊的他可是明確的知道這些老東西根本就不是什麼好東西,如果不是對方有著足夠讓五老星忌憚的實力的話,恐怕就在剛才輸掉氣勢之間的比斗的時候,李軒就被五老星變成屍體了!!

至於女帝波雅漢庫克則是表情複雜的看著李軒,也不知道在想什麼,至於波雅漢庫克的兩個妹妹此時則是一臉複雜的看著李軒,不知道應該說什麼,這個世界上敢於挑戰天龍人政府權威的人並不多,僅有的便是四皇,還有革命軍,不過就是連革命軍的大多數成員也不敢輕易的得罪世界貴族天龍人的最高統治者竟然被對方就這麼逼走了。

就算是對方的實力超群這也並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按照道理來說,四皇當中每一個人的實力都不會比五老星差,甚至於還會強出一點,但是卻也沒有見到五老星對四皇有過什麼禮貌的行為,甚至於是對著四皇不斷的挑釁,卻也從來沒有像是對李軒這樣的友好,如同是在恐懼著李軒一樣,想要將對方拉到自己的陣營,以免以後變成敵人。

李軒看著幾人古怪的表情微微鬱悶了一下后便道:「我想問一下你們願不願意和我合作一下呢?或者說是成為我的眷屬更正確一點,作為代價,我會提供最完全的庇護,沒有任何人,任何物能夠傷害到你們。」

「……你對天龍人的這樣子做就不害怕被報復嗎?」波雅漢庫克表情複雜的看著李軒忍不住提問道。

李軒表情奇怪的看著波雅漢庫克忍不住問道:「有必要害怕嗎?只不過是一群廢物而已,我身邊的任何一個手下都可以將他們輕而易舉的殺死,像是那種廢物的話,也就沒必要擔心了吧?」

Prev Post
說到這裡,青琪大步流星地朝著前方走去,蕭凌收起傀儡后,帶著古薰緊隨其後。
Next Post
葉墨寒聽到這話,那一瞬間站起身,屈身逼近初曉曉。

Add Comment

Your email is safe with us.